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Jelsa】Invisible Companion  (更建議搭配Weebly網誌版食用)


之前跟 @边沁_Be 一起出的冰雪組圖文合本,反正也只剩少量餘本了,夏天到了就該來清涼一下,於是就順手釋出小說版全文啦www


這邊底下還是會放文字,但更建議去上面的Weebly連結版看,排版更美觀喔XD(看上面的截圖www


ps. 偷偷說,我把親愛的那不是愛情也搬過去了,想換個排版重溫的人也可以去看看,裡面還有網路沒釋出過的本子扉頁圖截圖喔(咦)






+Invisible Companion+

那種感覺,是更深層的、幾要令靈魂戰慄的……那樣熟悉、那樣相似,彷彿他們之間早已認識許久。
她何其有幸,能遇到一個從靈魂上與己相似的存在?

他是她此生從不敢奢望能遇見的那個人。
一個奇蹟的恩典。

A thousand years,
a thousand more.
A thousand times but only one truth to face,
I finally find you.







『所以,你已經去過了許多地方?包括書上說的那些高山、草原、冰川、雨林?』
小小的女孩趴在窗邊,對著窗外坐在樹上的大男孩好奇地問。
『是啊,只要有風,這世界上沒有我到不了的地方!』
他拍著胸餔,驕傲地說。
『真好。』
女孩聲音中充滿濃濃的欣羨。
『我最遠只有到過王宮的大門,甚至連城內長什麼模樣都不知道……』
『那還不容易嗎?我這就帶妳去看!』
『什麼……Jack!等一下──哇!』
 
風聲呼嘯,女孩的驚呼與男孩開朗的笑聲逐漸自美麗的王宮遠去。
這是他們的第一趟旅程。



00.

艾倫戴爾是個神秘而美麗的國度。
它的首都三面環海,連接著港口,貿易發達、人民富庶,其中最為人稱頌的,便是他們美麗雍容的女王──Queen Elsa。
 
Queen Elsa擁有所有王者必備的條件:美麗、聰明、端莊、優雅。
她深愛著她的國家與子民,艾倫戴爾在她的治理下井井有條,貿易船隻往來頻繁,國家富足強大,人民臉上也總是掛著燦爛熱情的笑容。
 
然而女王同時也是神秘的。或許是因為她高貴的身分終究有別於一般百姓,也可能是由於她那受到祝福的冰雪能力,儘管在成年加冕日引起的騷動過去後,女王的能力已經廣為人知,她的子民們也早已接受並對此津津樂道。
 
冬季時,他們會將天上降下的霜雪稱為來自陛下的祝福;而在夏季,民眾則樂於帶上冰鞋及手套進入那不再關閉的城門,到王室庭院享受冰雪帶來的涼爽。
 
「歡迎來到艾倫戴爾,我們有最豐富的物資、最美麗的城鎮、最熱情的人民……」
迎賓官挺起身子,驕傲地向每個新來的賓客介紹這個國度的美麗與富庶。
「──以及獨一無二的冰雪女王!」
每當致詞接近尾聲,迎賓官歌頌的永遠是受到眾人愛戴、居民們引以為傲的Queen Elsa。
 

這就是艾倫戴爾,一個擁有冰雪女王的國家。




01.

午後的時光總是靜謐而愜意。
年輕的女王批改完桌上的最後一疊公文,抬手揉揉額角,閉上眼小憩。
 
微風徐徐吹來,窗戶被無聲地推開,手執木杖的少年不知何時輕巧地落於窗檻上,在陽光下閃耀的銀白髮絲隨風飄動。
沒有接近沉睡中的女王,他只是坐在窗台邊,安靜地望著那個從小看到大的少女。
也許在眾人眼中她是艾倫戴爾端莊優雅的冰雪女王,然而在他眼裡,Elsa一直是從前那個善良單純、眼裡偶爾會閃爍調皮光芒的小女孩。
 
他記得初次見到她的那天。
那時他已自那寒冷的冰湖中醒來百餘年,也在這個世界獨自流浪了同樣漫長的一段時間。
他偶然經過這個充滿喜悅氣氛的國度,聽見居民們歡天喜地地談論剛出生的小公主,難得起了興趣。
於是他動身前往城堡。飛越過城牆,他蹲靠在窗邊觀看,皇后正抱著一個嬰兒溫柔地哄著,再然後,他看到了她。
 
