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親愛的那不是愛情


封面圖:仔羊

 

 

爭鬥近半個世紀

對彼此究竟懷抱著怎樣的心態

恐怕連他們自己也說不明白

當有一個人 沒有他你便無法忍受

是不是愛情似乎已經不是重點



《親愛的那不是愛情》(如使用電腦建議點此看Weebly版本)

 


1980年,3月。

長相俊美的男人慵懶地靠坐在雕刻華麗的座椅上,修長手指把玩著他的魔杖。隔著桌子,他的部下正恭謹並帶點畏懼地向他報告探得的最新情報。

聽了一會,他收起魔杖,看著跪在面前的部下問:「所以,Harry Potter現在住進了聖芒戈醫院?」

「是。」

「有意思……」他輕笑,「你覺得他是真的病了,還是另有所圖?」

「即使是聖芒戈的專業治療師,也沒人查得出他的病因是什麼,甚至連病症都搞不清楚,對於一個僅五十歲出頭、魔力強大的巫師來說,這點實在不尋常。」

「所以,你認為其中有什麼陰謀?」

報告者略顯遲疑,「照常理說應是如此,但就目前的觀察,Harry Potter確實在一天天衰弱……」

他不悅地打斷那推拖的言論,他想聽的不是這些早已知道的情報,「結論。」

聽出主子的不耐,報告者只好硬著頭皮道:「……屬下無能,不知該如何判斷這樣的狀況。」

他挑挑眉,刻意拖長了語調:「哦?不知道?」

這樣的語氣無疑加深了無形的恐懼,報告者整個人跪在地上,完全不敢抬頭,「請主人處罰!」

看著惶恐的部下,俊美男人露出滿意的笑,他喜歡這種讓人畏懼的感覺。

「算了,對象是那個Harry Potter,這結果還在我預想範圍內。」他輕描淡寫地說,「你先下去吧。」

「感謝主人的恩典!」


部下退出房間後,男人在腦中整理目前所得的資訊,試圖替對手突然的住院尋找合理解釋。

聲東擊西的戰術?不,他在鳳凰會中安插的探子還在原本的崗位上,沒傳出什麼異常訊息。

拉攏在戰爭中向來中立的聖芒戈醫院?這不是那個老是自以為是救世主的Potter會做的事。

難道是想要示敵以弱?這更不可能,這種欺敵戰術他們從很早以前就不玩了。

種種可能性在他腦中浮現,又被他一一推翻。



Harry Potter,你這次又想做些什麼?



  *



第一次見到Harry Potter,是在Hogwarts的校長室門口。

那時的他剛升上五年級,成為Slytherin的級長,正利用著巡查的名義光明正大的找尋密室。

在校長室的那條走廊晃了一圈,沒什麼發現的他正打算離開,門卻突然打開,而後一名他沒見過的黑髮綠眸少年走了出來。

兩人的目光交會,他驚異於少年看似清澄的眼中所暗藏的深沉與銳利,因而忽略了那雙碧綠眼眸在看到他之後一閃而逝的情緒。

但這樣已足夠引起他的興趣。

他戴上偽裝用的和善面具,溫文有禮地開口,『你好,我是Tom Riddle,Slytherin的級長。以前沒見過你,你是誰?』

『Harry Potter。』少年答道,『我是剛轉學過來的轉校生。』

『怪不得我對你沒有印象。』他說,『你跟Gryffindor的Potter家有什麼關係?』

『不知道,我是個孤兒。』

孤兒?或許他真不是波特家族的人,這麼有名的家族是不會讓一個孩子流落在外的。不過他與波特家族的人一樣有著一頭亂髮,但沒有近視,他思考著,目光不經意轉向少年額上一道形似閃電的古怪疤痕。

