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Path to Freedom 第五章

第五章

Harry與他的朋友們坐在霍格華茲的餐廳內,等待開學宴會的開始。幾人的目光有些擔憂地望著教職員餐桌的方向,從他們到學校以來,都沒有看到Hagrid熟悉的身影,而在教職員餐桌的末端,上學期奇獸飼育學的代課教授Grubbly-Plank坐在原本Hagrid的位置上,正與她隔壁的教師低聲交談。

他與Ron跟Hermione交換了一個眼神,幾人湊近刻意壓低聲音討論。

「Hagrid還沒回來。」Hermione小聲地說,語氣顯得有些不安,「你們想他會不會是……受傷,或是碰到什麼意外?」

「不會。」Harry堅定地說。

「那他到底在哪兒呢?」Ron擔憂地問。

三人沉默了下來,他們都不清楚Hagrid去了哪裡,只知道他正在替Dumbledore執行任務。他們當然不擔心Hagrid對校長的忠誠,只憂慮他所要執行的任務是否會危險、他們的老朋友是不是一切平安。

「說不定他只是還沒回來而已。」Harry悄聲說,匆忙瞥了眼坐在附近的人一眼,在確認其他人並未將注意力放在他們三人身上後繼續說了下去,「你們懂的,他在忙著幫Dumbledore辦事。」

「沒錯,應該就是那樣……他只是還沒回來而已。」

Ron說道,語氣顯得安心許多,Hermione卻依舊緊皺著眉,對半巨人的缺席放不下心。然而就算他們再怎麼替Hagrid擔心,也無從得知他的去處,於是有關Hagrid的討論只能到此為止。

 

這學期的開學宴會與平時並沒有太大的不同,除了分類帽唱了首可算是警告的新歌(“喔,正視危險,注意警兆,歷史正對我們提出警告,霍格華茲此刻已危機四伏,面臨外恐怖仇敵的威脅,我們若不能一心團結,就會因內訌而崩塌瓦解……”*註)讓Harry特別警覺的是這學期新來的黑魔法防禦術教師。

「那個女人!」他震驚地認出那是暑假他在聽審會上見過的女巫,當時她就坐在魔法部長Fudge的右手邊。儘管那場聽審會最終以撤銷對Harry的指控為結束,他還是記得那個叫Umbridge的女人是除了Fudge外贊成他有罪的少數人之一,「她有出席聽審會,她是Fudge的手下!」

「什麼?」

「魔法部的人……」Hermione咬著唇,似乎已經想到某種不妙的可能性,「那她跑到霍格華茲做什麼?」

在經過一場冗長而無聊的演說後,他們(或者該說是Hermione)終於知道了Umbridge的目的。

「魔法部準備干涉霍格華茲的校務。」她嚴肅地說。

「我開始想念瘋眼Moody了。」Ron沉重地表示,「雖然他有些神經質,但總比她強上百倍……Dumbledore為什麼不讓他繼續教我們?」

「Voldemort回來了,瘋眼自然有更多正事要做。」Harry壓低聲音,提出自己的猜測。

「或者也有可能是,魔法部的干涉讓Moody不能繼續指導我們。」

Hermione飛快地看了Umbridge一眼,低聲說道,臉上神情憂慮重重。

 

 

Umbridge的存在讓新學期成了一場災難。

姑且不論只能讀《魔法防禦理論》乏味到極點的黑魔法防禦術課程,還有那顯然違法的羽毛筆與勞動服務,在學期中間的時候,魔法部新的教改與人事任命讓事情更加雪上加霜──Umbridge成為了霍格華茲的總督察。

「總督察……那是什麼鬼?」Ron皺眉看著《預言家日報》的標題,不開心地問。

「這表示她在霍格華茲擁有了更多權力,好比監督其他的教師。」Hermione急促地呼吸著,「這實在太過分了!」

Harry沉默著盯著報導的內容,上頭對魔法部的偏頗與對Dumbledore的抹黑越發嚴重,他不自覺地摸了摸右手手背,感到之前被羽毛筆罰寫時留下的印痕又開始隱隱作痛。