現今穩重典雅的女王那時還只是個三歲的小女孩,趴在皇后床邊,滿臉好奇地看著母后懷中的嬰兒。她用手指輕輕戳了戳嬰兒的臉頰,成功引起後者的笑。
『看著!』 受到笑聲鼓勵,她將手放到嬰兒面前,而後輕輕打了個響指,一朵美麗雪花憑空出現於那小小的掌心。
嬰兒開心地拍起手,在窗戶外目睹一切的他則驚得呆住了,以至於不小心滑了一跤,摔入房內。
沒關係的,沒人可以看到他。
他在心裡想,而後抬頭,意外對上一雙同樣驚訝的藍色眼睛。
 
他不會忘記當他看到那雙眼睛出現自己的倒影時有多麼震撼,被無視了那麼漫長的歲月,終於能獲得誰的關注這件事讓他幾欲落淚。
『你是誰?』
清脆的童音這樣詢問,三歲的女孩看著他的手杖,歪著頭思考了一下,恍然大悟地拍手,『我知道你是誰了!』
她的臉上掛著大大的笑容,眼裡閃耀著興奮的神采。
『Jack Frost!』
 
第一次,他感覺自己似乎找到了存在的意義。
 

 
她難得地做了一個夢。
一個真實到彷彿她確實曾身歷其境的夢。
夢裡她還是那個無憂無慮的女孩,對自己的魔法感到驚奇,製造冰雪對她來說如呼吸般正常,她也樂於展現它的魅力帶給妹妹歡笑。
很久不曾回想起那些快樂的記憶了,自從那次意外發生。
 
然而,今天她又再度夢到那段令人無比懷念的時光。在那時,她不用隱藏自己的力量、Anna和她是最好的姊妹,她們總喜歡一起在城堡內堆雪人,嘻笑玩鬧。
除了這些,還有一個她幾乎快要沒有印象的少年。她已經不記得對方的面容了,除了那如雪花般銀白的頭髮,還有爽朗的大笑聲。
 
『仔細看!』
屬於少年的嗓音充滿朝氣地大喊,半低沉的聲線顯示聲音的主人應該正處於變聲期。
他抓著一根木杖,朝她們伸手,一隻雪花做成的兔子便自虛空中出現,圍繞著她與Anna蹦跳,引起一陣笑聲。
那個少年站在兩個女孩之間顯得那樣高大,行為卻像個孩子般跳脫不羈。他陪著她們堆雪人、溜冰,以及各種稀奇古怪卻又有趣的舉動。
 
有時他會從窗台、樹上、或是其他意想不到的地方倒掛下來讓女孩們發出小小的驚呼,或是在她不注意的時候,偷偷將一片雪花吹落到她的鼻尖。
『嘿!』她不滿地拂去那片她不肯承認其實很漂亮的雪花,『別鬧了,Jack!』
『放輕鬆,妳太嚴肅了,我尊貴的公主殿下。』少年誇張彎身,笑嘻嘻地回覆道,Anna在一旁拍手附和。
即使過去多年,Elsa依舊記得那句幾乎等同於他口頭禪的話。
 
We're just gonna have a little fun.
 

 
若說這世上有什麼事情會讓Jack Frost感到後悔,那便是在Elsa最需要他的時候,他沒能在她的身邊。
擁有相同的力量、甚至在靠近的時候能在某程度感受到彼此的心理變化,他教導年幼的Elsa如何用冰雪能力做出各種有趣的變化、創新各種玩法,兩人曾經是最好的玩伴。
這一切終止於那場他沒能來得及趕回去阻止的意外。
 
那場誤傷不僅帶走了Anna的記憶,同時也讓Elsa開始否定自己,曾經帶來無數歡笑、有如身體一部分的冰雪成了令她避之唯恐不及的恐懼來源,在否定並壓抑力量的同時,她也失去對能力的控制。
當Jack再度回到艾倫戴爾,見到的便是封閉的城堡、空蕩蕩的走廊,以及將自己關在冰冷房內的Elsa。
 
『Elsa?』他落到她的面前,不確定地輕聲詢問,然而女孩毫無反應。
──她已經無法看到他了。
『Elsa?!』察覺到這項事實,他驚惶地伸出手,卻只是徒勞地穿過她的面龐,他試圖在窗台製造些霜雪引起她的注意,然而那點動靜卻被女孩視為自己力量的再度失控,她驚嚇的神情刺痛了他。
什麼時候,那宛如受到上天祝福的冰雪能力在她眼裡成了恐懼的詛咒?
她怎麼能夠否定冰雪、否定自己……否定呢?
他知道為什麼女孩再也看不到自己了,因為她內心的恐懼屏蔽了一切與冰雪有關的事物。
 
