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無授權翻譯] The Closing Of The Year

標題:The Closing Of The Year
作者:kcstories
譯者:瀟瀟
原文:http://harry-holidays.livejournal.com/84588.html

授權:感覺原作者已經消失很久了,甚至在那個網站的帳號已經刪掉的樣子。我從2014年打算翻譯這篇就在作者網站留了言(即上述原文網址)到現在依舊沒有回音,因此應該是要不到授權了,暫時歸類到無授權翻譯。如果有誰有聯繫作者的方式,也請告訴我。
聲明:一切屬於J.K.



The Closing Of The Year

Albus不知道為什麼他今年的聖誕節得與他父親以及他父親的男朋友──不知這是否是個正確的稱呼──共同度過,尤其當Lily跟James將跟他母親待在洞穴屋,就像過去的每一年一樣。

但是、當然,有很多事情Albus並不知曉。

這不是因為他太過愚笨。相反地,以一個十歲男孩來說他已經非常聰明了。

只是大人們總是不告訴他許多事情,他們可能忘了去提及,或者選擇性地保留某些事實,為了他或是──更通常地──為了他們自己好。

每當他提出疑問希望能得到一個解釋時,那總會引起他們的小題大作,因此他不會再去詢問了。

他討厭變成一個麻煩,他的父母之間已經有足夠多問題需要解決,沒必要再去回答一堆蠢問題。


在那些特別難熬的日子裡,Albus無法不去想父母的離婚是否有部分是他的錯。

Well,或許是他跟Lily共同的錯,但主要癥結點還是在他。他是第二個孩子,他應該更成熟點,別那麼內向。況且,別忘了他是Harry Potter的兒子,一定程度的勇敢是被眾人所期望的。

或許,如果他更像James一點,事情就能……


儘管Albus努力去避免那個話題,然而在少數它被提及的場合裡,他的父親總是一再向他保證他們分手的理由與他或是他的兄弟姊妹無關。

“當你長大以後就會了解的,兒子。有時候大人們……好吧,你媽跟我結婚時都太年輕了,真的。而我們還有許多從戰爭遺留下來、沒有解決的問題。總而言之,這些才是我們為什麼無法維持這段婚姻的原因──我是指,你不是該被責備的那個,James跟Lily也不是,而我們都還是很愛你們。”

Albus總是微笑著聽完他父親的說法,儘管他心裡並不這麼認為。

如果他的父母對他都還擁有相同程度的愛,那為什麼只有他得跟父親一起搬進那棟在小漢格頓的可怕舊屋子?

按理說,那屋子應該已經重新翻修,有些地方甚至經過重建,然而這並未使它變得不那麼令人望而生畏。每當他站在那扇實木大門前凝視著雕刻在上頭的石像怪,Albus總能感覺到一股涼意。它們細小的眼睛盯著他,嘴角半冷笑著,彷彿在嘲笑他的困境。

Albus冰冷的小手抓了抓他毛躁的黑髮,重新環顧了他曾經的房間周圍,他知道這將會是最後一次。他深深地嘆口氣。

他很確定,今年的聖誕節絕對不可能會快樂的。


******

 
 
Albus在瑞斗府的第一個傍晚簡直是難以想像的尷尬。 
 
他父親不斷試圖製造愉快的話題,甚至提議在隔日一同做些好玩的事情。 
 
“外頭積著雪,明天下午一起去滑雪橇一定是件很棒的事,阿爾?村莊附近有座很大的森林,如果我們夠幸運,或許還能看到一兩隻鹿。” 
 
沒有任何回答,只有沉默不斷蔓延。 
 
感受莊園主人審視的目光,Albus完全不敢吐出任何一個字。那些不同形狀大小的刀叉困擾著他,他的馬鈴薯泥也如此地難以下嚥,有如碎玻璃一般。 
 
 

******


 
Albus當天晚上睡得並不好。 
 
他輾轉難眠,少數幾個短暫睡眠又充滿著讓他崩潰、全身發抖的可怕夢境。 
 
他想念媽媽,還有他的妹妹。 
 
他甚至想念James。 
 
當然,他最想的還是他的家,他至今還是不理解為什麼他會被送到這裡。他到底做了什麼,讓媽媽對他這麼生氣? 
 
