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30

30

五年級的課程並不會因為兩人的矛盾而有所放鬆,期末時學生將參加O.W.Ls測驗,這讓教授們加強了各項科目的作業強度。不論是資優生Tom還是已經上過一次課程的Harry,都不得不花費許多時間去準備那些冗長的作業與考試。

因此,直到復活節前夕,Tom才終於在Nagini的幫助下找到密室的入口。

他來到二樓的女生廁所,由於這時間大多數的學生都已經回家慶祝復活節了,他並沒有刻意隱藏自己的行蹤。

【妳確定是在這裡?】他懷疑地問,不太想相信Slytherin的密室入口居然位於一間不起眼的女生廁所。

【你是在懷疑我的能力嗎?】Nagini不滿地甩著尾巴,【這可是我好不容易才從城堡中的蛇雕像們口中打聽到的消息。你不知道她們的口風有多緊,要不是我只是一條蛇,降低了她們的戒心,還花了許多時間幫她們傳話……】

【我理解妳的辛苦。】Tom安撫地說,適時地打斷Nagini的話。

他帶著審視的目光掃過廁所前的洗手台,仔細地檢查每個細節。而後他注意到了──在中間那個銅質水龍頭的側邊,雕刻著一隻不起眼的小蛇圖案。

【妳是對的,Nagini。】他輕聲說,眼神透著狂喜,【我找到它了。】

他對著那個蛇型雕刻低聲嘶道,【打開。】


最開始的時候,沒有任何事情發生。然而Tom確實聽到了,一個細小的嘎扎聲。

他用眼神讓焦躁的Nagini安靜下來,而後耐下性子等待。

過了片刻,水龍頭猛地爆出一道炫目的白光,並開始高速旋轉。洗手台逐漸陷落下去,直到完全失速蹤影,取而代之的是個巨大的水管洞口,寬度足以讓一個成年男子滑進去。

【就是這裡。】Tom說,露出愉快的微笑,他的呼吸因興奮而變得急促。

Nagini已經進入密道之內,他舉起魔杖,讓自己的身體浮在半空中,緩慢而謹慎地滑入水管,下去前還不忘將入口關上。

通道比他原先預想的還要長,他點亮了光,以便能看到通道內部的狀況。一路上有許多水管支線交錯著,然而規模顯然要小得許多,能輕易看出主線道究竟是哪支。

沿著蜿蜒的線路滑到地下深處,不知過了多久,水管的坡度開始變得平緩,而後他來到水管的底部,落在充滿積水的地面上。

Tom舉著魔杖照亮周圍的景象,發現他們正在一條黝黑的石頭隧道裡,這個隧道沒有任何分支,通路只有一條。

絲毫不遲疑地,他跨步向前走去,繞過一道道轉角,直到一面刻著兩隻盤繞巨蛇的牆擋住他的去路。

他瞇起眼睛打量那兩隻巨蛇,蛇眼上嵌著的翡翠珠寶似乎閃過一道光芒。

不用多想,他很自然便知道他該如何做。

【打開。】

石牆應聲而裂,露出一個寬敞的通道。牆壁的另一邊,是一個狹長的房間邊緣。室內透著詭異的綠色幽光,宛如死咒顏色的光芒,從兩列盤繞著石雕巨蛇的高聳石柱裡溢出。

這裡非常安靜,幾乎沒有一點聲音,他甚至能清楚地聽到自己的呼吸與心跳聲。他向前踏出一步,響亮的回音在房間迴盪著,接著他邁出下一步。

他走得十分緩慢,魔杖一直舉在胸前,準備一發現任何不對勁便出手攻擊。他小心翼翼地前進,最終在房間正中央的巨大雕像前停下。

他抬頭望著那座雕像,心裡浮現一股異樣的感覺──不知是否是他的錯覺,他總覺得眼前的景象自己曾經在哪裡見過,然而那怎麼可能?

