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29

29

金紅相間的彩帶高掛在天花板上,空氣瀰漫著濃重的黃油啤酒味道,Hagrid滿臉通紅,大著嗓門高聲哼著不成調的曲子,一群人在旁邊拍手鼓譟著,Gryffindor的獅子們興奮地尖叫慶祝,幾乎要將整個交誼廳的天花板掀起。

室內氣氛一片歡騰,畢竟早上他們才剛在魁地奇比賽中以200比50的比數大敗Slytherin。

Harry坐在壁爐邊,心不在焉地咬著手中的巧克力蛙,他前面的桌上零散地堆著不少零食,表情卻十分平淡。或許是由於他的反應太過冷靜,許多過來向他道賀的人,隔了一會便轉而投入興奮的慶祝人群中。

「你這裡真冷清。」

Charlus走了過來,逕自坐到他對面的沙發椅上,Septimus則挑了他左邊的位置坐下,「完全看不出來你就是今天的主角呢。」

Harry不置可否地聳肩,「不過是贏了一場魁地奇球賽。」

「不過是一場魁地奇球賽?」Septimus不敢置信地搖頭,「天啊,Harry,你的語氣平靜得簡直不像一個熱血的青少年。」

「沒錯。」Charlus指了指Harry,「況且重點不在於勝利,而是我們的搜捕手──你,終於出院了。」

「能贏球不是我一個人的功勞。」Harry咬下巧克力蛙的頭,口齒不清地強調,「魁地奇是項團隊運動,每個隊員對於球隊都一樣重要。」

「包括搜捕手。」Charlus接口,「去年的學院盃我們以幾分之差敗給Slytherin,大家都很不甘心呢。」

Harry手一抖,缺了頭的巧克力蛙趁機從他手中跳出,幾個蹦跳後消失無蹤。瞪著巧克力蛙消失的方向,半晌,他抓了抓頭髮,悶聲說道,「抱歉。」

「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Charlus停頓了一下,似乎在琢磨如何開口。

最後,他嘆了口氣,「Harry,大家都很擔心你。」

「我已經沒事了,最近的定期追蹤也出沒什麼問題。」Harry鎮定地指出。

「你知道我們在意的不是這個。」Septimus說,他朝Charlus望了一眼,後者朝他點點頭,「說實在的,你跟Tom到底怎麼了?」

開學後,Harry與Tom再沒有任何交談,即使碰面也只是點頭打個招呼,明顯的改變就連其他學生都注意到了,然而沒有人知道這兩人暑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Tom看起來沒有任何變化,成為Slytherin級長的他在課堂上表現依舊出色,Slytherin的學生們以他為中心形成一個固定的圈子,並透過那個核心人脈圈管理其餘的學生。Harry則越來越沉默,常在不知不覺間陷入沉思。

作為與Harry同個寢室的室友,Charlus與Septimus發現他夜晚總是獨自溜岀宿舍,然而不論他們如何追問,Harry總是不肯向他們透露哪怕一點線索,這使得他們十分挫敗。

他們不知道Harry怎麼了,只能猜測原因或許與這兩人的疏遠有關。

「你們吵架了?」Septimus問。

「只是說開了一些事而已。」Harry含糊地說,明顯不願多提。

Septimus顯得有些困惑,Charlus擰起眉頭,「隨著年紀帶來的隔閡?」

Harry考慮了一下,而後點了點頭。

「什麼意思?」Septimus明顯還反應不過來。

「你什麼都沒感覺到嗎?」Charlus看向他,反問道,「這麼說吧,Alphard有多久沒跟我們好好閒聊了?」

Septimus張開嘴,「你是說……」

「畢竟是不同學院的人,就算之前再怎麼要好,許多想法及立場還是無法避免地越差越遠。」Charlus冷靜地解釋,「通常私交好的會傾向在畢業承擔家族責任後才開始疏離彼此,不過從在學期間的一些跡象已經可以先看出徵兆了。」

Harry有點意外地看向Charlus,似乎沒料到他能看得這麼透徹。然而轉念一想,對於從小在魔法界長大的人而言,會提早理解這些也不是什麼令人意外的事,尤其是像Potter這樣一脈單承的家庭。