 

******

 
 
隔天一早(至少不晚於七點)Albus躡手躡腳地走下那個華麗的階梯。他已經放棄嘗試入睡,並決定去廚房取一杯牛奶。 
 
Riddle的家庭小精靈在昨天介紹的時候看起來很好,如果她已經在那邊準備早餐,希望她不會介意他打擾到她。 
 
在他正要偷偷穿越走廊時,一個耳熟的聲音突然從小客廳傳來,他停下腳步。 
 
“什麼?他也是她的兒子,你確定你當時沒有理解錯她的意思?” 
 
Albus吞了吞口水,他們是在討論自己嗎? 
 
“是的。”他父親嚴正地回應,“沒有任何理解錯誤,Tom,她不想看到他。還有Lily……”Albus聽到一道尖銳的吸氣,“Lily節禮日(註一)那天不能過來,連一小時也不能,Ginny認為……” 
 
“繼續說。” 
 
“她、她怕他。” 
 
 
毫不幽默的笑聲在小客廳與外頭的走廊間迴響,“他只是個小男孩,Potter。她指望他能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不過十歲的年紀,他能有多邪惡?看他昨天晚餐時坐立難安的模樣,我甚至擔心他的汗水會浸濕他自己。” 
 
另一個男人發出嘆息,“Ginny的問題……”他做了另一個深呼吸,“阿爾讓她想到你,顯然,很大部分的。” 
 
“想到我?” Riddle再度笑了起來,“這簡直太可笑了,她才是那個生下他的人,而我還在……” 
 
“在拘留狀態。”他父親回答道,聲音微弱到Albus幾乎聽不見。 
 
“享受魔法部的特殊款待。所以……” 
 
接下來是一陣不祥的沉默。 
 
 
Albus準備離開走廊,盡可能安靜快速地逃到對他來說相對安全的房間。在他響亮的心臟跳動聲促使他離開之前,Riddle再度開口。 
 
“你終究還是被我吸引,Potter,這是件好事。你總會跟些不安分的女人糾纏,這習慣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Albus轉身離去,不再去聽他父親對這句話如何表示。 
 
 

******

 
 
午餐過後,Harry就被一個緊急傲羅任務叫走了。 
 
因此,關於滑雪橇的約定並沒有實現。 
 
由於與那個奇怪又陰森的男人接觸會讓他過於緊張,Albus決定待在自己的房間讀一篇關於四個小孩與一隻狗的麻瓜冒險故事。 
 
他現在已經對整個故事了熟于心,然而那沒有關係。重複閱讀這些童話讓他感到舒適,透過閱讀,他能將自己帶往一個比這裡更讓他熟悉喜愛的世界。 
 
當Albus叫喚家庭小精靈替他取來一杯南瓜汁時,他提醒自己別去猜測媽媽會不會在今天讓他回去。 
 
他知道她不會這麼做,今天不會,明天也不會。 
 
 

******

 
 
專心看著書,Albus並未留意時間的流逝,直到外頭傳來敲門聲,他才抬起頭來。快速地往窗外瞥了一眼,天色早已暗下,唯一的光源來自草坪上厚厚的積雪反射。 
 
“是?”他應聲道,從原本躺著的床上坐了起來,父親終於回家了? 
 
顯然梅林並不怎麼眷顧他。 
 
Tom Riddle走進房間,一個算計的微笑在他蒼白的臉浮現,“你在這裡啊,Albus Severus.”他說。 
 
“只、只是阿爾。”男孩脫口而出,而後快速地加上一聲“先生”。 
 
Riddle抬起一邊眉毛,逕自坐上床鋪,“怎麼了,年輕的男孩?” 
 
