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特傳】Harry Potter and the Martian in Atlantis 03

Chapter 3

 

開學的最初幾週對於霍格華茲的學生們可說是一場災難。

在接受多年偏保守的巫師教育後,對於Atlantis的開放式(或者該說是玩命式?)教學他們實在無法馬上習慣,這一點褚冥漾可說是親眼所見。

第一堂符咒課時,陪哈利等人一同上課的他有幸見識到全體霍格華茲的巫師在使用爆符時,將它們變成自己魔杖的奇景。

「你們除了這東西以外就沒有其他可以變的東西了嗎?!」符咒學老師崩潰大喊,「一根木棍有辦法成為武器嗎?還是棒狀物在丟過去的時候比較容易瞄準?!」

同學們拿著爆符變成的魔杖面面相覷,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當然,在他們知道爆符化成的物品最後是會爆炸的以後,教室內出現了驚恐著丟掉手中魔杖的學生們,一時間,爆炸聲與尖叫聲此起彼落,在教室上演出一段精彩異常的二重奏。

 

關於課程,大部分的人都是從基礎課程開始選擇,妙麗瘋狂般地選擇了將近半數的基礎課程,不只哈利跟榮恩,連看過她課表的千冬歲都忍不住感嘆這女孩強烈的學習精神。

「你有看到妙麗嗎?」

「她?應該待在圖書館吧……」

這是哈利跟榮恩近來最常出現的對話,接著兩個男孩不約而同地為勤奮好學的好友嘆一口氣。

 

經過幾週的觀察,褚冥漾發現他的接待對象哈利說不定擁有比自己還要強大的運氣──將小事變成大事的運氣。

在最初上基礎法陣課時不小心畫錯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能把最簡單的基本傳送陣畫成複雜強大的空間法陣,這到底是什麼樣的運氣?!重點是,那個空間法陣直接連結到耶呂鬼王那邊去了啊

當他發現空間打開來出現的是包括比申惡鬼王在內的四大鬼王高手正在打湊桌麻將的情景時,眼神都死了。

「凡斯的後人,好久不見,要不要喝杯咖啡?」每天都被他照三餐詛咒去死、可惜怎麼都死不了的第一鬼王高手悠哉地坐在一邊納涼觀局,見到褚冥漾時輕浮地打了聲招呼。

「……米納斯。」

褚冥漾的回應是直接叫出他的幻武兵器一槍打過去,也不管有沒有打中,直接關閉法陣來個眼不見為淨。

然後,他轉頭看向無辜地在一旁站著、手中還拿著筆的哈利。沉默一陣,這才語重心長地開口,面目凝重。

「哈利,下次畫法陣要小心,不要招惹到變態。」

果然,舉世無雙的運氣是所有救世主都擁有的,在知道哈利波特在巫師世界的大難不死的男孩身分後,褚冥漾如是想道。

 

然而,莉莉亞負責接待的奈威就某方面而言比哈利還要強大,那已經不是小事化大事可以形容了,而是直接釀成毀滅性災難。

好比說,那場世紀性經典的魔藥學課。

 

那原本只是一堂很單純的魔藥課,他們要調配的算是守世界中十分常見的詛咒藥水。

「接下來把妖魔骨頭放進去……沒錯……」老師在台上口頭指導著,與霍格華茲學生一同前來的石內卜教授則在課間巡視同學們的狀況。

似乎是還不太習慣守世界不同於巫師界的魔藥調製法,石內卜教授只是四處巡視而沒有出聲,但仍然看得出來他的存在讓學生們感到極大的壓力,尤其是奈威,每次教授靠近他的時候他的手都在發抖。

「很好,接下來請同學們準備好自己的武器,等會如果坩鍋裡跑出什麼魔物,請毫不留情地將牠打趴揍回去!」在同學們終於完成第一階段的調配後,老師突然熱血地爆出這句驚天之語。