霍格華茲的學院代表的不僅只是學院特質而已,還代表了思想與立場的不同,同個家族出身的人大多會進入同樣的學院並不是沒有道理的。

尤其Slytherin與Gryffindor的關係,雖然這時還沒像Harry那個時期的劍拔弩張,然而從競爭關係與對於一些敏感議題的想法歧異還是多少能看出些端倪。

「家族責任……」Septimus嘟噥著,「那些真有那麼重要嗎?連朋友都不能好好做?」

Harry忍不住笑出聲來,Charlus聳肩,「不是每家都能跟Wealsey一樣看得開的。」

「我們家還好,雖然有一定的責任不過對我來說還算合理,但是Black家的狀況……雖然Alphard比他姊姊好相處一點,但他畢竟還是個Black。」

「永遠純粹的Black。」Septimus輕哼一聲,站起身來,「我要再去裝杯飲料,需要我幫你們取點吃的嗎?」

Harry看著桌上滿滿的食物,笑著搖搖頭,「不用了,謝謝。」




「話雖如此,我還是有點疑惑。」

Septimus離開後,Charlus開口道,「以你跟Tom的背景,應該都沒有家族的壓力才對,我實在不太能理解你們為什麼才五年級就開始疏遠,尤其上學年你們才一起經歷過……」他突然停住了話頭。

「難道和Gellert Grindelwald有關?」

Harry完全沒想到會從他口中聽到Grindelwald的名字,他這才發現其實Charlus的敏銳程度並不輸給Tom,「不算是,不過你是怎麼知道的?」他問道,「我不記得有跟你們提過他。」

「雖然比不上Black跟Malfoy家大勢大,但我們總還是會有些特定的消息來源的。」Charlus說,「實際上,那群”聖徒”在歐陸已經不再像之前一樣潛藏,不止我,消息稍微靈通的人早就知道他們的存在,相信不久後媒體也會開始報導了。」

「原來如此,看來Grindelwald開始出手了。」

「說得沒錯。」

Charlus仰頭,將剩下的黃油啤酒一飲而盡,「Harry,我們無意要你說出你不想透露的事,只是……」他看著那張與自己相似的面孔,表情有些落寞,「我總有種你離我們越來越遠的感覺。」

Harry沉默著,不知道該如何接口。

「Septimus也有這種感覺,不過他一向比較遲鈍,可能還沒有搞清楚。」Charlus將視線轉向朝他們揮手走過來的Septimus,笑了笑,結束這個話題。

「我們是朋友,Harry,有時候你可以不用什麼事情都打算獨自一個人去扛。」







躺在寢室的床上,Harry反覆思考Charlus的話,輾轉難眠。

他不能將這裡的朋友們拖下水,儘管他確實很希望能有個人一起商量自己的計畫。自從來到這裡後他所做的每一歩決定都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然而他並不像Hermione一樣有著那麼清晰的頭腦,他對於自己的做法是否正確毫無底氣。

尤其現在Tom開始尋找密室了,他並不想讓Tom放出那隻蛇怪,或是利用牠作為武器,但他同時也不想背叛自己與Tom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友誼,然而這十分困難。

Tom不可能放棄Slytherin的密室,而就算他想要搶先Tom進入密室解決蛇怪,那種高危險的魔法生物就算是現在的他也無法輕易解決。上一次能夠殺死蛇怪,有很大的一部分是靠Fawkes的幫助,若不是Fawkes先啄瞎了蛇怪的眼睛,之後又用眼淚替他療傷,他根本不可能打敗牠。

難道他應該求助於Dumbledore?那他又該怎麼解釋自己是如何發現密室以及他的蛇語能力?Dumbledore不是能利用謊言欺騙的人,他也不是那麼能藏住秘密的人,若真要仰賴Dumbledore的幫助,他勢必得有將一切全盤托出的心理準備。

但是,現在的Dumbledore並不是他熟悉的Dumbledore教授,他能夠將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告訴對方嗎?他能夠將另一個時空發生的事情告訴這裡的人們嗎?

在這種糾結的時刻,他簡直無比懷念Ron跟Hermione,若在以前他可以將這些通通說出來,他們會陪著他一起絞盡腦汁直到想出對策,現在他卻什麼都只能依靠自己的判斷。