“我、我的名字……Riddle先生,叫我阿爾就好了,拜託?” 
 
Riddle皺眉,“Albus Severus是一個出眾的好名字,年輕的Potter。你父親用他在戰後最欣賞的兩個人的名字替你命名,儘管前一個名字讓我懷疑他的判斷力,甚至是心智健全度。” 
 
 
Albus吞了吞口水。當你有所質疑時,永遠同意對方的說法。James曾經這樣告訴他,這項忠告看來鐵定適用於此,“是、是的,先生。”他小聲地說。 
 
Riddle露齒而笑,目光讓人不寒而慄,“我原本打算派Trinny將晚餐端上來給你。”他說,“然後你就可以繼續你的閱讀,不過……”他刻意拖長了語調。 
 
“先生?” Albus屏住氣息。 
 
“也許不讓你養成獨自在房間用餐的習慣才是個好主意,你知道對你父親來說家人共同進餐有多重要,我假設你已經注意到這點。” 
 
“是的,先生。” 
 
“很好,那麼,” Riddle站起身來,“我會讓Trinny替你準備一份你父親之前提過的──”他厭惡地皺起鼻子,“──披薩,以及看在梅林的份上,去點亮幾根蠟燭。在昏暗的光線下閱讀很傷害視力,你不會想在幾年後就必須戴眼鏡的,對吧?” 
 
在Albus找到適當的答覆前,Riddle便離開了那個寬敞的臥房。 
 
 

******

 
 
傍晚剩下的時間,Albus依舊待在自己的房間。 
 
家庭小精靈做的披薩並沒有他的外祖父做得好吃──裡頭加了太多花椰菜,有些還有梗,噢,真噁心,而且沒有足夠的莫札瑞拉乳酪──但整體還是不錯的。 
 
大約九點時,Albus突然感覺異常疲倦,他放下手上的書,決定上床去睡覺。 
 
當他的父親終於回來,時間已經將近午夜,Albus早已熟睡。 
 
 

******

 
 
隔日上午,在準備打開飯廳的門時,Albus突然停下了動作。 
 
他父親正與Riddle熱烈地交談,話題似乎仍圍繞著之前討論過的滑雪橇行程。 
 
“如果我們帶著四匹顯眼的白馬與一輛古董雪橇穿越村莊,看到的人難道不會停下來注意我們?這是可以被允許的嗎……我是說,法律上的允許。我討厭與麻瓜部門扯上關係,你也知道魔法部並不樂見我們對圍觀者隨意施展一忘皆空……” 
 
“哦,親愛的。” Riddle不甚獨特的笑聲在廳內響起,Albus感到背脊一陣涼意,“你自認是一個合格的傲羅,沒錯吧?” 
 
“什、什麼?” 
 
“告訴我你確實聽過忽略咒。” 
 
另一個男人嘴裡含糊其詞,反應明顯尷尬。 
 
 
他聽到更多聲輕笑。站在走廊上,Albus忍不住疑惑為什麼Riddle能像這樣嘲弄他父親,沒有其他人會這麼做,至少在一百萬年內。 
 
而後Riddle再度開口,“現在該是你兒子過來的時候了,他還想繼續睡嗎?” 
 
“不,只是……呃、他這幾個月都睡得不太好。在Ginny發作後,他開始做惡夢然後……”Harry深深嘆口氣。 
 
“你應該早點告訴我這件事,Potter。” 
 
“我、我之前沒想到……” 
 
Riddle並不打算聽完整個解釋,若Harry確實有想岀一個,“我會讓Trinny去叫醒他,即便他碰上一些個人問題,偷懶也不應該被鼓勵。” 
 
聽到這句話,Albus用他最快的速度飛奔至樓上。 
 
當家庭小精靈過來時,他將整個人藏在被窩裡,全身上下依舊穿得整整齊齊。幸運的是她並沒有察覺任何不對勁。 
 
 

