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34

34.


戰鬥始於Tom手上魔杖射出的第一道粉身碎骨咒。


他的出手來得毫無徵兆,Harry沒料到Tom突然攻擊,他甚至來不及取出魔杖,只能憑著多年來的戰鬥直覺朝旁邊趴下,躲過這一擊。咒語打在地面上,劃出深刻的痕跡。


塵土飛濺,遮蔽住Harry的視線,也擋住Tom臉上的表情。看著地上的劃痕,Harry臉色變了,這一擊讓他明白,這不是場單純的對決,而是死鬥


絲毫不給Harry任何喘息時間,道道威力強大的咒語從Tom的魔杖射出,他甚至不需要念出那些咒語,無聲咒使得純熟,逼得Harry只能不斷閃躲。


「唔!」


Harry悶哼一聲,吃痛地抱住左臂,方才倉促中他漏了一道切割咒。所幸只是道小傷口,他抹掉手掌沾到的鮮血,一個閃身藏到Riddle莊園門口擺設的石堆後面。


砰地一聲,背後傳來岩石被粉碎的聲響,Tom僅用一道魔咒便將他藏身的石頭擊碎。然而這點時間已經足夠Harry取出魔杖,調好戰鬥節奏。


他回過身,紅光自冬青木魔杖射出,「Stupefy!」


「昏擊咒?你還當這場戰鬥只是愚蠢的過家家?」Tom瞇起眼睛,揮動魔杖將這道攻擊輕描淡寫地彈開,「認真一點,Crucio!」


Harry敏捷地閃躲,臉色十分難看,「這是不可饒恕咒──」


「那又如何?」Tom說,惡咒發射的速度絲毫不減,依舊迅速凌厲,「奉勸你最好收起隨便打打的心態。」


「Impedimenta!(障礙重重)」Harry大聲喊道,抵擋住Tom再度丟出的鑽心剜骨咒。


「我沒有隨便打!」Harry咆哮道,憤怒讓他暫時失去了理智,「Sectumsempra!(神鋒無影)」


咒語出口他便後悔了,事實也證明他的擔心是對的。Tom一邊擋下神鋒無影的攻擊,一邊饒有興趣地開口,「這是什麼咒語?」


他的語氣顯得有些著迷,「從沒見過像這樣的黑魔法……」


Harry沒有回覆,更加頻繁地朝他發出攻勢,企圖打亂他的思路。


「你開始慌亂了。」Tom邊閃避邊說,語氣得意洋洋,「你並不想讓我知道這個咒語,是嗎?」


Harry的攻勢變得越發凌厲,他用盡整個手臂的力氣揮動魔杖,尖端噴出一道細長的金紅色火焰,有生命般地分成兩頭,朝Tom包圍過去。Tom施了個屏障咒,卻無法抵下全部的攻勢,滾燙火焰纏繞上他的手腕,儘管馬上就被熄滅,皮膚上仍留有一圈焦黑的灼傷痕跡。


Harry額間冒出細密的冷汗,這道咒語威力雖大,對他的負荷還是太大。


「停手吧,Tom。」他平靜地開口,「這場戰鬥沒有意義。」


回應他的是對面飛來的另一道惡咒。




戰鬥仍未停止,兩人身上的傷口逐漸增多。儘管Harry的實戰經驗更豐富,動作反應也比Tom靈活,然而由於他並不願意使用殺傷力太大的咒語,一時間要制伏Tom實非易事,更糟糕的是隨著時間過去他逐漸有種魔力被透支的感覺。


另一方面,雖然在經驗與反應上不及Harry,曾經在集中營的訓練讓Tom在魔咒的掌握度比Harry精準得多,尤其他在攻擊後幾乎殺紅了眼,無論黑魔法或不赦咒,使用起來完全沒有顧忌,加上躲在暗處不知道什麼時候可能出現的Nagini,此消彼漲下,竟是Tom隱約佔了上風。


『想要成就大業,感情將會是最致命的弱點。』


這句話不斷在Tom腦海回放,自從密室的不歡而散,他心裡便積著一股難以遏制的狂躁無從宣洩,讓他迫切產生想要毀滅些什麼的欲望。這項情緒一直被他壓抑著,直到此時爆發。


Harry Potter對他的影響力太大了。即使知道Grindelwald最後那句話不懷好意,他也必須承認對方說得有道理。一個對他知根究底、能讓他的情緒反覆,甚至影響他決策的人,這樣的人卻無法對自己完全忠誠……


