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Path to Freedom 第六章

第六章

Phantom怎麼會在霍格華茲,還用這樣的嘲諷語氣說話?他正在與誰交談?背叛者又是怎麼一回事?

突如其來的聲音讓Ron跟Hermione也嚇了一跳,Harry與他們交換了一個眼神,用隱形斗篷將三人嚴實地遮掩住,而後靠著牆壁躡手躡腳地接近。

「我不明白你在說什麼。」另一個聲音說道,Hermione小聲地倒抽口氣,Ron與Harry也是一臉震驚……他們怎麼也想不到Phantom的交談對象居然是Snape。

「別想在我面前偽裝,雙面間諜。」Phantom冷笑一聲,Harry又一次感受到那種不屬於自己的冰冷怒意,他微微怔住,腦中突然閃過一個荒謬的念頭……難道他剛才感覺到的是Phantom的情緒

這怎麼可能?

「比起我,顯然你才是那個更危險的角色。」Snape語氣輕蔑地說,「你身上殘留的黑魔法氣息是瞞不過我的。」

「這都能察覺?你對黑魔法的熱愛真是令人感動。」Phantom冰冷地嘲諷,「想必Lord Voldemort會非常高興有你這樣忠心耿耿的屬下。」

這句話讓Snape倏然抽出魔杖,怒氣騰騰地指著Phantom,臉上表情充滿殺氣。同一時間,Phantom也飛快舉起一直握在手中的魔杖。

「你以為我會怕你?」他陰沉地說。

Snape的嘴唇微動,正準備要唸咒,眼角卻不經意朝Harry等人的方向瞥了一眼,而後他瞇緊了眼睛。

「Potter!」他大聲吼道,「給我滾出來!」

Phantom的動作頓了頓,而後他回過身,精準地捕捉到Harry等人的位置。

他們這才後知後覺地發現隱形斗篷的其中一角不小心被掀了起來,將Ron的腳踝露出來了。

「抱歉,我沒注意到。」Ron苦著臉說。

「往好處想,至少我們阻止了一場決鬥。」Harry小聲回應道。從當時的氣氛來看,他毫不懷疑一旦開打,那兩人會朝對方使出多危險的惡咒。

「宵禁時禁止在走廊上閒晃……喔,是的,這對你們來說沒什麼。」Snape帶著惡意地說,眼神掃過在一旁站著的Ron跟Hermione,「級長犯規,罪加一等。」

「教授,我們只是要回寢室。」Hermione試圖解釋。

「Gryffindor扣60分。」Snape對解釋充耳不聞,狠狠地扣了一筆學院分數,「現在,馬上回去睡覺。」

「等一下,Harry。」Phantom突然開口,「我跟Dumbledore談過了,之後我會延續暑假的課程,繼續教你大腦封閉術,時間地點會再另行通知你。」

「呃、好的。」突來的轉變讓Harry有些反應不過來,只能有些呆滯的應聲。

得到Harry的確認,Phantom頭也不回地快步離去,留下一臉陰沉的Snape與面面相覷的三人組。

「還在這裡發什麼呆?」Snape瞪著他們,粗聲粗氣地不耐煩催促,「回寢室去,不准再去其他地方逗留。」

 

 

在走回交誼廳的路上,Harry還在想著方才的事情。

Snape曾經是個食死徒,現在則替鳳凰社從Voldemort那取得情報,Phantom說他是雙面間諜倒也沒錯,然而為什麼他要說Snape是背叛者?他背叛了誰?

顯然在思考這問題的不只他一個, Hermione在安靜了一段時間後,小心翼翼地開口,「你們說,為什麼Phantom要叫Snape教授“背叛者”?」

「還有,Snape說他身上有殘留的黑魔法痕跡。」Ron也加入了討論,他看著Harry問,「你知道他會用黑魔法這件事嗎?」

「不知道。」Harry搖頭,語氣煩躁地說,「但我之前去問了Lupin,他說Phantom那天趕走攝魂怪的咒語有可能是黑魔法。」

「這麼說,難道他會是神秘人的人?他是在責怪Snape成為鳳凰社的間諜嗎?」Ron話一出口便後悔了,因為Harry的表情立時變得很難看。

「這不合理,如果Phantom真是神秘人的部下,他大可將間諜的事直接告訴他。」Hermione搖頭,不認同地說,「而且,Dumbledore認為Phantom可以信任,不是嗎?」

