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Frozen】Eternal Ice(Hans中心向)


 


 

警告:角色死亡有,不適者慎

背景:假設漢斯當初的計畫成功

 

 

 


 

Eternal Ice

 



他站立在城牆之上,由上而下俯視整個艾倫戴爾。底下萬民湧動,高聲替他──那個解除永恆冬季詛咒的英雄──歡呼吶喊。

祭司替他戴上象徵王族的王冠,在艾倫戴爾原本王室已經通通不在了的現在,只剩下曾經與Anna公主締結婚約的他擁有繼承的資格。

 

儘管這場加冕儀式只是一場騙局。

儘管他才是那個害得艾倫戴爾王室滅絕的真正兇手。

 

Well, who knows?

Who cares about that?

 

臉上戴著偽善和善的面具,他嘴邊彎起一抹笑容,燦爛、英俊,微笑迷惑了臺下的無知群眾,如同當日他迷惑了那位天真單純、渴望愛情的Anna公主一樣。

 

Now, he is the King of Arendelle.

 

 

如他所計畫的,他在將Anna反鎖於房內後,殺死了她的姊姊、艾倫戴爾的正統女王Elsa,解除了無法破除的冬季魔咒,並被視他為英雄的居民們簇擁著登上了艾倫戴爾的王位。

他終於不用再看他那十二個哥哥的臉色,擁有了屬於自己的地方。

登基之後,他給予那兩姊妹一個厚重的葬禮,那是她們應得的──畢竟,本就是他偷了屬於她們的國家。

 

那個金髮的賣冰人曾來找過他,他似乎對於Anna的死有所疑惑,看著對方不甘卻苦無證據的面孔,冷酷如他心下也不免嘆息,倘若當初那位公主對於愛有那麼一點理解的話,或許事情不會走到這個地步。

然而,世上並沒有如果,最終是他的詭計成功了,他贏得整個艾倫戴爾。

 

這就是結果。

 

 

時光流逝,艾倫戴爾的新國王將國家治理得井然有序,若說最初有人因國別問題提出異議的話,見到他的政績也認可了這位外來的統治者。

三年後,他娶了另一個國家的公主,新娘與艾倫戴爾的原本王室擁有近親關係,她甚至有著與Anna公主一模一樣的棕髮,人們總說國王是藉由那頭熟悉的棕髮懷念從前那位活潑開朗的公主。

對於這樣的說詞,國王只是笑了笑,沒有接話。

 

再過了一年,他們誕下一位王子,艾倫戴爾有了正式的繼承者,國民歡欣鼓舞,徹夜慶祝小王子的誕生。

也是在那天晚上,初為人父的王首次打開那扇封閉多年的門,站在裡頭望著置於其內的少女冰雕,整整一夜。

 

 

其實,就連他也不明白,自己心裡對Anna公主抱持的,究竟是什麼樣的情感。

他還記得他們的第一次見面,記得她對他毫不防備的笑容,記得他們在漫天星空下談天歌唱,訴說那些曾經的痛苦悲傷、唱著對未來的期盼與想望。

他記得她清澈的嗓音、記得她天真爛漫的表情,以及每一次誇張的肢體動作,甚至連不小心被她的手揮到時的疼痛也依舊清晰如昨。

也許,他確實曾為她心動過。

倘若沒有發生那件意外,或許她會成為他的妻子,與他共同度過接下來的每一日。

 

然而,就算他曾經為她心動,也比不上對於權力的渴望。

從小到大,他總是被欺壓漠視的那一位,對於那一切,他並不甘心。

他要改變那些、他要站在高處,低頭看著曾經視他為空氣的兄長們震驚的面孔,他要證明,自己並不是只能生活在兄長們的陰影下,他能找到他的棲身之所、那個屬於他的地方。

就算他的手段並不光明、他的手上沾染著無辜少女的鮮血──說真的,他十分驚訝擁有冰之魔力的女孩,流出的鮮血居然是滾燙的……當然,也許他更應該訝異的是自己居然還記得這些小細節──那又如何?

 

Finally, he found his place.