******

 
 
 
努力表現出熱情的模樣,Albus答應了這次的出遊。 
 
他似乎並沒有太多選擇,他父親看來很想製造一個愉快的聖誕節,就算這可能會要了他們的命,至於Riddle……他是那種Albus作夢也不敢違逆的人。 
 
所以他們滑著雪橇在村莊裡穿梭,小心地避開麻瓜與他們的各項交通工具,終於抵達了森林。 
 
凝視著結冰的池塘和白雪覆蓋的松樹,在安靜的空地裡,Albus稍稍挨近了他父親一點。呼吸著新鮮的冬日空氣,他的臉上掛起微笑。 
 
這樣,他就幾乎能忽略那個又高又瘦的男人正坐在他父親的另一側。 
 
這樣,他就幾乎能假裝一切都不曾真的改變。 
 
 

******

 
 
晚餐開始前,Harry又接到了另一個緊急任務。 
 
從壁爐冒出來的年輕傲羅看起來非常歉疚,但他仍然堅持Harry Potter需要立刻趕過去。 
 
“沒人有能力處理這種情況,先生。那個傢伙他、他很危險,我們推測他是個死靈巫師,不太好的那種,因為他帶回來的東西……我要強調那些“東西”,那些……生物,它們──噢,我會在您的小兒子面前省略那些可怕的細節,但情況比我們預期的還要糟糕,這是場血腥的大屠殺!先生!” 
 
“好吧。” Harry簡短地說,快速關閉爐火以免又出現什麼變化。 
 
 
Albus頓時感覺自己像個洩了氣的皮球,另一場單獨跟Riddle還有家庭小精靈的晚飯並不是個令人愉快的前景,尤其今天到目前為止本來一切都很順利的…… 
 
他在想不知今晚他能否再待在房裡,但如果他父親知道了恐怕會難過。不行,Riddle看起來並不像會替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人保守秘密的樣子。 
 
 
所以,在傍晚的時候,Albus懷著沉重的心情走下了樓梯。 
 
Riddle已經在飯廳等候,“你父親告訴我你喜歡烤牛肉和約克郡布丁。”他說,朝桌面揮了個手勢,“還有馬鈴薯泥、豌豆和胡蘿蔔。” 
 
Albus緩慢地點頭,那些食物看來十分可口,儘管可能還是比不上他外祖母的廚藝。 
 
 

******

 
 
晚餐比他原先預期的好吃,直到Riddle問了那個可怕的問題,“你會期待明年霍格華茲入學嗎?” 
 
“我當然期待。”Albus這麼答道,給出符合對方期望的答案。他總是想不透為什麼大人老對他未來的學業感興趣。也許是因為他們喜歡以一種嘲弄的語調提醒,他這所謂的自由將很快結束。 
 
或許他應該禮貌的回應對方是否期待隔日回歸他們的工作崗位。當然,這比較像是James會做的事,至於他,他太膽怯於跟人們頂嘴。看吧,他並沒有繼承到Weasley的精神。 
 
“嗯。”Riddle輕啜一口手裡的紅酒,Albus不知道那是哪個品牌的,然而從桌上的瓶身看來要價不斐,“你的語氣聽起來毫無說服力。” 
 
 
Albus試圖不去理會這樣的評論,然而Riddle比一般人還要難應付。 
 
“有任何特殊理由讓你對即將開始的學業毫無動力嗎?”他問,“你父親跟我說你很聰明,你看來也很享受閱讀,根據你那箱裝滿書的行李箱,我假設並不是學校的課程讓你反感,對嗎?” 
 
“這個……”Albus做了個深呼吸,他實在不想回答,但又不能叫Riddle走開,那太無禮了,也會讓父親困擾。Riddle看來似乎是想讓他父親高興,或至少不那麼悲慘,即使Albus無法理解為什麼。 
 
Riddle雙手環胸,“怎麼樣?” 
 
