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Path to Freedom 第一章

提醒:這篇文有序章,沒看過的要先去看序章唷XD



第一章


【1987年7月31日,小惠因區。】

夏日午後,暑氣蒸騰,街道上行人三三兩兩,安靜得連微風吹動路邊矮樹籬的細碎聲音都能聽得一清二楚。

突然,街角傳來一群男孩的吆喝聲,幾個塊頭壯碩的男孩追著跑在最前面的瘦小男孩,並拿小石子用力丟過去,其中一顆正中瘦小男孩的後腦勺,令他痛嘶一聲,引得追打他的大個子們哈哈大笑。

Harry摸摸後腦,腳步不敢放慢地繼續向前奔跑,他身上穿著寬大的舊衣服,卻一點也不影響他逃跑的速度。他在街上東奔西竄,Dudley與他那群狐朋狗友緊追在後,看來他們今日是鐵了心要逮住他痛揍一頓。

他需要找個地方躲起來……一個不會被Dudley找到的地方……他這麼想著,下一秒發現自己竟莫名跑到了一個陌生的庭院。

他抬起頭,打量著眼前這棟透著陰沉氣息的房屋,隔了半晌終於想起這是Dursley家附近的一處空屋,由於賣不出去一直無人居住,據說是曾鬧過鬼,Vernon姨丈對這個說法嗤之以鼻。

身後傳來Dudley那群人的喧嘩聲,Harry嚇了一跳,正打算拔腿繼續逃跑,卻發現他們無視了站在庭院裡的他逕自跑過這塊區域,轉到其他地方找他了。

這真是一件怪事,但發生在Harry身上的怪事太多了,他早已見怪不怪。無論如何,能躲過一場拳打腳踢總歸是好事。

聳聳肩,Harry轉過身,考慮找個地方暫作休息,卻看到一個身材瘦削的男人不知何時站到了他身後,臉上戴著一副銀製半臉面具,擋住了他的上半部面孔,黑色的兜帽斗篷將他整個人壟罩住,從頭到腳透著一股陰沉古怪的氣質。

被兜帽及面具遮擋,Harry看不見對方的眼睛,卻直覺他正在觀察自己。

「抱歉,我不是故意闖進來的,先生。」他囁嚅地說,屋子的正門已打開,從半掩的門縫能看到一個大行李箱以及幾件尚未擺置好的新家具,眼前的怪人應是這間房子的新任屋主。

怪人對Harry的道歉沒有反應,只沉默地盯著他看。Harry吞了口口水,感覺自己有些緊張。

「我剛才被我表哥追打,一不留神就跑進這裡了……」儘管他對自己是如何跑到這裡毫無印象,先解釋總是不會有錯的。

令Harry鬆口氣的是,怪人這次有了回應。

「沒有關係。」他開口,聲音低沉沙啞,但聽得出年紀不大,「外頭太陽很大,你可以進來喝點冰飲,等追你的人走遠了再回去。」

說完,他不等Harry的答覆,轉身走入屋內,只留下敞開的大門傳遞無聲的邀請。

Harry只花了半分鐘猶豫,便被炙人的高溫及內心的好奇驅使,踏進那棟神秘古怪的屋子。

那是他們的第一次見面。

 

 

「到底發生什麼事……」

「怎麼會……你不是說……」

「計劃有變……出了差錯……」

陣陣低語如一隻隻小蟲鑽入他的耳朵,令Harry不自覺地皺眉。他感到全身使不上力,肌肉還在抽痛著,身體的不適讓他現在只想放空,半點也不想去理會耳邊那些切切私語。

然而那些聲音並不肯放過他,反而越來越清晰。

「他昏迷了三天!還受了鑽心剜骨……」一個男人低聲咆哮,聲音充滿憤怒。

「冷靜點,你吵到他了。」另一個男人壓低聲音說。

Harry掙扎了一會,終於不甘願地睜開眼睛,首先映入眼簾的是熟悉的醫療翼天花板,他的周圍環繞著許多人,Ron、Hermione、Sirius、Lupin、Dumbledore教授,甚至連Snape也在……他掙扎著起身,快速環顧四周,在看到房間角落熟悉的黑色斗篷時放下了懸著的心。

「Harry,你醒了?」Sirius首先注意到Harry的動靜,關切地開口,「感覺怎麼樣?」

「我……咳、還好。」Harry開口,被自己沙啞的聲音嚇了一跳,Hermione體貼地遞給他一杯水,他快速地喝完它,而後清清喉嚨,覺得自己好了許多。

「發生了什麼事?」Dumbledore問道,臉上表情十分嚴肅,「我們需要知道那天在墓地發生的事。」

「你的朋友──」Lupin飛快地看了牆角的男人一眼,「──說神祕人復活了,而他趕到時正好看到他朝你發射死咒……」

「他說的沒錯。」Harry說,接著將Crouch如何將他帶走、Wormtail如何取他的血復活Voldemort的過程描述了一遍。

「……然後,他要我加入他的陣營……」

「那你怎麼表示?」低啞的聲音突地響起,打斷了Harry的敘述。所有人轉過頭,看著角落那隱藏真容的人。

「我寧死也不會加入他。」Harry說,臉上露出明顯的厭惡,「於是他就用鑽心剜骨咒折磨我,最後索性想殺了我。」

Ron和Hermione倒抽口氣, Sirius發出憤怒的低吼聲,似乎想說些什麼,卻被蒼白著臉的Lupin按住。

「他還說了什麼?」站在角落的人不為所動地繼續追問。

Harry還未回答,Sirius飽含怒氣的聲音便率先響起。

「Harry沒必要回答你的問題。」他瞪視著對方,臉上充斥著毫不掩飾的懷疑與敵意,「一個鬼鬼祟祟、不肯告知身分,甚至連臉都不敢露出來的人,有什麼資格站在這裡,對著Harry問東問西?」

