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35

35.


這場角力戰持續僵持著,沒有人再說話,雙方都傾注自己全部的專注力不讓光珠往自己的方向移動。時間一分一秒過去,雲層逐漸散開,露出被擋在後面的月亮。Harry背後的冷汗已經浸濕整件衣服,手臂麻木無感,然而令他最擔憂的是他的魔力正以極緩慢的速度沿魔杖流出,再被金線連結上的光珠吸收。


吸收了Harry的魔力後,光珠變得越來越大,顏色也從原本漂亮的燦金轉變為略帶暗沉的深紫。隨著魔杖震動得越來越激烈,光珠在中間激烈地左右搖晃,予人的不祥感越發強烈。


他現在十分確定自己的身體哪裡出了問題,而原因八成出在當初Grindelwald那個黑魔法的後遺症上。Tom似乎也察覺到連結的不對勁,以那些光珠現在的狀態,倘若貿然斷開連結,可能會在中間造成足以將兩人同時捲入的大爆炸。


進退不得,他們只能繼續比拚意志力,盡可能地維持連結的完整。


砰!


就在兩人僵持不下時,突然傳來一聲槍響,Tom的身體劇烈晃動了下,鮮血自他的右肩流下。他單膝跪地,咬牙保持手中魔杖的穩定。


散著不祥色澤的光珠緩慢地朝Tom的方向逼近。


在Tom的背後,原已逃回屋中的老Tom Riddle手持獵槍,站在Riddle府的門口,舉著槍的手不斷發抖,他將槍口對準Tom。


「我、我下次不會再射歪。」他神色瘋狂地說,全身不受控制地顫抖著,「你們這些、這些怪物,都、都該下地獄去!」


Harry與Tom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他們先前都忘了Riddle的存在,然而在這種分身乏術的狀態下,隨便來個麻瓜都能把他們給殺了。


【Nagini!】Tom低吼。


不用他提醒,早在第一聲槍響響起時,Nagini便以極快的速度朝老Tom Riddle衝去,但距離太遠,她再如何迅速也來不及阻止。




兩人相互對望,電光石火間,他們都意識到目前決定權是在誰的手上:由於肩上的槍傷,光珠現在距離Tom較近,只要Harry斷開連結,爆炸波不一定會對他造成太大傷害,而遭受近距離衝擊的Tom將會身受重傷……甚至死亡。


Harry看著Tom,對方也回望著他,那張年輕的面孔在月光下顯得蒼白,眼裡流露著對死亡的恐懼。他突然想到實際上Tom現在才十六歲,甚至還未成年,比他還小得多,腦海中閃過他們尚未分道揚鑣時的彼此扶持,以及在那之後Tom對他的憤怒指責……



只要斷開鍵結,一切就會結束。

他還在猶豫什麼?



老Tom Riddle扣下板機,第二聲槍響響起,與此同時還有震耳欲聾的爆炸聲響,兩人的所在位置揚起一片塵土,視線被全然遮蔽。魔杖之間的連結斷開了,漫天的光網在空中閃爍,而後漸漸消失。


Tom趴倒在地上,不可置信地抬頭,目光緊盯爆炸的中心點。


在最後那一刻,Harry主動放棄了這場意志力的比拚,光珠以飛速滑動至他附近,而後他抬手往上一扯,斷開了連結。與他們推測的一樣,連結的斷裂讓不穩定的光珠整個炸裂開,造成的震盪將Tom震得飛出幾呎,正巧躲過致命的槍擊。然而連距離較遠的他都受到這樣的餘波衝擊,位在爆炸中心的Harry呢?


