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Irreparable Fault 05-06

05.
 
黑夜,墓地。從巨大坩鍋中冒出的蒸騰霧氣模糊了Harry的視線。

Tom Riddle站在他面前微笑,笑容高深莫測,一如往常,就彷彿Harry身上禁錮的繩索並不存在,二十呎外地上也沒有一具已經逐漸冰涼的屍體。

當Harry跟Cedric走到迷宮終點,抓起擺放在中央的獎盃時,他們便被一股巨力拉到這處墓地,而後Cedric被殺害,Harry則被魔法變出的繩索綁了起來。

這一切的始作俑者走上前,將Harry口袋裡的日記本取出來。

煙霧迷漫中,Harry注意到Tom的輪廓不同於平時的朦朧,比以往要清晰得多。與此同時,他感覺自己逐漸使不上力。意識逐漸模糊,尤其額頭的傷疤簡直像被火灼燒一般,頭痛欲裂。

「忍耐一下,很快就結束了。」Tom輕柔地說。

「……為什麼?」Harry嘶啞地問,「你也是的部下?」

他嫌惡地看向另一邊,Wormtail手裡的那團……生物。

「注意你的態度,Potter。」一個冰冷的嗓音說,「我隨時可以改變主意殺了你。」

「主魂。」Tom的語氣帶著警告,「你清楚我們的目的。」

那邊傳來一聲嗤笑,沒有更進一步的交談。Wormtail哆嗦著,目光閃爍地在Harry跟Tom之間徘徊。

Harry深吸口氣,艱難地從牙縫中擠出字來。

「到底……怎麼、回事……」

「你還不懂嗎?」Tom憐憫地望著他。他拾起地上Harry遺落的冬青木魔杖,凌空劃下自己的名字。而後他揮揮魔杖,字母重新排列組合。

Harry感覺自己的血液彷彿在一瞬間凍結。

「他就是我,我就是Lord Voldemort,親愛的救世主男孩。」
 


在Harry的絕望之中,黑暗的重生儀式持續著。父親之骨、僕人之肉,以及……他無力地看著右手臂內側插著的銀白匕首,鮮血汩汩流出,浸染他裂開的長袍袖口。

仇敵之血。是他將Voldemort復活的,是他害Cedric被殺死的。Harry無法停止內心那股罪惡感。他不該輕信一個陌生記憶。

Tom的表情嚴肅而鄭重,他仔細地檢查坩鍋內的魔藥狀況。火焰越燒越旺,裡面的液體顏色逐漸由火紅轉變為炫目的白色,最後,他露出一個滿意的笑容。

「最後一個步驟。」Tom狡詰地說,「晚點見,Harry。」

他將手裡的日記本投入鍋裡,身影消散在氤氳的水氣中。
 
 
06.
 
都是他的錯。

當Voldemort高大瘦削的身影出現在眼前,Harry腦海裡只剩這麼一個念頭。

重生的黑魔王看起來就像更年長的Tom,而非三年前Harry所見到的扁平蛇面,然而他依舊有著Voldemort的腥紅色眼睛,以及殘酷暴虐的表情。

在檢查完自己重塑的身體後,他將視線轉移到Harry身上。他緩慢走向被綁住的男孩。

「在害怕嗎?」他輕聲說,目光愉悅地看著Harry徒勞的掙扎,「別擔心,你是助黑魔王復活的最大功臣,Lord Voldemort一向賞罰分明。」

「你以為……我會相信你嗎?」Harry低聲嘶吼。

「你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不怎麼在意男孩的牴觸,Voldemort隨手一揮,綁在Harry身上的繩索驟然鬆脫。他摔落在地上。

「是不是感覺全身空蕩蕩,施不出一點力氣?」Voldemort說,紅眼閃著興奮的光,「是不是覺得身體不是自己的,無法自由控制?」

他彎下身,捏緊Harry的下顎,強迫他抬起頭。

「Harry,這兩年你在日記本裡向我傾吐多少心事,你的靈魂就提供我多少養分,並且──」他露出一個勝利的笑容,「──這種影響是雙向的,我的一部分靈魂也早已滲透到你的內部。」

