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31 (下)

Tom終究還是發現了。

這個認知讓Harry突然冷靜了,甚至有種終於卸下重負的輕鬆感。當一直竭力想避免的事情真的發生時,他反而不再感到慌亂,就彷彿綁在身上的束手束腳的枷鎖突然被鬆開了。

他站起身,拍了拍身上的灰塵碎屑,將後背靠在牆上。

【說說看吧,你還猜到了什麼?】他以一種輕鬆的閒聊口吻問,【我想你已經得到答案,只是有些地方還有疑問,不是嗎?】

Harry的態度轉變得太明顯,然而這種轉變並沒有感染到Tom,他依舊沉著一張臉。

【Lord Voldemort……】Tom輕聲念著,【我早該想到的。】

他陰沉地笑了。

【所以,這就是你與我斷絕關係的真實原因?】

【你認為我就是他?】

【不是認為。】Harry說,【在我所知道的未來,你的確就是Lord Voldemort……儘管我一直希望能改變你的想法,讓你別走上那條歪路。】

【偉大的救世主情操。】Tom不屑地嗤笑,【我總算明白你的英雄情結是哪來的了。】

【Tom,你現在還沒鑄下大錯,還有機會挽救──】

【你不覺得現在說這些話太晚了嗎?】Tom冷漠地打斷他,【別忘了,是你一直以來都在提防我,是你一直以來都不相信我。】

他猛地伸出手,用力掐住Harry的脖子。Harry瞪大眼睛,沒有想到Tom會突然出手。他用力拉扯Tom的手,試圖扳開對方,但Tom掐得太緊了,他的努力僅能勉強替自己爭取近乎微弱的喘息空間。

【現在,憑什麼要我為了你的一面之詞放棄我這些年的努力成果?】Tom尖刻地質問,【而如果我不答應你,你是不是就會像這次一樣不斷阻礙我?】

Harry張開嘴,因缺氧而臉色發紫,他的嘴唇動了動,似乎想說些什麼,最終卻沒有說出來。或許是Tom的質問讓他一時不知該如何反駁,也或許是Tom此刻那幾乎稱得上憎恨的面孔。

現在的Tom是聽不進任何話語的。想到這裡,Harry屈起膝蓋,朝著Tom的小腿用力踢下去。

腿部的疼痛讓Tom悶哼一聲,然而他還是沒有鬆開掐著Harry的手。

Harry的視線逐漸模糊,力氣不斷在流失。額頭上的疤火燒般地疼痛,顯示Tom已經憤怒到了極點。Harry覺得要是Tom就這樣掐死自己他都不會太過意外。

就在他快要失去意識時,身後突然傳來另一道聲音。Harry還沒聽清楚他喊了什麼,甚至連分辨那道聲音的主人是誰都還來不及,下一秒,他感覺Tom施加在他脖子上的力道鬆開了,往後倒退了幾步。

他半跪在地上,劇烈地咳嗽著,大口地喘氣,呼吸珍貴的氧氣。他吃力地仰起頭,看到Tom平舉著魔杖,朝著聲音來源怒目而視,平時冷靜的面孔已經完全扭曲,現在的他就像頭被激怒的野獸,隨時準備將激怒他的人撕成碎片。