「Dumbledore同樣相信Snape。」Harry說。

問題陷入了死結,三人一時間沉默下來,絞盡腦汁想著到底還有什麼可能性。

 

Harry沉默地走著,有件事一直擱在他心頭,令他心煩意亂。在一陣猶豫後,他咬咬牙,終於決定向他最好的兩個朋友坦白。

「我有件事沒有告訴你們。」他面色凝重地開口,「我覺得,剛才一瞬間我好像感覺到了Phantom的情緒。」

他盡量讓自己的聲音保持平穩,卻仍掩不住語氣間的異樣。能感受到Phantom的情緒意味著什麼?他不敢去想,卻又不得不深思。

目前為止,能夠將情緒傳遞給Harry的人,只有Voldemort。

如果剛才他感受到的真是Phantom的情緒……難道Phantom跟Voldemort也有關係?就像日記本一樣?

他的腳步微微一頓,忽然想起二年級時,他曾對日記本的Tom感到一種本能的親切,就好像對方是個相識已久的老友……這種莫名的親近感在Phantom身上也曾感受過。

事實證明,他對日記本的親切感來自於他與Voldemort之間的莫名聯繫。

那麼,Phantom呢?

 

Ron與Hermione也想到了同樣的問題,同時倒抽了口氣。

「你確定嗎?」Hermione緊張地問,「或許這只是碰巧……?」

「我不知道,但時間點太剛好了。」Harry悶聲說。

他不想懷疑Phantom,那是他從小就認識的鄰家兄長、幾個月前不顧危險隻身衝入Voldemort與一票食死徒面前將他救回來的人,儘管他十分神祕,但他從沒有做過對Harry不利的事。

然而疑團一個接一個出現,為什麼他會使用黑魔法?為什麼剛才那一瞬間,他似乎感受到了Phantom的情緒,就像……Voldemort一樣?

這個想法讓他感覺胃裡沉甸甸的,四肢彷彿被冰水浸過,渾身發冷。

「別想太多了,應該只是個巧合吧。」看出他臉色不對,Ron拍拍他的肩,安慰地說,「Dumbledore校長還讓他教你大腦封閉術呢,如果他真的跟神秘人有關,校長怎麼可能會同意這件事?」

「Ron說得沒錯。」Hermione同意地說,「不管怎麼說,Dumbledore校長信任他。」

她再強調了一次。

Harry點點頭,好友們的話讓他心裡好受許多。是的,那就是個巧合,他不應該因為這樣就懷疑Phantom。

他不再說話,Ron與Hermione安靜地跟在他身旁,三人各自回想著今晚的事,直到回到寢室,都沒有再討論這個話題。

 

 

當晚,Harry做了一個貨真價實的惡夢。

剛開始,他還是在那條神祕的長廊徘徊,始終進不了那道上了鎖的門,然而沒過多久,夢境便發生了變化,他重溫了最不想回想起的經歷──Voldemort復活的那晚。

夢的內容卻與實際發生的事有些不同。

夢裡,他並不是在第二項任務中被Crouch帶走,而是在最後一關,被不知何時變成門鑰匙的獎盃給帶去墓園,與他一起的還有Cedric。

然後,在他們都還搞不清楚狀況的時候,Cedric就被索命咒擊中了,他的屍體倒臥在草地,臉上還帶著茫然的表情。

Harry想出聲警告他,然而他的身體不聽使喚,只能眼睜睜地看著Cedric被殺害,什麼事也做不到,無力又無助。

接下來的事情與他經歷的大致一樣,Wormtail將他綁在石碑上,取出他的血讓Voldemort復活,他看著那個高大的身影逐步向他逼近,他想反抗、想尖叫,想離Voldemort越遠越好,卻完全動彈不得。