「喔喔終於來了!魔藥課最有趣的地方!」Atlantis的同學們興奮地拿出各自的武器,摩拳擦掌等待著獵物的出現。

「……什麼?!」這是完全驚恐化的霍格華茲學生反應。

「你們的魔藥不會煮到一半有魔物跑出來嗎?」將水藍色掌心雷穩穩地握在手中,褚冥漾好奇地問。

「我們頂多煮錯了坩鍋會爆炸而已。」絲毫不敢眨眼地盯著面前正不斷冒出詭異泡泡的墨綠色藥水,一手緊抓著魔杖,一手拿著新學的爆符,哈利絕望地發現從自己的坩鍋中真的出現了一隻有點像是腐爛屍體的噁心東西。

「那是喪屍王,你運氣不錯。」瞄了一眼哈利鍋中的東西,褚冥漾十分欣慰這次哈利的鍋中並沒有冒出什麼奇怪的東西,「喪屍王雖然需要打很多次才會被打趴,可是它動作很慢,沒問題的。」

哈利一臉認命地將爆符化作與褚冥漾的幻武兵器有點相似的掌心雷,準備開打。

「梅林的褲子!」哈利隔壁的榮恩臉色慘白地大叫,從他鍋中出現的是某個他最討厭的巨型八隻腳生物。

「魔化蜘蛛,挺好打的,你就練習打打看吧。」萊恩冒出來說了這麼一句話後又默默消失,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消失前似乎還看到他嘴裡正咬著飯糰……

另一邊,學習力驚人的妙麗十分乾脆地將爆符化成一個短匕首,精準地射過去,直接命中她坩鍋中那隻魔物的心臟。

「不錯,以剛踏入守世界的人來說,妳真的學得很快。」千冬歲稱讚道。

「謝謝。」

 

就在眾人紛紛想辦法處理自己鍋裡的魔物時,奈威那邊突然傳來一陣騷動。

「梅林!這是什麼──」他驚愕地看著自己的坩鍋。

「你是怎麼熬的?怎麼會跑出那麼大的魔物!」看到他鍋內的模樣,莉莉亞連忙叫出幻武兵器嚴加戒備,「萊恩,還不快點過來幫忙?不要再消失了!」

「我沒有消失……」萊恩冒出來,用很委屈的語氣微弱地抗議。

隨著那魔物逐漸從坩鍋中浮出,眾人總算看清了它的原樣。那是個有著三顆頭的、長得既像羊又像馬的奇怪生物,褚冥漾總覺得那張有點欠扁的臉似乎在哪邊見過。

啊,那不正是原世界很流行的羊駝、俗名草尼馬的生物嗎!只是多了兩顆頭而已!

「居然能叫出地獄三頭闇音羊,真不簡單。」千冬歲推推眼鏡,眼底精光一閃而逝。

「……不是草尼馬嗎?」褚冥漾有些傻眼地問,闇音羊是什麼?新品種的突變羊?

「闇音羊是草尼馬的親戚,可是殺傷力比草尼馬還要強大,是一種十分凶殘的生物。」千冬歲詳盡地解釋,「尤其是地獄三頭闇音羊,這是闇音羊的進化版,數量十分稀少因此被列為神獸級生物,隨便誤傷的話是會被公會懲戒的。」

他提高音量,對自己的搭檔喊,「萊恩!要小心不能傷到牠!」

「收到。」萊恩說,接著拿出一條橡皮筋將頭髮綁起來。

瞬間,原本存在感極低、有如幽靈的他爆出強大的氣勢,連臉都變得銳利起來,「來吧!傳說中的神獸!」他囂張地說。

親眼目睹本世界最偉大變臉的哈利等人驚呆了,尤其是榮恩,他嚇到嘴巴都闔不起來。

褚冥漾拍拍他的肩膀安慰,「習慣就好。」

接著他帶著自己的幻武兵器也加入戰局。

 

因為不敢對地獄三頭闇音羊造成太大傷害,所有人打起來都顯得綁手綁腳,褚冥漾只讓米納斯打幾顆水泡干擾牠的動作,這樣的攻擊對以凶殘出名的危險神獸自然完全無關痛癢,然而幾次下來,牠們也開始覺得煩了。

由中間那顆頭帶頭,三顆闇音羊頭開始做起深呼吸的動作,見狀,千冬歲緊張地向所有人大喊,「快佈下隔音結界!」

來不及了,高分貝高頻率的可怕尖聲響起,猶如地獄傳來最恐怖的顫慄之聲,魔音穿腦,『草尼馬~啊~啊~~~』

靠!這不是之前網路上在傳的草●馬贊歌嗎!為什麼那群地獄來的生物會知道?!還是最可怕的超高音版本!還有合音!