不能容許這樣的人存在。


Tom的出手越漸狠戾,沒有留情、不計代價,即使會毀滅對方,他也毫無猶豫。


面對Tom的攻勢,Harry漸漸落於下風,他咬緊牙關,雖明白自己的短板,然而習慣難改,從前他對上Voldemort時本就多以閃躲及抵擋來面對,他也不喜歡那些傷害人的咒語。他只是來阻止Tom犯下錯誤,只要能制止Tom,到時將這件事交給Dumbledore教授處理就好。


事到如今,既然確定Tom不會回頭,他也沒有保留秘密的理由了。




天色已徹底暗下,當晚的夜空被厚重的雲層遮蔽,無絲毫光線透出。各色咒語在空中激烈地碰撞,在交集後猛地炸開。巨大聲響響起,煙霧再度瀰漫整個場面,Riddle莊園的庭院此時早已面目全非,不間歇的騷動終於驚擾到屋內的人們。


「外面是什麼聲音?」


一陣腳步聲由遠而近響起,Riddle宅的大門被打開,兩人同時停下動作朝聲音來源望去,只見一個長得與Tom十分相像的年長男人走出來,臉上表情極是不耐。


看到他的長相,沒人會懷疑他的身分──老Tom Riddle,Tom的生父。


「在外面吵什麼吵!想被開除是不……」在看清楚屋外殘破的庭院後,對方漫不經心的數落轉為驚怒的咆哮,「這是怎麼回事?!哪個混蛋弄的?」


他的視線定在院中的兩人,最後定格在Tom的面孔上。那過分相似的面容令男人的瞳孔倏地收縮。


「你、你……」他伸手指著Tom,震驚到說不出話,Tom冰冷地看著他。


吃驚的男人突然注意到Tom手中持著令他眼熟的木棍。像是想起了什麼難堪的記憶,臉色驟變,「那是那個老怪物的東西!


Tom沒有說話,只冷笑著輕輕彈動手中Morfin的魔杖。說實話這玩意就跟它的主人一樣粗糙,使用起來十分不順手,然而他的計劃需要這東西。


「你是那個怪物生的雜種!你來做什麼?!」老Tom Riddle尖聲叫道,神情瀕臨崩潰,在他說完這句話時Harry突然感到額頭傳來一陣疼痛,「告訴你,如果你是想要財產的話我是不會承認你──」


「閉嘴!」


「Tom!住手!」Harry按著額頭的疤痕大叫,正要出手阻止,卻驚詫地發現自己的身體已無法動彈,Tom不知何時用無聲咒石化了他。他試圖掙脫石化咒的束縛,沒有任何效果。


老Tom Riddle也被石化咒擊中,維持手指著Tom的動作僵在那裡,臉上還保持著激烈扭曲的表情,模樣看起來滑稽而可笑。


「像這樣的人。」Tom斜睨Harry一眼,解開了他頭部的石化,嘲諷地開口,「我還需要原諒他嗎?」


Harry抿著唇,這個男人確實沒有任何值得同情的地方,但是……


「他不值得。」他說,平靜地注視著Tom,「你不需要因為這種人髒了你的手。」


「高尚的情操。」Tom虛偽地拍了幾下手。冷眼看著動彈不得的Harry,他忽然低聲笑起來,「你當初第一眼看到我的時候,心裡想的是什麼?」


他緩慢地問,語氣輕柔而危險,「你敢說自己從沒動過先殺了我的念頭?」


Harry瞪大眼睛,愕然地望著他,一時間竟說不出話來。


Tom露出一抹果然如此的笑。


「所以,打從一開始你所考慮的就是應不應該殺死我。」


「然而高貴的救世主不想弄髒自己的手,於是就乾脆跟我玩起了友情遊戲,試圖想改變我。」


他輕笑一聲,「真有趣。」





Tom的問題太過犀利,令Harry啞口無言,儘管他不認同Tom所謂的友情遊戲一說,但整體而言他確實無從辯解──起初他確實對年幼的Tom產生過殺意──只能沉默以對。


然而當Tom將準備攻擊已被石化的男人時,他終於忍不住出言制止,「你不能這麼做!這是謀殺!他是你父親!