他定下心神,望著上方那半隱在黑暗中的石像面孔,深吸口氣,緩緩開口。

【回答我吧,Slytherin,霍格華茲創始人中最偉大的一位。】

轟隆的巨響伴隨著雕像的移動響起,巨大的回聲刺激得Tom的耳膜隱約泛疼,然而他已經無暇顧及這些。臉上帶著興奮得意的笑容,Tom依舊緊抓著魔杖,謹慎地看著雕像的嘴部慢慢張開,形成一個巨型洞穴。

幾乎馬上便理解了那裡藏著什麼,他抿著唇,手中的魔杖握得更緊了。

某個東西從雕像的嘴裡滑了出來,動作輕巧靈敏,完全看不出牠的身軀至少有20呎長。



蛇怪。







蛇怪從雕像的嘴裡落到地上,龐大的身軀震得整個房間都在搖晃,Nagini瑟瑟發抖,蛇怪身上駭人的氣息太過強烈,讓她忍不住將自己蜷縮成小小的一團。受過Tom的叮囑,她垂下頭來,不去看面前的龐然巨物。

Tom略低下頭,瞇起狹長的眼睛,小心地避免對上蛇怪的目光。

【真是難得……過了這麼久,居然有人可以找到這裡,還打開了Slytherin的封印?】

那是一道冷入骨髓的沙啞嗓音,帶著點興味,還有一點怨毒,聽起來並不怎麼友好。察覺到這點,Tom微微皺起眉,帶著Nagini退至後方的石柱之間,手中魔杖警戒地對準了蛇怪。

【十分謹慎啊,人類。】

見狀,蛇怪停下了朝他們爬行的動作,那個冰冷沙啞的聲音發出一陣輕笑。

【你會說我們的語言。】牠用肯定的語氣說,【我聞得出你身上流著Slytherin的血液,Slytherin的傳人。】

【所以我真的是Slytherin的後代。】自從蛇怪出現以來,Tom第一次開口。他的雙手微微顫抖,儘管已經猜到自己的身分,實際聽到蛇怪的確認還是讓他內心湧起一陣激動與驕傲。

他就知道,自己果然是與眾不同的……

【你不知道自己的身分?】從這句話捕捉到了什麼,蛇怪停頓了一下,接著發出刺耳的狂笑,【哈,堅持血統的Salazar Slytherin,他的後代居然連自己的身世都搞不清楚,難道你的父母都沒有告訴過你嗎?】

【Tom是個孤兒。】Nagini顫顫地回答。

蛇怪笑得更厲害了,獰惡鮮綠的身軀劇烈顫抖著。Nagini瑟縮了下,畏懼地躲到Tom身後。

過了片刻,蛇怪這才停下笑聲,嘶聲說,【這真是我千年來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不過,就算是孤兒也沒關係,你確實是他的後代,也來到了這間密室。既然如此,我承認你是Slytherin的傳人。】

蛇怪漫不經心地拍著粗大的尾巴,地板被震得一晃一晃的。

【在從前,我是Slytherin的終極武器,用來對付想對霍格華茲不利的愚蠢人類。】牠繼續說道,觀察著Tom的反應,【真是令人懷念……鮮血、撕裂、殺戮……】

【我現在還是願意為Slytherin的後代效勞,只要你帶我離開這裡,我會成為你最有用的武器,替你咬碎那些膽敢阻礙你野心的人……】

【野心?】Tom終於再度開口,他用一種懶洋洋的語氣問,【什麼野心?】

蛇怪噎了一下,混濁的黃色大眼緊盯著Tom。半晌,牠發出一聲不屑的嗤笑。

【你騙不了我的。】牠說,【我聞得到你身上野心的味道……是的,就是這個味道……Slytherin的人最不缺乏的就是野心。】

【現在,Slytherin的傳人,你想怎麼做?】



一段詭譎的沉默。

蛇怪耐心地等待Tom的答覆,Nagini焦躁地扭著身體,Tom一語不發,低垂的頭看不出他對於蛇怪的提議有什麼想法。

半晌,他終於開口打破沉默。

【聽起來很不錯。】他說,正當蛇怪得意地昂起頭時,他又接著說下去,【可是,我要怎麼相信你呢?】

【我是Slytherin的蛇怪,你是他的傳人,這還有什麼好懷疑的嗎?】蛇怪瞇起眼睛,尖聲說,【我不能傷害你,儘管我已經千年未進食、飽受饑餓所苦……這不是明擺著了嗎?】

