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瞬遙】朝陽閃光 第一章

華麗大型慶典的閉幕總是瀰漫著一股繁華落盡後的悵然。儘管有熱鬧的慶功宴讓參與者共襄盛舉,然而這樣的喧鬧反倒襯出背後的蕭瑟。短暫交會過後,所有人終究得各自踏上旅途,替明年的大型慶典做準備。


舞台上經由激戰碰撞而綻放的耀眼光芒,在絢爛短暫的展示後落下帷幕,最終歸於平淡,在靜默中等待隔年再度開啟的賽事。年年復復,華麗而寂寞。


這就是華麗大型慶典,屬於協調訓練家的年度終極盛宴。




。みずのはどう。


瞬與羅絲雷朵在夜晚的海灘漫步,難得沒有在活動結束後立即離開會場。海面在月光下波光粼粼地閃爍,令他不由自主地想起了狩獵鳳蝶翅膀上的鱗粉。


今年是他成為協調訓練家的第七年,這次的華麗大型慶典決賽,他以些微之差與冠軍失之交臂,將蟬聯兩年的優勝交給了另一位訓練家──來自橙華市的遙,亦是他十分熟悉的少女。


「五年了啊……」望著海面,他突然感慨道。羅絲雷朵轉頭看著他,眨眨眼,似是想到什麼,了然地掩嘴輕笑。


瞬自認並不是個喜歡追憶懷舊的人,然而或許是遙這次的表現讓他有所觸動,他少見地憶起與少女相遇後的每一段情節。


從兩人故鄉的豐緣、他第一次在華麗大型慶典上被她超越的關都,到她獨自踏上修行之旅的城都、神奧地區,最後回到豐緣,不知不覺距離他們最初的相識已是五年過去。


這五年間,遙的進步是驚人的,原先他只將她視為一個不成熟的新人,但很快便察覺她的潛力,不可否認那時他對她的挑釁有小部分意在激發那份可觀的潛力。再後來,遙成長為一個他必須認真對待的勁敵。


他走在前頭,看著她在後面緊追、磕磕絆絆地成長,每次的見面她總能帶給他意想不到的驚喜,讓他在一次又一次的相遇與分離中,對她產生了再見面的期待。


就如這場華麗大型慶典,她在半決賽打敗一向擁有堅強實力的沙織小姐,並在決賽戰勝了他,得到她的第一個緞帶獎盃與頂尖協調訓練家的榮譽。他必須承認,決賽場上火焰雞俐落乾淨的動作加上狩獵鳳蝶在空中極有默契的配合與掩護,結合火焰雞的力量與狩獵鳳蝶的美麗,以及彼此間毫無破綻的默契,這已不僅是一場單純的華麗對戰,而是協調訓練家與其神奇寶貝的魅力風格展現秀。


頂尖協調訓練家的榮譽,實至名歸。


而他,剛落敗的前任冠軍,亦不會停下自己的腳步,他要繼續增強實力,成為頂尖協調訓練家對他來說還不夠,他的目標是頂尖中的頂尖、成為協調界中的王者,像米可利先生一樣⋯⋯


不,是超越他。


大型慶典的落幕是個結束,同時也是另一個開始。



沙、沙──


身後傳來細瑣的腳步聲,他回過頭,有些詫異地發現來者竟是這場華麗大型慶典的新星主角。


遙已換下決賽時穿的服裝,一襲便衣輕裝,頰邊幾綹棕色髮絲微微翹起,就跟她給人的感覺一樣,自然而不刻意。她似乎也沒想到會在這裡見到他們,臉上有一瞬的愣神,不過很快便反應過來。


「你們也來散步啊。」她笑了笑,首先打招呼,「有點意外,我以為你已經走了。」


「偶爾放鬆也不錯。」他說,順帶調侃幾句,「倒是妳,作為大會的主角居然跑到這裡,還放棄了慶功宴上的美食?」


「我又不是只會吃!」遙沒好氣地反駁,「我也會有想一個人安靜思考的時候好嗎?」


「那還真是難得。」這句發自內心的話只換來少女一聲冷哼。


眼角餘光瞄到羅絲雷朵正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們,瞬聳聳肩,打算先行告辭將空間留給遙,對方臉上有些茫然的表情卻讓他暫時打消念頭。


看來倒是真碰上了什麼問題,這樣的神情擺在一個剛獲得優勝的人臉上總是有些違和。


走到附近的岩石堆上,瞬挑了塊平坦的石塊坐下,而後開口。


「妳在迷惘什麼。」用的是肯定語氣。


遙遲疑片刻,最終架不住羅絲雷朵笑咪咪地拉著她的手,還是跟著走到瞬旁邊坐了下來。


「我、這個⋯⋯」她支吾著,瞬也不急,耐心等她組織好語言。


「呐,你當初贏得華麗大型慶典冠軍時,是什麼感覺?」


最後她拋出了這樣的問題。


「達成了階段目標,然而那並不是終點。」這問題對瞬來說十分容易,他不假思索地回答,然後反問,「難道贏得這場冠軍對妳來說就夠了嗎?」


「當然不是!」遙迅速否認,臉上卻仍舊透著迷茫,「只是突然有點困惑⋯⋯我們之後就這樣了嗎?」


「什麼意思?」


「我很喜歡華麗大賽,也不後悔成為協調訓練家,每一次的比賽我都很享受。」她望著海面,緩慢地說,「但是最近這一兩年,每當大型慶典結束後,我都有種難受的失落感,尤其是今年。」


