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Irreparable Fault 01-04

01.

 

Harry Potter目光探詢地看著桌上模樣老舊的本子。從外表來看那只是一本再普通不過的日記本,黑色封皮已經有點鬆脫,書寫在上頭的日期也褪色得幾乎看不出來。


他輕輕翻開它,裡面是一片空白,僅除了第一頁用著優美書寫體拼出的名字:Tom Riddle。


Harry知道這個人是誰,Ron曾經在陳列室擦過他的獎牌無數次,五十年前的他獲得了學校的特殊貢獻獎,原因他們並不清楚,然而結合五十年前密室曾被打開的消息……直覺告訴Harry這個Tom Riddle肯定知道關於密室的一些事情,而答案就藏在這本日記本裡。


他對日記本的執著讓他的朋友們無法理解──他們也曾經陪著Harry花時間研究各種讓隱藏文字顯形的咒語,然而無論使用什麼方式,日記本皆毫無反應,最後他們不得不承認或許這確實只是一本普通的、除了名字外什麼也沒有的日記本。


只有Harry依舊對自己最初的直覺深信不疑。這本日記本、以及Tom Riddle這個名字給他一種異常熟悉的感覺,這些對他來說似乎意味著什麼,儘管他無從解釋那種若有似無的親切感。


毫無進展的狀態持續著,直到某天他拿起羽毛筆蘸了一點墨水,無聊地寫下一句話。


My name is Harry Potter. 


這句話在紙上閃爍了一下,接著就像是被紙張吸進去一樣,消失得毫無蹤跡。Harry感覺自己的心跳加快,他成功了!


幾秒鐘後,一行文字緩緩浮現在紙頁上,Harry立刻認出那個與第一頁姓名完全相同的字跡。

 

Hello, Harry Potter, my name is Tom Riddle.

 

 

02.

 

Harry苦著一張臉,在柔軟的羊毛地毯上寫著他的魔法史作業。在他的旁邊,一個高大的黑髮男孩舒適地坐在沙發上,一手端著瓷杯,優雅地品嘗他剛從霍格華茲廚房偷偷帶來的紅茶,另一手拿著一本《近代魔法史》閱讀著。


不愧是Slytherin的學生,真是會享受。他在內心腹誹,對於Tom Riddle在自己趕作業的時候擺出這麼悠哉的姿態深深的不滿──那杯紅茶還是他從廚房偷出來的呢。


「在背後議論他人可不是個好行為,Harry。」五十年前的學生會男主席懶洋洋地開口,Harry一個激靈,差點從地上跳起來。在他開口辯解前,對方又不輕不重地補上一句,「還有,第二次妖精戰爭的時間點是在15世紀,你這已經是第三次寫錯了。」


「……」


Harry壓住往那張英俊的臉上痛揍一拳的衝動,認分地修改羊皮紙上的論文。


他發誓他再也不要去問Tom Riddle任何課堂上的問題了!就算他因此發現了學校中還有一間有求必應的房間、就算被Tom Riddle修改過的作業每次都獲得很高的分數、就算他曾經在Snape的課堂上偷偷告訴他熬煮魔藥的秘訣、還教導他許多魔法的實用技巧──


……他決定自己要展現出Gryffindor的雍容氣度,別跟一隻喜歡裝模作樣的毒蛇計較太多。說到底,Tom Riddle比起Malfoy等人好得太多了。


自從Harry發現日記本的祕密後,他便與Tom成了筆友。儘管Tom有時的故作姿態有點討厭,好比他拒絕讓Harry的其他朋友知道他的存在(「一頭Gryffindor的蠢獅子已經夠讓我頭疼的了,我拒絕再多認識其他的。」)然而大體而言他是個好的夥伴。Tom善於傾聽,也願意給予意見,重點是跟他討論的話題不會有第三個人知道,跟Tom談話的感覺就像擁有一個祕密的兄長一樣,讓他不自覺地想要親近。


埋首在作業中的Harry沒注意到,坐在沙發上的黑髮男孩不知何時已經闔上手中的書本,帶著審視的視線落到他的身上,最終停留在額前的那道傷疤。

 

 

03.

