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Path to Freedom 第八章

第八章

當鳳凰社的人找到Weasley先生時,他正昏迷著倒在血泊中,呼吸微弱,臉上毫無血色,幾乎如同一個死人。

然而萬幸的是,他仍然活著,在經過一個晚上的搶救後,終於脫離了危險期。

那是他們度過最漫長煎熬的夜晚,Harry、Hermione與Weasley家的孩子們一起,焦慮地在古里某街等待醫院傳來的消息。

Sirius陪著他們,他的臉色比上次見面又更加憔悴了些,神情陰鬱,然而在Weasley先生還生死未卜的情況下,沒人有心思去詢問他的近況。所有人坐在廚房的餐桌上沉默地等待著,就連一向最不安份的雙胞胎都安安靜靜坐在椅子上,像尊雕像般地動也不動。

直到清晨,Weasley太太打開了門,向大家宣布Weasley先生已經沒事了的好消息後,惴惴不安的眾人這才鬆了口氣。Ginny嗚噎著喜極而泣,Hermione也流著眼淚,兩個女生高興地抱在一起。Ron臉上的表情似笑似哭,Fred跟George也露出了這個夜晚以來的第一個笑容。

「噢,Harry。」Weasley太太走向Harry,哽咽地抱住了他,「你救了Arthur,要不是你及時通知我們,我簡直不敢想像後果會怎麼樣。如果再晚一點發現,一切就太遲了……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表達我的感謝……」

Weasley先生平安無事的好消息讓Harry惶然了整晚的心終於平復下來,但他幾乎無法承受Weasley太太的感激。整個晚上,他不停地去想為什麼自己會在那條蛇裡?用蛇的視角看到這起攻擊事件。

難道真如Phantom所說,是Voldemort透過連結控制了他,把他變成一條蛇,去攻擊Weasley先生?那樣的感覺太過真實,他完全無法判斷自己究竟是不是那個攻擊Weasley先生的人……

「不可能。」他在掙扎後將這個猜測私下告訴了Ron跟Hermione,Ron在聽完後搖頭,語氣肯定地說,「我就睡在你隔壁,我能保證你從沒離開過你的床。」

「你不可能在霍格華茲幻影移形。」Hermione也說,「別把自己想成兇手,你不可能會攻擊Weasley先生的。」

兩人的話讓Harry感覺好過了點,然而他沒有告訴他們,那天晚上McGonagall教授帶著他們到Dumbledore的辦公室時,他在離開前曾無意間與Dumbledore的眼神對上了。

而在那一刻,有那麼一瞬間,他感覺自己體內有條蛇……想攻擊Dumbledore。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

 

由於Weasley先生的傷沒有那麼快恢復,他們在古里某街度過了整個聖誕假期,期間Harry注意到,那個上次引起一陣騷動的小金匣已經不在原處了,他好奇地問Sirius它的去處,卻見Sirius瞬間沉下了臉。

「那不是你們該知道的事。」Sirius擺擺手,示意Harry別再管這件事,「交給我們就好──我們會找到處理它的方法的。」

在古里某街的期間,Phantom也短暫地來了幾次,主要是繼續大腦封閉術的課程。然而或許是Harry最近碰上太多煩心的事,他的學習進展一直停滯不前,這也讓Phantom對他越來越嚴苛,練習時下手也越來越不留情面。

「把你的心淨空!」Phantom厲聲道,Harry的毫無進步讓他不自覺急躁起來,「專注點!控制自己的情感……」

Harry努力地嘗試讓大腦保持空白,然而這很難做到,每次Phantom對他使用攝神取念,他都無法阻止對方進入到他一個個恐懼而黑暗的回憶裡。

密室中,他反射性抓起地上的蛇怪毒牙,毫不猶豫地刺入日記本的正中心……他被困在蛇的身體裡,進入了那扇門之後,似乎在神祕事務司裡面找尋什麼……

Voldemort復活的那天,他用鑽心剜骨折磨他,想讓他加入他的陣營……

「啊啊啊啊──」

他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整個人跪倒在地上,急促地呼吸。他的四肢無法克制地顫抖,彷彿在剛才又接受了一次鑽心剜骨,痛得難以忍受。

