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Irreparable Fault 08-10 (完)

08. 


再次清醒,Harry見到的是表情嚴肅的Dumbledore教授以及一臉陰沉的Snape。不遠處還有幾個人影,應該是Ron跟Hermione等人。他邊猜測邊沉默地坐起身。


「Harry……」


Hermione小心翼翼地走上前,將他的眼鏡遞給他。他木然地接過,卻沒有馬上戴起。他在遲疑,害怕對上這些熟悉的朋友們,如果他在他們的眼神中看到失望與厭惡呢?如果他們也認為自己是個叛徒呢?


尤其是Dumbledore教授那彷彿能穿透人心的銳利目光,Harry完全沒有勇氣對上那雙眼睛。想起自己這一整年的所作所為,罪惡感沉重地壓在他心上。他的靈魂是骯髒的,他沒有臉面對任何人。


Dumbledore無聲地向房內其他人使了個眼色,其他人會意離去。


「你不用害怕,Harry。」Dumbledore開口,「他現在已經無法侵入你的心智了。」


這句話讓Harry產生了一點反應,他抬起頭,看著白髮長者。見Dumbledore點頭,他張口,似乎想說點什麼,最後仍將話語吞回肚子裡。


一陣詭譎的沉默,Harry盯著自己的眼鏡看,仍然沒有戴起它的打算。他的臉上表情空洞,Dumbledore耐心地等待。


「為什麼讓大家來救我?」


不知道過了多久,Harry終於開口,聲音嘶啞。


「Harry,你──」


「我讓Voldemort復活了。」Harry僵硬地打斷,雙手在膝蓋上握緊拳頭,「我還殺了人,很多很多人,他們死前看著我的目光到現在我都還清楚記得。」那些充滿憤怒、怨恨、吃驚、與不甘的眼神。


我是個兇手。」他說,嘴唇微微顫抖,「你們根本不應該救我。如果不是為了救我,Sirius……」


他感覺喉嚨被噎住,吸不到空氣,內心冰冷而麻木,然而他強迫自己繼續說下去。


「如果我沒有相信那本日記本、如果……都是為了救我,Sirius才會、才會……。」


最後一個字彷彿用盡他全身的力氣,Harry的眼神再度黯淡下去。



又一陣漫長的沉寂。


「Harry,我想你需要冷靜點。」


半晌,Dumbledore終於開口,「我們知道Voldemort控制了你,你所做的那些都不是你的本意。」


「但那不能消除我的罪孽。」


「是的。」Dumbledore說,語氣轉為嚴肅,「所以呢?在傷害已經造成的情況下,你要選擇如何面對?」


「我……」


「自暴自棄?打算一死了之,像個懦夫般逃避?」Dumbledore厲聲質問,「如果是這樣,我只能替那些死在你手裡的人、那些為你而死的人──你的父母與教父,感到不值。」


Harry一僵,這是Dumbledore第一次用這種嚴厲到近乎冷酷的語氣對他說話,然而他清楚知道這是他應得的。他摀住臉,渾身痛苦地顫抖。


「你死了能對他們有什麼好處?」Dumbledore無視Harry的痛苦,繼續說道,「清醒點,Harry,你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拿出勇氣來。」


校長的聲音和緩下來。


「我知道你一直擁有它。」





Dumbledore說,他的靈魂還有救。


這不可能,Harry空洞地想。他曾經多少次想要擺脫控制,然而毫無用處。在與日記本中的Tom Riddle相處的那兩年中,他的靈魂就已經在不知不覺中被對方給浸染了……他甚至沒法反抗他的命令。


「你現在能感受到痛苦、感受到愧疚,就是最好的證明。」校長這麼對他說,「不覺得奇怪嗎?你到現在都還沒收到來自Voldemort的訊息,據我所知,他這一年常常透過你們之間的連結向你傳達指令。」


「這只是因為您用了什麼方法替我阻擋掉了,不是嗎?」


「不,那是你靠自己的力量阻擋的。」Dumbledore說,Harry詫異地抬頭。


「Sirius死的時候,你的內心充滿著情感,那是Voldemort所厭惡的。他殘缺的靈魂無法忍受那樣炙熱強烈的情感,這迫使他放棄這層連結,至少,他此時無法單靠連結來控制你。」


Harry怔怔聽著,他還有能抵擋Voldemort侵入心智的能力嗎?但這是靠Sirius的犧牲換來的……Sirius死了,都是因為他……他感到一陣窒息。


並且,他黯淡地想,還有其他的問題。


「Dumbledore教授。」他深吸口氣,向對方坦白,「他逼著我發了誓,以我的靈魂為代價。」


只要誓約還在,他就無法與其正面對抗。


「你的靈魂是你自己的。」Dumbledore睿智地說,「無論發生什麼事,只要你還願意抵抗,你的靈魂就還有救。」


「找回你的勇氣吧,Harry。」



09.


