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31 (上)

31


紫杉木魔杖抵著Harry的脖頸,冰涼的觸感讓他一陣激靈。他仰起頭,Tom正凝視著他,在密室微弱的火光照耀下,那雙銳利的墨黑色眼睛亮得駭人。

額頭傳來火燒似地疼痛,Harry幾乎要用盡全身的力氣才能控制自己不用手按住那個地方。

這麼多年來,他的傷疤第一次傳來如此強烈的痛楚。即使不去看Tom陰晴不定的神情,Harry也能深刻的感受到,Tom現在十分憤怒。

他緩緩吐出口氣,乾脆地承認。

【你說得沒錯,我確實是一個爬說嘴。】

【你也是史來哲林的傳人?】Tom質問。

【不,我不是。】

【那麼,你為什麼會說蛇的語言?】

【凡事總有例外。】Harry避重就輕地回答,【不是只有Slytherin的後代才擁有這項天賦。】

Harry的答覆讓Tom沉默了。他並不滿意Harry的回答,但不可否認地,能與蛇類交流的能力確實只是Slytherin的特徵之一,沒有資料可以佐證這項天賦的專屬性。

然而他不可能就這樣任由Harry蒙混過去。既然收服蛇怪的這件事已經被打亂,他至少得在這間密室中收穫一些他想得到、甚至是更有價值的東西──比方說,Harry的秘密。



【或許你說的沒錯,我不該把這種能力視為Slytherin的專利。】Tom冷笑一聲,【但是,為什麼你從來都不告訴我?】

【在我們第一次見面時,你就知道我是個巫師、我會說蛇語……但你一直到派翠克死了才告訴我關於巫師的事情。甚至到剛才你無意間講出一句蛇語,這才不得不承認自己也是個爬說嘴──】

他微微傾身,整個人幾乎壓在Harry身上,過近的距離給了Harry帶來無形中的壓力,他有種錯覺,自己彷彿是被蛇盯上的獵物。

【你沒發現嗎?你對我的戒備完全不合常理……雖然一開始我利用派翠克威脅過你,但你不是那樣記仇的人。】Tom繼續說道,而後下了一個結論。

【你在怕我,Harry。】

他的腦袋飛快地推算各種可能,眼裡閃爍著勢在必得的銳芒。



【是我讓你想起誰了嗎……比方說,殺了你父母的那個仇人?



Harry的臉倏地變得毫無血色,這明顯的變化自然逃不過Tom的觀察。

他說中了。

【告訴我,你的仇人是誰?】

他輕柔地問,身體再往前傾,更加靠近Harry,兩人的鼻尖幾要相碰觸。紫杉木魔杖緩慢地上移,靈巧地挑起Harry前額的瀏海,露出那道閃電形狀的疤痕。

Tom的唇畔溢出一絲殘酷的笑意。

【或者我該問,是誰在你額頭上留下這道傷疤?

Harry抿著唇,強迫自己不去逃避Tom的視線,然而他的後背早已被冷汗所浸透。

Tom的精明已經完全超出他原先的預計了,在來到密室之前,他雖然有做好會暴露自己爬說嘴身分的準備,也猜到Tom很可能會由此推測出部分事實,可是他沒料到Tom居然能夠想得那麼遠了,甚至注意到他額頭上的疤是黑魔法留下的痕跡!

面對Tom這種看透一切的姿態,雖然Harry表面上還維持著冷靜,實際上他已經慌了手腳。他知道自己一向不會說謊,現在他所能做的最大補救就是保持沉默,什麼也不說。



久未等到Harry開口,Tom忽然伸出手,輕輕觸上Harry額頭的那道閃電傷疤。似是沒注意到Harry的身體在他碰到那道疤的瞬間整個緊繃起來,他再度開口。

【說實話,你大可以放心告訴我那個人是誰。不管他究竟是什麼身分……就算跟我有血緣關係,我都會陪你一起報仇的。】

……血緣關係?

意料之外的話語讓Harry呆愣了會,而後他飛快地意識到,撇開穿越時空這個完全違背常理的前提,Tom所說的確實是目前他能想到最合邏輯的猜測。

儘管知道對Tom來說血緣關係不算什麼,更可能他本身還憎恨著那些將他丟到孤兒院的人,但Harry仍沒想到在這樣的狀況下,Tom還會說出願意陪他一起報仇的話。

他心情複雜地看著Tom,Tom臉上的表情十分鄭重,原先冰冷的神情已自臉上消退,眼神專注地凝視著他。

倘若Tom的猜測是對的,或許他真的就答應了Tom的要求,將事情告訴Tom,只可惜……Harry在心裡無聲地嘆了口氣,而後故作平靜地開口。

【我很感激你的好意,不過我的仇人在很久以前就已經死了。】他平板地陳述。

一股強烈的失望情緒壟罩Tom的內心。看吧,即使他做了退讓,Harry還是不肯對他透漏哪怕任何一個字。

【他到底是誰?】他追問道,手指下意識地摩娑著Harry的傷疤,穿透性的目光直視著Harry的眼睛。

【他跟我是什麼關係?】他輕柔地問。兩人的距離極近,他說話時的吐息幾乎與Harry的呼吸重疊在一起。

【告訴我。】

不容抗拒的命令語氣,讓Harry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他們最初在孤兒院碰面的情形,以及多年前在Dumbledore的記憶中看到的幼年Riddle。不論是哪個時空的Tom Riddle,他們都習慣使用這種命令的語氣。