包括他。
 
於是他終於理解自己什麼也沒辦法做,只能如一個旁觀者般看著、無能為力。
『Jack?Where are you?』
他看著她慌亂地四處張望,聽著她無助地哭泣、呼喚自己的名字,僅管他就站在她的面前,那雙蔚藍色的眼裡卻再也倒映不出他的身影。
『Jack?Please……』
左右張望呼喚卻怎麼也看不到他的女孩絕望地靠在門邊,緩緩滑下身體,她抱起膝蓋,將自己縮成小小的一團。
『I'm scared……』
 
看著將整個身體縮成一團哭泣的女孩,他唯一能做的只有安靜地站在旁邊、無聲地陪伴。
他不是王子,也並非拯救公主的勇者,四處流浪的他不過是個旁觀者,或是一個過客。
他就這樣停留在艾倫戴爾,看著兩位公主壓抑的童年。不論是國王與皇后在海上遇難、身為長公主的Elsa繼承王位成為女王,或是那場加冕典禮的意外,他一直安靜地看著,卻始終無能為力。
 
幸好Elsa終究是受到上天祝福的女孩,在經過許多事情後,以及妹妹Anna鍥而不捨的努力之下,她終於再度學會該如何控制她的能力,不再為此而恐懼。
而她也成為了艾倫戴爾最受民眾擁護的冰雪女王。
 
熟睡的女王嘴邊彎起一抹淺笑,在窗台邊坐了許久的Jack眨了眨眼,忍不住將手放到嘴邊,輕輕吹出一片雪花落到她的鼻尖上──如同過去常做的那樣。
鼻尖傳來的涼意讓她微微蹙眉,長長的眼睫毛無意識地輕顫,似乎是想睜開眼睛,卻又捨不得離開那難得的美好夢境。
朦朧之間,她下意識脫口而出的一句話讓他的身體頓時僵住。
「別鬧了,Jack……」
 

 
Elsa睜開眼睛,幾乎在一瞬間清醒,她伸指抓起鼻尖上的雪花,臉上表情十分疑惑。
她很清楚這片漂亮的雪花不是她弄出來的,而現在是夏天,代表冬季的霜雪理應不該出現。
她突然想起方才的夢境,確實曾有那樣一個人,與她同樣能製造冰雪,而將雪花落到她的鼻尖也正是他一貫喜愛的小小惡作劇。
可是、他不是只是她兒時的一個想像中的朋友嗎?
自從Jack在某天突然消失、不論她怎麼哭泣都不再出現以後,她便逐漸將對方的存在認定為自己的幻想。Jack Frost並非真實存在,她一直這樣告訴自己。
直到現在。
 
她盯著掌心與記憶中全然相符的雪白花瓣,沉默良久,終於忍不住開口。
「Jack?」她輕聲說,抬頭張望四周,語氣小心翼翼,「是你嗎?」
被她呼喚的少年呆立在窗前,暫時失去反應的能力。他已許久不曾聽過Elsa呼喚他的名字了,自從他消失在她的生活中。
「Jack?」她的目光掃遍房裡的每個角落,經過窗前的少年時沒有絲毫停頓。
少年頓了頓,從原本的激動再度恢復冷靜。
……她依舊看不到他。
 
懷著忐忑的心情喚了幾次那個對她來說已經快變得陌生的名字,然而房裡還是沒有任何動靜,Elsa垂下眼睛,表情明顯的失望。
「果然,Jack Frost只是我小時候幻想出來的人物……」她怎麼還會對他的存在保有期待呢?
她輕聲嘆息,彎起苦澀的笑容,像是在嘲笑自己的天真。
閉上眼睛,她深吸口氣、再緩緩吐出。待她平復心情再度睜眼,臉上的苦笑登時凝滯了。
“Yes, I' m here.”
彷若魔法般,霜雪形成的文字在虛空中一筆一劃地浮現,逐漸構成一行文字。
 

I' m always here.




02.