少年敏感地注意到他的視線,『不過是小時候留下的疤,我有記憶以來就有了。』

聽出那語氣中暗藏的冷淡,他明智地沒再多問些什麼。


很快地,藉由一些細微觀察,他判斷這個少年也許值得拉攏。

『我想你應該不知道大廳該如何走吧,需要我帶你去嗎?』他優雅地微笑,刻意用上低沉輕柔的蠱惑語調,每當他用這種語氣說話時,鮮少有人會拒絕他。

『不,校長之前跟我提過該怎麼去大廳。』意外地,少年卻搖了搖頭,『我想級長應該很忙吧,我自己去就行了。』

既然對方這麼說,繼續堅持下去似乎沒什麼意義,他點頭表示了解,暗自將少年令人印象深刻的眼神以及出人意料的行為記在心裡。

看著逐漸遠去的背影,他想那人也許會是個優秀的Slytherin。

然而,晚餐時Gryffindor長桌響起的熱烈歡迎聲毫不留情地推翻了他的猜想。



  *



走在狹長的走道,越過一幅幅治療師畫像,不理會路人們驚疑不定的目光,男人步上四樓,很快地找到他的目標。

他沒有馬上進去,因為他聽到病房內傳來談話。

「Harry,最近感覺如何?」這是個年輕的男聲,似乎在哪聽過,一時卻想不起來。

而後是個有些虛弱,但他無論如何也不會錯認的聲音,「還好,很高興你能來看我,Lily還好嗎?」

「她還好,只是最近比較容易疲累。」年輕男聲說,「她說她對於不能來探望你這件事感到抱歉。」

「噢,別這麼說,James,我能體諒她的,畢竟她已經懷孕六個月了不是嗎?」

James Potter,他想起來了,Potter家的獨子,Harry Potter十分看重的一個年輕人。

「是啊,再四個月左右我們的第一個孩子就要出生了!」提起即將出世的孩子,James興奮地說。


再聽了一會,發現他們完全沒提到任何有用的情報,男人不耐煩地推門而入,打斷房內的談話。

病房內的兩人看向門邊,而後在見到他的時候皆露出吃驚的表情。

James抓起魔杖反應迅速地跳了起來,「Vol、Voldemort!」他顫抖地喊,「你來這裡做什麼?」

他挑挑眉,不理會那個無禮的年輕小子,目光筆直看向躺在病床上神情平靜卻難掩一絲驚訝的Harry,「這就是你對待客人的禮貌?」

Harry抿抿唇,他知道這是警告,「James,把魔杖放下來。」

「可、可是……」

「不會有事的。」Harry這麼說。

James不情願地放下魔杖。

Voldemort滿意地微笑,「那麼,現在可以請Potter先生離開一會嗎?」這個Potter指的自然是James Potter。

「什麼!」James大喊,「讓你跟Harry兩人單獨待在一間房間?那怎麼可以!」

Voldemort沒有回話,只沉下了臉,四周便籠罩著一股森冷的氣息。

James也感覺到氣氛的轉變,他後退一步,但想起Harry的狀況,仍舊堅持地不肯退讓,「你想對Harry做什麼?」

「我沒有必要告訴你。」Voldemort淡淡地說,「別挑戰我的底線。」

要不是因為時地不合,他早就對這個數度忤逆他的小子使用索命咒了。



Harry也知道現在的狀況對他們來說十分不利,他們只有兩個人,其中一個完全無法使用魔法,另一個只是剛成年沒多久的年輕巫師,無論如何都打不過正在鼎盛時期的黑魔王的。

「James,先扶我起來,然後離開病房。」

「你瘋了嗎?」James不敢置信地說,「他可是……」

「沒什麼好擔心的,這裡是中立的聖芒戈醫院,任何人進來都無法攻擊別人。」

Harry這樣安撫James,同時也是提醒Voldemort不要做出什麼破壞規定的舉動。

James也了解自己待在這裡並沒有意義,再三猶豫之後,只能不情願地依照Harry的要求先扶著他坐起,在他的背後墊了個枕頭讓他坐得舒服點後,不甘願地離開了病房。



  *



「很好,礙事的人走了,我們也終於可以好好聊聊了。」James退出病房後,Voldemort隨手在門邊施了反竊聽咒以及阻礙咒,緩步走到Harry床邊,悠閒地挑了一張靠近病床的椅子坐下,姿態從容優雅。

「有什麼好聊的?」Harry奇怪地看著他,「我沒想過你居然會來。」

他確定Voldemort不是來攻擊他的,兩人雖是多年的敵人,長久的敵對膠著關係卻也讓他們之間擁有一種不同於常人的默契,但他不明白Voldemort到這來做什麼?