【真是這樣嗎?】Tom慢悠悠地說,臉上的笑容沒有一絲溫度,【也有可能你只是在演戲。】

【你說什麼!】蛇怪勃然大怒,牠的身體擺成一個攻擊的姿態。

【因為沒有我,你自己無法開啟密室的通道離開。】 



蛇怪的動作奇異地停住了。牠歪著頭打量Tom,似乎是在思考什麼問題。

【太令我意外了,你叫什麼名字?】牠說。

【Tom Riddle。】Tom說。

【很好,Riddle是嗎……】蛇怪冰冷地說,【那麼告訴我,要我怎麼做,你才願意帶我出去?】

Tom揚起眉,沒有回覆。

【把你的條件開出來。】蛇怪的語氣開始不耐煩,【你費盡心思找到密室,不就是為了裡頭的怪獸嗎?】

【我可以很直接了當地告訴你,這間密室中唯一有價值的東西──只有我。】

【看得出來。】Tom冷漠地開口,【真令我失望,看來這間密室只是Salazar Slytherin用來封印你的地方。】

【不然你以為這裡還會藏著什麼?寶藏嗎?】蛇怪毫不留情地嘲笑,【我已經快要失去耐心了,在我把你的喉嚨咬碎前,把你的條件開出來。】牠加重了語氣。

【你果然急著想出去。】Tom冷笑,【要我帶你出去也不是不行,條件很簡單……】

【與我簽訂靈魂契約,否則我不會輕易相信你。】

【你好大的膽子!】蛇怪發出一陣怒吼。

也難怪牠會那麼生氣,靈魂契約是所有契約中最不平等的一種,一旦立下,蛇怪將從此不能違抗主人的任何命令,當然也不能傷害主人。

【我一向都很喜愛蛇類。】Tom語氣輕柔地說,【但我可不會忘記,蛇也是一種本性狡猾的生物,不是嗎?】

蛇怪怨毒地瞪視他,那道視線中包含的強烈殺意即使不抬頭Tom也能感受到。

【你以為我當真只能對你言聽計從?】牠嘶啞地說,【我也可以在這裡殺了你,撕裂你的軀體、飲下你的血液,我已經千年沒有進食……】

Tom毫不畏懼蛇怪的威脅,他冷靜地反問,【難道你以為我會毫無準備就進入Slytherin的密室嗎?在我早知道裡面很可能有一隻蛇怪的狀況下?】

蛇怪瞇起牠混濁的眼睛,【你準備了用來對付我的東西?】

【被關在密室一千多年的感覺很不好,不是嗎?】Tom沒有回答蛇怪的問題,只柔聲蠱惑道。

【我可以給你機會,讓你離開這裡,而這個決定權在你的身上……】



蛇怪陷入沉默,似乎是在思考利弊得失。Tom看似悠閒地等待牠的回應,然而他的身體同樣緊繃著,高度戒備著蛇怪的每分動靜。

他打量蛇怪的身軀,他總覺得那隻蛇怪以及這整間密室都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彷彿自己曾經在哪個地方看過……到底是在哪裡?