她沈默了會,半晌,悶悶地開口。


「我剛剛碰到沙織小姐了。」


「然後?」


「她跟我說,她打算在明年的大型慶典結束後隱退。」


瞬稍微睜大眼睛,即便是他,對於這項消息也有些驚訝。


「妳捨不得她離開?」


「我當然會捨不得沙織小姐,但不止是這樣。」遙搖頭道,「之前就有這種感覺了,這次拿到大型慶典的優勝獎盃後更加深了我的困惑。」


「還記得神奧的小光嗎?她媽媽從前也參加過華麗大賽,同樣也得過大會的優勝。」


「可最終她還是退出了華麗大賽,這段過往彷彿只是她年輕時的一段青春夢想,隨著時間過去,只剩下擺在家裡的緞帶獎盃與當時的照片能證明這些事情曾經存在過。她曾經是那麼優秀的協調訓練家、她明明還那麼年輕。」


遙的聲音很輕,彷彿在壓抑著什麼,「沙織小姐明年也要隱退了,是不是再過幾年,你、還有我也會像這樣離開?」


她有多喜歡協調訓練家跟華麗大賽,想到這些便有多難受。


不想退出、不願離開,不敢去想未來哪天她會放棄協調訓練家的身分,卻不知道單憑著喜歡與熱情能維持自己參與多少次華麗大賽。而就算她能憑執著持續下去,那又如何呢?


光芒萬丈的華麗大型慶典,屬於協調訓練家的年度終極盛宴,那是所有人努力奮鬥的目標。然而當舞台降下帷幕,繁華歸於平淡,退下舞台的人們除了一個短暫絢麗的美夢,究竟還剩下什麼?


「瞬,我們成為協調訓練家,每年參加大型慶典、以優勝為目標,這麽做的意義究竟是什麼?」


突如其來的問題讓他怔住,一時間竟難以回答。



成為協調訓練家、參加華麗大賽的意義是什麼?


這個問題瞬從未仔細想過,年復一年的修行、日以繼夜的磨礪,想要變強的念頭彷彿溶於他的骨血裡,他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好糾結的。然而遙詢問他的神情太過認真,幾乎都不像平時那個毛躁的她了,猶如快要溺死的人緊抓著救命浮木般等著他的回答。面對她緊張期盼的眼神,他卻無法給出一個乾脆的答覆。


瞬撇過頭,迴避那樣純粹執著的目光,將視線轉移到一旁的羅絲雷朵上。


「我說過,我成為協調訓練家的原因是想用自己的方法讓神奇寶貝們發光發亮,將這些魅力展現出來。」他最好的搭檔朝他笑著點頭,回應這段話,「對我來說,拿到大型慶典的冠軍只是第一步,我最終的目標是站在協調訓練家的最頂端,可以說變強這件事本身就是我的意義。」


他將目光轉回依舊面帶猶疑的遙,放緩了語氣,「然而妳不是。」


「我⋯⋯」遙顯得有些無措,像個做錯事的孩子般低下頭。


「每個人想成為協調訓練家的原因都不同,參加大會、取得優勝的意義也不同。」他平和地表示,「妳的意義與我的不同,這沒有什麼好感到羞愧的。」


每個協調訓練家在各個階段都會碰到各種瓶頸,或許這便是遙必須面對的新課題。


遙的父親千里是橙華道館的館主,底下還有個弟弟正在旅行歷練,準備在未來接任館主職務。她沒有來自家庭的包袱,可以盡情做自己想做的事,相對來說她性格也偏向隨遇而安。


與瞬不同,變強無法成為遙的意義。


起初她參加華麗大賽只是因為被華麗大賽的魅力所吸引,想要嘗試看看。倘若不是瞬的挑釁勾起了她的求勝心,她或許不會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成長至現今的模樣。


