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32

32.


密室那晚之後,Tom對Harry的態度明顯從原先的漠視轉為若有似無的敵意,這變化自然逃不過Slytherin那群以Tom為中心的圈子,而這也間接影響了他們對Gryffindor們的態度。


歐陸的巫師戰爭已呈現白熱化,每天預言家日報都在報導相關的消息,這也成為學校內最熱門的議題。學生間常因不同的觀點爭論不休,其中尤以Slytherin與Gryffindor的看法最為兩極。


作為純血統的支持者,多數Slytherin學生支持聖徒組織想要侵略麻瓜世界的主張,巫師本就比麻瓜高尚,況且有能力的巫師支配沒有能力的麻瓜不是天經地義的事情嗎?


然而Gryffindor們並不這樣想,尤其這場戰爭出現越來越多無辜的犧牲者,某個集中營甚至被發現裡面充斥著各種慘不忍睹的屍體,包括之前曾被報導失蹤的巫師們。聖徒私下在巫師與麻瓜身上做黑魔法實驗的消息一傳開,頓時引起社會的撻伐與不安,越來越多民眾希望有人能擊敗Gellert Grindelwald,他們已經受夠這場戰爭。


在這樣的背景下,Albus Dumbledore成了呼聲最高的那位,雙方已訂下決鬥的日期,Gryffindor的學生們自然支持自己的院長與他們心中的正義。


兩方意見不合,學院間的對立自然越發明顯,因此Slytherin們非常樂見Tom對Harry的態度轉變,兩個學院間氣氛劍拔弩張,走廊上往往可以見到一言不合拔起魔杖互相詛咒的情景。



Harry本以為下學期便會就這樣度過,在秘密已經被Tom發現且他十分憤怒的狀況下他並不覺得自己還能與Tom有什麼交集,除了站在彼此的對立面針鋒相對。


然而,學期末的前一晚,一位意想不到的客人悄悄出現在他的房裡。


Nagini。


自從知道Harry也能聽懂蛇的語言後,Tom也沒再派Nagini跟蹤他了,因此從那之後這還是Harry第一次看到這隻他也十分熟悉的蛇小姐。


【Harry。】Nagini從門縫溜進來,小聲叫喚他。Harry看不出一隻蛇的表情,但從語氣以及那不斷扭動的身軀中他能感覺出她十分焦急。


Tom在密室裡昏迷不醒。


這是Nagini來找他的原因。若在之前,Harry肯定二話不說就過去看看情況,然而現在卻不免多猶豫了一下。


密室的衝突不僅導致Tom對他的憤怒與敵視,也讓Harry徹底清醒。既然沒辦法放下過去,某方面來說,或許Tom對他的態度轉變也不見得是件壞事,至少能減少他的猶豫。


Tom打開了密室,原本也打算收服蛇怪,了解Voldemort過去的他當然知道這意味什麼。儘管他曾經期待Tom能走上另一條道路,但目前看來,Tom確實正逐漸往成為Voldemort的那個未來走去。


他們之間已是潛在的敵人關係,Harry完全相信兩人間只差一個引爆點便會朝對方動手,因此他對Tom也不能再像以前一樣信任。目前密室只有極少數人知道,如果Tom在那裡設了什麼陷阱,他不一定能夠應付。


【Harry!】似乎是察覺到他的猶豫,Nagini繼續哀求,【我不該來的,我知道,但我只能拜託你……Tom是真的有危險!】


Harry皺眉,在密室那樣的地方,昏迷的事只有Nagini知道,這時能求助的對象的確只有也聽得懂蛇語的他。可是……


Nagini往前爬了幾步,抬起身體望著他,模樣可憐兮兮。


他在心底嘆口氣,從床上站了起來。


【這是最後一次。】





再次進入密室,蛇怪的屍體已經被處理掉了。之前打鬥造成的痕跡也被清除過,整體空間比Harry印象中整齊許多。Tom平躺在地板上,身邊散落著零落的紙張與書籍。Harry握緊魔杖,保持警戒慢慢靠近,不過直到他蹲下身檢查,Tom仍然雙眼緊閉,臉色蒼白得沒有一絲血色。


