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33 (上)

33.


Tom獨自走在一條鄉間小路上,道路兩旁種著高大茂密的灌木樹籬,天空晴朗無雲,夏日豔陽直落在身上,也許是由於小漢格頓位於英國北部,他並未感受到炎熱。


他沿著蜿蜒小路平穩地行走著,在一個左彎通道處,道路轉變為下坡路,整座山谷的風景頓收眼底:夾在兩座陡峭小山之間有個村莊,村裡的教堂與墓園清晰可見。山谷對面的小山坡上有一座漂亮華麗的莊園,四面環繞的翠綠草地將它襯托得尤為出眾。


他只看了一眼,而後毫不遲疑地往另一個方向前進。道路越來越崎嶇狹窄,兩旁的樹籬也越來越高,濃密的樹林幾乎覆蓋整條道路的上方,遮擋住光線,只餘下大片深邃黑暗的陰影。Tom的腳步沒有停頓,一邊取出一盞舊式油燈點亮,另一手已握住準備好的替代魔杖。


他提著油燈繼續小心翼翼地前行,終於,不遠處的矮灌木叢邊出現一個缺口。他無聲地靠近,兩旁的樹木長得又高又密,使得那棟半隱藏在密密麻麻樹幹後面的建築看起來更加陰森。


與其說那是一棟建築,不如說它只不過是一個破敗的小屋。屋頂缺了許多瓦片,牆上佈滿苔蘚,房屋四周也長滿蕁麻。見到這樣的景象,Tom原本面無表情的臉龐顯得更加陰沉。


他一步步向前,整棟小屋的模樣逐漸清晰,包括門上已被風乾的死蛇屍體,以及窗邊及地上那堆又厚又髒的灰塵。


Tom厭惡地皺起眉。


他不是沒有想過這趟探尋身世的旅行可能會讓人不盡滿意──從Harry之前提及時的反應就可見一斑,但眼前的情景卻依舊超出他的想像。


如果不是門上盯著的死蛇屍體暗示著什麼,他完全不能相信偉大的Slytherin後裔居然會生活在這樣一個殘敗不堪的地方,他甚至不能確定這裡是否還有人類居住。


出於禮貌,也基於試探,他抬手敲了幾下門,響亮的敲門聲在一片死寂中特別突兀。


門的另一端傳來輕微的忙亂聲響,似乎他突然的到來驚擾了屋內的人。很快的,屋內便回歸寂靜。


沒有腳步聲,看來裡面的人並不樂意開門迎接客人。於是他輕輕推動那扇積滿灰塵的門,老舊的門發出吱吱嘎嘎的聲音,緩慢地被推開。


室內非常陰暗,唯一的光源來自他手上的油燈以及地板上一根淌蠟的蠟燭。他不動聲色地打量這棟簡陋的房屋,它的內部比外部更加髒亂,天花板覆滿蜘蛛網,地板上堆積著灰塵,餐桌上雜亂地疊著生垢的鍋子,陣陣發霉腐敗的味道傳來,混雜著濃烈的酒氣,令人作嘔。


這段打量僅在幾秒內完成,而後他將視線轉到屋內唯一的活人身上。那是個滿臉鬍鬚、有如流浪漢般的男人,一身髒污地癱在扶手椅中,右手舉著魔杖,左手拿著短刀,混濁的目光空洞無神地盯著他。


