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Irreparable Fault 07

07.


無止盡的尖叫、咆哮此起彼落,混雜強烈的震驚與絕望。


「不!這不可能……」


「發生什麼事了?」


「真的是他嗎?我不相信──」


刺目的鮮紅與濃重的血腥味迎面撲來,他驟然清醒,面前的人睜大眼睛死瞪著他,似乎還搞不清楚發生了什麼事,從胸口滴落的血跡沾染上他的雙手。


他的大腦一片空白,周圍那些或熟悉或陌生的面孔注視著他,眼神充斥著錯愕與不可置信。


「為、什麼……?」


最後用盡全身力氣硬從口中擠出的三個字,代表所有人的疑問,而後對方的身軀無力地向後跌落……Harry不由自主往後踉蹌一步。


不。


不是他做的。


他……到底怎麼回事?!


一道尖銳的嗓音大喊,「是Harry Potter!他叛變了!他剛剛殺了──


無法再忍受下去,他逃避地從原地消影離開。


這只是噩夢的開端。


 

鮮血、殺戮、黑暗。


這是最令Harry Potter絕望的一年,比催狂魔靠近還要令人瘋狂。


利用對他的控制,Voldemort下令他跟隨食死徒執行任務。他前往Azkaban釋放那些窮凶惡極的歹徒,也襲擊過麻瓜或巫師村莊,人群的哭喊伴隨著食死徒猖狂的大笑聲震耳欲聾,令他幾欲作噁。


不是沒有試圖反抗,然而他的反抗對Voldemort毫無成效,甚至他清醒的時間越來越少。他開始恐懼、開始不斷地做惡夢。他害怕在清醒時再度看到自己手上沾著不知道誰的鮮血,更憂慮倘若他在無意識時傷害了那些他曾經珍視的人們──


「為什麼……」


「叛徒!」


「Harry Potter!」


哭喊與尖叫,自那時起再未停止,它們他的腦內咆哮,折磨他的神經、心智、靈魂。


『怎麼了,Harry?』


耳邊傳來低沉的聲音,明明聽起來柔和卻讓他難以克制地全身顫慄。那是惡魔的嗓音。


『救世主不習慣讓自己的手變髒嗎?』


他打了個冷顫,身不由己的恐懼再度將他攫獲。


『難道你的內心就沒有黑暗?』那道聲音耳語著,『你的大腦對我而言如同一本翻開的書,Harry,我看得到你的過去、你的內心深處……』


一個又一個畫面在他心中穿梭,鮮明而深刻,他甚至還能感受到當時的情感……


他五歲,在看Dudley騎一輛全新的紅色腳踏車,內心充滿忌妒……他九歲,被牛頭犬追到樹上,Dursley一家站在底下的草地上大聲嘲笑,他感到憤怒與憎惡……二年級時那些以為他是Slytherin傳人的同學對他的惡言惡語,他只覺得那些人腦子有問題,一群蠢貨……


負面情緒包裹住他的心靈,如同密網般將他緊緊纏住,『看吧,Harry,你與我很像。是的,十分相似……』


『放輕鬆接受這一切,你會發現這很容易的……』


 

意識微弱地掙扎,卻掙脫不出內心的空寂與黑暗。無助的絕望幾乎要將他壓垮。誰來、救救他……

 

──誰來、殺死他吧。

 

黑暗中,他無數次地如此希冀。


靈魂被惡魔玷汙、雙手沾染上無數人的鮮血,他早已不敢奢望救贖。


他只是個骯髒的叛徒。

 

 

Harry,求你醒醒!


Harry,我們是來救你的!


Harry……


他不知道自己在哪裡,也不知道自從自己落入Voldemort手上後究竟過了多久。他只知道當某次執行又一項Voldemort交代的任務時,他恐懼地聽到許多呼喚他名字的聲音。


那些聲音熟悉得令他幾乎要落淚,他們試圖喚醒他,然而那些面孔聲音都彷彿隔了層紗,聽不清楚也看不真切,更無法讓他清醒。


其實喚醒他也無濟於事,他悲哀地想。即使在清醒的狀態,他還是無法違背Voldemort下的指令,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身體不受控制地攻擊他的朋友們。


『讓我見識你的黑暗。』


什麼都沒有用。


『殺了他們,男孩。』


從靈魂連結傳來的指令,與耳邊那些呼喚他的聲音和腦內從不停止的尖叫聲重疊在一起,身側還有食死徒猖狂囂張的大笑,眼前各色光芒落下,冰冷而黑暗的魔力在體內流動,夾雜著一個個人體倒下的聲音。


混亂的聲響之中,一道嘶啞難聽的笑聲卻突兀地清晰。他隔了幾秒才發覺那是他自己的聲音。他想停止、卻控制不了,抓著魔杖的手緩緩舉起,指向有著一頭眼熟紅髮的……


不,拜託,不要這樣!他不能這麼做!


他用力咬住下唇,痛覺與嘴裡傳來的血腥味讓他的神智有片刻的回籠,「不要再叫我了!」


他紅著眼,大聲嘶吼道,「如果你們真的為我好,那就離開!或者殺了──」


Harry James Potter!」他的教父衝著他大吼,打斷他未說完的話語,「你得回來!


思緒陷入短暫的停擺,剎那間他突然忘記自己該做什麼,看著教父在混戰中衝向自己。他下意識伸出手,或許連他都不清楚自己這麼做的意義,然而──


「Avada Kedavra!」


刺耳的尖銳嗓音叫道,伴隨一道綠光,女食死徒興奮地嘲笑著。那一幕彷彿被放慢,朝他奔來的高大身影緩慢往後倒下,沉入背後那片垂掛在拱門下的紗幕之後。


「不──」


血液在瞬間凝固,全身一陣冰冷,身體不受控制地顫抖,腦袋卻是第一次那麼清醒。他大聲喊叫,聲音破碎得像頭受傷的猛獸,「Sirius!」


一股劇烈的痛楚自體內湧上,強烈得讓他掙脫了控制,他聽不到Voldemort的聲音,只跌跌撞撞地朝著拱門的方向跑去。


「Harry!你不能過去!來不及了!」


另一道急切的女聲響起,他轉頭,Hermione擒著淚的臉靠近他。她緊緊拽住他的胳膊,而後巨大的拉扯力道傳來──


眼前的場景飛速轉換著,各種叫喚聲與Voldemort暴怒的吼聲逐漸遠去。


「Harry,沒事的、一切都會好的……」


Hermione聲音發顫地說。


在極度疲憊下,他昏了過去。



(待續)



我原本以為上中下就可以結束,然而......

下一更絕對就是完結,草稿寫得差不多了就是需要潤稿一下。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w

评论 ( 23 )
热度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