“就是、呃……James、我哥哥,他……”Albus艱難地吞口水,說,“他不斷告訴我,我會被分到Slytherin。” 
 
Riddle發出嘲弄的笑聲,“那麼,Albus Severus,請你告訴我這有什麼問題嗎?” 
 
他質問的語氣幾乎可用疾言厲色形容,若Albus知道這個詞語。但他不知道,因此他改用傲慢來形容Riddle的語氣。 
 
“那個……“他結結巴巴地回應,“Ron舅舅說每個Slytherin出身的巫師最後都會變壞。” 
 
“他到現在還這樣說?”Riddle搖頭,“你父親告訴過我Hermione Granger曾經是他們的智囊人物。這麼多年了,她的聰明一點都沒有感染給她丈夫,這真是不幸。” 
 
“你以前是Slytherin的人。”Albus在阻止自己之前脫口而出,“接著你轉向黑暗方了,不是嗎?” 
 
Riddle的眼睛微微睜大。 
 
Albus一手摀住自己的嘴巴,他或許不該這麼說。不,是絕對不該如此。“我、我很抱歉。”他快速地補充,“我、我不是故意的,只是……Ron舅舅不是笨蛋而你曾經是黑魔、我是說……”他咬著唇防止嘴裡再透出任何絕對會讓自己之後後悔的單詞。 
 
然而,讓他訝異的是,Riddle 似乎並沒有生氣。男人不在意地擺手,直白地說,“永遠不用因為說出你的真實想法而道歉,Albus Severus。雖然你不妨記住,難看的物品在精緻的包裝下能更加容易被接受。” 
 
Albus吞了吞口水。他點頭並決定再也不說什麼話。沒有被詛咒或是在甜點前被趕回房間,他應該算幸運的了。 
 
“順帶一提,” Riddle繼續說道,語氣帶著一種古怪的優越感,“我十分懷疑你有什麼能被Slytherin看重的特質。” 
 
Albus皺眉,“這是什麼意思,先生?”他小心翼翼地問。 
 
“我倒覺得你更像個Hufflepuff。” 
 
Albus 的臉垮了下來。 
 
“現在又有什麼問題了嗎?”Riddle問,聽起來有點生氣,又有點像是被他的反應娛樂到,也許兩者都有。 
 
“如果我去了Hufflepuff,James一定會更欺負我的。”Albus悶悶地說,“他會更瞧不起我,至少去Slytherin我可以……我不知道,也許我可以在那邊交到一些比較有影響力的朋友或是什麼。” 
 
Riddle搖頭,“Hufflepuff的人忠誠、寬容,他們有自己的聰明方式。如果我還在學校,我會樂意與更多這樣的人做朋友。” 
 
Albus依舊皺著眉,Riddle這句話算是在稱讚他,還是有其他的含意?無論如何,Riddle唇邊那抹詭異的微笑足夠打消他繼續詢問的念頭。 
 
 

******

 
 
那天稍晚,在那個已經成為他固定躲藏點的樓梯間,Albus偷聽到Riddle與他父親討論關於兄弟爭吵的議題,說年長的兒子傷害了一個無辜小男孩的自尊,甚至可能造成永久心理創傷等。 
 
他不知道這一切實際上代表什麼──他們用了很多奇怪而複雜的詞,Hermione阿姨不在這裡,沒人能解釋給他聽──但他懷疑如果James在這裡,可能會被父親狠狠地責罵一頓。如果他被允許過來的話。 
 
Albus皺起眉。 
 
 

******

 
 
隔天早上,在一個出乎意料放鬆的睡眠後,Albus走到樓下吃早餐。他覺得……不完全是快樂,但確實感覺輕鬆了些,不知為何。或許是他漸漸習慣了這個地方。 
 
Riddle早已在飯廳,正坐在主位塗著一片吐司。 
 
Albus開口詢問他父親在哪裡──拜託,別又被叫走了──但他顯然是多慮了。 
 
“你父親決定帶一棵聖誕樹回來。”Riddle拿著報紙快速地翻閱,“他去村莊的麻瓜店買了一棵樹,我想你們兩個可以合力去裝飾它,我今天應該會比較忙。” 
 