花了太多時間思考,Harry直到天亮才睡著,當他清醒的時候,已經是周日的中午。

他頂著亂糟糟的頭髮走出交誼廳,準備前往餐廳,卻在轉角處被一名Hufflepuff的女孩叫住。

那個女孩長得挺可愛,看起來應該比他小一兩個年級,棕色頭髮綁著低低的雙馬尾,目光閃爍,看起來有點不知所措。

在他疑惑的目光下,女孩脹紅著臉,吞吞吐吐地開口,「那個……Harry,你下個週末有空嗎?」

他足足愣了三秒,這才反應過來對方是想邀他出去,他考慮了一下近日的行程,而後語氣抱歉地回道,「不好意思,我下星期已經有安排了。」

「沒、沒有關係。」女孩低下頭來,忍住在眼眶打轉的淚水,小聲地說,「打擾你了,謝謝!」

語畢,她飛快地轉身跑開,留下站在原地不知道該怎麼反應的Harry。

看著女孩消失的背影,Harry這才慢半拍地想到,他甚至連對方的名字都還搞不清楚,雖然他也沒有很在意這件事。

聳聳肩,他繼續往餐廳的方向走去。

被突來的邀約打斷注意力的Harry沒有發現,不遠處的角落,一道黑影正在悄悄地窺視著他,看著他走向餐廳,黃澄澄的眼睛眨了眨,扭過身體,往另一個方向慢悠悠地爬去。



*

Tom走在霍格華玆陰暗的長廊中,時序已臨近冬季,夜晚的寒風也透著些許涼意。他緩慢地步行,視線從牆上的畫像與走道的雕像一一掃過,仔細地檢查著每個細節,生怕遺漏任何蛛絲馬跡。

在將圖書館中的歷屆學生資料都翻過一次後,他終於找到一個可能與他身世相關的名字—Marvolo Gaunt,而他碰巧知道Gaunt家族正是Slytherin血脈的其中一個分支,這讓他更加堅信自己便是Slytherin後裔。

他一定要找到密室,也許那裡會有更多的線索……甚至是意想不到的收穫。霍格華玆創校人特地建造一個密室,裡面會藏有怎樣的寶物?

價值連城的寶藏、失傳的古籍與密術,或是實力強大的野獸,好比說蛇怪。

無論如何,他得先找到密室,才得以挖掘其中的秘密。


身後傳來一陣窸窣聲響,他不動聲色地繼續前進,在經過駝背女巫雕像時快速鑽進那條密道。

【有什麼發現嗎?】他輕聲嘶語。

【沒有,Harry今天睡到中午才去大廳吃午餐,看來他昨天睡得不是很好。】Nagini想起Harry眼下的黑眼圈,甩動她的尾巴,【下午他在圖書館寫魔藥學報告,跟他那群室友一起。】

Tom點點頭,選擇相信Harry下午確實是在寫魔藥學報告,而非調查其他的事情。依他對Harry的了解,若他想要做些什麼,那身邊必定不會有其他人跟隨。

Harry Potter看似朋友很多,但總是習慣一個人單打獨鬥,就這點而言真不像個Gryffindor……話又說回來,連從小就一直相伴的他都被對方所戒備,又有誰能得到Harry的信任?

想起暑假與Harry的決裂,他抿著唇,陷入自己的思緒之中。

Harry身上有很多謎團,過去的他總認為來日方長,將注意力放在培養自己的人脈與實力之上,直到最近,他終於讓一些與他比較親近的Slytherin學生向家人打聽Harry的過去,這才發現事情進展與他原先預想的完全不同。

事實是,就算拜託Alphard與Abraxas幫忙,利用Malfoy與Black的關係網絡仍查不出任何關於Harry Potter在碰到他之前的任何資訊。有關Harry的過去,無論他們怎麼查都是一片空白,他將自己的過去痕跡隱藏的太好,就彷彿他是在五歲那年憑空出現的一樣。

到底是什麼樣的過去,導致Harry誰也不願意信任?又是為了什麼,讓Harry對他的態度總是小心翼翼中帶著防備?

那場突如其來的決裂,並非爭執後的意氣用事那麼簡單。相反地,那更像是一種宣示,Harry似乎是下了某種決心,毅然選擇站到他的對立面。

儘管Harry從以前就對他有所保留,但讓他做出決定的導火線,就是密室的話題。這讓他更加堅定找出密室的目標——密室裡究竟埋藏著什麼秘密,促使Harry展開行動?如果他找到了密室,是不是有可能獲得更多線索?