艾倫戴爾的女王多了一位無人知曉的神祕訪客。
在早上處理完政事後,她會請人準備一壺熱茶以及小點心,邀請她那位看不到的朋友一同享用。他們利用霜雪溝通,漫無邊際地交談,Elsa與他分享妹妹的日常趣事,Jack則與她講述發生在世界各地的奇聞軼事。
如許久不見的老朋友般,即使她沒辦法看見Jack,兩人的相處也沒有絲毫不自在,彷彿先前十幾年的冰冷空白從未存在。
 
有時心血來潮,他們會像以前一樣利用本身冰雪的魔法玩鬧,甚至來場雪仗,此時Olaf與Marshmallow便會加入他們。當Jack第一次看到會動的雪人以及巨大的雪守衛時,他震驚地滑倒在地,得到小雪人熱切的關愛。
「嗨,我是Olaf,我喜歡溫暖的擁抱!」
「你叫什麼名字?」
「哈囉?」
「嘿,你為什麼不說話?」
「……你知道怎麼說話嗎?」
「我當然會說話,謝謝。」終於從活雪人的震驚中恢復,Jack乾巴巴地說,他們的對話引得Elsa大笑。
 
她很少有這樣毫無顧忌大笑的時候,從前是心裡的壓抑使她沒有展露笑容的理由,現在則是受到長久而來的習慣以及作為女王的威嚴影響。
『妳應該多像這樣笑一笑。』Jack建議,『妳小時候也會這樣的,我記得妳以前還會偷偷把家教老師的茶給結凍──』
「嘿!那才不是我!」Elsa抗議,笑彎眼裡的閃爍光芒卻出賣了她。
「妳的表情足以說明一切。」
名偵探Olaf精準地做出結論。
 
Jack Frost的存在只有Elsa與她製作出來的雪人們知道,畢竟看不見的人實在太過離奇,而她本身的魔法能力已經足夠與眾不同。
她也曾考慮是否將這件事告訴Anna,然而她的妹妹近來為了婚禮已經忙得焦頭爛額了,況且Jack的存在不同於她隨時可展示證明的冰雪魔法,無法親眼所見的事物總是難以令人相信。
 
提到Anna,是的,艾倫戴爾的小公主要結婚了,對象是當時與她一同往返北山的賣冰人。在那起事件過去後他們花了一段時間交往、磨合,現在終於確定彼此就是對方的另一半。
對於這樣的結局,Elsa十分欣慰,看來她當時的出走還是有些收穫的,不是嗎?她們都成長了,她學會克服自己的恐懼,從長久的壓抑中解脫,Anna則理解了何謂真愛。
『最重要的是,她終於知道不能跟剛認識的人結婚了。』
Jack打趣地寫道,Elsa忍不住笑出聲來。
 

 
艾倫戴爾小公主的婚禮受到舉國上下的關注與祝福,畢竟這是難得的王室喜慶。作為一國之主以及新娘的姊姊,Elsa為這場婚禮付出了所有心力──她的妹妹值得最好的。
婚禮在充滿生機的春季舉行,全國上下佈滿了五顏六色的鮮花,她用冰雪點綴整座城堡,會場在陽光折射下閃爍著璀璨光芒。
在全國人民的注視下,她牽著Anna的手緩慢步過紅毯,交給未來的妹夫。而後Elsa退到一旁,看著他們互相許下終生承諾,從今以後,妹妹的幸福將由那個男人給予。
望著金髮男人對著Anna溫柔的眼神,Elsa相信,他們會幸福的。
晴朗的天空突然降下點點霜花,眾人興奮地驚呼,大家都說那是女王給予公主的結婚贈禮。
Elsa微笑著抬起頭來,只有她知道,那其實是來自冰雪精靈的祝福。
 
典禮結束後是一場熱鬧的狂歡,新郎被皇宮裡的其他人抓去灌酒,新娘則在連續跳了好幾個小時的舞之後,喘著氣躲到角落休息。
「恭喜妳,Anna。」Elsa優雅地朝新娘走去,看著累得趴在桌上毫無公主形象的妹妹,柔聲道賀。
「謝謝,不過我真沒想到結個婚會這麼累人。」Anna從桌面上抬頭,衝著她傻笑。
「但是很棒,不是嗎?」
「沒錯,這真是我人生中最棒的一天。」Anna露出一個如夢似幻的滿足表情,而後她看向自己的姊姊,眨眨眼。
「下次就輪到妳了,不是嗎?到時我們一定要宴請各國人士,開三天三夜的舞會,還有一大堆巧克力以及十層樓高的結婚蛋糕……」她滔滔不絕地說,徹底陷入自己的想像之中。
「……啊?」
「妳將來還是要結婚的啊,別跟我說妳從沒想過!」Anna朝她眨眼,嘴角彎起一個俏皮的笑容,「妳這麼漂亮又聰明,不會不知道自己擁有多少追求者吧?」
Elsa維持著臉上莫測高深的微笑。她沒有跟妹妹說,實際上,她是真的從沒想過結婚這件事。
 