Albus對著Trinny微笑,她正端上一盤熱騰騰的炒雞蛋及培根。 
 
 

******

 
 
一個裝飾華麗的大聖誕樹立在客廳的角落,上面擺著一顆又大又閃的星星。 
 
它的底下還沒有任何禮物,但Albus並不怎麼擔心。還有三天才到十二月二十四號呢,他父親絕對會想到這些的。 
 
他從沒忘記過。 
 
 

******

 
 
 
“為什麼你不喜歡聖誕節?”隔天Albus在午餐時這麼問Riddle,“除了你之外,所有我認識的人都喜歡聖誕節。” 
 
這只是一次開啟對話的嘗試,以一種分享自己興趣的方式,Albus並沒有傷人的意思。早上他收到了Hugo Weasley的卡片,這令他比平常增加了一點勇氣,覺得自己並沒有失去他最好的朋友。只是,他真正的親人──媽媽、James,甚至Lily,儘管Lily大概還太小,根本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卻裝作他跟父親不存在。Albus不確定自己能否從外祖父母那邊聽到什麼消息,他們從不會在聖誕節忘記他的……應該吧? 
 
然而Riddle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在一陣漫長的沉默後,Harry Potter開口代替他回答,“Tom在孤兒院長大。”他說,顯然不太喜歡這個話題。 
 
Albus皺眉,“我知道。”他說,沒注意到房間裡緊張的氣氛,“所以那邊從來都不慶祝聖誕節的嗎?” 
 
Riddle發出一聲冷笑,“哦,他們當然會慶祝,只是我從來不參加而已。” 
 
“可是,為什麼?”Albus問,百思不得其解。 
 
“我只能說,我跟其他孩子之間有些──”Riddle的聲音是冰冷的,“明顯的區別,以及、不可避免的衝突。” 
 
“區別?”Albus重複了一遍,接著,他的眼睛突然理解地睜大,“那邊的其他小孩會欺負你嗎?” 
 
“類似那樣吧。”Riddle說,帶著一個惡意的笑容補充,“你盡管放心,那並沒有持續太久。” 
 
Albus將注意力轉回自己的盤子裡,同時做了他新年度的第一個決定:不再詢問父親的另一半任何私人問題。 
 
 

******

 
 
在十二月二十四號的早晨,一個巨大的包裹被送到了瑞斗府上。 
 
來自洞穴屋的包裹,裡面裝著許多好吃的零食,甚至還有Molly Weasley的特製美味肉餡餅。 
 
Albus幾乎將整個籃子翻了一遍,然而儘管裡面的內容物十分豐盛,依舊少了點什麼。 
 
他的外祖父母完全沒有遺忘他,而從那瓶陳年威士忌來看,他們也沒有對父親有任何不滿。 
 
但裡面沒有來自他母親的留言,也沒有任何她跟其他兄弟姊妹們祝他聖誕快樂的訊息。 
 
Albus試著別太沮喪。他提醒自己將注意力轉移到一些好的事情上,就像他父親總是教他的那樣。 
 
 

******

 
 