無論有意無意,遙的確在追逐瞬的腳步。她總說瞬是她最大的勁敵,因此自己也不能停下來,否則兩人之間好不容易追上的距離很快就會再度被拉開。


潛意識裡她也將他當成一個前輩,碰到問題時會期待能從他那裡得到答案。若在以往,瞬並不介意做那個導引者,可是這次的問題已經不是他能協助的了。


這一次,遙得自己克服這道瓶頸。


「既然不知道,那就去尋找吧,妳成為協調訓練家的意義。」他溫和地鼓勵,「如果真的找不到,那就去創造一個,用妳自己的方式。」


「用我自己的方式……?」遙喃喃重複。


看著還有些呆愣的遙,他輕笑一聲,目光逐漸柔和。


「妳能辦到的。」他有信心。


遙微偏著頭,筆直注視著他。逐漸地,她的眼神從迷茫轉為堅定。


「謝謝你。」遙倏然起身,朝虛空揮出一拳,就像把那些煩惱迷惘都揮掉一樣,鬥志滿滿,「你都這麼說了,我一定會找出來給你看!」


「嗯,我等著。」


見她終於恢復往常的元氣,他也安下了心。跟著站起身,瞬拍掉沾在衣服上的沙粒。


能說的都說了,剩下就讓她自己慢慢思索吧。


將羅絲雷朵收回寶貝球,他朝對方擺手,如往常般與少女告別,臨別前還不忘遞上一朵慣例的玫瑰。


「對了,這場表現很精采,恭喜妳贏得優勝。」


「謝啦。」她習以為常地接過,望著瞬離去的背影,大聲喊道,「我絕對會找到屬於我自己的意義的!」


這也是她對自己的誓言。


聽到背後傳來的充滿鬥志的嗓音,他在心裡笑了聲,同時也不免感到一點唏噓。作為後輩一直亦步亦趨追趕他的遙也要去尋找自己的方向了,思及此,居然還有些不適應了。


於瞬而言,遙的追逐何嘗不是他鞭策自己的動力之一。充滿潛力,若腳步稍微慢下來,很快便會被追上並超越。被這樣一位對手視為勁敵,一路相互競逐,在意著她的成長,在對方碰上瓶頸時稍作引導、提供幫助,五年下來,倒也成了習慣。


而今,遙也成長到他無法繼續引領的程度了。有點悵然,更多的卻是欣慰。


「協調訓練家的道路,果真既華麗又寂寞呢⋯⋯」


抬頭望向月亮,他輕吁口氣,忍不住感慨。



她能做到的,那個總是能帶給人意外驚喜的遙。


他期待著下次見面能看到找到意義的她所散發的不同光彩。


至於他,他將遵循自己所相信的道路,持續前進。

 




—後記—

 

我居然在一天內把這章寫完了(呆滯)

這簡直比我掉了懷舊坑跑去寫PM瞬遙文還要不可思議。

所以、原來我某一篇的龜速、根本是因為⋯⋯⋯卡稿嗎_(:3」∠)_

 

咳,不好意思我正經一點,因為對這篇有很多想說的於是底下落落長請大家多多包涵w

首先,我沒玩遊戲沒看漫畫,完全動畫情懷黨,所以本篇內容以動畫為主。

再來必須講關於這篇的時間軸設定,對應動畫的話這一章時間點為XY結束。

此篇假設的PM時間軸:遵循十歲能成為訓練家的設定,所有新手訓練家出發時皆十歲,我假設小瞬跟小智同一年外出旅行(即兩人同歲)並簡單設定無印篇經過兩年、AG兩年、DP、BW跟XY各一年(因此到XY結束小智跟小瞬17歲,小遙15歲)

查資料看到小勝在AG開頭是七歲,故依此假設當小智結束神奧旅行出發到合眾(BW)時小勝可以成為訓練家了。

 

這篇文構思有段時間了,最後決定用四個章節來呈現它,因朋友建議所以章節名用日語,藉著後記來上個翻譯。

這章章名為《水之波動》,意味著小遙內心開始產生的變化,其餘三章分別暫定為《火焰漩渦》、《花之舞》及《朝陽閃光》,最後一章的章名也是這整個系列的篇名。

相信有看動畫的都知道這些是招式名稱,至於為什麼要這樣取名,除了作者是個標題廢,真正的原因就等如果哪天我真的把整個系列都寫完再公布啦(沒放進銀色旋風覺得有點難過)(X)

 

雖然標的是瞬遙,但我其實不太寫愛情向,這篇會比較像含瞬遙糖的中心向文,由這章可以知道這篇文是小遙尋找意義的過程(以及瞬遙之間&他們與其他角色的互動)

提示一下,比起明顯的糖我更喜歡放一些隱晦細微的糖,抓不抓得到就看各位了w

這篇會讓他們會在一起的,絕對HE。

 

這章的後半兩人見了面反而沒有特別的糖味(前面好歹我還藏了糖)主要是第一章我更多是想描述我心目中的他們,以及拋出關於成長、關於人生意義的疑問,這部分是我覺得神奇寶貝動畫點出了一些卻由於萬年十歲歸零設定無法進一步闡述的。

當然這也只代表我的個人觀點,總之希望不會讓人覺得太沈悶(笑)


最後,感謝閱讀,儘管這坑如此久遠如此冷,依舊希望有同在極地圈的同好能多留言相互取暖一下(=´∀`)人(´∀`=)

 

朋友一生一起走~極圈路上你和我~

 

P.S. 預告一下,下章將有XY人物登場。

P.P.S 僅管如此,此系列正文除了瞬遙不會有其他角色相關CP,就算有也是依循動畫的單箭頭

评论 ( 10 )
热度 ( 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