她知道婚姻的重要性,兩個原先毫無關係的人對彼此許下誓言,之後共組一個家庭、相伴一生,那是件美好神聖的事情。
然而天知道她對此有多麼牴觸。
在21歲之前,她一直都是孤獨、封閉的,那時她連自己的妹妹都不敢接近,除了父母誰也不見,在未來跟陌生人共組家庭根本就如同天方夜譚。
而現在,她已經習慣了一個人,即使她受到民眾愛戴、能夠毫不顧忌地在眾人面前使用她的冰雪魔法,除了Anna,她與其他人之間,仍然有著一層距離。
 
多年來的冰冷封閉使她習慣了自己的小小世界,即使現在能夠踏出門外,她也無法完全敞開心胸去接納。她可以試著接近、可以去愛她的國家與子民,卻永遠也不會融入其中。
她只要有Anna、Olaf、Marshmallow以及Jack就好。
她擁有整個王國,然而真正屬於她的世界卻很小,小到只能裝得下幾個人,無法再多容納哪怕一個。
 
於是,她對妹妹眨眼,促狹地笑道,「我想妳還是先照顧好自己的身體吧。」
「我可是等不及看到我未來的外甥及外甥女了……」
Anna忍不住紅了臉,「才不會那麼快!我、我有點餓了去拿蛋糕吃!」
看著落荒而逃的Anna,她臉上緩慢地綻岀一抹清淺笑意,她的妹妹就是這樣,單純、熱情、可愛。
保持現在這樣,就是她最大的幸福。
 

 
時光在不知不覺間流逝,艾倫戴爾女王的生活並未有多少改變,依舊日復一日地處理著政事、剩餘的時間則拿來陪伴她的家人與朋友。
現在所有的官員都知道下午屬於女王的私人時間,沒有她的允許不能擅自打擾,儘管他們並不明白為什麼女王總喜歡在那個時間一人在房裡享用雙倍的下午茶點,然而這些小習慣無損Queen Elsa優雅英明的形象,反而替她增添了神秘感。
 
Elsa坐在房間的椅子上,桌面放著精美的茶壺與杯盤。風從敞開的窗口鑽入,繞過她的髮絲,她輕輕閉上眼睛,靜下心感受周圍空氣的變化,而後睜眼。
「下午好,Jack。」她說,熟練地替對座的空杯倒上茶水。
眼前浮現一行霜雪寫成的字,『午安,今天真是個好天氣,不是嗎?』
她笑了起來,「是的,十分的舒適呢。」
 
隨著年齡成長,她感受及控制冰雪的能力也越漸精準。雖然仍然無法看到面前的人,她卻逐漸能感受到他的存在與到來,對此她深感慶幸。
他們的交流依舊只能依靠霜雪,最初他們還會想些話題來談論,或許是關於艾倫戴爾、或者是Jack流浪的見聞、又或是Anna跟Kristoff的婚後生活……然而逐漸地,刻意準備話題變得不再必要。很多時候,他們只靜靜地坐著,一邊吃王宮廚師準備的下午茶,一邊感受這樣愜意悠閒的氣氛。
Elsa要的不多,只要能感受到對方的陪伴,便足夠安心。
若說Anna是帶來溫暖的陽光,那麼Jack便是拂面的霜雪與風,吹過她的靈魂。他們的互動如呼吸般自然,他的存在於Elsa是那樣親切、那樣熟悉。
猶如另一個自己。
  
偶爾,他們也會討論關於兩人的話題,好比為何Elsa始終無法看到Jack。然而每一次討論都無法找出一個合理的答案,這使得他們難得地感到挫敗。
「我相信你的存在,不是嗎?」Elsa困惑地問,「為什麼我還是無法看到你?」
『我不知道。』Jack在空氣中寫著,『從前是因為恐懼遮蔽了妳的眼睛,妳在否定冰雪的同時也否定了我的存在,然而現在……』
他頓了頓,而後伸指繼續寫道,『我毫無概念,真的。』
Elsa輕輕垂眼,面上浮現一閃而逝的失望,然而她很快便將那種情緒掩飾好,她不希望引起對方擔心。
「好吧,沒關係。」她柔聲說,再度抬頭時臉上已浮現一抹淺笑,「至少我知道你是真的存在,這樣就很好。」
『並且我們還能這樣交談。』Jack寫道。
霜雪凝結出的文字飄浮在半空中,他們同時笑起來,而後換了個話題,似乎已不再糾結這個無解的問題。
 