【Harry最近有沒有特別常經過哪些地方?】思考片刻,他繼續追問Nagini。看起來Harry是知道密室的,他甚至有可能知道密室的入口,Tom猜測。

Nagini偏了偏頭,【我沒有什麼特別的印象……啊!對了!】她像是想到了什麼,激動地拍著尾巴,【我今天早上看到一個女孩子想約Harry出去約會!】

【……約會?】突如其來的話題轉變讓Tom愣了愣,下意識重複Nagini的話。

Harry去約會?不知為何他感覺那畫面有點難以想像。畢竟他從沒看過Harry對哪個女孩、或者說哪個人特別上心的。

【是啊,她想約Harry一起去Hogsmeade,不過被拒絕了。】Nagini的語氣聽起來很愉快。

在她想來,就算Harry不再是她跟Tom的朋友,也不能被其他人搶走,Harry是她跟Tom的。

Tom並不知道Nagini的想法,對於這個消息在最開始的驚詫過去後,聽到Harry拒絕了對方以後他便覺得這件事沒什麼大不了……他自己收獲女孩們情書或邀請的經驗還少了嗎?

【別提那些不重要的事了。】他冷淡地說,臉上沒有什麼特別的表情,【妳之後留意Harry有沒有常出現在某些地方,如果有的話,那裡很有可能會是密室的所在位置。】假如Harry真的知道密室在哪裡。

【嘿!你怎麼可以一點都不關心Harry!】Nagini對他的平淡反應很是失望。

【我不是有在關心他的行蹤嗎?】

【你明知道我說的不是這個!】Nagini抗議,見Tom沒有繼續這個議題的打算,只好氣沖沖地往密道出口爬去,【我去找點吃的,順便幫你看看城堡裡還有沒有我沒發現的密道。】

【去吧。】

Nagini離開後,Tom在原地停留了片刻,這才往Slytherin休息室的方向走去。







Tom打開宿舍入口時,Slytherin的學生們正聚在交誼廳中熱切交談著,見到他進來,眾人紛紛停下談話,將視線放到他們的學院領袖身上。

從容不迫地走到室內中央的大沙發坐下,他快速掃視在場的學生一眼,注意幾乎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某種狂熱。

「你們剛剛在討論什麼?」他慢悠悠地開口,臉上掛著恰到好處的笑,「似乎是什麼有趣的事情?」

「我們剛剛收到消息,德國的聖徒們已經正式向歐洲魔法部宣戰了!」Lestrange湊上前來,語氣帶著無法壓抑的興奮。

「他們的訴求是建立一個由巫師統治麻瓜的新制度!」

「對於像我們這樣血統純正的巫師來說,這件消息簡直太激勵人心!」

「麻瓜早該由巫師統治了!憑什麼要我們遵守那無聊的保密法?我們英國也該來場像這樣的革命才對!」

話題一講開,眾人紛紛搶著開口講述對聖徒的支持,一張張年輕的面孔帶著熱切與嚮往。

Tom面帶微笑地聽著眾人的七嘴八舌,直到周圍的議論告個段落。

「所以,Grindelwald決定不再潛伏了?」

「不愧是Tom,居然連聖徒的領導者名字都知道。」Lestrange欽佩地看著他,其他人也用一種崇拜的眼神看著Tom。除了一些比較有勢力,或是有特殊管道獲得資訊的家族,多數人都是直到剛才才得知掀起這場歐陸風暴的中心人物究竟是誰。

「那是當然。」Tom平淡地說,語氣聽來並不在意,「看來,歐洲大陸接下來不會太平靜了。」

在場沒有人比他更能理解Grindelwald的野心與能力,然而就目前來看,對方的野心暫時與他無關。要革命不是那麼容易的一件事,歐洲魔法部也不是虛設的,若他是Grindelwald,絕不會蠢到在這時就將戰線延伸到英國,增加己方戰力的消耗。況且,英國還有個與他能力不相上下的Dumbledore。

想起近日臉色越漸凝重的Dumbledore,想必他早已收到消息了,就不知道面對這樣的局勢,那位變形學教授會採取什麼行動了。

總之,既然那些戰火暫時不至於延伸到英國,他現在只要冷冷旁觀便是。不論Grindelwald最後是成功還是失敗,都有他可以觀察、做為參考的地方。

他們兩人在某程度上十分相像,這點他們彼此心知肚明,而這也讓Tom忍不住拿自己與對方做比較,即使他現在仍及不上,然而那只是時間的問題,他有信心自己遲早會超越Grindelwald。

在此之前,他會冷靜地看著,那位德國的黑魔王是如何成為呼風喚雨的王,最後又會達到怎樣的高度。

而後,他會超越他、取代他。

屆時,人們將遺忘Gellert Grindelwald這個過時的名字,取而代之的是他──Tom Riddle。

這是Tom對自己未來的期望。

他從來便不是個甘於平凡的人。



(待續)

评论 ( 6 )
热度 ( 5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