 

「我真不敢相信,今年居然什麼事情也沒有就過去了。」


直到回到Dursley家,Harry才從這種震驚中回過神來。


學期間鬧得沸沸揚揚的密室攻擊事件,莫名其妙地停止了。除了他的寢室某天被不知名的人入侵,將東西翻得亂七八糟的外,沒有學生再受到攻擊,之前被石化的受害者也在解藥調製完成後恢復了原樣,那些關於Slytherin傳人的復仇就像未曾發生過一樣。


「聽起來我們的救世主原本很期待會發生些什麼。」年長的男孩悠閒地說。


「並沒有!」Harry翻了個白眼,「只是,我們沒有抓到兇手,這不是代表他很可能還躲在暗處謀畫著什麼陰謀嗎?」


「所以?你想做什麼?」Tom漫不經心地反問。


Harry的視線不知何時定在他的身上。


「說實在的,你對密室的了解真的只有那樣?」


「我不是早已給你看過當時的情景?」Tom的語氣透露一絲不悅。


「可是,Hagrid說他沒有打開密室,而且、他還是個Gryffindor──」


「天曉得。」Tom輕描淡寫地打斷他,「我也不相信那樣的人會是Slytherin的傳人,不過他在學校養了危險的寵物是事實。」


這點即使是Harry也無法反駁。


「倒是,我有一點十分好奇。」Tom突然開口。


「什麼?」


「你剛才提到了『今年』,難道去年曾經發生過什麼事嗎?」Tom摩娑著下巴,眼睛微微瞇起,「難不成……與那個人有關?」


「你真的對Voldemort很感興趣呢。」


Tom露出微笑,「畢竟他於我而言,是屬於未來的啊。他跟你都是……」


Harry聳聳肩,向他解釋了一年級的事情,並未深思對方話語中的意思。

 

 

04.

 

之後的新學年也度過的還算順利。儘管最初受到Sirius Black從Azkaban逃出來的影響,學校裡充滿著各種戒備與Dementors,但對Harry來說,這些與認識他父親的兩位老朋友,甚至還與他的教父相認相比,都太過於微不足道。


「可惜的是我們讓Peter Pettigrew逃掉了。」他遺憾地說,「我差點就能有個新家了。」


「至少你的教父還是安全的。」Tom試圖寬慰他,「而且,你還有我。」


你有我就夠了。


他低聲呢喃,聲音帶點嘶啞,與平時有些不同。


Harry猛地扭過頭。年長的黑髮男孩依舊維持他臉上一貫高深莫測的表情,他瞅了半天仍是沒有看出任何異樣。注意到Harry的動作,Tom輕描淡寫地開口。


「怎麼了?」


「沒、沒什麼。」


Harry搖搖頭,不是很確定當自己聽到Tom的話時,那種心口微熱的感覺是什麼。

 

他沒有時間去想太多。Quidditch世界盃上引發的混亂、天空中不祥的黑魔標記,以及隨之而來他的名字被投入火盃,成了第四個三強爭霸賽的勇者──


「不管是誰把你的名字扔進了火盃,我、我認為他們真正的用意,是想要你的命!」


當他從匈牙利角尾龍那取得金蛋,從火閃電下來時,與他冷戰數周的Ron結結巴巴地對他說,表情與那僵硬的語氣相反,嚴肅而擔憂。


「你懂了吧?」Harry冷冷地說,「你花的時間還真長呢。」


「不過算了。」他咧嘴一笑,「沒關係。」


朋友之間就是這樣,即使發生過爭吵,最後理解後還是會站在他這邊。


Hermione發出一聲嗚咽,抱著終於和好的兩人喜極而泣。


哭著發洩過一頓後,Hermione擦乾眼淚,注意到Harry的臉色有些不對勁。


「Harry,你還好嗎?」她擔心地問,「你的臉色有點蒼白。」


「我沒有什麼感覺。」Harry抓抓頭,「大概剛才的火龍試煉還是太刺激了?」在激發完腎上腺素後,他現在的確有種疲憊的虛脫感。


「或許吧。」Hermione依舊皺著眉,「算了,你先去休息吧。」


他們一起走回Gryffindor休息室。在Hermione替他強烈拒絕眾人熱情的慶功邀約後(「沒看到Harry蒼白的臉色嗎?他需要休息──」)Harry獨自一人回到寢室。他躺倒在床上,從枕頭下拿出他熟悉的日記本。


我成功了,靠著我拿手的飛行得到了金蛋。


他簡短地書寫著。


我知道你辦得到。


在他的筆跡被吸收後沒多久,一行字緩慢地浮現在紙面上。看到日記本的回應,Harry的臉上露出不自覺的笑容。


而日記本的回覆還有後半,半晌,另一段文字出現在他的眼前。

 

跟著我的指示走,我會讓你安全地得到冠軍。

 

 

(待續)



好久沒開的新文,算是短篇?沒意外應該上中下或上下就能結束了w

DS那篇有點卡,正在努力在卡中找回感覺,先來弄篇短篇練練手。

被詛咒的孩子劇透雷到我感覺生無可戀,我......我超級討厭貝拉的啊(掩面哭)

不過除了迪哥里家被黑得徹底還有那個女兒讓我情感上有點接受不能外其他的冷靜想想都算合理ry

反正看完詳細劇透之後讓我忘記吧(。


遲來的,祝大家端午節快樂!

评论 ( 14 )
热度 ( 6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