「你還是先擔心自己吧。」Tom冷酷地說,絲毫不為所動,「等我殺了他,就輪到你了。」


「住手!」Harry焦急大吼,使盡力氣不停掙動,然而Tom的石化咒十分穩固,Harry流了一身汗,卻仍舊無法動彈。


Tom不去理會Harry的掙扎,他轉過頭,目光定在那張與自己相似的臉上。老Tom Riddle的表情依舊維持在被石化時的扭曲,然而光憑眼神他便能察覺出對方深深的恐懼。


無能的廢物,他在內心冷笑。這樣弱小的麻瓜居然擁有與他一樣的長相,這件事實令他憤怒。魔杖透出隱約綠光,Tom的眼神充滿鄙夷與輕蔑,「Avada──」


【卑劣的雜種、小偷!】


突如其來的粗啞嘶吼讓Tom的動作頓住了,還來不及轉身,一道黑影從石堆後頭竄出,用力朝Tom撞去,【把Slytherin的戒指跟我的魔杖還來,你這個骯髒的雜種!就跟那個偷走小金匣的賤人一樣!】


Morfin出現得太過突然,Tom防備不及,被撞得整個人往後倒下,手中魔杖飛落出去。


全然不顧地上的魔杖,Morfin凶狠地掐住Tom的脖子,粗聲逼問,【戒指在哪裡?啊?你把Slytherin的戒指藏到哪去了──


兩人身後的草叢邊驀地竄出另一道黑影,以十分快速的速度逼近他們。下一秒,Morfin突然爆出一聲淒厲的慘叫,他的身體被巨蛇緊緊勒住,鮮血從脖頸處噴濺出來,灑在湯姆與巨蛇的身上。


【放開Tom!】


Nagini憤怒地嘶吼,嘴邊還殘留著血跡。Morfin的脖子被她那口咬得血肉模糊,他的眼睛瞪得大大的,臉部扭曲,似乎還沒理解發生了什麼事,而後他的身體朝後仰倒,瞳孔已然渙散。


Harry摔倒在地,這才發現自己能活動了。然而他的肌肉由於被石化過久而僵硬痠痛,額頭疼得彷彿像被火灼燒著,令他只能跪在地上劇烈喘氣。幾乎與Harry同時跌落在地的老Tom Riddle被面前的景象嚇傻了,整個人虛脫般攤在地上,全身無法克制地簌簌發抖。儘管手腳無力,生物面對危險的恐懼本能依舊支撐他顫巍巍地撐起身體,連滾帶爬地逃進屋內。


Tom暫時顧不上老Tom Riddle的逃跑,他的情況並不比另外兩人好到哪去,好不容易掙脫Morfin,恢復呼吸的他坐在地上不斷咳嗽。無法控制的強烈憤怒自心裡湧上,體內似乎有頭野獸在瘋狂叫囂著,要他去破壞眼前所見的一切。


不再去管掉落在遠處Morfin的魔杖──事到如今,使用哪支魔杖已經沒有意義──Tom抽出自己的紫杉木魔杖,再度朝Harry發射一道紫黑色的邪惡火焰。


攻擊來得太快,要躲避已經不及,Harry咬牙揮動魔杖,身旁的石塊彷彿有了生命一般跳到他前面擋下那道焰火。儘管擋下了致命的攻擊,但石塊受到攻擊後碎裂開來隨著衝擊波往旁迸射,好幾塊砸中Harry的身體,擦出好幾道血痕。


體內氣血翻騰,魔力在四肢百骸中亂竄,Harry噴出一口血,皺起眉頭。他並不明白為何自己的身體會出現這種反應,然而現在還不是停下的時刻,他需要爭取些時間平息體內意外的騷亂……他舉起魔杖,朝已經失去理智的Tom射出一個精怪蝙蝠咒。魔杖尖端飛出一大群巨大的蝙蝠怪,朝Tom鋪天蓋地撲去,Tom發出一聲怒吼,緊接著一連串爆炸聲響起,蝙蝠怪群在瞬間被炸得粉碎。


趁著Tom處理那堆蝙蝠群時,Harry跑到了庭園中央的噴水池後,將自己掩藏起來,試圖平復體內翻滾的氣血。他探出頭來觀察Tom,Tom臉上帶著血,神色猙獰,平時冷靜的假象已卸下,顯露在外的是本性中的殘暴,猶如Voldemort的翻版。


Harry咬了咬牙,難道就沒有其他辦法了?


事情為什麼會朝這樣的方向發展,難不成他跟Tom Riddle間果真只能有一個人存活?