 
Jack並不是一年四季都待在艾倫戴爾,儘管他在那個島國擁有一些羈絆,然而流浪的天性依舊促使他持續探索這個世界。
最開始時,他會將帶回的紀念品悄悄放在Elsa的桌上,等待她發現時的驚喜。然而在Elsa對冰雪的感知力跟隨年紀漸長之下,她逐漸能在Jack靠近時感受到他的存在,顯而易見地,這點小樂趣便難以執行了。
對此Jack有些鬱悶,但對Elsa來說,能夠感覺到Jack的存在,卻讓她十分安心。透過這樣的確認,Jack不再只是空中偶爾浮現的幾行雪字,或是記憶中的模糊印象。
 
對於Jack的模樣,她幾乎已經沒有任何印象了。不管她再怎麼努力去回想,卻只能記起他從不離身的長手杖以及那頭銀白俐落的短髮。
Olaf跟Marshmallow是唯二能看到Jack的生物,有時Elsa會詢問他們Jack看起來是什麼樣子,對照記憶中的模糊景象。
只可惜當初她在創造他們的時候一定獨漏了藝術天份。
看著一大一小的雪人在地上畫得不成人型的“肖像畫”,Elsa好笑又無奈地搖了搖頭。
 
「所以,他有一雙藍色的眼睛?」她問。
「沒錯。」
Marshmallow點頭同意,Olaf則發出一聲詠嘆,「大海!天空的藍色!」
「還有一件深咖啡色的斗篷,以及……喔天哪,我現在才注意到Jack居然是個不穿鞋子的光腳怪客!」
「啊?」
顯然,指望天真的小雪人來描述Jack的模樣是不切實際的。
 
然而,她是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意這些的呢?
她眨眨眼,神情恍惚地想著。
不知從何時起,她開始不安於相互陪伴的現狀,她為自己能感受到對方的存在而安心,同時極力想記起關於Jack Frost的一切。
 
一切。
 
為何她無法看到他?她想親眼看到、想要記起那個與她相似的人。隨著時間過去,她逐漸能察覺到兩人之間微妙的聯繫,他們之間的熟悉似乎並不只源於小時候、那些她已經快要記不得的相處過往。
那種感覺,是更深層的、幾要令靈魂戰慄的……那樣熟悉、那樣相似,彷彿他們早已認識許久。
她何其有幸,能遇到一個從靈魂上與己相似的存在?
而又是何其不幸,他們之間再接近也永遠保持著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他們是距離彼此最近的人,同時也是最遙遠的,宛如對鏡的雙生子,再如何熟悉親近,終究只能隔著鏡面遙遙相對。
 
『為什麼妳不替自己找個伴侶呢?』
在很久很久以前,Anna曾這樣問過她。
『就像我跟Kristoff這樣,有個伴侶不好嗎?為什麼妳總是喜歡自己一個人?』
她當時是怎麼回答的?
 
『其實也沒有什麼特別的理由。』她輕笑著伸手揉了揉妹妹的頭髮,柔聲說。
『可能只是因為我還沒遇到對的人吧。』
 
又或者,那個人早已在她身邊。
 緩步踏出房間,她走向陽台,伸手接住從空中緩慢落下的雪白花瓣。
就如那個冰霜精靈曾經說過的。
 
He is always there.
 
在她將自己關在冰冷的房間、最寂寞的時刻。
在她接到父母遭逢船難離世的噩耗、最痛苦的時刻。
即使當時的他無法給予她一絲一毫幫助,但那又怎麼樣呢?
他在那裡,哪怕她晚了那麼多年才知道、哪怕他說他當時什麼都做不到,然而他確實做到了一點。
他感受到了誰都無法體會的、她的感受。
 
他是她此生從不敢奢望能遇見的那個人。

一個奇蹟的恩典。





03.

港口停泊了無數華麗的船隻,上頭高掛代表各國王室的旗幟,迎賓官笑容滿面地迎接自遠方到來的貴客們,在見到人們臉上讚嘆的表情時驕傲地挺起了身子。
街道上人潮絡繹不絕,每個人臉上都掛著歡快的笑容,充滿喜悅的氣氛。氣球、彩帶與花圈佈滿整個城市,彩帶上用銀色絲線繡著可說是國家象徵的雪花圖騰,在陽光照射下閃耀著光輝。
今日是艾倫戴爾王子的加冕之日,已經在位20餘年的女王將在這天把國家交給她的繼承人──Anna公主的兒子。
 
加冕典禮結束後,在民眾開始大肆慶祝新王即位的熱鬧時刻,Elsa臉上帶著恬靜的微笑,悄悄退到一旁,消失在人來人往的大廳內。
褪下那身標誌性的水藍色禮服,她換上一身如夜空般的深藍行裝,再套上Anna先前替她準備好的斗篷,艾倫戴爾的前任女王低調地往城門方向走去。
她的妹妹已在那裡等候多時,還有她所創造的大小雪人。
 