「站起來!現在沒有時間讓你軟弱!」Phantom對他的虛弱不為所動,他嚴厲地說,「你練了這麼久,還是無法清空你的情緒,甚至你在這幾天居然還是會做那些夢!」

「這又不是我能控制的!」Harry不甘心地回嘴,「大腦封閉術本來就比較難,你總得給我時間進步!」

「藉口。」Phantom冷冷地說,「我知道你能辦到,你只是沒有真的下定決心,不願意好好練習……」

「我、有、在、練!」

「你甚至沒有專心清空你的情感!」

「難道非要跟你一樣整天像個活死人冰冷僵硬才行嗎?」Phantom不近人情的批評讓Harry氣得忍不住出言頂撞,「那我還真的辦不到!」

「辦不到也得辦到。」Phantom也被Harry挑起了怒氣,他不自覺地提高音調,聲音也沒有往常刻意壓抑的低啞,「你難道還不知道讓他進入你的心智有多麼危險嗎?」

「我有在努力練習。」Harry瞪視著他,惱怒地說,「說起來,做這些夢也不全都是壞處,至少這次我們靠著它救了Weasley先生,不是嗎?」

「這次的事只是碰巧。」Phantom說,他深吸了口氣,試圖壓抑自己的怒氣,「你這樣子,之後碰到他該怎麼辦?」

「又不是沒碰過。」Harry不服氣地回應,「要是真碰上了Voldemort,比起攝神取念,我相信他更願意使用鑽心剜骨或是阿瓦達索命來對付我!」

「你以為這就是最糟糕的?」Phantom被Harry的話氣笑了,他冷笑著說,「那是你不了解他,不知道他能做出多可怕的事──」

「這麼說來,你又很了解Voldemort了?」Harry反唇相譏道,「不明白的人是你,跟Voldemort有連結的是我、為這些夢煩惱的人是我,你怎麼可能了解我的感受──」

Harry的脾氣已經被挑起,未經大腦思考的話就這樣脫口而出,「你連自己的真面目都不肯透露,有什麼資格在這邊指手畫腳?誰知道你是不是Voldemort那邊的人,怕情報傳遞到我這裡,這才要我學大腦封閉術隔絕那些訊息?」

這話一出口,Harry就後悔了,因為Phantom周圍的氣氛在一瞬間變得非常低沉可怕。

「我、我不是那個意思……」他像是被潑了一盆冷水,原本高亢的情緒瞬間冷卻,聲音也不自覺弱了下來,「我並沒有懷疑你,我只是……」

「你只是覺得,這件事可以做為你口頭攻擊的武器。」Phantom冷冷地接口,他的語氣十分平靜,Harry卻知道這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

「看來你已經恢復精神了,既然這樣我們就繼續練習……記得清空你的腦袋。」

他再度朝Harry施展攝神取念,在Harry還來不及作好準備時,Phantom的咒語便擊中了他。

雜亂無章的畫面自他的記憶中被取出,Harry試圖阻擋Phantom的侵入,還沒平復的情緒卻讓他的努力收效甚微。

他再度看到了許多不願再重溫的畫面……一群攝魂怪圍著他,眼前是一片黑暗,恐懼與陰冷包覆著他的身軀,耳邊傳來女人的尖叫與哀求聲,是他的母親、她在向Voldemort請求不要殺他……

密室裡,他倒在地上,腿上還留著鮮血,蛇怪的毒牙將他的大腿戳穿了一個洞,年輕的Tom Riddle居高臨下地俯視著他,臉上表情得意而扭曲……

厄里斯魔鏡前,他披著隱形斗篷坐在冰冷的地板上,近乎貪婪地望著鏡子裡與他站在一起的父母親人,即使知道那是虛幻的,依然忍不住幻想著也許他們就在那個房間裡陪著他,只是他看不見他們而已……

畫面倏然中斷,Harry坐倒在地上,不明白地抬頭看著忽然停止咒語的Phantom。

「怎麼回事?」

Phantom沒有說話,只是沉默地注視著他,似乎是在考慮什麼。他臉上的表情被面具遮擋著,Harry猜不透他到底在想些什麼,只能隱約感覺他應該不是在生氣。

這段奇異的沉默維持了很長一段時間,直到Harry快要撐不住了,他才聽到Phantom用一種彷彿壓抑著什麼的聲音沉沉開口。

「你……想去看看他們嗎?」


(待續)


都到這章了我相信應該大家都能猜到他是哪個角色了--是的,他就是曾經歷過未來的哈利w

只是他的經歷跟原著不一樣,而這個不一樣也就是我真正希望有人能猜到的部分......於是,經過這八章的線索加上我的各種嘮叨(?)有人猜到他是什麼的哈利了嗎owo?


知道他是哈利後,看著上面那段吵架有沒有覺得很好笑www根本是兩個哈利在比誰更了解老伏啊哈哈哈哈哈哈(寫到這段時莫名想笑

以及Phantom為什麼對哈利學不會大腦封閉術這麼生氣覺得都是哈利不夠認真?因為他內心是這樣OS的:我就是你,我學會了你怎麼可能學不會!你學不會就是你不用心!!(不)

打打,你忘了你們經歷不一樣啊(作者憐憫臉)


就這樣,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預告一下我個人非常喜歡下一章w

评论 ( 8 )
热度 ( 2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