褚冥漾一邊在內心吐槽一邊快速佈下隔音結界,當然也不忘記將哈利等人加進結界的範圍內。

教室內已經亂成一片,手腳不夠快而被草●馬贊歌荼毒時間過長的同學紛紛昏倒在地,同樣在結界內的千冬歲皺眉,「不行,狀況太棘手,請求支援吧。」

「也只能這樣了。」褚冥漾拿出手機,掙扎地撥打電話,「學長?我們教室出事了,坩鍋中出現地獄三頭闇音羊……什麼?我沒有腦殘!這次真的不是我!」

好不容易講完一通電話,褚冥漾將手機關好放回口袋,「學長說他等等就到。」

「嗯。」千冬歲點頭。

 

等到冰炎趕到時,教室裡已經如被狂風肆虐過一般。地獄三頭闇音羊的魔音將教室的所有物品都給震破,總算這堂課的老師還算有良心,有幫昏倒在地的同學們補個結界,不然只怕現在地上躺著的人就不是簡單的昏倒而是直接被送到保健室等待復活了。

也是在那次之後,奈威得到了霹靂魔藥手的稱號,此為後話。

 

 

經過一段時間,哈利等人總算習慣了Atlantis學院的生活。見他們適應得差不多,褚冥漾和千冬歲在出一些比較簡單的任務時,也會帶著他們去見習。雖然因為哈利的救世主磁場事情往往變得有點驚險(某人顯然忘記自己的運氣也不比哈利平凡……)幸好最後都是有驚無險地收場。

幾次下來,他們對於守世界各式不合常理的事情也逐漸見怪不怪了。

一日,幾人到蝶之林出任務,去採集由那邊蝶妖生產的晶蜜,這個任務難度不高,除了路上偶爾會遭遇一些地盤意識較強的林怪群攻擊外幾乎沒什麼危險性,做為報酬的晶蜜卻是一種十分難得的上等材料。

確定哈利等人可以應付那群林怪後,褚冥漾便退到一旁看他們用這段時間已經十分習慣的爆符及其他咒語與那群林怪纏鬥,實戰是最好的練習,這點他深有體會。

「哈利,小心你背後!」見到一隻林怪舉著一個粗樹枝準備從哈利身後襲擊,榮恩連忙朝他大喊。                                                                                                                                           

「唔!」哈利頭一偏,敏捷地躲過原本要打到他後腦勺的樹枝,一陣勁風掃過他的臉頰,帶來些微刺痛,接著是一聲悶響,他的肩膀被擊中了,幸好因為他的閃躲動作導致角度偏離,造成的傷害並不大。

他從口袋裡掏出魔杖,「去去武器走!」

樹枝從林怪手中脫離,那隻林怪困惑地看著兩手空空的雙手,愣在當場。哈利才剛喘口氣,妙麗又發出尖叫,「你右邊還有一隻!」

「什麼?」哈利往右邊看,果然另一隻林怪高舉樹枝往他頭上打去,那樣的距離他已經無法躲避。

「不好。」褚冥漾叫出米納斯,正要從旁射擊,一支小刀從他身後飛入直接刺入那隻林怪的手上。林怪發出吃痛得怒吼,手中的樹枝掉到地上。

「哈利,你沒事吧?」熟悉的聲音讓哈利驚得無法思考,待他回過神來只見自己的教父穿著白袍正著急地圍著他轉,「你的臉流血了!」

哈利下意識地往臉上摸去,果然剛才刺痛的地方多了一道傷口,「小傷而已,不要緊。」現在對他來說還有更重要的事,「……天狼星?」他愣愣地說,「你沒有死?」

「是這樣的,我掉進那道門後醒來,就發現自己到了這個世界。」他一邊掃除持續往他們這邊攻擊的林怪群,一邊將自己之後的經歷簡單地告訴哈利。

他是在右商店街被發現的,雖然一開始也曾急著回去,但當他發現這個世界有太多與以往認知不同的地方時,考慮到自己當前的戰力還需要提升,他決定先在這個世界習得更強大的戰鬥技巧再回歸鳳凰會。