Tom冷靜地回視,那人瞇起他又黑又小的眼睛,試圖看清來者的面孔。當他的視線終於成功聚焦在門口的人臉上,他驀地瞪大眼睛。



一陣乒砰聲響起,扶手椅上的人霍然起身,腳邊眾多空酒瓶被他動作粗魯地踢到一旁的地板上。


「是你!」他搖搖晃晃地朝Tom衝去,雙手高舉著魔杖和刀子,目光充滿仇恨,「你!」


【站住。】


Tom冷冷開口,用的是爬說語。


那人的動作奇異地停住了,他以一種扭曲的姿勢撞上旁邊的餐桌,那些生垢發霉的鍋子被大力甩到地上,揚起一片塵土。


屋內的兩人對這一切視若無睹,他們正沉默而戒備地打量著對方。最終那個男人首先打破沉默。


【你會說爬說語?】


【對,我會說。】


Tom走進房間,任由大門關上。他的表情充斥著毫不掩飾的嫌惡,以及那一絲被他隱藏得很好的失望。


【Marvolo在哪裡?】


【死了。】那人回答,奇怪地看著他,【好幾年前就死了。】


Tom皺眉,顯然這個答案讓他不太滿意,或者該說這裡的一切都與他的預期天差地遠。


【那麼你是誰?】


【我是Morfin,不是嗎?】


【Marvolo的兒子?】


Morfin冷哼一聲算是答覆,他用髒手抹了一把臉,同時也將臉上的頭髮撥開,露出醜陋的臉孔。Tom留意到他的右手戴著一枚黑寶石戒指,與他那整身的邋遢髒汙極不相襯。


【我還以為你是那個麻瓜呢。】Morfin喃喃道,【你跟那個麻瓜長得可真像。】


【什麼麻瓜?】Tom瞇起眼睛。


【把我妹妹迷住的那個麻瓜,住在那邊那個大房子裡的麻瓜。】Morfin粗啞地說。


Tom知道他說的是哪棟房子,在路上他曾經看過它一眼。對於自己的生父也住在小漢格頓,他並沒有絲毫意外。Harry暑假前那晚魯莽的試探無意間透漏了不少信息給他──好比,他會在尋找外祖父的同時找到他父親那方的下落,以及、他們可能會讓他不怎麼愉快。


相比之下,Marvolo已死以及屋內這個名叫Morfin的、論輩份應該算是他舅舅的存在倒是在他預料之外。當然,Riddle是個麻瓜這件事,儘管已經有所猜測,事實總是讓人高興不起來。想到自己身上流有一半的麻瓜血統,他面無表情的臉孔更加冷硬了。


【你長得就跟他一樣,那個Riddle。】Morfin沒察覺到他的不對勁,繼續喃喃自語,【不過他現在應該老了,不是嗎?現在想想,他比你老得多……】


他搖晃了一下,髒手緊抓著餐桌,以防止自己跌倒。


【他回來了,看吧。】


【Riddle回來了?】Tom凝視著Morfin,眼神有些奇異,似乎燃燒著不明的火光,【他回來了?】


他輕聲再重複詢問了一遍。


【哈,他離開了她,活該,誰不好嫁,偏要嫁給垃圾!】Morfin大聲說,往地上吐了口痰,【在她逃家以前,還把我們給打劫了!小金匣呢?Slytherin的小金匣呢?!】


Tom默不作聲,然而他的眉頭皺得更深了。Morfin說著又陷入無端的憤怒,他亂揮舞著刀子,大聲嘶吼,【害家族蒙羞,就是她!那個小賤貨!你又是誰,大搖大擺跑來問東問西的?還長得跟那個骯髒低賤的麻瓜一樣!完了,不是嗎……全完了!】


他微微踉蹌,舉著刀子朝Tom撲過去。Tom向前跨出步伐,隨著他的動作,油燈與蠟燭被陰風吹熄,室內陷入純粹的黑暗。而後一道紅光閃現,擊中Morfin的軀體,原先像頭兇猛野獸的男人頓時癱軟地跌落地面,已經失去意識。


Tom冷眼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眼底殺意一閃而逝。然而他沒有再朝對方動手,只是輕蔑地蹲下身,將他右手戴著的黑寶石戒指取下,並拾起掉落在地的Morfin的魔杖。


做完這一切後,他毫不留戀地轉身,離開了那間灰塵滿佈的骯髒房子。踏出門口時,他的目光有意無意地朝四周巡視一圈,然後他抬起頭,望著被高大樹林遮擋住的天空。


入眼的仍舊只有一片陰暗,就如這棟殘破的房子一般。


「永遠高貴的Slytherin……」他口中呢喃道,而後發出一聲嘲諷的嗤笑。


「確實是令家族蒙羞呢。」


他輕輕摩娑手中的黑寶石戒指,「不過,總有適合繼承這一切的人的……」


一邊樹叢傳來窸窣聲響,恢復原本大小的Nagini從裡面慢悠悠爬了出來。


【Tom,你的事情解決了嗎?】


【算是。不過我得到了另一個有趣的情報。】Tom森冷地說,漆黑的眼中閃過一抹紅光。


【走吧,我們去見見我親愛的父親。】



(待續)


開始寫了以後發現這邊好像直接做新章比較適合,所以就直接寫33章啦。反正其實我章節沒有分得很仔細,之前主要就是看段落跟字數差不多這樣,以後大概也不搞什麼上啊下了www


這邊也有點算過渡,另外場景跟與莫芬的對話有參考及引用原著第六集,雖然我已經很久沒有寫到原著提到的場景了但一般只要有相關的我都會盡可能遵於原作啦XD


總之哈利應該還要再一下才出來......吧www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11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