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特傳】Harry Potter and the Martian in Atlantis 完

Chapter 4

 

「沒想到一年的時間這麼快就過去了。」

褚冥漾與哈利等人走在嘈雜的商店街上,每個人手中都提著大包小包的食物、煙火與各式道具,回想這一年來的經歷,褚冥漾忍不住感嘆。

一年下來,幾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誼,想到之後哈利他們便要回去,他不禁感到有點寂寞。

「漾漾別難過,我們要好好準備,晚上的送別派對一定要辦得轟轟烈烈,替霍格華茲的大家送行!」喵喵拍著他的肩膀,臉上表情雖然也十分不捨,卻依舊精神十足地喊。

喵喵的接待對象露娜柔聲附和,「以後還能再見面的,不是還有移送陣嗎?」

「派對……飯糰……」萊恩從空氣中浮出來,強力要求。

「你除了飯糰之外還能想點其他的嗎?」莉莉亞雙手叉腰,不滿地說。

榮恩忍不住替自己的接待人以及飯糰辯解,「其實飯糰挺好吃的。」

「莉莉亞的重點不在那裡,你們男生真是遲鈍……」妙麗受不了地搖頭。

「哈利,你在看什麼?」見哈利沒有加入聊天的行列,奈威好奇地問。

「沒有,只是覺得這個商店街不管什麼時候都好熱鬧,跟斜角巷一樣。」哈利望著充斥著叫賣聲的商店街,想起了同樣熱鬧的斜角巷,忍不住微笑。

「限時大特價!『邱恩的店』骷髏磨粉一百公克三卡爾幣,一次購買整顆的再打八折!數量有限,要買要快喔!」

「跳樓大拍賣!『喬恩』最新推出簡便版詛咒符,讓你想詛咒誰就詛咒誰!一打只要三十卡爾幣,還額外附送草人插針一個!」

「新開張大特賣!各式惡作劇商品讓你欲罷不能!『衛氏巫師法寶店』左商店街分店開張慶祝,購買三個『衛氏』產品將免費贈送一個『吹舌太妃糖』!」

「……我剛剛聽到了什麼?」哈利愕然。

「弗雷?喬治?」顯然榮恩也聽到了那個叫賣聲,他停下腳步,錯愕地將目光轉向那間五彩繽紛的店,「他們怎麼會在這?」

「唷,瞧瞧是誰來了?」雙胞胎這時也注意到了他們,兩人一左一右地圍住榮恩。

「我們親愛的小榮榮──」

「你很驚訝嗎──」

「不要用那個稱呼叫我!」榮恩脹紅了臉,打斷他們的一搭一唱,「你們跑來這裡開店了?」

「如你所見。」喬治聳肩,「霍格華茲這一年的停課把我們一半的顧客都帶走了。」

「況且,」弗雷接續道,「這邊有更多有趣的東西,更多值得參考的好點子!」

「提到點子,我們怎麼可以落後於人呢──」

「加上斜角巷的店也已經穩定,我們便把店交給薇若提代理,跑到這裡另闢新天地了!」

「他們是?」褚冥漾好奇地問。

「他們是榮恩的哥哥,弗雷跟喬治。」哈利介紹道。

幾人在衛氏巫師法寶店逛了一圈,即使是見慣守世界各種稀奇古怪事物的褚冥漾及喵喵等人也被那些小道具所吸引。喵喵興致勃勃地買了一隻粉紅色的迷你毛毛球,說是要給她的貓咪蘇亞玩,另外還瘋狂掃過包括十秒鐘除痘保證霜在內的好幾盒美容及化妝產品。

雖然褚冥漾極度懷疑以她的膚質根本就不需要除痘……只能說,愛美與購物是女人的天性。

 

 