 

 

「妳說,我曾經愛過妳嗎?」

他看著冰凍的少女雕像,呢喃詢問。

 

這個問題一直縈繞在他心頭,久久無法驅散。在成功得到王國的欣喜過去之後,取而代之的是無法解釋的困惑以及迷惘。

因此他選擇封閉那個房間,不去想關於她的事,彷彿這樣就能當作一切不曾發生,他不曾害死一對姊妹、害死那個曾經與他有過婚約的少女。

 

然而這十分困難。

那座城堡是她生活了一輩子的地方,到處都充滿她曾經存在的證明、以及她的氣息。看著舞廳他會想起她曾與他說過『從前整個城堡總是空蕩蕩的,整個大廳任我滑行』、看著牆上的畫像他會想起她曾提及她孤單到只能對著畫中人物說話;看著左右擺動的鐘擺,他似乎能見到年幼的她躺在地上無聊地盯著時間流逝的場景。

他擺脫不了她。

 

「妳覺得,我愛妳嗎?」

他往前踏了一步,再度詢問出聲。

 

緩慢地走到那座雕像之前,他伸手撫上少女冰冷的臉蛋。

「真愛之舉可以解除冰凍之心。」他輕聲說,將身子微微向前傾,「妳說,如果我現在吻妳,有辦法解除妳被冰封的內心嗎?」

已經化為冰雕的少女自然無法回答,僅留給他一室沉默。

 

他緩慢地湊近,極慢地貼上那冰雕冰冷的唇,有那麼一瞬間,他感覺時間停止了,下一秒少女便會恢復原本的體溫、恢復屬於她的溫暖。

 

然而什麼也沒有發生。

一切只是他的錯覺。

 

他放開了那座雕像,無聲地望著她。

最終,他嘆了口氣,搖頭轉身,決定再度將一切重新封印。

然而,當他回過身後,他愣住了。

 

艾倫戴爾的王后、他的妻子,正站在門邊,眼神冰冷地看著他。

 

 

他感覺自己喪失了說話的能力。

不知過了多久,他才艱難地開口,「妳……」

「我原本就覺得事情不單純,果然是這樣。」王后雙手抱胸,平靜地說。她的語氣冷漠,似是事不關己。

 

他張口,欲向對方解釋自己的行為,卻找不到一個好的理由。

「你還想說服我嗎?不必了,我之前就猜到了,Elsa跟Anna是被你害死的。」

王后笑了,冰冷的、艷麗的,往日的溫順再不復見,「不過,那對我來說也不太重要,說穿了,我跟你一樣。」

「什麼?」

 

王后笑著搖頭,沒有答覆他的疑問。她緩緩後退,極慢地踏出了房間,然後在他還來不及反應前將門關上、動作俐落地反鎖。

「等一下,妳這是在做什麼──」

她的聲音隔著一扇門板傳來,「我一直在找機會,替你製造些”意外”,好讓我能夠名正言順的成為艾倫戴爾的女王。」

「妳──」

「多虧了你,這裡已經多年沒有任何人會經過,我會告訴管家你之前說想外出散心。」她輕笑出聲,「獨自一人。」

「至少,你還有Anna陪著,也不算沒有伴,不是嗎?」

 

她的語聲逐漸遠去,留下不敢置信的國王以及依舊未曾移動過的少女冰雕。

「開門!開門!拜託──」

「有誰經過嗎?拜託幫個忙──」

「求求妳,不要留我一個人在這裡……」

 

他不斷地敲著門板求救,喊聲撕心裂肺,雙手皆因拍打而紅腫起來,然而沒有人聽到。

終於,他放棄了。

手臂無力地垂下,他知道,不會有人來了。

多麼諷刺,四年前,同樣也是這個房間,他將冷得發抖的未婚妻無情地鎖在裡頭,任由她被凍結成冰。

而今,輪到他了。

 

他回過身,再度看向那尊少女冰雕,沙啞地問,「一切都是註定的,是嗎?」

少女的雕像自然不會回答,然而他卻莫名感覺她的嘴角逐漸產生了微妙的變化,原本平直的線極緩極慢地彎出一抹詭異的弧度,像極了扭曲的笑容。

同時,不知道是否為錯覺,他覺得自己的身體越來越冷,彷彿連血液都要被凍結。

這個認知讓他驚慌地瞪大眼睛,滿臉恐懼。

 

他再度衝到門邊,近乎瘋狂地嘶吼,「救命!」

「拜託,來個人!誰都好!救我!」

「對不起,我錯了,求妳原諒我、求妳放過我!」

 