「Elsa。」Anna抿著唇,眼裡是濃濃的不捨,「妳真的要離開嗎?」
「是。」她輕聲答覆,「這個世界那麼遼闊,我想用自己的雙腳踏過每一片土地,用我的眼睛親自去看、去體會那一切。」
她的世界曾經很小,她安於待在自己的舒適圈,將自己限制在熟悉的環境。
花了二十幾年的時間,她終於決定突破自己替自己設下的限制。
旅行,那是從前的她未敢想像的事情。
而現在她終於向外踏出步伐。
 
畢竟是最親近的家人,Anna自然也理解Elsa的心意已決。
「好吧,我知道我阻止不了妳。」她咕噥著,「但是妳一個人不要緊?」
Elsa露出微笑,「我從來都不是一個人。」
「對啊,Elsa還有我──」高舉著他的樹枝手臂,Olaf大聲說。
「你是個雪人,不是人──」
看著Anna與Olaf的拌嘴,她輕笑出聲。
天知道之後她將會有多懷念這樣的對話。
 
先前她便已徵詢過雪人們的意見,Olaf選擇與她同去,Marshmallow則表示要留下來代替她守護這個國家。
他們都遵從自己的心意做出決定,這樣很好。
與Anna道別後,她帶著Olaf往城外走去,不遠的前方,結構完整精緻的雪花在虛空漂浮著,替他們指引方向。
她從來都不是一個人。
Anna以為她指的是與她同行的小雪人,只有這趟旅行的參與者們知道,那句話的真實涵義究竟是什麼。
 
他一直都在。
 

 
他們造訪了許多地方。
走過高山之巔、踏遍百川之源,見過湖畔波光瀲灩的寧靜幽美,感受過遼闊汪洋的雄偉氣魄、抑或是峽谷峰壑鬼斧神工的自然奇觀。
『我想看看這個世界,用雙眼補全那些你描述過的版圖。』
任由風帶領他飛翔,Jack從上空俯瞰底下踏著優雅步伐行走的纖細身影,突然想起Elsa曾說過的話。
 
那樣一個擁有冰雪意志的女孩,他們的靈魂本質如此相似,以致他可以輕易理解她未曾說出口的話語。
即使我永遠無法描繪你。
於是他們開始了這趟旅程,走過世界各地。初時Elsa並不習慣離開自己熟悉的國度,然而逐漸地,她便愛上這樣的旅行,即便偶爾在一段行程結束回到艾倫戴爾休息,她也在短暫休憩後再度啟程。
 
他稍微降低自己的高度,讓自己落於她的前方。似乎是感覺到他的靠近,她停下了腳步。
「怎麼了?」
他沒有回答,只是輕輕伸手,欲觸碰她的面龐。手指從她的肌膚穿透過,猶如之前的每一次嘗試。
她困惑地眨眼。
『沒什麼。』
他再度跳上空中,在高空竄上竄下地胡亂飛行,呼嘯風聲吹散他紊亂的心緒。
即使我永遠無法觸碰妳。
他揮動手杖,在虛空中寫下訊息,『我們繼續走吧。』
 
他帶領她賞遍不同絢麗風景,體會各地的特殊民情,看她用心地去感受、擁抱這個廣闊的世界。他們的足跡踏遍每一吋土地,五年、十年、二十年,直到艾倫戴爾再度輪替下任繼承人、直到Elsa原本美麗耀眼的淡金頭髮添染風霜。
直到她再也無法往前邁出任何一步。
 
就算受到上天眷顧,擁有奇特的冰雪魔法,Elsa終究還是一般的人類,她並沒有精靈般的長壽。
儘管她的面容較同齡人類來得年輕,也無法抵抗身體逐漸的老化。她的步伐逐漸蹣跚,行走變得越來越吃力……
最後他們在一處幽靜的湖畔木屋停下長久的旅程。
 
「Jack。」她安靜地坐在躺椅上,輕聲呼喚。
他站在她身旁,一邊是小雪人Olaf,或許是Elsa力量衰弱的原因,它看起來不像從前有活力,只是默默靠在躺椅的另側,緊緊抓著Elsa的右手。
他試圖握住Elsa的另一隻手,然而依舊失敗地穿透過去,他只好將手覆蓋在上頭。
『我在這裡。』
他寫道,失落地垂頭,痛恨自己直到最後時刻仍然什麼都做不了,就連給她一些溫暖都無法。
「我知道,你一直都在。」Elsa微笑,「別自責。」
Jack倏然抬頭。
「妳看得到我?」他驚愕地脫口而出,甚至忘了使用冰雪寫字。
Elsa緩慢地將頭轉向他的方向,蔚藍眼睛對上他的,儘管她的瞳孔中仍然沒有他的倒影。
 