在採買好需要的物品後,一行人回到學院繼續準備晚上的派對。

這場小型的臨別派對舉辦在學院內的風之白園,喵喵在地上鋪了層毯子,將成堆食物放在上頭。

平日與他們相熟的人幾乎都到了,黑館的住戶、DA的核心成員、班上一些比較熟的同學,連亞里斯學院的水妖精兄弟也在受邀之列。

「很高興能參加這次的派對。」伊多笑著說,「能認識來自不同地區的朋友是再好不過了。」

「哪裡,大家都是熟人,你們不用那麼客氣啦。」褚冥漾搔搔頭。

「就是啊,而且聚會就是人多才好玩嘛!」喵喵高興地說。

「也是。」伊多微笑著點頭,雅多跟雷多跟在他旁邊。

東張西望了一陣,雷多在發現那顆他情有獨鍾的五色刺蝟頭並沒有出現時,忍不住失望地問,「漾漾,西瑞沒來嗎?」

「西瑞?」褚冥漾一愣,「應該會吧,他今天還興致勃勃地跟我說會帶餘興節目來呢。」雖然他一點也不想知道那個餘興節目是什麼。

「是嗎?」雷多眼睛一亮,「真令人期待。」

不,他一點都不期待。褚冥漾在心裡默默祈禱五色雞頭的餘興節目最好不要出現。

 

白園的入口突然傳出很大一聲巨響,所有人停下動作,看向聲音來源。

「喔喔,這麼熱情的注目禮可真叫人消受不住啊。」紅髮雙胞胎之一揶揄道。

「沒辦法,顯然是我們太帥了。」另一個紅髮雙胞胎說。

「凡是有聚會的地方──」

「就不能少了我們──」

「弗雷與喬治──」

「請大家欣賞我們準備的表演──」

「「飛龍在天!」」兩人異口同聲道,將手中已經點燃的煙火用力往天上扔。

轟地一聲,天空中炸開了絢麗的火花,五彩繽紛的煙火中,一頭身長百尺的巨龍從下方直衝上天空,張大嘴巴發出吼叫聲。

在所有人的歡呼鼓譟聲之中,巨龍從空中俯衝而下,直往人群撲來。雙胞胎繼續施放他們帶來的各種煙火,一時間,煙火做成的巨龍、鳳凰、獅、虎等動物在會場中四處亂竄。

「太酷了!」突然冒出的五色雞頭看著那頭威風凜凜的巨龍興奮地握拳,「一來就看到這麼好康的,讚!」

「衝著你這句話,下次來我們店裡買東西,算你八折優待!」喬治搭上他的肩,自來熟地說。

五色雞頭對他豎起拇指。

「西瑞,你來了。」雷多湊上去,「啊,你的頭還是那麼藝術。」他讚美道,五色雞頭完全不理他。

褚冥漾看著五色雞頭背上不斷掙動的袋子,「你背後那個麻布袋裝了什麼啊?」拜託不要又是什麼活跳跳的大型海鮮還是會尖叫的芭樂……

「喔喔,漾~這是我精心準備的餘興節目!」五色雞頭用歡樂的語氣說,「我可是準備了好久呢!」

「是什麼?」哈利等人也好奇地圍繞過來。

「嘿嘿,看了可不要嚇一跳。」五色雞頭把麻布袋鬆開,眾人屏氣凝神地盯著袋子的開口,褚冥漾甚至已經將米納斯叫喚出來,以防從袋中跳出什麼危險生物了。然而那個麻布袋在一陣扭動之後爬出的是……一隻雪貂。

更正,是一隻毛被染得五顏六色還通通豎起來的雪貂。

「真是藝術!」雷多讚嘆,換來雅多不屑的冷哼以及那隻雪貂憤怒的瞪視。

「這隻雪貂怎麼感覺有點眼熟?」哈利問。

「我總覺得這跟之前馬份變的那隻有點像……」榮恩不確定地說。

「只有顏色不一樣。」妙麗仔細端詳,正想把手伸過去,那隻雪貂便兇狠地伸出爪子抓過去,「妳這個麻種,別碰我!」

「哎,牠會說話!」妙麗眼明手快地躲過爪擊,「這聲音……真是馬份?」

「錯不了。」露娜饒有興致地盯著那隻因為露餡而表情懊悔的雪貂。

「他怎麼會變成這樣?」奈威忍笑著問,哈利、榮恩及衛斯理雙胞胎則毫不留情地直接爆笑出聲。

「哼哼,這小子之前才學了點皮毛就想來詛咒本大爺我,若不是看在他是本大爺的接待對象份上,老子早就反咒回去,讓他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詛咒了!」五色雞頭囂張地笑,「剛好前幾天聽到有人叫他雪貂,就乾脆讓他體驗一下變成雪貂的感覺。」