與Dumbledore的漫長交談讓Harry燃起了一絲希望,朋友們對他不變的態度也加深了他的信念。他重新加入與Voldemort對抗的行列,決定以行動替他所犯下的過錯贖罪。


「將我當成棋子也無所謂。」他對Dumbledore說,「只要還有那麼一點利用價值,即便要犧牲我的生命,我也會完全配合。」


回應他的是年老校長的嘆息,但這對Harry來說已經是莫大的進步。


之後一年,Harry學會了大腦封閉術,徹底關閉他與Voldemort之間的連結,再不讓對方有機可乘。在與Dumbledore的單獨授課中,他也看到了黑魔王的過去。每次觀看那些記憶,他都有種戰慄感,身體的某處似乎在叫囂著,他清楚這意味著什麼,然而他強壓下那份騷動,不讓自己產生動搖。


他不能讓靈魂中關於黑魔王的那部分甦醒,不能再讓Voldemort利用他。


整整一年,他依照Dumbledore的指示行動,他取得了Slughorn教授的真實記憶,也協助打斷了一些Voldemort正在策畫的陰謀。他慢慢了解Voldemort的過去,知道他長生的秘密,也知道想要完全消滅對方,他們應該怎麼做。


他相信Dumbledore校長,相信他能擊敗黑魔王,徹底了結所有人的噩夢。他們的所有行動都在計畫之中,包括海邊的岩穴、那個讓人衰弱的藥水、置於其內的Slytherin金匣……


在霍格華茲出現騷亂時,他還是深信只要Dumbledore在,一切都不會有問題。


直到Snape的背叛打碎他所有的希望。


「Severus……求你……」


「Avada Kedavra。」


無情的綠光從Snape的魔障尖端射出,正中校長的胸口。Dumbledore自高塔墜落,像一個大型破布娃娃,而他只能眼睜睜地站在隱形斗篷下,沉默而無法動彈。


憎恨、厭惡、憤怒,那股黑暗再度湧上,絕望壟罩住他的心。


『把Harry Potter交出來。』


惡魔的嗓音再度響起,迴盪在整個校園之中。


Harry全身僵硬,臉上是止不住的驚駭。是他,他來了。而唯一能阻擋他的人,就在剛剛被殺死了。


『男孩,我知道你聽得到。』Voldemort說,嘴邊帶著笑意,『我說過,你無法反抗我。』


他眼中閃爍著冷酷的光芒。


『現在,我親愛的男孩,去殺了那些膽敢反抗我的人。』





在身體即將不受控制地行動時,Harry用力舉起魔杖往自己的大腿刺下去,鮮血噴灑而出,他跪倒在地,劇烈的疼痛讓他無法行走,也讓他保持住片刻清醒。


灼燒般的痛從額頭上的傷疤逐漸向外擴散至四肢百骸,彷彿被烈火焚燒,然而他的身體卻又出奇冰冷。與Voldemort憤怒時的那種疼痛不同,那是從身體內部更深處傳來的劇痛。


他知道這是警告,他正遊走在誓約邊緣,如果繼續為抗他的靈魂或許便會因為反噬而分崩離析,這不比被催狂魔吻好,因此他的身體正下意識地保護自己──順從Voldemort的命令。


感覺自己不知何時已將魔杖抓在手中,Harry強忍住疼痛帶來的暈眩感,用力將手中的魔杖拋出去。


他已經發誓不再被Voldemort利用。


與此同時,更強烈的劇痛襲來,他跌落在地,正好撞到傷腿上,血似乎流失得更快了。


視線逐漸發黑,就在他快陷入昏迷時,隱形斗篷突然被無預警地掀開。


「Harry Potter?!」


那聲音有點耳熟,他吃力地抬頭看向聲音來源,是Dobby。


「天!Harry Potter在流血,您怎麼了?!」Dobby驚惶地扶住他。


「帶我離開這裡……」


「什麼?」


「快點,趁Voldemort還沒發現,我得離開霍格華茲……」


眼前的城堡景色逐漸消失,他將其深深映入眼裡。他知道,這將是他最後一次看到這所他深愛的學校。



10.


都結束了。


Dumbledore死了,他依舊被靈魂誓言所束縛,無法違抗Voldemort。他現在除了不讓自己被利用,還能做些什麼?


Harry茫然地來到神祕事物司。讓Dobby將他帶離霍格華茲的範圍並替他包紮傷口後,他便告別了家庭小精靈,畢竟他不能讓Dobby也置於危險中。他失魂落魄地行走著,憑藉之前的印象以及一股執念潛入魔法部,來到那扇帶走他教父的拱門前。