「探望老同學有什麼不對的嗎?」連想藉口都懶,Voldemort隨口敷衍道。

他看著面前臉色蒼白憔悴,虛弱得需要人攙扶才有辦法坐起的Harry,眉頭微皺,感到一陣不適應。


印象中的Harry Potter一直是強大且充滿活力的。

五年級跟蹤他到密室,阻止他將蛇怪放出的Harry Potter。

暑假時為了阻止他殺死瑞斗一家而與他對決的、魔力強大的Harry Potter。

畢業後數次干擾自己,成立了鳳凰會組織,與他相互抗衡幾十年的Harry Potter。

這樣的Harry Potter,怎麼可能在一個巫師最鼎盛的年紀時期變得這般虛弱,還查不出原因?

「你在謀劃些什麼?」

「什麼?」Harry微愕,一秒後才反應過來,總算了解Voldemort來到這裡的原因。

他放鬆下來,聳聳肩,「如你所見,我的身體出了點小問題,住在這邊治療。」

「你以為我會相信?」

「那麼偉大的Lord Voldemort又為什麼會到我這小小的病房呢?」Harry諷刺地挖苦,「不正是因為你無法找出這其中的陰謀,這才親自來看看狀況的嗎?」

「我找不出,不代表它不存在。」Voldemort冷哼。

「那你便慢慢找吧,雖然這不過是白費心機。」Harry閉上眼,面色疲憊地說。


病房陷入一種微妙的靜默,Harry閉目養神,在這段期間,Voldemort仔細地打量他,越看臉上表情越是複雜。

Harry是真的衰弱了。外表可以造假,魔力卻是無法隱藏的,以往只要接近便能感受到威脅的強大魔力不見了,Harry現在的魔力比一個剛入學的小巫師還不如。除此之外,他也消瘦許多,他的體型本就偏瘦小,如今卻僅剩皮包骨,肌膚是病態的蒼白,毫無血色。

Voldemort忍不住皺眉,「你的身體到底出了什麼問題?」

Harry驚詫地張眼,「堂堂黑魔王居然也會關心他人?」

「閉嘴!回答我的問題!」他惱怒地說。

「我又不是你那些食死人手下……」Harry咕噥,而後在Voldemort惡狠狠地瞪視下輕描淡寫回答了這個問題,「沒什麼,不過是年輕時做的一件事,支付代價的時刻到了而已。」

「什麼事?」他警覺地瞇起暗紅的眼睛。

然而這次Harry卻不打算回答了,「這是我的私事。」他冷淡地說。


Voldemort沉下臉,他知道Harry不想說的事,無論如何逼迫他也不會說出口的,只能想辦法誘導出答案。

微微思考後,他冷聲道,「若與我有關,這便不是你的私事。」

「你說什麼?!」

聽到這句話,Harry臉色劇變,防備地瞪著他,「你都知道些什麼?」

沒有料到Harry的反應會那麼大,原本只想賭賭看Harry對自己這個宿敵的重視的Voldemort暗自驚訝,立刻明白事情絕對沒有那麼單純。

這是一個極佳的套話機會,而一個狡猾的Slytherin是不會放過這樣的機會的。

他表面上不動聲色,一邊思考著該如何誘導Harry透露出更多資訊,一邊在腦袋中推想可能的答案。

「一直以來,你對我的態度便十分奇怪。」

初識時,Harry Potter不過是個轉校生,卻從一開始便看透他的本性,對他處處提防、干擾他的行動。

現在想來,這確實很奇怪,連與他朝夕相處五年的同學及老師們都沒發現他隱藏的面目,一個五年級才轉學過來、與他沒多少交集的轉校生是如何看穿他完美的偽裝?更別提那似乎早就知道他的目標,因而做出的各種妨礙之舉了。


