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33 (下)

Tom依循原路走回那條通往小漢格頓的道路,這段路途比先前要容易行走得多。在離開Gaunt住處的那片區域後,沿途視野漸轉明亮,由上往下還能清楚看到村莊的全貌。這次Tom留心多打量了幾眼,它的規模不大,予人一種十分普通的印象,街道上只有三三兩兩的居民行走著。


看得出小漢格頓是個較為封閉的村莊, Tom沒打算進入其中引起注目,於是他刻意繞了路,沿著外圍前往對面山坡上的華麗莊園。


當他終於抵達那棟美輪美奐的宅邸,時間已近傍晚,還沒走近Riddle的房子便遠遠望見一道熟悉的人影正守在莊園的門口。


Harry Potter。


他的腳步微微一頓,與此同時,Harry也望見了他。兩人相互對望,從彼此的眼中難辨對方此刻的想法。


意料之內,Tom在內心冷笑。他早就知道Harry會來的,原先以為他會在Gaunt家附近,他離開時還刻意觀察四周動靜,卻沒想到Harry會這麼直接地以一種攔截的姿態站在Riddle莊園門口,這讓他記起了一年級時讓自己困惑一陣子的夢。


夢裡的救世主就是這樣挺身面對那個黑魔王的,哪怕與對方的實力相差懸殊、抑或是面對死亡,他從不退縮逃避,儘管在Tom眼中這樣的行為十分愚昧可笑。


而現在,Harry Potter就這樣站在他面前,就跟夢裡挺身對抗黑魔王的救世主一樣,似乎這就是兩人的命運,他們只能相互對立。


不,命運從不是開始就被決定的,而是Harry自己選擇的。Tom在內心反駁。是Harry自己選擇與他為敵的。


他邁出步伐,緩慢地繼續向前,Harry沒有動作,連眼睛也沒眨,就那樣無聲凝視他前進。


距離Riddle家的大門還有約六十步距離。


他想起第一次見到Harry的時候,那時他們可算不上友好,他用派翠克威脅他,Harry對他也很冷淡。然而在派翠克死後,Harry告訴他他是個巫師,對他的態度也多了點關心。在那時他潛意識中已把Harry歸類為唯一的同類,到了魔法世界也沒有改變。


Harry於他是不一樣的存在。


或許是因為他是自己最初與魔法界的唯一交流、或是因為Harry一直都在他旁邊、也或者是他隱約感覺到Harry與其他學生的不同讓他另眼看待……無論原因為何,Harry是特別的。


只可惜,這樣的特別是源於Harry Potter與Lord Voldemort死敵的關係,想來也是諷刺。


Tom一面前進,右手悄然握住口袋裡的魔杖。


 

兩人的距離逐漸縮短,終於,他在門口幾步之遙停了下來。Harry看著他,視線短暫移到他長袍口袋的微小突起──Morfin的戒指便放在那裡。


察覺到他的目光,Tom眉頭幾不可見地皺起,他厭惡這種什麼事都被被看透的感覺。


「我以為,你這次又會偷偷摸摸地躲在一旁呢。」他首先開口,語帶諷刺地說。


「沒必要了,不是嗎?」Harry直直看著他,「你我都知道我們會在這裡碰面。」


「確實。」他同意,「那麼,你打算怎麼做?在這裡阻止我進去?」


「這取決於你想對他們做什麼。」


「我想對他們做什麼……」他緩慢地複誦,嘴邊嘲諷的笑意越發明顯,「或許你該問問裡頭的人,他們見到我之後打算如何對我?」


「又或者,從未來回來、我們無所不知的救世主早就知道這個答案了?」


被諷刺的Harry抿起唇,臉色有一絲慍怒的紅。


「我不知道。」他僵硬地說,「但我有預感,他們很可能不會太友善……你這又是何必?」


聞言,Tom終於忍不住笑了起來,彷彿聽到什麼天大的笑話。


「難道你還以為我是千里迢迢來尋求什麼親情的溫暖?」他揚聲說,語氣充滿輕蔑,「不過是一群麻瓜,他們友不友善與我有什麼關係?」


「那麼你……」


「那個男人拋棄了我母親。」他一字一頓地說,語調森冷,Harry注意到他的眼裡閃著興奮冷酷的光,臉色不禁微變。


「是他害我成了孤兒,如果他們有點禮貌,我或許能考慮是否要原諒他,但假如他不識相──」


他擴大了臉上充滿惡意的、期待的笑容,原本還算英俊的面孔頓時變得扭曲起來。


「這不是給了我一個回報他們的好理由?」

 