他呆呆地看著Tom發愣,正值五年級的他與曾經保存於日記本中的魂器幾乎一模一樣,同樣的密室、同樣的人,相似的情景讓他不禁回想起當時的情景──


密室之中,他最好朋友的妹妹蒼白無力地倒在地上,輪廓模糊的黑髮男孩氣定神閒地站在他身後,渾身散發著朦朧的光輝。他的手上拿著Harry的魔杖,臉上帶著濃厚的笑意。

『我有很多問題想要問你呢,Harry Potter。』

『例如什麼?』

『一個沒什麼特殊魔法天賦的嬰兒,是如何打敗有史以來最厲害的巫師的?為什麼你活了下來,只留下額頭上的那道疤痕,而黑魔王的力量卻完全毀了呢?』

……

『你為什麼會那麼在意我是怎麼活下來的?』

『Lord Voldemort,是我的過去、現在、以及未來……大難不死的男孩。』

修長的手指拿著他的魔杖,開始凌空書寫,在空中劃出一排文字:

TOM MARVOLO RIDDLE

接著他輕揮動一下魔杖,空中的字幕開始重新排列:

I AM LORD VOLDEMORT

……

他恐慌地看著Slytherin龐大的石雕面孔在移動,某個東西從雕像的嘴裡滑行出來,他身上什麼也沒有,甚至連魔杖都被Riddle拿著,他只能閉著眼睛毫無方向地逃跑,手中緊緊抓著分類帽。他的身邊沒有任何一個朋友,只有Dumbledore的鳳凰Fawkes。 

他從分類帽中取出了Gryffindor的寶劍,利用它殺死了蛇怪。然而他的手肘也被蛇怪的毒牙所穿透,他感到一陣燒灼的刺痛,視線變得模糊不清,周圍的一切都在高速旋轉。

……

Riddle舉起魔杖,平靜而冷酷地看著他。

黑色封皮的日記本從上頭被Fawkes扔下來,丟到了他的大腿上。他反射性地抓起蛇怪的毒牙,刺穿了那本書。

耳邊響起一聲異常恐怖的尖叫聲,飽含著痛苦、憤怒,以及怨毒──



【那些是什麼?】

突如其來的問句頓時讓Harry清醒過來。他怔怔地看著Tom,他臉上的表情是難得的震驚及錯愕。

Harry呆滯一秒,突然理解了整個狀況。他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開口。

【你……對我使用攝神取念?!】他咆哮道,幾乎氣紅了臉,【你竟然敢?!】

Tom沒有理會他的怒氣,或者說,他比Harry還要憤怒。他緊抓著Harry的肩膀,力道大得Harry覺得自己的肩膀幾乎快被捏碎。

【你腦袋裡的那些記憶是什麼?】他厲聲質問,面孔逐漸變得扭曲,【為什麼,裡面會有……】

他猛地止住話語。

他想起來為什麼自己一直覺得這間密室與裡頭的蛇怪給他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了,他原先以為只是自己神經太過敏感,然而事實並不是如此。

【我曾經看過那樣的畫面。】他喃喃道,目光銳利地盯著Harry,【在我一年級做過的夢裡!】

原來那些並不是夢!

【你是那個救世主。】Tom說,他知道自己已經很接近真相了,然而他的臉上並沒有流露出絲毫的喜悅,反而顯得更加蒼白。

【我的直覺果然沒錯,從一開始,你就不是一個單純的孩子。】

Tom的聲音漸漸低沉下去,眼神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而現在我們要討論的問題是……倘若你就是我夢裡的救世主,那麼,誰是那個黑魔王。】



他使用了肯定句。







(待續)


繼續寫歡樂的密室,其實我感覺這篇的湯姆最應該做的不是黑魔王,而是個偵探!!!
名偵探湯姆出馬,小哈只能乖乖束手就擒啦XDDDD

最近寫稿時間比較少,所以先來個半章www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是說在寫最後一句話的時候腦袋莫名撥放屋頂的旋律:
哈利:我悄悄關上門 帶著希望上去 原來是我夢裡常出現的那個人
湯姆:那個人不就是我夢裡那模糊的人 我們有同樣的默契~~~


........簡直要為我這顆會自動撥放BGM的腦袋給跪了(´・ω・`)

评论 ( 14 )
热度 ( 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