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特傳】Harry Potter and the Martian in Atlantis 02

Chapter 2

 

Atlantis學院,白園。

黑髮紅眼的俊美青年雙手負背,環視此處的景觀。一條大蛇緊緊跟在他身邊,安靜地蜷伏著。

將外貌用魔法維持在從前的模樣,佛地魔望著不遠處通白的教學建築,微微瞇起眼睛。

這就是那間不知名的神祕學院?

根據手下賽弗勒斯傳來的情報,霍格華茲正在秘密建構什麼計畫,規模大到甚至得將全校師生移送到這間聽都沒聽過、莫名其妙跑出來的姊妹校繼續課程。由於搞不清楚鄧不利多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他決定親自前來這間學院試探。

若連作為教師的賽弗勒斯都無法探明發生什麼事,他不信那隻老蜜蜂有辦法單憑一己之力弄出規模如此大的改變,那麼便只有一種可能:霍格華茲的一切反常必定與這間不知名的學院有關。

況且,哈利波特不也在這裡嗎?

想到這,他微微冷笑。

這是個好機會,他可以順便解決那個每次都僥倖逃過他追殺的男孩。

 

「你果然來了。」

 

年輕的女聲在他身後發出輕笑,他心下暗驚居然有人能在自己沒察覺到的時候靠近他,同時迅速回身,手中魔杖直指來者。

那是個年輕的女孩,穿著華麗的東方古代衣飾,淡金色的頭髮紮在腦後,眼睛是少見的紫金顏色。

「妳是誰?」雖然面前的女孩看來很年輕,他卻無法放鬆警戒,他感覺得出來,女孩身上有著深不可測的未知力量。

「我是這間學校的董事之一,鏡。」她沉靜地說,「歡迎蒞臨本校,史萊哲林的後代。」

「妳認得我?」握緊手中魔杖,他警惕地問。愛蛇娜吉妮將身體盤起,吐著蛇信嘶嘶威嚇。

「放輕鬆。」稱作鏡的女孩微笑,「我知道你來到本校的目的,也沒有打算阻止你。不過你從進來後已經一再感受到整間學校對於入侵者的排斥了吧?」

「妳指的是那些陣法與擺飾?」他冷笑,「那些防禦措施確實有點意思,然而那依舊無法影響我的行動。」

鏡聳聳肩,「或許吧,但你不覺得這樣很不方便嗎?」

「所以?」挑起眉毛,察覺到對方似乎並沒有敵意,佛地魔索性順著對方的語氣探問。

「有沒有興趣跟我訂立一個約定?你若是答應,我就給你一個能光明正大進入Atlantis的身分。」

 

 

信步走在與Atlantis的校園裡,對於自己如此輕易便得到這間學校的研究生身份、能夠光明正大進入刺探情報這點,即便心機深沉如佛地魔也猜不透對方的想法。然而偉大的黑魔王從不畏懼任何陰謀,就算是陷阱,也要他們有本事讓他上當,現在有這方便的身分可用,何樂而不為?

那個叫鏡的女孩提出的要求只有兩點,第一是他必須遵守學生本分,也就是說他得適度參與課程以及學校活動。這點倒是無所謂,反正他對於能夠增進自己力量的事物一向不會拒絕,然而第二點就比較值得令人深思了。

把玩著手中刻有與史萊哲林小金匣相同蛇形符號的銀色懷錶,鏡的第二個要求是他必須隨時將這東西帶在身上。

他已經檢查過了,那個懷錶本身並沒有什麼問題,沒被下咒、上頭也沒有沾上毒藥,除了應該也是史萊哲林遺物之外再無任何特別之處,他實在想不明白為什麼對方會指定要求他將這東西隨身攜帶。

不過就算想不明白對方的企圖,他也不可能放過史萊哲林的遺物,那本就該是他的東西。

用魔法炸開第五個想要偷襲他的石像,他勾起冷笑,這學校果然與霍格華茲很不同。

或許他確實可以期待在這裡找出更簡單解決那個老蜜蜂與他背後鳳凰社的方法?

 

「嗚噢噢噢噢噢--」在他沉思著制定接下來的計畫時,一頭長得有點像獨角獸的生物突然像發瘋般興奮地朝他衝來,一名黑髮黑眼的少年跟在他後面,臉上表情很是無奈。

那頭生物涎著臉不斷想蹭到他身上,這引起了娜吉妮的不滿。牠低聲嘶吼幾聲,露出尖利的牙齒想嚇阻那頭生物的靠近。

奇了,人見人畏的黑魔王、那個不能說出名字的人,什麼時候變成毒蛇與獨角獸搶著爭寵的對象?