「幹得好,兄弟。」喬治拍著他的背,笑得喘不過氣。

「太有趣了!」弗雷也在一旁哄笑,「小雪貂,來握手~」

「要不要表演轉圈圈?」

「倒立!倒立!」

「跳火圈也不錯!」

「去死吧!你們這群人!」馬份變成的雪貂氣得張牙舞爪,「你這可惡的刺蝟頭,快點把我變回去!」

「好啊。」餘興目的已達成,五色雞頭也不跟他囉嗦,懶洋洋地彈了彈手指,嬌小的雪貂瞬間變回人型。只見馬份一向整齊的頭髮被髮膠弄得炸毛般豎起,原本淡淡的鉑金色也成了慘不忍睹的五色,有的顏料甚至還在臉上,衣服更是皺巴巴的,比萊恩的流浪漢裝更像被洗爛的菜瓜布。

哈利等人張大嘴,看著從沒有如此狼狽過的馬份,一時間說不出話來。

「看什麼看!沒看過帥哥嗎?」馬份惡狠狠地說。

「咳咳……」這話讓眾人嗆到了,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就算相處不融洽,不得不說在某程度上馬份也被某隻雞給同化了。

露娜好心地遞給他一面鏡子,他狐疑地接過,在看到鏡中自己的慘況時驚惶地尖叫,「這是什麼!該死的!」他氣急敗壞地將鏡子扔到地上,往白園的出口方向奔跑,跑到一半卻停住,折返回來將五色雞頭丟在地上的麻布袋撿起來套在頭上。

他撂下狠話,「你們都給我記住!我一定會讓你們付出代價的!」

五色雞頭已經忙著解決聚會上的食物了,他捧著一包肯X基全家分享餐,嘴裡還叼著一隻雞腿,理都沒理馬份的叫囂。

馬份對他粗魯地比了個中指,而後在哈利等人的爆笑聲中踉蹌著跑出白園。

 

一場聚會在雙胞胎提供的精彩煙火與五色雞頭帶來的餘興節目下十分熱鬧地度過了。

「小朋友們,要不要來點果汁呢~」不可避免地,惡魔大姊奴勒麗再度端著滿手的飲料笑咪咪地問。

在許多人將高純度酒精當成果汁誤飲後,場面逐漸變得混亂起來。

「嗚嗚嗚露娜不要走我會想念妳的──」喵喵抱緊露娜,哭得一蹋糊塗,中間還不忘打著酒嗝。

「以後隨時歡迎妳到我們這邊來喔,我們可以一起去找尋犄角獸。」露娜拍著她的背,用她一貫朦朧的語氣這樣說。

「我一定會去的嗚嗚嗚──」

 

「雅多,弗雷跟喬治之前那樣唱雙簧的說話方式太有趣了!我們也來試試看吧──」雷多勾著自家兄弟的肩,慫恿道。

「有人想學我們的說話方式嗎──」

「這可是需要高難度技巧的──」

「但是只要你們真的有心向學──」

「弗雷跟喬治是你最好的老師──」

紅髮雙胞胎湊上前,一搭一唱地說。

「雅多你看!很棒不是嘛!」雷多興奮地說,「這也是藝術!」

雅多沉默一陣,「……滾!」順便附帶拳頭一枚。

然後,兩人同時摀住眼睛。

弗雷跟喬治瞪大了眼睛,「太酷了!」

……

距離混亂區最遠的角落,一群幸運躲過惡魔大姊灌酒的人正在做最後的告別。

「這一年謝謝你們,我們學到了很多,視野也變得更遼闊。」妙麗依依不捨地說。

「哪裡,我們也從你們身上學到了不少東西。」千冬歲淡笑著回應,「期待哪天再次碰面。」

「嗯。」

 

「本、本小姐才不會想你們,只是你自己保重,不要再給人欺負讓本小姐丟臉了,聽到沒有!」嘴上雖然這麼說,莉莉亞的眼淚卻不由自主地開始往下掉。

「好。」奈威傻氣地笑,求助般地向萊恩使個眼神。

萊恩先是拍了拍女朋友的肩膀安撫,而後自己也默默遞了一個飯糰給榮恩,「給你。」

「這是代表友誼的飯糰。」他說。

「謝謝。」榮恩接過飯糰,咬了一口,「真好吃。」

這是只有這兩個男人才懂的、建立在飯糰之上的友誼。

 