瀰漫的煙塵逐漸散去,Harry面朝下,滿身是血地倒在地上。


一道綠光閃過,擊中已被Nagini緊緊綑住的老Tom Riddle,男人原先的掙扎停止了,雙手無力地垂落。Nagini鬆開了他,爬回Tom的身旁。


殺了自己的父親,Tom卻連看也不看,也不在意自己的肩膀還流著血,只站在原地看著遠處已毫無動靜的Harry。


【現在該怎麼辦?】Nagini問,不安地擺動尾巴,【他還活著嗎?】


Tom沒有回答。他緩慢地朝Harry走去,蹲下身,將手放置到他的鼻前。


還有微弱的呼吸。


他站起身來,吐出長長的一口氣。現在他什麼都不必做,只要就這樣離開,Harry就會死。他可以將一切都推給Morfin,只要偽造些證據,沒人會知道今晚這裡發生了什麼事。


理智告訴他這是最簡單的辦法,然而他的腳就像突然被灌了鉛似地沉重,無法挪動分毫。


【我沒有理由救他。】他說,比起與Nagini對話,更像是在自言自語,【之前的我還在想著該如何殺他。】


可是當看到Harry血淋淋毫無生氣地躺在地上,他卻做不到置之不理。




Tom突然想起了很多事情。孤兒院發燒的他額頭傳來的舒心涼意、來到霍格華茲後每一年的生日禮物與蛋糕、在他被輿論質疑時那句輕而堅定讓他情緒安穩下來的「我相信你」,在德國兩人背靠著背共同對付敵人的情境,還有最後斷開聯結時那個他看不透的眼神……


Harry Potter,這個在他五歲突然出現的神祕男孩,他陪伴自己經歷孤兒院最黑暗的日子,是他第一個認知到的“同類”,也是最了解自己的人。他們曾並肩而戰,他甚至曾經願意相信這個人,而那時的Harry從來沒有讓他失望過。


Harry Potter的特別並不只因為他是自己第一個遇見的同類,更是因為他們共同面對的那些經歷,以及他放在Harry身上的關注,這讓Harry對他而言與眾不同。


他握著魔杖的手緊了緊。


然而那些又有什麼用?Harry Potter的出現以及陪伴從頭到尾都有其目的,從一開始他們之間的關係就已註定,Harry或許會因為他們的友誼產生猶豫或掙扎,但他不會因此改變自己的原則。


──就像他也不會因為Harry放棄自己堅持的道路一樣,他們都不可能向對方妥協。


他突然理解了什麼,一聲激烈的大笑自口中冒出,突兀而瘋狂,Nagini被嚇了一跳,不知所措地看著他。


不知過了多久,他停下笑聲,重新將目光轉回地上沒有清醒跡象的Harry。蒼白的臉上神色平靜,沒有任何波瀾。


【就這麼辦吧。】


他終於做出決定。





無止盡的墜落,猶如置身冰窖的寒冷凍結了他的軀體,動彈不得。全身空蕩蕩的沒有一絲力氣,只能任由自己不斷下墜。


就連Harry自己都說不清為何最後他會選擇犧牲自己來救Tom,或許是不忍心看著Tom就這樣死亡、或許是對Tom感覺虧欠想藉此彌補……也或許是他只是單純累了。


他感覺自己掉入一個無底深淵,一幕幕光屏包圍著他,其上映著被他遺忘許久的那些過往。



海上的小木屋裡,半巨人從他的黑外套內袋中掏出一個大巧克力蛋糕,上頭用糖粉寫著:Harry生日快樂。那是他有記憶以來的第一份生日蛋糕,在那之前從未有人幫他慶祝過生日。

然後他對他說,Harry,你是一個巫師。



萬聖節那天,他跟Ron在女廁所救了Hermione,Ron第一次成功使出飄浮咒,他們合力打敗可怕的山怪。當教授們趕來時,為了幫他們開脫,總是遵守規矩的萬事通小姐替他們撒了個小小的謊言。