「聽說你們到Atlantis學院上課,我一直都很想跟你們連繫,可是到昨天之前我都在出一個長期任務。」他說,「你願意原諒我嗎?哈利?」

哈利給了他一個大大的擁抱作為回應。

「哥們,我知道你很高興天狼星沒死,我們也很高興。」榮恩悶聲說,順手將朝他圍過來的林怪打飛,「可是你們可以先將這群林怪解決再好好聊聊嗎?」

兩人這才想起他們現在的處境可不算安全,「我就不出手了,這群林怪是你們拿來練手的,我出手可是會打擾你們練習的。」天狼星退到一旁,爽朗地笑道。

哈利沒說話,只是從懷中又掏出一張符紙準備發動。

「等一下,你拿錯了,那張是──」看清哈利手中的符紙,妙麗發出一陣驚叫,褚冥漾與天狼星也驚覺不對地朝他跑去。

「什麼?」

妙麗的話還沒說完,哈利的腳底下就出現一個移送陣,接著光芒一閃。

他自原地消失了。

「……移動符。」眼睜睜看著好友消失的妙麗顫顫地把話接完。

「哈利會被送到哪裡?」榮恩急忙追問。

「不用擔心,在沒有指名目的地的時候,他會被送到離他最近的血緣者那邊。」褚冥漾安撫道。

「所以哈利被送到德思禮那邊了?」天狼星問,「他該怎麼回來?」

「我們去接他吧。」聳聳肩,褚冥漾從懷裡掏出另一張移動符。

 

哈利發現自己落到一張柔軟的床上,床的所在是一間裝飾華麗的房間,充滿各式雕刻華麗的擺放物。

他正打算翻身坐起,原本被他壓在底下的棉被卻像是突然有了生命一樣自己動了起來,將他的四肢緊緊捆住,無法動彈。

「這是什麼──」他用力甩動四肢,想擺脫那些束縛。

「真是稀客啊,哈利波特。」戲謔的聲音自頭頂傳來,哈利認出那道討人厭的聲音來自於他的死敵。

「佛地魔!」他氣急敗壞地喊,掙扎得更用力了。

「雖然不太喜歡那個姓氏,然而在這間學校裡我更傾向你稱呼我為瑞斗。」彈指變出一張椅子,瑞斗好整以暇地坐在床邊,愉悅地看著哈利徒勞的掙扎。

「這是哪裡?我怎麼會被送到這?」哈利惡聲惡氣地問,「是你搞的鬼?」

瑞斗不屑地看著他,「這才是我想問的問題,你怎麼會突然出現在我的床上?」

「你的──什麼?」哈利不敢置信地喃喃自語,「那個該死的移動符出了什麼問題?」

「移動符?」瑞斗重複道。看著哈利臉上的血,勾起一抹冷笑,「原來如此。」

「什麼?」

「我沒有必要解答你的疑惑,不是嗎?」瑞斗冷冷地說,「我最近並沒有殺你的打算,你卻一而再再而三不長眼地自己送上門……你說,我該如何處置你?」

說話的同時,瑞斗骨節分明的手指自哈利臉上的傷緩緩往下滑過他的脖頸,在動脈處危險地停住。哈利感覺被手指劃過的地方激起一陣雞皮疙瘩,「你該不會是想掐死我吧?」他嘲諷道,「這種方式未免太麻瓜了,還是你擺脫不了在孤兒院的麻瓜習慣?」

瑞斗臉上的笑容不見了,「看來你確實應該受點教訓。」他柔聲道,紫杉木魔杖不知何時出現在他手中,尖端抵著哈利的額頭,撥開瀏海露出那道閃電形的疤,「你喜歡哪種咒語?看在我今天心情不錯的份上,可以讓你挑一個。」