「你怎麼會在這裡!」他聽到Tom尖銳地問,「難道是……」

他感覺自己的衣領被提了起來,讓他正面對上Tom暴怒的臉孔。

「Harry Potter!是你告訴他的──」Tom的眼睛幾乎氣紅了。

與此同時,他的疤更疼了,讓他幾乎睜不開眼,但他仍舊清楚看到了Tom眼裡的憤怒與被背叛的受傷……受傷?他被自己腦中突然浮現的想法嚇了一跳。

「放開Harry!」還來不及多想,另一個聲音再度響起,這次他終於認出來了,是Charlus Potter。

「你想做什麼,Riddle?你會殺死他的!」Charlus大聲吼道。

Tom完全不理會他,只惡狠狠地瞪視著Harry,「你居然把密室的地點告訴他──

「跟Harry完全沒關係!是我自己偷偷跟著他過來的!」

Charlus這句話起了作用,Tom的動作稍微停頓了一下。

趁著Tom將注意力分散到Charlus身上的這一秒,Harry用力地將Tom往後推,掙脫了他的束縛,失去重心的身體頓時跌落在地上。

還來不及感到疼痛,Harry便就著倒落的方向往旁翻滾了幾圈,直到他與Tom保持了一段安全距離,他這才慢慢支起身,右手緊握著他的冬青木魔杖。

「Tom,冷靜點。」他喘著氣說,「我們好好談談──」

「談什麼?我們之間已經無話可談。」 Tom毫不留情地打斷了他。

他望著Harry,再看向另一邊警戒地盯著他的Charlus Potter,評估目前的情勢。

半晌,他冷笑一聲,轉過身,無視Charlus還朝他舉著的魔杖,往出口的方向走去。

「Potter,你太看得起自己了。」

踏出密室前,Tom這才輕描淡寫地開口。此時的他已經收起了臉上扭曲的狂怒表情,彷彿之前的一切全然沒發生過,只有Harry額頭上仍在隱隱作疼的疤反映了他真實的情緒。

Harry沒有說話,只是抿著唇,沉默地看著Tom的身影消失在出口。

Nagini緊跟在Tom的身後,在離開前,她回頭望了一眼Harry,而後扭著身子跟隨Tom離開了。



隨著Tom跟Nagini的離開,密室再度恢復原先的寂靜。Harry終於支撐不住地坐倒在地上,他這才發現他的後背已經整個濕透了,全身更像是中了酷刑咒般疼痛不已。

Charlus收起魔杖,朝他走來,「你還好嗎?」

「還行。」他伸手一把抹掉臉上的汗水,「雖然我沒想到你會偷偷跟著我,但剛才多謝你了。」

如果不是Charlus,那時已經失去理智的Tom可能真的會就這樣將他掐死。

Charlus聳肩,坐到Harry的旁邊。兩人維持了一段時間的沉默,直到Harry出聲打破。

「你不問嗎?」

「你願意說了?」Charlus反問道。Harry看著那張與自己八分相似的面孔,愣了一下,而後疲憊地點頭。

他的確需要找個人談談了,他想。Tom的憤怒不是毫無來由,也許他當初的想法確實錯了,也讓他與Tom之間越走越遠。

雖然他自己也不能肯定,倘若當初與Tom坦白,Tom是否就能聽進他的話。

「這件事說來有點令人難以相信……」他躊躇地開口,試著將腦中混亂的語言組織成有用的訊息。

他斷斷續續地敘述著,從Dursley家的記憶開始,直到他11歲,得知自己其實是個巫師、他的父母為了保護他而被一個邪惡的黑巫師殺死。接著他講起了之後七年與那個黑巫師的對抗,而後在最後一戰,他來到這個時空,碰到了還在年幼時期的死敵。

最初,他講得很慢,也常常停頓。時隔多年,有些事情他必須要絞盡腦汁才能回想起來。然而漸漸地,他的話語越來越流利,回憶就像被擰開的水龍頭,一旦打開便傾瀉而出。過去的戰友、逝去的生命,一次次與死神擦身而過的經歷……這些,他從來都不曾真正忘卻。

「所以,那個在未來殺了你父母還有很多人的黑魔王,是Tom Riddle?」

在Harry的敘述告個段落時,Charlus不敢置信地問。

Harry沉默地點頭。

「你是從未來回來的……所以我們真的有血緣關係?」

「你是我的爺爺。」Harry斜睨他一眼,「我很早以前就跟你說過了。」

「我以為你在開玩笑!」Charlus抓了抓頭髮。

「所以你根本不相信我說的話,是嗎?」Harry悶聲說,「沒關係,我可以理解。」

「不,我相信你說的話。」Charlus說,Harry驚訝地望著他。

「還記得你之前來我們家拜訪過嗎?那時Potter家的房子承認了你。」Charlus解釋道,「但我們只知道你擁有Potter家的直系血脈,卻不知道原來是這樣的關係……我的輩分瞬間變得好老啊。」

他忍不住感嘆一聲,而後收起了臉上原本輕鬆的表情。

「說實在的,我覺得你這樣對Riddle很不公平。」他說,「就算他未來可能會變得那樣邪惡,但至少現在他什麼都還沒有做……」

「我知道!」Harry煩躁地抓著頭髮,這動作與Charlus剛才的舉動出奇地一致,「但是這幾乎已經成了一種潛意識。」

「我的一生幾乎都在與Voldemort對抗,我的父母、教父、朋友、尊敬的長輩都在那場戰爭中犧牲,你要我怎麼忘記那些?我怎麼能不在意?」Harry提高了音量,「我不希望跟Tom為敵,但我沒辦法不去害怕他變成我所知道的那個Lord Voldemort!」

Charlus安靜地看著他,Harry從他的眼神中看出憐憫。這認知讓他升起一種無力感,他扭過了頭。

他聽到Charlus發出一聲嘆息。

「我總算知道Riddle剛才為什麼會那麼生氣了。」

「你不明白。」Harry輕聲說,疲憊地閉上眼睛。

「你們不會明白的……」


(待續)


在打後半章的時候我整個人跟著湯姆一起處於暴怒狀態,說實在的我對於哈利什麼都不告訴湯姆的態度也蠻生氣的,雖然是可以理解他,但我就是生氣(偏心的魔王廚)

不過哈利感覺也很累,好不容易說出來了,但身邊的人還是無法理解他......不過總是要慢慢來的,至少他踏出了第一步,不再讓自己一個人糾結。而查魯斯,雖然他不太認同哈利之前的做法,但作為哈利的朋友與親人,他還是會站在哈利這邊的~


感謝閱讀,依舊歡迎留言哈~

评论 ( 30 )
热度 ( 6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