Gryffindor黃金三人組自那天晚上成立。



打人柳的隧道中,剛與他相認的教父支吾地表示,如果他願意的話,他可以搬去跟他父母最好的朋友同住,他可以擁有一個新家。

『你瘋了嗎?我當然想要離開Dursley家!你有房子嗎?我什麼時候可以搬進去?』

Sirius憔悴的面孔綻放出一個真正的笑容,原本陰惻惻的隧道似乎都變得溫暖了起來……


……


霍格華茲最終一戰,Hagrid抱著假死的他嗚嗚哭泣,從森林走到已遭受破壞的學校。

Lord Voldemort陣營耀武揚威地宣傳他的死亡,他的戰友與師長們發出震驚不信的悲鳴。

然而即使他的死亡也不意味著反抗的結束。

『我們今晚失去了Harry,但他仍然與我們同在,在我們心裡。』

曾經Gryffindor最膽小懦弱的男孩,在眾人最絕望時勇敢地挺身面對那個人。

『Harry的心還在為我們跳動,為我們所有的人!』他大聲說,『還沒有結束!』

Neville從分類帽中抽出燦亮紅寶石劍柄的Gryffindor寶劍,一劍砍下Voldemort身邊巨蛇的頭顱。場面再度亂成一團,全部的人同結一心,為自由奮戰──



Harry突然有種想流淚的衝動,他怎麼會都忘了呢?曾經那些感動、快樂、與溫暖,明明是最不該忘記的,卻像是褪色的畫面,被鎖在記憶的最深處。


不知從何時起,每當他回想過去,腦中不斷浮現的便是一幕幕死亡與傷害。母親的尖叫、Sirius落入帷幕的身影、Dumbledore自高塔墜落的場景;Hermione被折磨時發出的淒厲尖叫,Ron在他旁邊瘋了似地大吼她的名字;Dobby胸口插著匕首,那雙大眼睛逐漸失去生氣……


『Harry……Potter……』


太多的死亡,自由的代價太過沉重,以至於他到了最後竟然只記得了那些烙印在骨子裡的傷痛,卻忘了自己也曾體會過溫暖。


那些過去、那些曾經的夥伴們,他們並不是他的枷鎖,而是他的支柱。


即使不在身邊,他們的信念依舊存在於他心裡。



他想到了Tom,不是Voldemort,而是單純他在這個世界裡所認識的Tom Riddle。

那個在自己的蛇類朋友死後魔力暴動,醒來堅持將牠的屍體包紮好再入葬的男孩。

那個在他被孤兒院的孩子們打傷時,替他偷來傷藥的Tom。

那個在聖誕節送他親手雕製的禮物的Tom。


他有多久沒去注意這些細微的瑣事了?隨著年紀漸長,Tom越來越像他印象中的那個人,讓他產生了危機感,明知這樣不公平,卻無法控制自己。


他不禁想,如果自己從一開始好好跟Tom說,事情會不會有不一樣的發展?


,他了解Tom。另一個聲音馬上否定。即使Tom確實重視自己,然而這不會改變他所決定的事。


無論他怎麼做,結果都是一樣的。


──他們有各自堅持的信念,永遠都不可能為了對方而改變。


腦中靈光乍現,思緒在此刻變得無比清晰。他終於明白預言所述,兩者無法同存的意思。




也就在此時,一陣疼痛襲來,傷疤又開始火辣辣作痛,他忍不出發出慘叫,張開嘴巴卻沒有一絲聲音。那種疼痛從傷疤蔓延至全身,彷彿全身著火似的,痛得無以復加。在火燒後接著是徹骨的冰寒,撕裂般的痛楚不斷持續著。


……他感覺自己正瀕臨死亡,靈魂被大力撕扯開,從未經歷過這樣的痛楚,幾要超出忍耐極限……然而他成功了……心裡湧上一陣狂喜……將骯髒的血脈與不必要的情感切割出去,與過去的自己訣別,往後再也沒人可以動搖他……