「Dumbledore錯了。」他望著拱門自言自語,「我的靈魂早已骯髒不堪,根本沒有救贖的可能,我也早已失去了勇氣……」


光明一方根本不需要他。他什麼都做不了,還是個累贅。


甚至連Dumbledore不惜失去性命去找尋的魂器,實際上卻只是個冒牌貨。他握緊手中那個假的小金匣,裡面的字條顯得他們今晚的行動與犧牲是如此蒼白可笑。


他就是個失敗者、是個懦夫,還是光明一方的包袱。


這樣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



「躲貓貓結束了。」


黑魔王不知何時出現,Harry這次沒有逃避。他轉身,目光平靜地看著他。


「我該恭喜你嗎,Tom?」Harry的語氣冰冷而決絕,「Dumbledore被你安插的間諜殺死了,大家亂成一團,相信不久後魔法部也會被你掌握在手吧。」


「沒有人可以反抗黑魔王。」


Voldemort臉上帶著志在必得的笑,得意洋洋地朝Harry伸出手。


「你屬於我,Harry Potter。」他的眼裡閃著火光,銳利地凝視Harry,「仁慈的黑魔王不會計較你那點小小反抗。相反的,我會與你分享這些榮耀。」


「你錯了。」Harry說。


「就算Dumbledore教授離開了,但鳳凰會還有其他的人,只要你一天不改變,所有人的反抗就會持續……」他輕而堅定地說,「直到成功的那天。」


Voldemort臉上的笑意凝結了。


「你還是沒能停止你那些無意義的癡心妄想,Potter。」他譏嘲地說。


「不懂的人是你,Tom。」Harry說,「你沒想過嗎?為什麼總有人願意拚盡生命就為了抵抗你?」


「因為你們愚蠢地不識時務……」


「那是因為我們不需要你這樣的統治者!」Harry大聲說,「我們在為了自由而戰、為自己而戰,所有人為了同樣的目標聚集在一起,過去那些犧牲的戰友堅定我們彼此之間的羈絆與信念……」


「那又如何?」Voldemort不屑地說,「難道光靠這些愚蠢的信念就能打敗本世紀最偉大的巫師?」他縱聲大笑。


「我相信他們可以。」Harry平靜地說。


他想起鳳凰會的那些人,想起他的朋友們……他知道他們可以。


「只可惜我看不到了。」他說,往後倒退幾步。


「你能逃到哪裡去?」注意到他的動作,Voldemort不以為意地說,「認清楚現實,你到哪都無法擺脫我──」


「需要認清楚現實的是你,我選擇這個地方可不只是為了憑弔Sirius。」


Harry臉上露出一個笑容,在Voldemort反應前,他用力往帷幕倒去,如同曾經的Sirius Black。


「我絕對不會再讓你利用我。」落下前,他大聲吼道,「就讓我的一切終結在這裡!」


而後是無止盡的墜落。


冰涼的感覺籠罩住他的身體,舒適得令他想嘆息。如果這就是死亡,那其實死亡也沒有那麼可怕。Sirius當時也經歷過這些嗎?


Voldemort的聲音似乎從很遠的地方傳來,聽不清楚在說什麼,似乎在咆哮,又好像是在叫他的名字。也是,Tom一定會很生氣的,無論是久遠前那個與他相談甚歡的男學生主席,或是之後冷酷無情的Lord Voldemort,他一向最討厭超出掌握的事情……


意識逐漸模糊,然而這次Harry的內心十分平靜而安穩。


都結束了……雖然他是個失敗者,但至少最後他能確保Voldemort再也不能利用他……


思緒回歸黑暗,Voldemort的吼聲越來越小。



世界終於安靜了。


他安詳地閉上眼睛。



(完)



終於寫完這個故事了,結果下章內容爆了XD

這就是一個關於被欺騙控制的哈利的故事,有點久未寫文回來練手的意味在。


基本上以魔王的性格,不殺掉哈利已經是極限了,然而不殺他不代表不會逼死他,兩人之間的價值觀與立場相差太多,最後這樣的結果只能符合預言所說,這兩個人只能活一個,或者兩個都不活。


這篇哈利很可憐,他不是自願黑化,他從頭到尾都不算黑化,只是沒辦法擺脫控制,因為他的靈魂已經被日記本「吃」了一半,而後又被魔王逼迫,他無法違抗黑魔王的命令,而他與黑魔王的連結甚至讓魔王有一度不用在場都能控制他。儘管中間天狼星的死讓他的內心充滿情感,暫時讓黑魔王無法透過連結傳遞命令控制他,但如果兩人碰到面,只能說他還是……(點蠟


就是想寫一篇,沒有救贖、沒有絕處逢生,只有希望燃起又被絕望壟罩的故事(至少在哈利眼中是這樣)也就如標題所傳達的,有些錯誤是沒有辦法挽回的。


當然這篇都是哈利的視角,所以沒有魔王方的描述,也沒有後續的部分。有些哈利的認知是錯誤的,好比直到他死前他都還認為教授是魔王方的間諜。另一方面,以校長的睿智,在知道哈利的狀況下他也不會將雞蛋放在同一個籃子裡,他的確還是關心哈利,但不可能不多留幾手(儘管哈利不知道)


所以關於這個時空在哈利死後的後續,或許未來有機會會寫黑魔王的視角,不過因為遙遙無期這邊先講講吧:也許這篇的結束讓人認為是黑魔王的勝利,但這篇的魔王最終還是會失敗,只是哈利沒看到而已。


如上一章所說,這是個「原本應該要是長篇的故事因為某些原因被我用短篇呈現」,後半段的字數有點超出我預期,所以有些部分可能比較匆促了點,如果以後有空可能會看看有沒有機會修改添補的www


就這樣,感謝閱讀,希望這篇久歸後的短篇大家還喜歡,之後要先集中精神更Death Spiral啦XD


留言歡迎~

评论 ( 32 )
热度 ( 5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