Harry驚駭地睜大眼,赫然發覺最糟糕的時刻還沒有到來。

「懂了嗎?我親愛的救世主。」Voldemort縱聲大笑,聲音高亢冷酷,「你已經被我控制了,無力也無法反抗。」

指節分明的手指緩慢上移,似是想替Harry擦掉頰上的冷汗。Harry用力地別過頭,拒絕對方這種過於親暱的碰觸。

「還妄想做無謂的掙扎?」Voldemort感興趣地揚眉。

Harry回給他一個惡狠狠的眼神,「你不會得逞的。」他喘著氣,「我不會……」

「你還是學不會教訓。」Voldemort平靜地說,以一種讓Harry毛骨悚然的眼神凝視他。

「看來,我們需要讓事情更簡單一點。」

「什麼?」

Voldemort的嘴角極為緩慢地綻出一抹殘酷的笑意,臉上流露的勢在必行讓Harry背脊一陣發涼。
 

『來吧,以你的靈魂起誓,你將永遠對我忠誠。』
 

Harry幾乎要以為自己聽錯了,他張嘴,想大聲嘲笑對方的癡心妄想,然而卻驚恐地發現自己發不出聲音。

不,不是發不出聲音,而是他得用盡全身力氣才能克制自己不去複述那句荒謬的話。這簡直太瘋狂太不可理喻──

他驚慌失措的表情讓Voldemort笑出聲來,『還想反抗我?沒用的,男孩。』

他倏地湊近Harry的臉,鼻尖對著鼻尖,雙脣幾乎要貼上Harry的。

『你以為你藏得很好?以為我沒看出你的那點小心思?』他貼著Harry的唇畔,氣息曖昧地噴在Harry的臉上,『知道你都用什麼眼神看著“Tom”的嗎?就與以前那些迷戀我的人們一模一樣。』

Harry不敢置信地看著他,儘管他內心十分想咆哮著反駁對方的話,他仍然無法吐露哪怕任何一個字。

『這不是什麼令人難為情的事,Harry。』惡魔般的話語持續著,『承認它吧,這樣你會輕鬆很多,相信我。』

Harry閉上眼睛,激烈地搖頭,『不、不……』

『看著我的眼睛,Harry Potter。』

Voldemort沉聲說。

這是一道命令

Harry的眼皮劇烈地顫抖,僅存的理智告訴他如果現在把眼睛睜開,一切就真的完了。但令他絕望的是,他的眼皮確實在不受控制地張開。

他無可避免地對上那雙殘酷的腥紅雙眼,意識逐漸模糊。

『Harry James Potter,』Voldemort誘導地開口,『以你的靈魂起誓,你將永遠對我──Lord Voldemort保持忠誠。』

『……以我的靈魂起誓,我將永遠對Lord Voldemort保持忠誠。』

他機械似地重複,翠綠色的雙眼空洞,毫無一絲光彩。

『你發誓,無論時間地點,將永不違背我的命令。』

『我發誓,無論時間地點,將永不違背Lord Voldemort的命令。』

『你發誓將臣服於我,永不背叛。』

『我發誓將臣服於Lord Voldemort,永不背叛。』

說完,Harry彷彿全身力氣都被抽乾,整個人癱倒在地上。腦袋在一瞬間清醒過來……他剛剛做了什麼?!

『做得很好,乖男孩。』

他聽到男人這麼對他說,意識再度陷入模糊──
 
『這下,你徹底成為我的所有物了。』




(待續)



『』為爬說語。

⋯⋯⋯原本以為上下兩章就好,沒想到V復活這段居然兩段字數就跟前四章差不多。

於是就切個(中)篇出來啦,看著大家好像有點在萌看起來和善又有點壞的湯姆,我要告訴大家的是——這個湯姆不是「有點壞」,而是他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壞蛋啊XDD

雖然我一般短篇都比較輕鬆歡樂一點,不過這次這篇其實不是什麼開心歡樂的文(之前忘了講⋯⋯⋯雖然我在標題跟上文中有不斷明示暗示了www)真要說的話,它算是「一個原本應該可以寫成長篇的故事,因為某些考量被我以短篇形式呈現出來」,所以是歸類算正劇(?)

順帶一提,這篇的主要假設是「倘若金妮沒有從哈利的宿舍中偷回日記本、倘若日記本沒有暴露密室的事情」,於是⋯⋯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就等我寫完它啦w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27 )
热度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