【他這是怎麼回事,妳知道嗎?】Harry沉聲問。


Nagini沒有回應,他不清楚她是不知情或是不想回答他,然而他也不需要她的回答。


眼神掃過地板上的書,Harry的視線定在其中一本有點眼熟的褐色封皮上──《尖端黑魔法揭密》。


果然,他想,感覺內心沉甸甸的。


【他在做魂器。】Harry冷冷開口,Nagini瑟縮一下,她的反應讓Harry更加肯定自己的猜測。


製作魂器需要殺人,Harry思考著, Tom應該還沒有完成這一步,因此魂器應該還在研究階段。然而他已經有了這個想法,這表示他並不介意需要奪取其他人性命這件事。


什麼都沒有改變。Tom Riddle就是Tom Riddle,沒有任何人能改變他。



Harry垂下目光,沉默地注視著在地上閉著雙眼的Tom。明明已經反覆在內心告誡自己,但當實際看到這些時,他依然有種全身上下都置於冰窖的感覺,胸口彷彿被什麼抓著,喘不過氣。


是的,他不該再對這個人有任何期望,就算他們曾經是夥伴、他親眼看著他的成長,該決斷的時候還是得做出抉擇。


這裡只有他們兩個,這是個難得的好機會,如果他在這裡做了什麼,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


不知不覺間,他的手緩慢移動到腰間,魔杖冰涼的觸感從指尖傳來──


【Harry?】


Nagini不確定的詢問聲令他渾身一震,理智頓時回籠……他剛剛想做什麼?!


【Ha……Potter?】就在這時,原本昏迷不醒的Tom突然睜開了眼睛。


「你在這裡做什麼?」他嘶啞地問,臉色依舊蒼白,然而他的手已經快速抓起掉落在旁的紫杉木魔杖,眼神充滿戒備。


Harry不確定他有沒有注意到自己先前的異樣,他抽出魔杖,變出一條濕毛巾遞給Tom,「Nagini叫我來的。」


【妳不應該這麼做。】Tom責備地對Nagini說,沒有接過Harry遞來的毛巾。


「她只是擔心你,誰讓你在密室做這些……」Harry停頓了一下,「危險的實驗。」


室內突然陷入一陣詭譎的靜默。



「你看到了。」


半晌,Tom沒有起伏地開口,「我們偉大的救世主不打算說點什麼嗎?或者直接動手?」


「……閉嘴。」


「都到了這個時候,你還裝什麼偽君子?我知道你討厭那些東西──」


「我說,閉嘴!」


Harry神色冰冷地瞪視他,Tom回以挑釁的眼神。


「你暑假打算去小漢格頓吧。」Harry說,語氣是肯定的。


「就我所知,我原本那個世界的你在那時殺害了自己的親生父親與祖父母。」


Tom目光筆直地盯著他看。


「若是這樣,我相信那是他們該死。」


「你……」Harry一陣氣結。他用力將手裡的毛巾砸到Tom臉上,轉身往密室出口走去。


「如果你也打算這麼做,我會阻止你的。」



Tom注視Harry的背影隱沒在出口,一直緊繃的肌肉終於放鬆。


Nagini小心翼翼地靠近他。


【下次再碰到這種狀況,別再自主行動。】


不知過了多久,他緩慢交代道,Nagini不知所措地望著他。


然而Tom沒有再開口解釋。


剛才讓他從昏迷中清醒過來的是隱約察覺的危機感,在一陣混沌中備顯突兀的──


──來自Harry Potter的殺意。


儘管那可能只是Harry在那個時刻的潛意識,在他清醒後Harry也沒有趁他無法防備時做什麼,然而他清楚記下了那種感覺。


他們之間果然,只能是敵人。


Tom閉上眼睛,拾起掉到地上的毛巾擦乾臉上的冷汗。


Harry Potter對他的影響與其他人不同,然而倘若他們之間只能是敵人的話……



他沒有繼續再想下去,只不自覺地握緊了拳頭。




(待續)




睽違了一年,終於又開始更新這篇了QUQ

Irreparable Fault的下章寫到一半突然想寫這篇了,於是就先更這篇,我相信各位不會介意的(咦)

是說我本來這個橋段是想安排哈利照顧難得虛弱的湯姆好稍微溫馨一點的,但他們居然變成了這樣作者表示她也無可奈何她盡力了(替兩人點蠟

 

關於這篇,有很多想說的,但又不知道該怎麼開口,想想還是等寫到快結束時再一起講吧。

總之之後雖然寫的慢,但我會慢慢讓這個故事告一段落。


謝謝大家一直以來的等待,還有不嫌棄的留言,這篇太久沒寫了我還刻意回去重新溫習了一下後面幾章好抓感覺(還順便抓一下錯字跟刪贅字)(咦)希望不會與前面幾章有落差太大的感覺。


於是還是老話一句,謝謝大家等待,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33 )
热度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