Albus非常詫異地看到Riddle穿著一身正式長袍坐在聖誕晚餐前,他的父親也十分驚喜,如果那道得意的笑容意味著什麼。 
 
Trinny帶著笑容送上食物,顯然她的心情也很好。Albus猜測她大概有很多年沒有好好準備一頓豐盛的節日晚餐了,今年總算可以大顯身手。 
 
她肯定對自己的廚藝十分自豪。 
 
他們從湯以及新鮮出爐的麵包卷開始享用,主菜擁有所有平安夜餐點所該有的內容:香烤火雞搭配栗子混合馬鈴薯和蘑菇內餡,還有小洋白菜、碗豆、紅蘿蔔、防風和紅莓醬。 
 
跟他父親一樣,Albus大口地將食物塞進嘴裡。Riddle優雅地食用餐點,並完全不碰任何甜果醬。 
 
這場晚餐並沒有多少交談,與以前在洞穴屋慶祝時不同,在那裡無論大人還是小孩都會熱鬧地聊天,任何話題都有可能被攤在陽光下討論。然而,像這樣的安靜也沒什麼不好的。 
 
事實上,自從Albus搬過來後,他逐漸發現自己其實挺喜歡這樣寧靜的氣氛。 
 
這裡沒有一打的親戚嘰嘰喳喳地圍繞著他,這讓他能更容易地沉浸在閱讀或思考中。 
 
 
吃完甜點的巧克力蛋糕後,他們在客廳劈啪作響的壁爐前交換禮物。 
 
Albus的禮物是他自己的畫,就如其他的節日一樣。父親說這樣能省下他的零用錢,更重要的是,他喜歡畫畫,也覺得自己十分擅長於此。James說繪畫是女生才喜歡的興趣,但事實才不是那樣。Dean Thomas用他的畫賺了一筆錢,可從來沒有人敢說他是個女生,除非他們想正面體會那傢伙的拳頭。 
 
Albus咬著唇,將那張五顏六色的羊皮紙遞給Riddle,上面畫著他們的房子。 
 
Tom的眼裡閃著興味,可能還有認同,雖然這對Albus來說太難以辨識。 
 
儘管如此,Albus是很認真畫這張圖的,他將門前的石像畫得栩栩如生。如果盯著這張圖夠久,它帶給人的恐懼幾乎能跟擺在門口的真正石像一樣。 
 
“有趣。”Riddle最終說,“你對藝術十分敏銳。” 
 
“謝謝。”Albus回答,知道這是他能從這個男人口中聽到最接近稱讚的話了。 
 
“你喜歡蛇嗎,Albus Severus?” Riddle接著問。 
 
男孩快速地點頭,“但我不能像爸爸一樣跟他們說話。我沒有遺傳到這項天賦,其他人也沒有。” 
 
Riddle意味不明地微笑,用爬說語低聲嘶喚了幾聲。過了一會,一隻色彩鮮艷的小蛇憑空出現在他的右手。他將這隻蛇輕放在Albus的腿上,“這是Ebenezer,我相信他會喜歡有個新朋友。” 
 
Albus 眨眨眼睛,脹紅了臉,高興得咧嘴笑開,“牠真是太漂亮了!謝謝!”他跳起來抱住Riddle的脖子,然而他很快地意識到──或者該說、想起來──自己在跟誰打交道。他飛快地往後跳回原位。 
 
等了一陣子,他才敢稍微抬頭看看Riddle的反應。讓他鬆了口氣的是,Riddle看起來並沒有生氣,只是有點……被娛樂到? 
 
“爸,我可以回我房間跟Ebenezer玩嗎?”Albus脫口問。 
 
Harry Potter笑了,“當然,但你不想先看看我的禮物嗎?我也給你帶了些東西呢。” 
 
“噢。”男孩露出不好意思的笑容,“當然,抱歉。” 
 
一大箱書從聖誕樹下被取出來,還有好幾支新的蠟筆。 
 
“謝謝。” Albus說,並給了他父親一個臉頰吻,“我可以走了嗎?” 
 