越深入去細想,一些以往早就隱約察覺卻無暇深入的疑問紛至沓來,他難得地感到焦躁。

兩人從學生時代便從沒停止過爭鬥,幾十年來,對於彼此的手段心計都已熟悉到不能再熟悉,他敢發誓自己絕對是最了解Harry Potter的人,就連他最信任的手下都沒他了解的深。

然而,為什麼在這時候,他卻突然又有種自己從沒真正了解他的感覺?

他十分不悅於這個發現。

「看來,你還隱藏了許多秘密。」

「難道你就沒有任何不為人知的事情?」Harry反問,「況且,你我之間還是一生的死敵,我有必要讓你知道我的事嗎?」

「死敵?」Voldemort嗤笑,表情像是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若我們之間真是死敵,那時你又為何要冒著生命危險阻止我製作魂器、自我毀滅?」

回答他的,是Harry死死抿住的唇。



  *



『你知道魂器是個什麼樣的東西嗎!你對它的了解才多深就敢這樣做?那是會分裂你的靈魂、侵蝕你的理智,讓你踏上毀滅之路的邪惡物品啊!』

碧綠色的眼眸直直盯著他手中剛製作為魂器的日記本,被他制伏在地上的少年第一次在他面前崩潰地大吼,臉上淌過淚水,神色絕望。

『長生不死真的有那麼重要嗎?重要到可以放棄你的理智你的靈魂?甚至放棄身為人的資格?』

『清醒吧,Tom,這是一條通往毀滅的路啊……』



他不知道少年是如何得知比他更為詳細的魂器資訊,也不清楚為何一直以來阻撓他的人會在意他怎麼對待自己的靈魂,但一向冷靜淡漠的少年如今卻在他面前崩潰哭泣的事實讓他無法忽視,他選擇相信他的說法,停下原本製作七個魂器的打算,除了日記本之外再沒分裂過自己的靈魂。


Harry Potter對他一直是矛盾的。

總是干擾他的行動,卻又在他有危險時維護他。



他想起自己年輕時曾經誤入Harry所設的局,當他被帶到他的面前時,Harry只是神色複雜地看了他一眼,而後將他關在一間格局簡單的房間,招集鳳凰會所有重要幹部開會討論如何處置他。