「怎麼了?」Hermione注意到他的異常,關切地詢問,「你的手又痛了嗎?」

「我還是覺得你應該去跟McGonagall教授報告。」Ron厭惡地說。

「然後讓她槓上Umbridge?在這個節骨眼?」他不認同地搖頭,「McGonagall教授沒有權力壓制她的。」

「那就去找Dumbledore──」

「不要。」Harry平靜地打斷他,語氣冷淡,「他要處理的事情夠多了。」

多到自從上個學期末到現在,他一句話也沒跟Harry說過,就連在聽審會見到Harry時,他們都沒有任何的目光接觸。

與Umbridge同樣麻煩的,是每個五年級學生必須經歷的O.W.L.s測驗,這讓他們在課業上的壓力陡然大了許多,光是每堂課的報告與考試,難度就比前幾個學期提高了不只一層。

與此同時,Harry還得面對額頭三不五時的抽痛與暑假以來便時常出現的惡夢,夢裡他走在一條長廊裡,盡頭是一道上了鎖的門……門的後面到底有什麼?他為什麼會做這樣的夢?這些與Voldemort有沒有關係?

夢醒時他的額頭總會感到疼痛,並感覺自己更疲憊了,這個夢嚴重地影響了他的睡眠。

這些事只有Ron跟Hermione知道,他曾偷偷給Sirius寄了一封信,他們靠著交誼廳的火爐有過一次簡短的交流,一段時日不見,Sirius的臉色即使在火焰中也能看出憔悴,臉上表情充滿陰鬱,與他剛從阿茲卡班逃出來時十分相似,變化之大讓Harry等人嚇了一跳。

「你怎麼了?」Harry關切地問。

「沒什麼,一些煩心事而已。」Sirius語氣輕描淡寫地說,「還是先來談談你那邊的狀況吧。」

在聽完Harry的敘述後,Sirius認為Umbridge儘管令人討厭,卻並不是個食死徒,但對於那道神秘的長廊與門,他也沒有任何頭緒。

「Dumbledore說過,只要Voldemort情緒一激動,這種情況就會發生。」Harry無奈地揉揉他的額頭,有時他真希望Voldemort的脾氣好一點,不要動不動就像個脾氣暴躁的老頭子一樣情緒激動,但想想Voldemort的實際年齡……

「好吧,我想我會努力習慣這個的。」他認命地說。

他們針對魔法部與Hagrid的晚歸再討論了一下,Sirius安撫他們Hagrid現在應該很好,只是暫時沒有人確定他到底正在做什麼,並再三交代他們不要再問太多相關的問題,讓更多人注意到他還沒回來。

他同時詢問了他們下一次參訪霍格莫德的日期,想再變成黑狗溜出來與他們會面,然而這個提議被Harry與Hermione嚴正地拒絕了,這讓Sirius看起來非常不高興,最後他冷冷地表示下次要再連絡時,他會再寫信通知Harry使用火爐的時間的。

Harry知道他的教父對於被困在古里某街感到十分焦躁,然而他也沒有任何辦法能幫助他──他們感覺到,魔法部跟食死徒那這次是真的掌握了關於Sirius的線索,現在最安全的方法確實是讓他在鳳凰社總部待著。

那次會面後,Sirius冷硬地不再與他們聯繫,Hedwig也留在他那裡沒有回來。Harry只能默默希望下次見面時,他教父的氣能稍微消了點。

 

另一方面,為了對抗Umbridge與她那絲毫學不到任何東西的黑魔法防禦術課程,Hermione提議籌組一個自主學習小組。

「我們得自己做好準備,這樣才有辦法面對之後的事。」她說,「我們必須能夠保護自己,還有,Phantom也說過,我們必須學會無聲咒與無杖咒……」

Harry尚在思索這是否是個跟“家庭小精靈權益促進會”一樣異想天開的計劃,對於指導的人選,她便再度拋出了一個令Harry錯愕的建議。

「我說的是,由來教我們黑魔法防禦術是最適合不過的了。」她看著Harry,用一種理所當然的語氣說。

Harry目瞪口呆地看著她,最讓他感到震驚的,是當他轉頭準備跟Ron交換一個默契的眼神時,Ron的臉上居然沒有任何驚慌或厭煩的表情,反而在思索片刻後認同地說,「這倒是個主意。」