一道紅光突然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Harry的方向襲來,威力大得將整個噴水池炸開。混亂間,擺在中央的雕像在爆炸後直直砸下,壓住了Harry的右腿。


Harr吃痛地悶哼,這雕像不僅壓住他的腿讓他無法行動,從腿部傳來的疼痛更意味著他的右腿極有可能骨折了。


情況簡直不能再更糟。


「Crucio。」


難以忍受的劇痛讓Harry發出淒厲的慘叫,全身的每根骨頭彷彿都在燃燒,他在地上翻滾著、哀嚎著,卻不能減輕酷刑咒帶來的痛楚。在他覺得自己快被疼痛折磨到瘋掉時,Tom停止了施咒。


「很疼嗎?覺得無力又絕望?」他輕聲問,Harry吃力地抬起頭,無光的夜晚令他看不清Tom臉上的表情,然而他仍然能感覺到對方周身圍繞著瘋狂而黑暗的氣息。


「看,這就是魔法,多麼強大而美妙。」他著迷地說,接著嘆了口氣,「原本我們大可不必如此的。」


「記得從前在孤兒院的遭遇嗎?還有以前關於那篇社論,魔法部那群蠢貨的處理方式?」


「再怎麼偽裝和平的假象,都掩蓋不了這世界的規則就是弱肉強食的現實。」他居高臨下地看著Harry,語氣森冷,「平等永遠不可能存在。」


「想要建立一個新秩序,犧牲就會是必然的,一味的仁慈只會成為成功道路上的絆腳石。」他嘲弄地說,「看看你現在的下場,嗯?」


「你所謂的新秩序就能帶來平等與和平?」Harry諷刺地看著他,「這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Tom發出一陣令人毛骨悚然的大笑,現在說什麼他都已經聽不進去了。 


「你說得沒錯,我想要的從不是平等與和平──」Tom大笑著說,「這世界本就沒有善惡之分,權勢與力量才是一切。」


「Harry Potter,這是你最後的機會。」


他停止笑聲,目光執著地凝視Harry,「發誓你將效忠我,我可以當這些事都沒發生過。」


「做個了斷吧。」Harry冷冷回絕,繃緊了身體,隱在長袍下的手緊緊握住魔杖,它陪伴他度過大大小小的戰役,是他最好的夥伴、也是當前唯一的倚仗。


「真令人遺憾。」Tom說,「那麼,一切都該結束了。」




「Avada kedavra!」


「Expelliarmus!」



兩道咒語幾乎同時自魔杖射出,又是繳械咒與索命咒,歷史的循環總是驚人地相似,宛如逃不開的宿命,紫杉木魔杖再度對上它的兄弟冬青木魔杖。紅色與綠色的光束在空中撞個正著,在咒語發出前Harry便知道接下來會發生什麼事。


細密的深金色光束出現,將兩根魔杖連結在一起。彷彿有電流在其間流竄,魔杖開始不受控制地振動。Harry雙手緊握住魔杖,不讓它鬆動,Tom也用力抓緊魔杖,眼中是難以壓抑的驚訝。比起Harry,他完全不知道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狀況。


Nagini爬行過來,在旁邊緊張地圍繞他們打轉,然而沒有Tom的指示牠並未採取任何行動。


金線開始緩慢地碎裂成上千條光線,呈弧形壟罩在兩人上空,交織成一張金色光網。鳳凰空靈朦朧的歌聲悠悠傳來,聖潔中卻帶著哀傷,彷彿在為不得不自相殘殺的兩支兄弟魔杖發出悲傷的哀鳴。


Harry瞇起眼睛,敏銳地察覺到那股圍繞著Tom的黑暗瘋狂的氣息正奇異地逐漸平息下來。




鳳凰的歌聲持續吟唱著,連結兩支魔杖的光束也開始出現變化,原先平滑細密的金線隨著震動轉變成一粒粒巨大光珠,在兩人間來回滑動,似乎不確定該往哪個方向前進。


「這是怎麼一回事?」Tom穩穩地持住魔杖,問。


「魔杖之間的共鳴。」Harry解釋,「你我的魔杖是用同一隻鳳凰的尾羽製成的兄弟魔杖,而它們不願意相互對抗。」


「不願意相互對抗……」Tom扯動嘴角,似是覺得這句話十分諷刺,「之後會怎麼樣?」


「其中一支魔杖會逼另一支魔杖回溯它先前施展的符咒。」Harry平靜地說,臉上面無表情,「上次發生這種事,Voldemort的魔杖冒出了許多曾經死在他手下的人們的形體。」


「包括我父母。」


聽到這句話,Tom沉默了一下。而後他看著Harry,漠然開口,「我不會為此道歉。」


「我不需要你的道歉。」Harry說,「道歉不能使死者復活,那些事也不是你做的。」


他的語氣透著一股疲憊的滄桑。


「事到如今,就讓命運決定我們最終的結局吧。」



(待續)


完結倒數,剩35章跟尾聲,與這章同時更。

這章好像沒有太多需要交代的,先這樣吧w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4 )
热度 ( 2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