由於無人看管,沒過多久他便順利離開那裡,過程中沒費多少心力,甚至連幾個人都沒碰到,因為那些核心成員正陪著Harry開那毫無意義的會議。

雖然之後鳳凰會對外宣稱是由於技術上失誤才讓他成功離開,但他心裡清楚,Harry是有意放他走的。

為什麼呢?這個問題他一直想不透。

……

一個又一個無法解釋的事件堆疊起來,時間久了,他竟已在不知不覺中習慣了他的異樣行為,將之視為理所當然,只因為他是Harry Potter,那個他所認定的對手。

但凡事總有原因,仔細檢視Harry這幾十年來所有行動背後的關連,他發現一件事,一件顯而易見卻被他忽略許久的事。

「你是為我而來的。」他盯著那雙綠色眼眸,一字一頓地說。

從他們第一次見面開始,Harry對他的態度就很不一樣,而每次他所採取的行動都與他有關……他是為了他才轉學到Hogwarts的。

捕捉到Harry的眼神微微閃爍,他肯定了自己的推測。

「但在你就讀Hogwarts之前,我並不認識你。」他繼續說。

「……你到底想說什麼。」

「無論我怎麼調查,都查不出你16歲之前的紀錄。」他看著他半生的對手,語調微微上揚,「你說,這該如何解釋?」

Harry不發一語。

「你該知道現在的你無法抵禦我的攝神取念。」他冷冷地下了最後通牒。

Harry面色鐵青地瞪著他,但眼中已透露出一絲掙扎。

看出對方已有鬆動的跡象,他微微一笑,悠閒地靠上椅背,好整以暇地等待。


許久,Harry長吁口氣,「你還是這麼聰明。」

「哪裡。」

像是看開了什麼,Harry放鬆下來,神色平靜地看著他。

「Tom,你相信預言嗎?」

「那種毫無根據的東西?」他不屑地嗤笑反問,不理解為何對方會提出這種一點意義也沒有的問題。

聽見他的回答,Harry輕輕地笑了,笑容中帶著感嘆以及某種解脫,「果然不一樣了呢……」

「你在打什麼啞謎?」收起笑,他開始不耐煩。

Harry卻不再說話,他將目光投向窗外,沉浸在自己的思緒,碧綠的雙眸微微失焦,彷彿染上一層迷霧。 

就在他打算提醒他繼續這個話題時,Harry開口了,聲音悠遠而飄渺,神色迷濛,帶著幾許緬懷與感傷。

「你知道嗎?曾經,有一個預言……」



  *



曾經,有一個預言,顛覆了黑魔王的強大勢力,也徹底改變一個男孩的一生。


擁有消滅黑魔王力量之人將降臨……出身於曾三次抵禦他之父母,出生於第七個月份消失之時……黑魔王將標記他為己之同等,然他將擁有黑魔王所未知的力量……兩者必將死於另一人之手,因兩者無法同存於世……



得到預言的黑魔王去找尋符合條件的男孩,打算殺死那個男孩永絕後患。然而,黑魔王卻在殺死男孩的過程中失敗了,男孩也得到那所謂的標記

「不覺得可笑嗎?倘若那個黑魔王當初什麼也不做,這個預言便不會成立……但他這麼做了,於是預言成真了。」

Harry Potter輕聲說道,語氣透著一股淡淡地諷刺與悲涼。

男孩成為救世主、黑魔王除之為後快的追殺對象、魔法界的新希望。

然而,所有人只看到他身為救世主的光環,卻永遠也不曾了解他所失去的一切。


男孩的人生從來便不屬於他自己。

生命的前十一年,由於黑魔王,他成了孤兒,只能被視他為怪物的阿姨一家收養,過著飽受欺凌、苦不堪言的童年。

十一歲時,男孩曾經以為自己終於找到屬於自己的世界。

魔法界,Hogwarts,那裡會有與自己相同的人,再也不會有人用看異類的眼光看待自己,他終於可以有個正常的人生,做一個普通的男孩。

這一切天真的幻想在他得知自己是打敗了神秘人的”The Boy Who Lived”後破滅,幾乎每個剛認識他的人,最初的反應都是盯著他額頭上的疤驚訝得大叫,彷彿他是什麼稀世珍獸。

而那些自從他踏入魔法界後每年不曾間斷的生死考驗更磨去他所有的熱情與天真。

男孩曾經天真的以為就算多了一個救世主的稱號也無所謂,因為他有辦法處理這一切。最差的情況不就是死而已嗎?多次在生死之間徘徊的他早已不再畏懼死亡。

直到他的教父因自己的衝動而死,他才知道自己的行為會對身邊的人造成多大的影響。之後的戰爭、許多人的犧牲,再再提醒他身為救世主的沉重責任,他的生命早已不屬於自己一人。


然而,有沒有人想過,男孩其實只是一個未成年的孩子?