“當然。”Harry Potter溫柔地笑著答覆。 
 
小心翼翼地捧著那隻蛇跑上樓梯──Albus可能不擅長言詞,但並不像他父親一樣粗手粗腳。興奮之下,他完全沒想到繼續留下來聽客廳裡的對話。  
 
 

******


 
“謝了。”Harry Potter輕聲說,聲音飽含感情。 
 
Tom Riddle簡單地點頭,“我早就告訴過你他沒事,你的前妻是個徹底的蠢貨,一直都是。她盯著他彷彿他之後會投身黑暗……他?哼,我敢說Trinny領著一批家庭小精靈鬧革命都比這更有可能。” 
 
Harry笑了,儘管他的聲音帶著一絲惋惜,“Ginny從來沒了解過Albus,我想是因為他太安靜了。他總是一個人沉思著,又有些……不太一般的興趣。他喜歡蛇、老鼠跟蜘蛛,說他之後想要專注研究魔藥學,或是離開巫師界去發展藝術。他似乎跟小動物們也有一種特殊的聯繫,牠們都很喜歡他。他是個很棒的孩子,但我想,她……” 
 
“因為她不能理解他,因此將他視作一個危險?” 
 
Harry 點頭,“差不多是這樣。” 
 
Tom搖了搖頭,“至少這孩子的祖父母比較開明點。” 
 
Harry對此並沒有說什麼,他只是將杯裡的酒一飲而盡,然後再將它們斟滿。 
 
 
“別這麼介意,Potter。” 
 
Harry的眼皮動了動。 
 
“這是個起點,別表現得好像什麼人死了一樣。你跟我,我會將這個孩子當成自己的撫養長大。畢竟,既然我偉大的永生計畫已經被阻礙了──我必須補充,我一點也不感謝你──我相信我應該需要一個繼承人。所以除非我們能找到一個方法讓你懷孕……” 
 
Harry劇烈地咳嗽,差點被嘴裡的葡萄酒嗆死。 
 
“安靜。所以我會把Albus Severus當自己的繼承人培養。如果那個狠心的Weasley依舊想趕他走,我甚至可以考慮收養他。” 
 
“這、這可能嗎?”Harry結巴地說。他試圖忽略Tom對前妻的直接批評。他再也不想用任何方式幫她辯護,或試圖去合理化她那些虛偽的藉口了。 
 
Tom狡猾地笑了,“你是Harry Potter。你之前還說服了魔法部的那些蠢貨讓我自由。你跟他們說我只是魂器的副作用產品,技術上並沒有做錯什麼。”他抿了一口酒,續道,“我敢打賭,只要你下定決心,你幾乎可以做到任何你想實現的事。” 
 
Harry皺眉沉思著,好幾分鐘沒有回答。而後他舉起酒杯,“那個,Arthur總會在平安夜乾一杯,或許我、呃,我們也應該這樣試試?” 
 
“很好。”Tom 說,同樣舉起他的酒杯,“要敬什麼?” 
 
“家庭?” Harry 建議。 
 
“家庭?”Tom複述了一遍,聽起來不是非常信服。 
 
“呃,好吧。”Harry笨拙地回覆,“敬你我跟Albus。” 
 
“哦。”Tom露出只有Harry曾經見過的真正微笑,“很好,這才是家庭。” 
 
Harry回給他一個笑容並摘下他的眼鏡。 
 
今年是個奇怪又動盪的一年──混亂的離婚、雙方相互的指控,最糟糕的是,他還愛上了最不可能的對象──但最後,事情都在逐漸好轉。 
 
這只是第一個聖誕節。有個聲音正告訴他,最好的還在後頭。 
 
 
(完) 

 


第一次翻譯,其實想翻這篇已經很久了(看看我去要授權是幾年前的事)覺得蠻溫馨可愛的一篇短文,不過當時翻了一半後有點怠惰就放置PLAY,最近終於把後半翻完了。
覺得翻譯真不容易啊,有些地方可能翻得不是很好,也有點久沒寫文了,算是拿來抓一下手感,請大家多多包涵,之後有空再來修一下w


丟出來也有一部分是預告......咳,我終於回來寫稿了......(看著另一個超過半年沒更的坑

希望這篇大家還喜歡,感謝閱讀。



註一:節禮日(Boxing Day)是大多大英國協國家在12月26日慶祝的公眾假期。

评论 ( 15 )
热度 ( 9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