這不過是邁向成功過程中的一環,他克服了常人所不能忍,所獲得的果實是甜美的……Grindelwald的失敗是個教訓,他不會重蹈對方覆轍……


不知過了多久,令人難以忍受的疼痛終於減輕,意識模模糊糊,隱約中有種重獲新生的雀躍,又彷彿死亡降臨的沉寂。


Harry猛地意識到什麼,他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Tom做出了他的第一個魂器。





Harry睜開雙眼,入眼是一片光亮的白,強烈的光線讓他不適應地將眼睛闔上。旁邊的探測器發出響亮的逼逼聲。


「549房的傷者清醒了!」門口傳來奔跑聲,「快去通知家屬!」


「傷患醒來了!」


周圍一陣嘈雜,許多人圍繞在他旁邊來去,各色聲音此起彼落,腦袋亂轟轟的,他忍不住摀住額頭,剛醒來便聽到各種陌生聲音在耳邊轟炸實在不是一件令人舒服的事。


再度睜眼,他眨了眨眼睛,想看清楚周遭的狀況,但少了眼鏡視線總是模糊不清。


碰的一聲,門被打開,有人腳步匆匆的趕來──


「Harry!你終於醒了!」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說,語氣帶著驚喜,「我們快擔心死了。」


Harry花了幾秒才想起這個聲音的主人是誰,「……Charlus?」


「不然你以為是誰?」Charlus笑吟吟地將他的眼鏡遞給他,「不怪你,你睡得夠久了,剛醒來反應遲鈍點也是正常的。」


「我睡了多久?」Harry坐起身,一邊戴上眼鏡一邊問。


Charlus聳肩,「不多不少,正好兩年。」


「什麼?!」Harry震驚地說,「你在開玩笑──」


「是真的。」Charlus收起臉上的笑容,嚴肅地說。



Harry震驚地看著他,然而Charlus的表情十分正經,全然不似作偽。


他恍惚地接受治療師們的檢查,再恍惚地喝下被塞到他手中的魔藥,他甚至沒仔細看杯子裡火紅的藥劑冒著奇怪的氣泡,一陣辛辣嗆鼻的口感自喉嚨傳來──


「咳咳!」他劇烈咳嗽,感覺胃部在翻滾,「這是什麼鬼玩意?」


「對你身體有好處的東西。」治療師翻了個白眼,沒好氣地說,「別挑了,不想真的變成一個啞炮,就乖乖把它喝掉。」


這個威脅非常有效,儘管魔藥的味道令人不敢恭維,Harry還是苦著臉在治療師的緊盯下將它喝得一點不剩。


見Harry十分配合,對方滿意地點頭,將各種顏色的檢查咒語丟在Harry身上,而後他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項後,便離開了病房。


房裡剩下Harry跟Charlus兩個人。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Harry問,剛清醒時沒留意,這時他才察覺到體內空蕩蕩的,感受不到一絲魔力。


「我才想問你呢。」Charlus說,臉上表情十分嚴肅,「六年級暑假,Riddle突然將全身是血的你送來聖芒戈,他身上也都是傷,還有麻瓜武器造成的那個什麼……」


「槍傷。」Harry替他接了下去,「是他送我來的?他怎麼說?」


「他說你們兩個一起去找他的父親跟舅舅,卻在那裡遭到他們的攻擊……」


Harry冷哼一聲,不予置評。


「Morfin Gaunt的死因是蛇咬,另外三個麻瓜則是死於索命咒……總之魔法部那裡有Gaunt的前科備案,加上校長大力維護Riddle,即使有些懷疑,最後還是認定Gaunt是兇手。」


Charlus說,仔細觀察Harry的表情,然而從Harry的臉上實在看不出什麼。


「他人呢?」Harry忽然問。


「你說Riddle?」Charlus一愣,坦白地說,「他畢業後就不知去向了,也沒跟任何人聯絡。」


「確實是他的作風。」


Harry垂眼,低頭思考著。病房內維持一種奇異的沉默。


「呃、那個……」Charlus小心翼翼地看著他,「當時到底發生了什麼?」


Harry還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中,沒有說話。


「我知道Riddle說的一定不是實話,對嗎?」Charlus關切地說。這兩年來看著昏迷不醒的Harry,那種焦急、無法割斷的聯繫讓他體會到,他們之間是真的有血緣關係。