不知經過了多久,蛇怪終於妥協。

【好吧,你贏了。】牠咬牙切齒地說,【我可以跟你締結契約──只要你帶我離開這鬼地方。】

Nagini鬆了口氣,幾乎癱軟在地上。Tom臉上露出勝利的神情,儘管他仍未放鬆警戒。

然而,Tom還來不及開口,只聽得蛇怪突然語氣興奮地嘶聲續道。

【在那之前,你不介意我先吃點點心吧?】

牠龐大的身軀轉向Tom左後方的區域,吐了吐蛇信。

【我感覺得到你鮮嫩的肉體、還有新鮮的血液……就在那個方向,偷偷摸摸的小賊……】冰冷嘶啞的嗓音帶著滿滿的惡意,【來吧……到我這兒來……讓我撕碎你……】



【殺戮的時候到了。】







蛇怪以一種迅猛的速度朝那個方向衝去,接著Tom聽到了那道他不會錯認的聲音快速地唸出咒語,伴隨著咒語,一束強烈的光線準確無誤地射入牠的眼睛。

Tom瞇著眼睛注視咒語發出的方向,然後他看到了,Harry舉著魔杖,動作靈敏地閃避蛇怪的攻擊與眼神,並朝牠的眼睛發射一道道眼疾咒。Harry的身體像是變色龍一樣,與周遭的背景幾乎融成一體……是幻身咒。

被眼疾咒擊中,蛇怪發出吃痛的怒吼,狂怒的嘶聲迴盪在空蕩蕩的房間,震耳欲聾。巨大的蛇身劇烈扭動著,劈啪地掃過石柱,牠張開兇惡的蛇嘴,尖利蛇牙在室內的綠色幽光下閃爍著不詳的銳芒。

一股怒火竄遍Tom的全身,他幾乎氣紅了眼睛,然而他還來不及發怒,只見蛇怪突然兇猛地朝Harry撲過去,尖銳的牙齒即將刺穿他的手臂──

【住手!】Tom對蛇怪厲聲吼道,魔杖尖端噴出一群鳥擋住牠的勢頭。

這麼一點耽擱已經足夠Harry拉開與蛇怪的距離。

【你膽敢阻撓我!】蛇怪發出狂怒的吼聲,【既然如此,我改變主意了,就在這裡把你們通通殺死!】

牠一口將阻擋牠的鳥群吞下,改變方向,往Tom的方向襲擊過去。

【愚蠢至極。】

Tom冷哼一聲,毫不慌亂地避開攻擊,魔杖噴出深黑色的光線,精準沒入蛇怪的眼睛。一團深色的濃霧凝聚在牠的眼前,在腐蝕眼睛的同時遮擋住了致命的視線。

Harry在一旁喘著氣,而後再度朝蛇怪的眼睛射出魔咒,黑血滴落在地上,發出滴答聲響,與蛇怪淒厲憤怒的尖叫響遍整個空間。

蛇怪最可怕的地方就在於牠的眼睛,那也是牠全身上下最脆弱的地方。兩人都十分清楚這點,因此一出手便朝同個部位進行攻擊。

儘管看不到面前的景象,也失去了眼神的威脅,暴怒的蛇怪仍是憑著本能,盲目地朝他們的方向撲去。

Harry邊躲開蛇怪的襲擊,一邊揮動魔杖,將地上被蛇尾掃落的巨大碎石變形成一柄銳利的巨大銀劍──

硄的一聲巨響,銀劍穿透蛇怪的身體,將牠釘在地上。溫熱的蛇血流了一地,蛇怪尖叫著,劇烈地扭動軀體,想要掙脫出來。

【我要殺了你們!】

Tom的眼神變得狠戾,口中念著咒語,而後蛇怪鮮綠色的身體逐漸發紫,牠的掙扎逐漸微弱,直到再也沒有任何動靜。

Harry靠著一旁的石柱喘氣,身體緩慢地滑落,【牠死了嗎?】

【是的。】Tom也在喘氣,然而他仍沒有放下魔杖──他將它指向了滑落在地上的Harry。

【現在,Harry Potter,你有什麼要跟我解釋的嗎?】他輕柔地問,語氣既冰冷又危險。



【你是一個爬說嘴。】


(待續)


這章密室寫得我好愉快啊!!!我會說我從一開始寫這篇到現在最想寫的就是這段嗎!!


總之大家對這章有什麼感想的拜託快點出來吧~潛水是沒有好處的,我說留言是動力是真的啊,尤其在我三次元忙到快崩潰,又渣基三愛慘我可愛的毒蘿女兒的狀況下      (快稱讚我女兒是個可愛的小蘿莉)  

ps.爬說嘴是台譯的蛇佬腔

感謝閱讀,依舊求留言www

评论 ( 10 )
热度 ( 4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