Voldemort觸碰了他的臉,得意洋洋地似乎在跟他說些什麼,然而他聽得不是很清楚,額頭的傷疤像火燒一樣,頭疼欲裂,內心是止不住的驚惶與恐懼,或許是因為Cedric就在眼前被殺死,他的感受甚至比過去的實際經歷的還要恐懼。

忽然,夢中的世界出現一陣天搖地動,Voldemort得意的臉、黑暗的墓地彷彿都在旋轉、扭曲……

「Harry、Harry。」一陣激烈的晃動,Ron的大嗓門在耳邊突兀地響起,「Harry,醒醒!那只是個惡夢!」

他掙扎著醒來,睜開眼睛時還有些茫然,「……怎麼了?」

「我才要問你怎麼回事呢,你在尖叫。」Ron說,手上還抓著他的睡衣領子──剛才就是他把Harry給搖醒的──寢室裡的其他人也醒了過來,Neville湊了過來,擔憂地看著他。

Harry這才發現自己全身冒著冷汗,額頭上的疤還在隱隱刺痛,他甩了甩頭,試圖甩掉夢裡那股逼真的恐懼感,「我沒事,不好意思吵醒你們了。」

「我聽到你說“不要殺Cedric”。」Neville小聲地說,語氣充滿驚恐,「Cedric怎麼了?」

「他沒事。」Harry按下心中的焦慮,狀似平靜地說,「我只是做了個惡夢。」

「那只是個惡夢,就是這樣。」他又強調了一次。

 

這個太過真實的惡夢讓Harry之後幾天在DA看到Cedric都有種不自在的感覺。這實在太奇怪了,Cedric從沒去過墓地,現在也好好的,他為什麼會做那樣的夢?

「怎麼了嗎?」Harry的目光實在太過明顯,Cedric忍不住問,「是我的臉上有什麼奇怪的東西?還是我剛才施咒有哪邊有問題?」

「沒事,我只是在想事情。」Harry否認道。

他的室友們彼此相視一眼,一致覺得還是別提起Harry那個夢比較好。

之後幾天,Harry的情況不僅沒有變好,反而更加惡化了,他不斷重複Cedric被殺死的夢境,甚至,他還夢到Sirius在某個他沒見過的地方被惡咒擊中,高大的身軀倒入一座拱門後頭。

他感覺自己的血液在瞬間凝固,全身一陣發冷。他控制不住地大喊大叫,跌跌撞撞朝拱門的方向跑去。

『Harry!你不能過去!來不及了!』

混亂中,有人流著淚緊緊拽住他的胳膊,阻止了他的動作。

『沒事的、一切都會好的……』

怎麼可能會好?他的教父、他唯一的親人死了,他怎麼可能冷靜──

「Sirius!不──」他猛然睜開眼睛,躺在床上大口喘氣。

又是惡夢。他閉上眼睛,伸手揉了揉額頭上的疤,上次是Cedric,這次是Sirius……到底是為什麼?他們會有危險嗎?

Harry在黑暗中思索著,大腦轉過一個又一個念頭,試圖用思考來平復激烈的情緒。寢室裡,他的室友們仍無知無覺地熟睡著,他不禁暗自慶幸這幾天在自己的床周圍施了靜默咒。

連續的惡夢讓Harry陷入了睡眠障礙,他甚至開始不自覺地害怕入睡,深恐閉上眼睛又會看到Sirius或是哪個他熟悉的人死去。

夢裡的感覺太過真實,讓他即使明知是夢,情緒卻仍不由自主地受到控制。睡眠的缺乏也讓他的精神開始不穩定,他越來越暴躁,也常常對身邊的人亂發脾氣,Ron與Hermione知道他的狀況不好,卻也找不到幫助他的方法。

在這樣的狀態下,他迎來了Phantom的第一堂大腦封閉術課程。


(待續)


有人開始搞事了。

恭喜小哈加入你們的【猜猜Phantom是誰】行列。

上上週有人私信我,告訴我一些關於Phantom她的猜測,描述對了80-90%,可惜直到我告訴她前還是沒能猜到完整的答案,只能繼續看有沒有人能全靠自己想到了(笑)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10 )
热度 ( 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