隨著那生物的靠近,他終於認出來了,雖然長得與他認知中有所出入,臉上表情也莫名讓人感到猥瑣(他有些震驚於自己內心第一時間所想到的形容詞彙)但那確實是一頭獨角獸沒錯。

 

「抱歉。」少年邊向他道歉邊想拖走那頭獨角獸,然而成效不彰,牠還是一直往他身上靠近,讓他十分不悅。奇怪的是,若平常他早就一個阿瓦達過去了,至少也要給個酷刑咒,但現在他卻沒有想這麼做的暴虐感。

「這是你的寵物?」他冷冷地問。

「什麼?」努力無視大腦傳來『大美人啊大美人嗚噢噢噢大美人──』的噪音污染,褚冥漾在聽清楚對方問話後連忙撇清關係,「不是,我只是受學校委託看著牠而已。」

開玩笑,像色馬這種性格的寵物送他都不要,太丟臉了!

「哦。」佛地魔冷漠地回應,對他來說不管那少年是獨角獸的主人還是照看他的人都無所謂,「叫牠別再跟著我。」他命令道。

「我也、很想啊……」褚冥漾苦著臉,「但這頭色、我是說獨角獸,牠喜歡黏著,呃、長得好看的人……」講到這裡,他心虛地低下頭。

「……你確定這真是一頭獨角獸?」佛地魔忍不住懷疑。

「我也經常懷疑這項可怕的事實。」褚冥漾小聲說。

式青用鼻孔噴了一口氣,對他們的對話十分不滿,苦於為了保持自己動物的形象以便親近美人只好忍住不反駁。

佛地魔懶得多說什麼,直接轉身丟下一人一馬離去,邊走還得邊安撫處於爆發邊緣的娜吉妮。

【乖,別理會那頭瘋馬,那會降低妳作為一個淑女的氣質。】他輕柔嘶語。

【可是主人,牠跟過來了。】娜吉妮不高興地甩甩尾巴,指向後頭猶不死心跟上的獨角獸。

聞言,佛地魔停下腳步往後望去,那少年大概是被甩掉了,沒見到人影,只有那頭他很想阿瓦達的煩人獨角獸。

「真是不死心。」佛地魔嘴邊浮現一抹冷笑,「喜歡黏長得好看的人?」摸摸下巴,他琢磨著少年先前說過的話。

見他們停下腳步,式青興奮地朝他心目中的美人衝過去,『噢噢噢美人就是美人就算冷笑還是好美麗──』

就在他即將撲上去的那刻,牠驚愕地發現黑髮紅眼的俊美青年不見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有著扁平面孔、樣貌猙獰的蛇臉男人。

牠停下馬蹄,呆愣地盯著那張可怖的面孔,過於劇烈的變化讓牠的腦袋無法反應。

一秒、兩秒、三秒──

『嗚啊啊啊啊美人不見了這個人是誰我的眼睛受到污染了啊啊啊──』

獨角獸眼眶含淚,痛哭著朝反方向跑走了,速度比牠衝過來的時候還要快上不止一倍。

看著那頭毫無聖潔形象可言的獨角獸,佛地魔突然很慶幸幾年前他在禁林裡吸血的獨角獸並不是眼前的這一頭。

 

 

「這裡是黑藤館、簡稱黑館,你之後住宿的地方。」

帶著哈利來到那棟外表陰森如同鬼屋一般的建築,褚冥漾介紹著學校宿舍的規劃,「我們學院的宿舍主要照各種袍級與無袍學生來區分。」

「袍級?」哈利好奇地問。

「守世界有個叫做公會的組織,大概有點類似你們的魔法部?」褚冥漾搔搔頭,思索該怎麼解釋才能讓哈利比較容易理解,「我們這邊在有了一定程度之後就可以去考取袍級資格,從最開始的白袍到紫袍,最後是黑袍。另外還有負責情報收集的紅袍以及醫療班的藍袍,有了袍級資格後就可以接一些比較高階的任務。」

「像你們之前在月臺上看到的那個人,他就是黑袍,而我則是白袍。」

「你認識他嗎?」哈利問。

「他是我剛入學時的代導學長。」褚冥漾想了想,補充一句,「他很照顧我。」除了那些斯巴達教育之外,他在內心附註。

「棘館住的是無袍級學生還有紅袍跟藍袍,白蔓館是白袍,紫荊館是紫袍,這間黑藤館則是黑袍的住所。」他繼續解釋,「你們學校大部分的學生好像都是住在最近剛建好的新棘館,不過學校那邊說你是被分配到黑館的」