Harry的傷也讓他對Riddle產生了懷疑,他想起Harry告訴過他的那些事情,倘若也在這個時空發生的話……他們必須做點什麼。


「你一定發生了什麼,如果Riddle是在說謊,我們可以──」


「Charlus,小漢格頓的事,我之後會慢慢跟你說的。」Harry平靜地打斷他的話,「但現在,我必須先知道這兩年發生了什麼、我的身體狀況、以及Tom在這期間做了些什麼。」


Charlus倏然安靜下來,Harry的平靜感染了他。


他定下心,Harry說得沒錯,Riddle已經失蹤,現在就算重翻兩年前的舊案也不能如何,重要的是Harry醒來了,重點是他們之後該怎麼做。



「這兩年發生的事可多了,你還不知道吧?Dumbledore教授打敗Grindelwald,聖徒組織瓦解了。」


他將需要留意的事情向Harry一一述說。Harry安靜地聽著,陷入沉思。


「還有,你的身體也需要多注意,雖然暫時不能使用魔法,但治療師說了,只要好好配合療程,是可以恢復的。」Charlus繼續說道,「我們已經向魔法部提出申請,承認你是Potter家的子嗣了。Potter家在高錐客洞還有另一棟房產,你之後可以先住在那裡……」


「他會回來的。」Harry突然說。


Charlus停下來看著他。他隱約感覺自醒來後,Harry似乎有哪邊不一樣了。


「等他準備好了,就會回來。」Harry以一種沉穩的語調說,「所以在那之前我也得做好布置。」


「這段時間我思考了很多,無論怎麼想,還是不能確定一直以來我所做的到底是對或是錯。」他的語氣輕而堅定,「但如果Tom真的走上我所知道的那條路,我就必須去阻止他。」


「這就是我在這個世界的意義,屬於Harry Potter的使命。」




同一時間,遙遠的阿爾巴尼亞森林。


Tom看著手中閃爍的訊息,猩紅的眼裡閃過一道銳芒。


【他醒了。】


他看著腳邊的巨蛇,自語道,【我開始有些相信了呢,所謂的命運。】


Nagini安靜地蜷縮著身體回望著他,沒有接話。他扯動嘴角,臉上露出一抹意味深長的笑意。


【或許這便是我們之間的宿命,無論在哪個世界都躲不掉。】


期待未來與你的交鋒,Harry James Potter。

我唯一的朋友、命中註定的對手。




-作者的話-


這個故事到這裡就差不多告一段落了,剩下最後一個短短的尾聲。

關於後面那邊兩人心境的變化放在尾聲後面的後記處,這裡先不討論讓大家先看完,至於戰鬥部分,簡單說就是之前GG的黑魔法後遺症會讓Harry的魔力在使用過度時將不穩定,於是在兩支魔杖的鍵結中反映出來就是,Harry的魔力在那個狀態下慢慢被吸出,然後從魔杖的鍵結中流出,最後被吸進光珠(所以顏色變成黑紫色......這是前幾章Harry中的黑魔法咒語的顏色)因為吸收了不該吸收的東西,導致能量過大也不穩定,因此在原著中可以隨便斷掉的連結這裡就不能隨便亂動,不然......後果就如文中所示。

而除了爆炸產生的傷害之外,由於幾乎力量都被抽走,身體有自我防護機制讓Harry陷入了昏迷狀態長達兩年,這段期間他的身體以及魔力在慢慢恢復到至少能清醒的狀態,而這段期間他在昏迷中除了前半的夢(回憶)之外,就是最後在Tom做了魂器時產生了感應,並讀到了Tom的部分思想這樣。

大概比較需要解釋的就這段吧w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7 )
热度 ( 2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