「每次聚餐都以混亂收場,但習慣了其實也挺不錯的。」褚冥漾感嘆地看著場中已經開始發酒瘋的一群人,笑著對哈利說,「之後你們就要回去了呢,我會想念你們的。」

「我們也會,很謝謝你們這一整年的照顧。」如同第一次見面時褚冥漾向他握手,這次換哈利主動地朝他伸出手。

褚冥漾伸手回握,「回去之後你們打算怎麼樣?」

「將最後一年的課程念完,然後加入戰局對抗佛地魔吧。」哈利不假思索地說。

「是嗎?」褚冥漾偏著頭,雖然不太明白哈利與住在他對面房間的那個男人之間的故事,他依舊微笑著送上祝福,「以妖師之名,祝福你們的世界將遠離黑暗的陰影,迎向光明與和平。」他太不好意思地說,「我一直學不會那些文謅謅的祝福詞語,讓你見笑了。」

「不,真的謝謝你的祝福。」哈利朝他咧開一個笑容,打從心底感覺到溫暖。

 

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只要記住這段經歷所帶來的每一件感動,以及那份不因時間而褪色的友誼,足矣。

 

 

在經過Atlantis學院一年來多采多姿、無憂無慮的交流生活,霍格華茲的學生們終於回歸到他們原本所處的世界。在前往交流的同時,屬於他們的世界並不會因為他們的缺席而變得安穩,魔法界依舊是那個風聲鶴唳、人心惶惶的魔法界,無法逃避的戰爭也遲早會展開。

這些是他們即使不願也必須面對的殘酷現實。

 

然而,在面對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以及他底下的食死徒之前,霍格華茲的全體師生還有更棘手的問題得面對。

「為什麼走廊上的鎧甲會從背後刺我一刀!」

「救命啊!我的手被人魚雕像咬了!」

「教授!有同學掉到刀山上了──」

「學校到底發生什麼事了?!」

「同學們放心,霍格華茲已經由無殿之主協助重新與四方簽定結界,在學校內死亡是可以復活的。」鄧不利多校長絲毫沒有起到安慰作用地解釋。

他也不願意啊,那個無殿的扇董事在設立結界時,順手丟了好幾個收藏品進來,這點他實在是始料未及,只好請同學們盡快成長到足以對付那些東西的程度了。

 

全體學生發出絕望的悲鳴,看來之後的日子,依舊會十分驚險刺激。

 

(完)

 

 

 





咦?有人問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後來怎樣了嗎?

他還沒從Atlantis研究部畢業呢~


扇董事:休學或退學的人會被學校詛


(這次是真正的 伊恩滴)




終於貼完了,對不起最後一章拖了很久終於想到要來貼一下ORZ

來說說特殊傳說加上哈利波特這微妙的背景到底是怎麼來的……我只能說、一開始的罪魁禍首不是我,而是某位一邊嚼著午餐邊重翻著哈利波特小說的打打。

據說那位打打那時正好看到在霍格華茲裡面受重傷生命垂危的那段,她想著「奇怪我記得他們學院裡面就算是死了也都可以復活啊幹嘛那麼大驚小怪~」,赫然驚覺不會死得好像是另一間學院。

於是底下開啟了長串討論,大家你一言我一語玩到都快瘋了,最後我不小心腦袋發熱地說我要出本寫這個背景!


然後我就後悔了我還是想寫正劇的,相信我


寫完後自己看看,果然我的偏好已經變了,雖然原本就設定是無CP頂多微冰漾及VH,但冰漾戲份根本少之又少的狀況我真的始料未及,我果然已經變成VH王道了嗎!這對幾年前曾經是冰漾控的我來說簡直就是──好吧,那是我們都回不去的從前(飄走)

一開始就設定加上番外是兩萬字以內,最後爆了一點字大概兩萬五左右,還在範圍內,雖說如果不是有時間壓力的話應該是會爆更多字數的XD後面可能因為字數或是時間因素收得有點趕,總之希望這篇大家看得開心YO!

评论 ( 6 )
热度 ( 1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