「為什麼?」哈利問。

褚冥漾眉頭微皺,「原因我也不太清楚,但董事這樣說應該有他們的理由吧。」

「好吧。」哈利不再計較那個問題,轉而提出另一個疑惑,「對了,你不是白袍嗎?怎麼會住在黑館?」

「那是因為可愛的漾漾是我們黑館的吉祥物啊~」嫵媚的女聲響起,美艷的紅髮女人隨手一撈便將褚冥漾抱在懷裡,揉捏他的臉頰,「況且小漾漾真要搬走某人還不樂意呢……」她調笑道。

「奴勒麗,別這樣。」褚冥漾苦著一張臉,無奈地說。

玩弄夠褚冥漾的臉頰,惡魔守衛將目標轉移到呆站在一旁的哈利,「又來了新的小朋友?這個小朋友也很可愛,姐姐會好好疼你的~」

她笑得美艷動人,哈利卻直覺地只想往後倒退離她越遠越好。

「好了,別捉弄新來的孩子了。」溫和的聲音自哈利身後響起,他回頭望去,一個金髮綠眼的男人正站在他身後,燦金的頭髮好似會發亮一般,「你就是哈利吧,有什麼問題都歡迎來找我。」他微笑著說。

「好的,謝謝。」哈利說,雖然他不太明白為什麼對方會知道自己的名字,他還沒自我介紹啊?

「這是木之天使安因,學校的行政人員,你有什麼問題都可以問他。」褚冥漾向他介紹,「另外那邊那位奴勒麗也是學校的行政人員,她是惡魔族的,雖然平常比較呃、愛開玩笑,不過關鍵時刻還是很可靠的……只要小心不要被她灌酒。」

「還有這位是……」

 

好不容易介紹完一輪黑館的住戶,褚冥漾帶著哈利走上四樓,「四樓的空房間很多,這間是安因的,然後那邊那間是學長的,再來是我房間。再右邊的那間還沒人住,你可以考慮。」

「那就選你隔壁那間好了。」哈利十分乾脆地決定。 

「對了。」指著新房間正對面的一間房,他好奇地問,「我對面那間是誰的房間?」

那間房間的房門半掩著,從中可以看出隱約人影背對著門口,正在收拾行李。

「之前沒有人住在這啊,是新住戶嗎?」褚冥漾驚訝道。

聽到他們的聲音,那人緩緩將頭轉過來,在看清楚他的面貌後,哈利與褚冥漾同時愣住。

那是個十分俊美的黑髮青年,他的紅色眼睛與冰炎的銳利不同,反倒如紅酒般令人沉醉,同時卻又充斥著神秘危險的氣息。

「你是下午的……」褚冥漾認出他就是先前式青緊追不放的人,正想說話,站在他旁邊的哈利突然從口袋中拿出魔杖指向他。

「湯姆瑞斗!」他全身緊繃,警惕地盯著那個黑髮青年,「你怎麼會在這裡?!」

「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哈利波特。」對方勾起一個不屑地冷笑,「很驚訝嗎?」

「你是怎麼潛進來的!」哈利惡聲惡氣地問。

「愚蠢無禮的男孩,搞清楚,這裡是我的房間。」那個人站起身,居高臨下地看著哈利,眼神透著輕蔑,「你該慶幸我現在心情不錯,暫時沒打算殺你。不過你再繼續大呼小叫透露你的毫無教養,我倒是不介意賞賜你一個索命咒以免丟霍格華茲的臉。」

這番話讓哈利氣得發抖,「你以為我會相信你的謊話?」

「呃、我想這應該是真的。」被兩人晾在一旁的褚冥漾突然插話,「黑館的戒備很嚴,還有那麼多黑袍在,他不可能是混進來的。」

「你不知道他是誰──」

「那可不一定。」另一個有點耳熟的清冷男聲響起,哈利朝聲音來源望去,是之前在九又四分之三月臺致詞的兩校交流活動總負責人,冰炎。

褚冥漾驚訝地迎上去,「學長?你不是去出任務了嗎?」

「老太婆臨時把我叫回來了。」冰炎淡淡地說,沒有解釋太多,褚冥漾會意地點頭,幾年來的默契讓他知道現在並不是發問的時機。

「你就是褚的接待對象哈利吧?幸會。」冰炎略微點頭算是對哈利打過招呼,接著將目光轉移到半倚在門邊雙手抱胸的黑髮青年身上,「雖然不明白鏡為什麼會答應讓你入學,但既然你已經是我們學校的學生,如何行事你該清楚。校董事安排你住在黑館不是沒有原因的。」他不客氣地說。