Harry望著毫不掩飾惡意的Tom,一時間說不出話。半晌,他才艱難地開口。


「……你真是這樣想的?」


「不然?你還在期待些什麼?」Tom冷笑著反問。Harry沒有回話,但他看向Tom的眼神是明顯的不認同,這樣的表情Tom在Harry的臉上見多了,自從他們決裂,Harry見到他總是這副讓人煩躁的表情。


他瞇起眼睛。


「既然不相信我,就不要在那邊優柔寡斷,看得令人厭煩。」


Harry微微一愣,「這話什麼意思?」


「你以為我猜不到你在想什麼?」Tom的語氣冰冷到極點,「你一方面把我當成你那個宿敵,一方面卻又抱持幻想希望我跟他有所不同……Harry Potter,你真夠虛偽。」


見Harry臉上因為被他說中心聲而露出的難堪神色,他幾乎不能克制嘴角的弧度,一股暢快感自心底升起,已經很久沒有這種感覺了。


他受夠那種忽遠忽近的態度,既然將他當作敵人,就該有對敵人的樣子,他們早就不是朋友。


Harry的臉色很難看, Tom精準說中了可能連他自己都沒搞清楚的內心矛盾,一針見血,他甚至無從否認。


「我……」他試圖說點什麼,然而他所能想到的理由卻都十分蒼白無力。他最終搖搖頭,「我不能否認你的說法,我確實就是這麼矛盾,或者就像你說的、虛偽。」


「但我還是不會讓你對裡面的人做什麼的,他們是無法反抗的麻瓜,還是你的血親。」


他向前踏了一步,眼神轉為堅定。


「我不會讓你鑄下無可挽回的錯誤的。」


「即使是那些“血親”先拋棄了我?」Tom尖銳地反問。


「那件事不完全是他的錯!」Harry大聲說,「你母親當時對他使用了愛情魔藥──」


他忽然住口,Tom瞬間陰沉的臉色讓他驚覺自己在無意間透露了什麼。


「看來你把“我”研究得十分徹底。」他說,「你是不是想告訴我,我的出生從根本就是個錯誤?」


「我不是這個意思!」


「還是你想說,裡面那個人本來就不愛我的母親,所以他不必對我負責?」


「不是……」


Tom不理會Harry語無倫次的解釋,Harry要說些什麼對他而言已經無所謂了。


「告訴你,他們之間到底怎麼樣對我一點也不重要,這改變不了他拋棄我的事實。」高傲地看著Harry,Tom不屑地哼了聲,「他還是個麻瓜,簡直讓人無法忍受。」


他直視Harry的眼睛,眼神冷酷且充滿冰冷的憤怒。


「聽著,偉大的未來救世主。」


「你什麼都有理由,那麼我呢?我就不能有我的理由?」


他終於舉起已經握了許久的魔杖,毫不留情直指面前的黑髮男孩。


「別再試圖用你那彆腳的理由說服我,你現在只有兩個選擇:要嘛讓到一邊去,不然就拿出你的魔杖,憑本事來阻止我。」


Harry沒有避開,只是筆直地站在原地。他的嘴唇動了動,似乎想再說些什麼,然而最終出口的卻只是一聲歎息。


這樣的態度徹底激怒了Tom,他瞇起眼睛,漆黑的眼裡閃過一抹厲色。


指向Harry的魔杖尖端悄然透出隱約光芒。



(待續)



好不容易才碼完的一段,卡得有點銷魂,寫完後的感想是哈利你還是別說話了,直接動手吧。。。(不忍目睹)

是說最近又開始忙了,沒意外到十月底之前暫時不會更新,那之後會回來繼續緩慢更到完。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24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