Harry覺得他的兩個朋友都瘋了,更瘋狂的是,他在那晚跟他們大吵後的兩周後,同意了這個提議。

他們還找了其他幾個有興趣向Harry學習的學生,包括Weasley家的其他人、Neville、Dean Thomas,還有Ravenclaw的瘋姑娘Luna與Cedric和他的女朋友張秋等人。

社課地點選在有求必應室,那是Dobby給的主意,並且十分難得的是個棒透了的主意,有求必應室完美地符合了他們的一切需求:練習的道具、自學的書籍、甚至還有測尖器、仇敵鏡等警示用具,能在Umbridge過來時給予警告。

這個學習小組的名稱,最終以DA(Dumbledore’s Army)定案。

「那是魔法部最害怕的,不是嗎?」Ginny竊笑著說。

第一堂課Harry沒有讓大家學習太過高深的新魔法,而是先練習繳械咒等基本魔法,一開始還有些人不服氣這樣的安排,但當練習開始,在Harry看到各種拙劣的施咒法後,不由得認為自己讓眾人先練習基本咒語的安排是正確的。

 

隨著時間過去,大部分人的表現都有了明顯的進步,就連Neville都成功地施展了一次咒語,這個成功顯然讓他信心大增。

「我以前從來沒有成功過!」他開心地說。

繳械咒這樣的咒語自然難不倒與Harry同為三強爭霸賽冠軍的Cedric,但他對這樣的安排毫無異議,依舊跟著眾人一遍遍地練習,並熱心地幫忙指導還不太熟練的其他學生們。

當課程結束,幾個社員三三兩兩地離去後,Harry、Ron 跟Hermione愉快地走在回寢室的路上,Ron 跟Hermione還在激烈地爭辯著剛才的練習。

「你看到我讓Hermione繳械了沒,Harry?」

「只有一次!我贏你多過你贏我──」

Harry漫不經心地聽著他們有一搭沒一搭地爭論,心裡有種暢快的感覺,就像內心藏了個炙熱發光的護身符,這種帶頭與Umbridge作對的刺激感,還有在團體裡作為一個領導人的小小驕傲,都讓他心裡有種飄飄然的感覺。

然而下一秒,他的內心突然冒出一絲不屬於自己的冰冷厭惡……甚至可以說是恨意。他打了一個激靈,瞬間從那種飄飄然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剛才那是怎麼回事,是Voldemort那邊又怎麼了嗎?

「Harry,你怎麼了?」

見到他突然停下來,Ron不由得問。

Harry還沒開口,便聽到一個熟悉的沙啞聲音從前面不遠的走廊轉角處傳了過來。

「我想,一個背叛者沒有資格在這裡質問關於我的任何問題。」

Phantom冰冷地說著,語氣是Harry不甚熟悉的嘲諷。


(待續)

*註:分院帽的歌詞節錄自原著。

新的提示又來了,其實我覺得他是哪個角色算很好猜了,有些人已經猜到了,然而猜對角色頂多對50%,剩下的50%就......革命尚未成功,同志繼續努力,希望接下來有人能發現真相吧www


雖然還沒到16號,不過周末嘛,提早幾天更沒關係,反正到五年級結束以前就是一個月更三章。

五年級結束算是一個段落,那時你們就會知道Phantom到底是誰了......雖然我希望在那之前有人猜到完整100%的答案XD

到時會整理一下順便存六年級的稿再繼續更新w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留言還是多少跟寫稿動力掛鉤的,尤其我乖乖一周一章寫到第十章後,為了期末停下來幾周,到現在都還在懶病發作不想動啊2333希望六年級開始前不要等太久的話就多多留言吧,不然就只能相信我會自動自發囉www

评论 ( 2 )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