當其他的孩子正快樂地享受著家人的陪伴、編織著對於未來的夢想時,他只能沒有選擇餘地的接受那些殘酷的考驗、被現實的重擔壓得透不過氣。有好幾次,男孩想吶喊他不是什麼救世主,話語到了嘴邊卻因見到眾人滿載期盼的目光而生生嚥了回去。

似乎他活著,從來便只有一個目標──打敗黑魔王,一如預言所示。

一歲時,黑魔王殺死了男孩的父母。

一年級,他成功阻止黑魔王利用魔法石復活。

二年級,他殺死密室的蛇怪,並毀了黑魔王的魂器。

四年級,黑魔王利用他復活,他的一個朋友成了第一位犧牲者。

五年級,他的教父因他的衝動魯莽而死。

六年級,他了解了黑魔王的過去以及他不死的秘密,同時,戰爭亦正式爆發。

最後男孩永遠地擊敗黑魔王,卻也在那時赫然驚覺自己除了空洞外什麼也感覺不到。

黑魔王死去,他應該要高興的,卻發現在他死去的同時,自己也失去了生存的價值。

他的生命打從一歲起便與他緊緊纏繞,他的人生自出生後就只為了對抗他而活,仇人也好,死敵也罷,不可否認他是對他影響至深的人。

而今,那樣的人突然消失了,他發現自己陷入茫然的不知所措。

為了那個人,他已失去太多,多到那個人反而成為他活著唯一的目的。

來自四周的掌聲與歡呼無法驅散他內心的迷惘,褪去救世主光環的男孩其實只是個自十一歲起便停止成長的孩子。

一個早已失去自我的孩子。



曾經,十一歲的男孩帶著一絲緊張的忐忑與興奮的雀躍踏入魔法世界,滿心歡喜地以為自己終於找到了歸屬。

最後,歷經滄桑的少年面上掛著一抹蒼涼而堅定的微笑,下定決心離開那個不屬於他的世界。



在他離去之前,他最好的朋友曾狠狠地揍了他一拳。

『你怎麼捨得放棄我們?就為了那個人──』紅髮少年無法克制地大吼,一張臉氣得通紅,褐髮少女在一旁靜靜哭泣,『難道你真的愛上那個人?!』

『不是的,那不是愛情。』他默默承受好友氣憤的拳頭,試圖向最好的朋友解釋,『只是……』

未竟的話語,隨著魔法陣的啟動,與少年的身影一同消散在空氣之中。



「那不是愛情。」病房內,Harry閉上眼睛,輕聲而堅定地重複一次。

「只是……男孩無法忍受沒有他的世界。」



那個、沒有你的世界。



  *



Voldemort沉默地聽著Harry的敘述,聽他描述那些他不曾經歷過的事,以及兩人之間錯綜複雜的糾葛。

許久,他霍然起身,一語不發地向門外離去。

在他即將踏出房門前,身後傳來Harry輕輕的詢問。

「知道我為何會告訴你這些嗎?」

他的腳步微微停頓,終是頭也不回地離開了病房。


那年的七月三十一號,聖芒戈醫院迎來了Potter家族的新成員,正當James歡欣地想將懷中的新生命帶去讓Harry看看時,卻發現這位鳳凰會的創社元老安靜地躺在病床上,神色安詳,那雙碧綠色的眼眸已經永遠地闔上。

為了感念這位從他學生時代便對他照顧有加的長輩,他將剛出生的兒子取名為Harry Potter。


同一時間,遠在愛爾蘭的一座華麗古堡中,Voldemort面無表情地盯著手中剛傳來的消息,掩藏在袖中的手緊握成拳,絲毫不覺他的指甲已在掌心劃下一道深深的血痕。



  *



1981年,萬聖節。

高錐客山谷外,一名穿著黑色兜帽斗篷的高大男人沉默地站在入口處,望著面前安寧的村莊,陰影下的俊美面孔沒有一絲情緒。

根據他那個無能的部下說法,這裡便是Potter夫婦的藏身之處。

他想起先前從另一個擅長製作魔藥的部下口中聽得的預言──那個他早已從自己畢生對手口中聽得完整部分的預言。

耳邊,似乎又聽到那個清冷淡漠的聲音。

『知道我為何會告訴你這些嗎?』

他低低地笑了起來。


他當然知道Harry這麼做的原因。將一切都告訴他,連他會因這個預言失去一切的事都說了,不就是為了讓他不再重蹈覆轍?