……

 

 

艾倫戴爾的國王失蹤了五天,這才在那處被封印多年的房間中被找到。

當眾人打開那扇禁忌的門,他的身體早已冰冷僵硬,如同一尊石像。與他同時被發現的則是屬於曾經的Anna公主的冰雕。

人們說,國王太過思念初戀情人,這才在Anna公主死去的房裡擺放她的雕像,睹物思人。

他們有志一同地忽略了國王不尋常的死因以及死前臉上那幾近恐懼的扭曲面孔,群眾不需要、也不想知道那些可能代表的隱藏意義。

王后沉痛地下令安葬她的丈夫,由於小王子才剛出生無法繼位,她理所當然地接下了女王的職位。

 

Anna公主的冰雕在被發現經久不融後,那些照顧公主長大的管家們決定將她放置在王室庭院、那個從前她最喜愛的遊玩之地。

那尊雕像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美麗、耀眼,宛如一件精緻的藝術品,她的嘴邊掛著一抹微笑,笑意清淺,彷彿在為著自己能重見光明而感到喜悅。

 

(完)

 

 

 

 

這麼喪心病狂又兇殘的設定跟內容,靈感大神一定吃錯藥了(嚴肅)

誰來告訴我為什麼我第一篇完整的Frozen同人寫的不是美麗優雅的姊姊不是熱情天真的妹妹也不是那個最近很火熱的拉郎配Jelsa而是這個就算電影四刷還是不在我關注焦點內的Hans?

Why him!!?

還讓姊姊一開始就被殺死了!!!靈感大神,Frozen那麼溫馨歡樂的故事您給我來個這麼兇殘的設定,您玩我的對嗎?

 

好吧我不跟大家抱怨靈感大神的喪心病狂了,來認真提一下這篇文好了orz

這篇的漢斯在我看來不算是真正愛安娜,他愛權力,愛王位,然而就如文中所說,也許他曾經心動過,但也僅止於此,之後的無法忘懷與其說是因為愛,不如說是當初的那麼一點心動加上極大的愧疚及心虛。

因此他的吻無法解除安娜的冰,因此最後當他被反鎖在房內等待死亡時,對著安娜的冰雕他只感覺到恐懼與驚慌失措。

說真的,姑且不論所謂的真愛之舉是否真能用吻代替,就算可以,就算漢斯內心深處愛著安娜(這只是個假設),安娜也不可能會恢復。

畢竟愛是雙方的,在看清漢斯、經歷背叛之後,安娜還有可能愛他嗎?怎麼可能,更別提他們本就不能算是真愛。

 

至於最後面安娜冰雕的詭異,要解讀成安娜為姊姊跟自己報仇(?)是可以,但我更傾向歸因於漢斯自己的心魔,安娜的雕像一直都是那樣,只是他自己心裡有鬼加上等死的恐懼讓他開始疑神疑鬼,覺得那雕像透著詭異,面目猙獰,其實那不過就是他自己內心的投射,他覺得是那樣,因此他看到的就是那樣。

而如果安娜的雕像真的有靈,我想最後她的反應應該不會是笑,而是流淚吧,為她自己,為姊姊,為所有的一切。

 

其實我也曾經想過寫個平淡點的結局,好比說沒有後面這些,讓他一輩子負罪地活著,但想想……他把姊姊殺掉了啊那麼美麗善良的姊姊他居然忍心下手不可原諒啊啊啊我一定要給他死一定要讓他死一定要給他一個慘死啊啊啊!!!(女王粉的憤怒)

 

感覺後記不小心越寫越多了,先在這打住吧,別問我之後艾倫戴爾會怎樣,他們會很好,因為不管統治者是誰他們好容易就接受惹(不)也別問我雪寶跟棉花糖呢,姊姊都死掉了他們還能存在嗎這是一個越思考就越想把漢斯抓起來鞭屍的問題(閉眼)嗯?有人問阿克嗎?他會跟小斯好好的,傷心是一定的,但對於活著的人來說,日子還是得繼續過下去。

 

那麼,感謝閱讀我這麼喪心病狂的腦洞,相信我,作者一邊寫自己也一邊在唉唉叫(雖然多數是怒吼)


感想歡迎www

评论 ( 13 )
热度 ( 30 )
  1. 局外/夏末瀟瀟 转载了此文字
    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