哈利怒極反笑,「何不乾脆來一個阿瓦達?」他挑釁地說。

「難得你會如此主動地要求我殺了你。」瑞斗挑眉,「但這太無聊了,對於一間不會死人的學院,索命咒實在是個讓人不痛不癢的咒語。」

哈利不再理會他,只專注於與纏住他手腳的棉被奮戰,「讓這些該死的棉被放開我!」他怒道。

「恕難從命。」瑞斗慢悠悠地說,「依我看,你挺適合這身打扮的。」

「你說什麼?你這個混帳!」哈利氣極,索性不掙脫那堆棉被了,直接帶著被子往瑞斗的方向撲去,將他推倒在地上,「看看現在是誰被棉被給纏住!」

完全沒料到哈利動作的瑞斗呆了幾秒,「愚蠢的葛來分多。」他冷笑著說,翻身將哈利壓在底下。

哈利哪肯放過他,就著棉被像隻八爪章魚般緊緊攀住湯姆瑞斗,不肯讓他起身,就怕對方一逮到機會便會對他施咒。兩人在地上相互扭打著,都想搶奪主導權,直到──

「哈利?!」妙麗的尖叫讓兩人停下動作,朝聲音來源望去,只見瑞斗的房門不知何時被打開了,門外的褚冥漾、榮恩、妙麗與天狼星等人正呆呆地看著他們。

「我們在你阿姨那邊找不到你,所以漾漾就用他的幻武兵器直接搜索……」榮恩看著地上纏在一起的兩人,顫聲問道,「哈利,你們兩個這是?」

「你想對我的教子做什麼!」天狼星對壓在哈利上頭的瑞斗怒目而視。

「我都不知道原來你們兩個是這種關係……」褚冥漾也驚呆了,語焉不詳的話語不經大腦便直接出口。

「……什麼這種那種關係?」哈利一怔,而後反應過來,「你們想到哪邊去了?!」他大吼,「快點幫我把這團該死的棉被弄掉!」

「喔喔,好。」

經過一番掙扎後,幾人終於把哈利與那團棉被分開,期間瑞斗一直坐在椅上冷笑著注視他們的行動,讓知道他真實身分的榮恩與妙麗繃緊了神經。不過,直到他們離開,瑞斗都沒有再做什麼動作。

【這次先放過你,就不知道下次你還能這麼走運嗎?哈利波特。】

關上房門的那一刻,哈利聽到瑞斗用只有他聽得懂的爬說語,對他這麼嘶聲說道。

「……哼。」他忍不住又瞪了那房門一眼,似乎這樣就能穿透房門用眼神殺死門後的那個人一樣。

「哈利,怎麼了嗎?」褚冥漾問。

「沒什麼。」

此時的他們,還不知道褚冥漾無意間的一句話,卻是改變整個魔法世界命運的契機。

 

幾年後,回想起當初這幕的褚冥漾這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等一下,所以是我那句話讓瑞斗跟哈利最後在一起了嗎?」

「可以這麼說,但你那句話充其量也只是促成這一切發動的引子。」冰炎淡淡地回答,「若不是原本就有這個可能,就算你是妖師,他們兩個也不會在一起。」

「喔。」褚冥漾理解地點頭。

「其實你也不必想這麼多,哈利他們的世界結束了多年以來的戰爭,就算是以比較不同尋常的方式,不也挺好的。」冰炎摸摸他的頭,語氣是難得的溫和,「一句話就讓世界和平,幹得不錯。」

「……總覺得世界和平這種詞彙跟學長真是太不搭了。」

「褚,你是太久沒被我揍了嗎?」

「哇啊學長對不起──」

這些,都是很久很久以後的事了。



(待續)


有人問我只知道草尼瑪,不知道闇音羊是什麼嗎?

.......其實也沒有什麼,不過就是作者所處的社團名稱罷了(淡定)

那個社團名稱不是我想的,去問那個雪X(。

评论 ( 2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