「別忘了,是我將你的教子救回來的。」被質疑的人冷漠地陳述道。

「但也是你告訴我們他會在第三項任務時下手,結果呢?」Sirius反問。

「他原本確實是這麼打算的,我不知道為何臨時改變了主意。」

「那你是如何得知黑魔王打算的?」Snape陰沉地開口,懷疑地盯著那個全身壟罩在斗篷之下的人,難得與他的死對頭Sirius立場相同,「這讓我不得不懷疑你與黑魔王之間有著某種聯繫。」

「我沒有義務回答你。」對方看也不看Snape,語氣比先前更冰冷了。

在場的空氣彷彿凝滯了,然而沒人有緩和氣氛的意思,Dumbledore沒有開口、Ron和Hermione對看一眼,明智地保持沉默;Lupin雖然看起來不贊同兩人過於尖刻的質疑,卻也未說些什麼,想來內心也是有所懷疑。

Harry突然感到一陣沒來由的氣憤與難過,他想這是因為他身邊的人們對他的朋友的不信任。

「我七歲就認識他了。」他試圖替對方辯解,「如果他真的跟Voldemort是一夥的,那他曾有數不清能殺死我的機會。」

七歲生日的那一天,這個人平白出現在他的生命裡,儘管全身充滿謎團,Harry卻直覺對方不會傷害他。在那次誤闖後,那棟古怪的房子便成了他躲避Dudley的秘密基地,在兩人熟悉後,對方甚至告訴了Harry他的身世,以及他身上那些莫名其妙的事的發生原因。

──你是個巫師,Harry。

在Harry大點的時候,他還教了他一些簡單的小魔法、帶他去魔法世界參觀。Harry對這個神祕的鄰居本能感到親近,就像多了一個有些安靜的兄長一樣。在他還小的時候,他便不停夢想著有一天能有個未知的親人出現,帶他離開Dursley家,然後這個人出現了,給了他連他的血親都無法給予的熟悉感。

他不願去懷疑他。

 

「那你知道他是誰嗎?他叫什麼名字?平時是做什麼的?」Sirius沉聲問。

Harry瞬間啞了口,Sirius問的問題十分基本,但他確實不知道。對方從來沒有提起過自己的事情,就連稱呼都是讓Harry隨便取的。

「Phantom。」低啞的聲音再度響起,一直沉默的人開口了,「你們可以跟Harry一樣叫我Phantom。」

Lupin微微皺眉,「這並不是你的名字。」

「名字不過是個代號,很重要嗎?」Phantom反問,語氣冷漠,「現在最重要的是黑魔王的意圖,顯然他現在復活了,我們要做的工作還有很多,那些針對我的質疑可以告一段落了嗎,Dumbledore校長?」

他轉頭,直視從剛才就一語不發的長者,Dumbledore也回視著他,半月形鏡片後的藍色眼睛閃過一絲不明情緒。

「他是可以信任的人。」Dumbledore緩慢地表示,制止了在場其他人的懷疑,「讓我們繼續剛才的話題,Harry,麻煩你繼續說後面發生的事。」

Harry點頭,內心鬆了一口氣,他並不希望看到自己最親近的人們針鋒相對。

他快速地將事情交代完畢,而後Dumbledore讓所有人都出去,留給病人一個安靜的休養空間,Harry對這個決定十分感謝,畢竟他還沒從三天前的那場折磨緩過來。

「聽著,Harry,我知道你認識他很久了,但攸關你的安全,我們不得不謹慎一點。」臨走前,Sirius語重心長地對他說。

「我知道你只是擔心我。」Harry說,直視著他教父的眼睛,目光平靜,「但我信任他,他不會害我的。」

Sirius抿著唇,臉上表情不太高興,終是沒有繼續說下去。

Phantom沉默地走在最後頭,猶如幽靈般地安靜無聲。

「你的教父說得沒錯。」關上房門前,他突然開口。

「你不該輕易交付你的信任。」Phantom一字一頓地說,平板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即便對象是我。」

Harry愣了愣,卻聽得輕微的喀聲傳來。

醫療翼的門關上了。


(待續)


終於開始更新啦!目前應該十天一更,每月6、16、26號更新,總之希望大家喜歡這個新坑嘿嘿www

Phantom是這部很重要的一個角色,至於他的身分就是暫時不能劇透的部分了(或者說,在他身分公布前,我最想跟大家玩的就是【猜猜Phantom是誰】的遊戲,既然要讓大家猜,自然提供線索......就期待哪天看到有人猜到完整的答案XD)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www


评论 ( 22 )
热度 ( 4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