「我曾經抱有這樣的幻想,是不是有一天,當我看過所有你看過的風景時,就能看到你。但是當我真正看到這個世界後,我發現自己不需要再去強求什麼了。雖然我仍希望能見到你,但是能擁有你的陪伴,我應該知足了,不是嗎?」
「一場又一場的旅行,你讓我見識到各種美好精采的事物,也讓我越來越理解你。即便雙眼無法看見,我也能猜到你的表情。」
她閉上眼睛,緩緩抬起手,在他的臉龐處停駐。
「我覺得還差一點點,我的手就能觸上你的靈魂、描摹你的面孔。」
 
Jack怔怔地看著她,失去反應能力,一動也不動地任由Elsa纖細蒼白的手停在自己臉上。
接著,緩慢地,從她手指接觸的地方開始,逐漸凝結岀一顆顆細小冰晶,沿著Jack的五官、身周聚集,溫暖而不寒冷的雪晶一點一滴覆蓋他的身體,在空氣中製成一個冰雪人影。
Olaf發出一聲驚呼,他們兩人則呆呆地看著這樣的變化,沒有人先有所動作,像是怕一動就驚擾破壞了這樣的景象。
 
許久,Elsa才輕聲開口。
「原來、是你……」
她凝視著眼前雪製的人影,眼角微微濕潤,露出滿足的笑容。
「謝謝你,在我身邊陪伴了這麼久。」
 
原來,雙眼無法看到之人,真的可以用心去感受到。
 

 
他們之間維持了許久的安靜。
Olaf已經閉上眼睛,它的力氣已不足以支撐站立,只能蹲坐在地上,然而那細短的樹枝手仍執拗地抓著Elsa,彷彿那樣才能令它安心。
空氣中只聽得到她微弱的呼吸聲,他們都知道,時間快到了。
 
「Jack。」Elsa歪著頭,像個孩子般地對他訴說。
「我想唱歌。」
他咧開笑,對著她點頭,用眼神告訴她:妳唱,我聽。
於是她輕輕啟唇,用平靜而緩慢的曲調哼出那首曾經象徵著解脫與自由的歌。
 
“The snow glows white on the mountain tonight
Not a footprint to be seen......”
 
輕和舒緩的聲音,少了當初拋開一切的倔強與奔放,卻多了歷經歲月磨礪出來的堅定、溫柔與豁達,Jack不由得想起他們的第一次見面,在那之前從未有人能看到他,他甚至找不到自己存在的價值與意義。
就在那時,他遇到了她。
 
一個能看到他的人,一個與他同樣擁有冰雪魔法的人。
一個從魔力到靈魂都與他何其相似的女孩。
 
歌曲還在繼續唱著,那溫柔的嗓音卻已逐漸低下。
 
“Here I stand in the light of day
Let the storm rage on—”
 
聲音到此嘎然而止。
一室無聲。
 
與此同時,他感覺手指與臉龐傳來溫涼的觸感。
Elsa離開了。
 
他一語不發地站在她身側,面上沒有明顯表情,無悲無喜,只靜靜看著她安詳的睡顏。
過了良久,他終於開口,低聲替她將最後一句接續下去。
“The cold never bothered me anyway.”
他終於可以觸碰她,在她生命落下帷幕的那一刻。
 
動作輕柔地將她及她心愛的小雪人抱起,Jack一歩歩往屋外挪動,小心翼翼地不讓他們被門或屋內的物品磕碰到。
「我帶你們回家。」他溫柔地說,「就像風一樣快。」
抬起頭,他看著一望無際的晴朗天空。過了許久,又可能只經過一秒,他吐岀口氣,雙腳用力一蹬,銀色短髮的少年抱著他們飛向天空。
 
「別擔心,只要閉上眼睛,再次睜眼時就會發現已經到家了……」


* 


『啊!怎麼這麼晚了?怎麼辦,爸爸媽媽知道會罵我的……』

『別擔心,Elsa。』
『我會負責把妳平安帶回家的,就像風一樣快。』
『妳只要閉上眼睛,再次睜眼時就會發現已經到家了……』




+END+ 




此文為圖文合本,小說漫畫相互呼應。

上述為文字小說內容w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4 )
热度 ( 1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