這是一個互利的約定,他幫助他不必經歷慘痛的失敗,交換條件是讓他在這一世做個普通的男孩。

只要不施展那個注定會失敗的索命咒,預言便不會成真,黑魔王不會失去他強大的魔力,男孩也不會是魔法界的救世主。

多完美的計畫,不愧是Harry Potter,就是在生命終結之前也要為自己安排後路。

只可惜……

手指輕撫著魔杖,男人勾起一抹不明笑意,而後毫不遲疑地朝目標的房子前進。



「抱Harry先走!是他!走啊!快跑!我來拖住他——」

「不要殺Harry!不要殺Harry!求求你──要我做什麼都行──」

毫不拖泥帶水地解決掉Potter夫婦,他轉身看向正望著自己的嬰兒,那雙熟悉的碧綠眼睛無辜地眨了眨,似乎還不清楚自己的父母發生什麼事。

「我們又見面了,Harry。」他輕柔道。

伸出手指,輕輕撫上那尚未有任何印記的光潔額頭。

實在難以置信,這樣一個脆弱的幼小生命,就是那個與他纏鬥多年的敵手。

「我今天是專程來送你一份特別的見面禮的……」

他露出微笑,舉起手中的魔杖,穩穩對著面前的嬰兒。



“Avada Kadava.”



  *



在身體被炸開時,他第一次感受到死亡是如此的接近。

真是太瘋狂了。他當初是怎麼了,怎麼會在明知後果的情況下依舊如此選擇呢?他自嘲地想。

但是,在看到那嬰兒額上出現的熟悉閃電印記,他卻又滿意地笑了。


Harry Potter,我親手標記的敵人。

我們之間注定彼此糾纏一生,至死不休。


他們之間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爭鬥將近半個世紀,對彼此究竟懷抱著怎樣的心態,恐怕連他們自己也說不明白。

『那不是愛情。』他想起Harry曾這麼說過。

是的,他們之間永遠也不會是愛情。

他不過是習慣有個人曾如此地了解他,知道他的過去現在與未來,明白他所有複雜深沉的心思。

習慣兩人之間的明爭暗鬥、暗潮洶湧。

習慣那個人的目光一直緊緊跟隨著他,永不偏離。

他只不過是……習慣了那麼樣的一個人。


這不是愛情。



  *



1981年,神秘人殺死了Potter夫婦,正當他想對Potter夫婦剛滿一歲的兒子Harry Potter施展索命咒時,魔咒反彈擊中他自己。

當夜,巫師界進行了一場低調的狂歡,所有人舉起酒杯,低聲說著:

“To Harry Potter — the boy who lived.”




(完)



總覺得生日好像應該來發點什麼,雖然感覺Lofter上面看HP的人不太多但還是放一下好了反正就單篇www

好吧其實這篇是舊文,大概第一次放出來是2012/4/1(我深深覺得在愚人節放出這麼一篇文本身就是一件愚人的事情)


自從我貼出來以後,便收到很多人留言哀嚎為什麼最後不是愛情。對此最簡短的回答就是以下這句:

只是覺得愛情不見得是最深刻的感情,當有一個人,沒有他你便無法忍受,是不是愛情似乎已經不是重點了。

我只是想寫出這樣的感覺。


總覺得這是一個不知道該歸類到BE還是HE的結局,不過還是偏向HE吧雖然這兩人各死過一次。
關於後續,最後一句就是提示,應該能猜到吧?那是原著第一集第一章的最後一句話,象徵著一切又從頭開始。


雖然寫完很久但還是自己很喜歡的一篇文跟結局,要我說這篇大概真的就最符合我心目中VH這對CP給我的感覺吧,不單純是愛情,卻又無比糾結(笑)


對於這篇其實我有很多話想說不過真要說會變得很長很長,如果底下有留言戳到點的話我再說好了(笑)


感謝閱讀,依舊感想留言大歡迎www

评论 ( 6 )
热度 ( 20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