「多謝提醒。」瑞斗嘴角勾起毫無誠意的笑,「需要對你說句『未來請多關照』嗎?」語氣間意有所指。

「好說。」冰炎冷淡應道,而後轉身往自己房間走去,「褚,還愣著做什麼?你們的東西收完了嗎?」

「啊!」褚冥漾這才想起來,「哈利,我們先回去整理你的行李吧?」他提議。

哈利沒理會他,他的注意力依舊放在湯姆瑞斗身上,他瞪著魔法界人人稱畏的黑魔王,後者對他的瞪視置若罔聞,「慢走不送。」瑞斗冷冷地下了逐客令。

「哈利,我們走吧。」褚冥漾也在一旁勸說。

「……就這樣?」哈利不敢置信地看著他的接待人,「你們知道他是誰嗎?他是佛地魔、殺人無數的黑魔王!他還一直想殺掉我!而你們居然讓我跟他住在同一間宿舍?!」

「你這是在建議我應該現在就殺了你嗎?」瑞斗危險地瞇起眼睛。

然而褚冥漾聽了以後卻毫不吃驚,只是冷靜地點頭,「原來如此,怪不得你們會住到黑館。」

「啊?」哈利完全不能理解他的鎮靜,「你不懂嗎?這是很嚴肅的事──」

「放心。」褚冥漾安撫已經快要暴走的哈利,「黑館裡住的都是火星人等級的黑袍,很安全的,我也已經在你身上加上好幾道結界了。」

「可是……」

褚冥漾打斷他的話,「況且,學校裡死不了人的。真的死了可以去保健室排隊復活。」想了想,他又補充道,「不過我不太建議這個選項,會有內臟被繡花或是器官被偷的風險。」

「什麼?」哈利這下是徹底傻了。

趁他愣住的這段空檔,褚冥漾半推半拖地將他帶回他的寢室,瑞斗也毫不客氣地將門甩上,四樓的走廊終於安靜下來。

「復活?死不了人的學校?」房內,湯姆瑞斗低頭沉吟著,嘴角緩慢地浮現一抹詭異的笑,「很好,至少我算是明白鄧不利多想做什麼了。」

【主人,您下一步打算怎麼做?】巨蛇娜吉妮爬到他腳邊,好奇地詢問,【是離開還是要殺掉哈利波特?】

【先暫時觀察一陣子吧,這間學校還挺有意思的。】瑞斗輕撫牠的頭,淡淡道,【至於殺掉哈利波特的事也不用急,機會多得是。】

【嗯。】娜吉妮乖巧地應聲,有些困惑於瑞斗比往常來得更多的耐心。動物的直覺讓牠敏感察覺到自己的主人似乎哪邊不一樣了,接連發生幾次意料之外的事情都沒有令他動怒,還讓哈利波特對著他大吼小叫卻沒有下殺手……主人是怎麼了呢?

算了,也許是牠多心了,主人今天的心情大概是真的很好吧。

入睡前,牠在心裡這樣想著。

 

三界之外,無殿。

「小鏡鏡還真是善良呢~」搖搖手中的扇子,和服少女撇撇嘴,「安定靈魂的陣法可不好畫啊,還要隱藏到讓人無法探查的程度,有必要為了那個死面癱的後代做到這種程度嗎?」

「沒什麼,不過是順手還掉千年前欠的一場債罷了。」從容地啜飲一口茶水,鏡慢悠悠地道,「況且,妳不覺得最近平靜到有點無聊了嗎?」

「確實如此。」和服少女笑了,算是認同她的說法。 

「好吧,我就拭目以待之後會發生什麼有趣的事情吧。」



 (待續)


魔王大人出現哪>W<

然後看著色馬糾纏魔王大人這一段......我想起來我當初為CHAPTER 2下的副標了--

黑魔王無所不能之 伸縮自如的鼻子(X


發現這篇意外推了幾個小夥伴特傳的坑,這種有點愉快但其實我早就特傳畢業的複雜感覺是2333

我的小萬花最近畢業了,然後最近熱衷幫五毒湊比較好的裝備(好比那個精簡內褲啊還有那個特效腰墜......)差點都忘記要來貼貼這篇了(被打)

這篇早就寫好了,我如果超過一周沒更新的話可以來提醒我一下,省得我還在渣副本(X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YO

评论 ( 8 )
热度 ( 2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