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28

28

由於麻瓜世界仍在戰爭,加上Pomfrey夫人堅持Harry至少一周要做一次檢查,Dippet校長在學期末的時候將兩人找去,表示今年暑假將破例讓兩人留在校內。這項消息不僅對厭惡孤兒院的Tom是好事,就連Harry聽到時都露出鬆口氣的表情──他可還對去年的轟炸心有餘悸,更別提之後引發的一系列事件。
  
經過調養後,雖然Harry表面上看來沒事,然而涉及魔力的咒語本就複雜,就算在他原本的時代都依然屬於待研究的未知領域,因此誰都不能保證他的身體是否有未察覺的後遺症,也難怪Pomfrey夫人會那麼嚴厲地盯著他,寧可讓他錯過整整一年的課程也不敢輕易放他出院。
  
原本校長打算讓Harry在下個學年開始時重讀四年級,但在Harry強力保證絕不會落後進度,加上作為Gryffindor院長的Dumbledore教授也替他說話的狀況下,校長總算答應給他一個機會,以補考的方式檢驗是否需要留級。
  
因此,為了能在開學時順利升上五年級,Harry的整個暑假幾乎都泡在圖書館裡,準備八月底的補考測驗了。
  
  
雖然上輩子已經讀過一次,課程方面對他並不構成問題,但考量到他的身體狀況,所有教授不約而同地選擇了筆試或撰寫論文作為補考的主要測驗方式,這點讓Harry在內心叫苦不迭。作為一個實踐主義者,他寧可直接動手施咒也不想回去背那些枯燥乏味的理論,尤其是每次看都像從未讀過的魔法史科目。
  
「為什麼……連符咒學跟變形學考的都是筆試!還有黑魔法防禦術!」埋首在書堆中的Harry煩躁地抓了抓頭, 「理論什麼的根本不是重點,這個科目可不僅只是要記住一堆咒語,重點是面對危險的應變能力還有勇氣──」
  
「說得很好,可惜這不能改變Merrythought教授決定的測驗內容。」Tom頭也不抬地說,Harry趴倒在桌上,一臉洩氣。
  
「教授們的擔心也不是毫無道理,成年前的巫師魔力不能算是穩定,按那些聖芒戈醫院治療士們的說法,你的復原簡直可以算是奇蹟。」Tom繼續說道。
  
Harry咬著筆,哼哼兩聲不再回應。他自然猜到了自己能那麼快速復原的原因,無非就是他本來就已經成年。回想起來,在他最開始來到這個世界時,就使用魔法而言除了沒有魔杖外並沒感覺到任何困難,只是當時他並沒有意識到這點。
  
好吧,梅林看他再怎麼不順眼,至少還沒真的讓他變成啞砲。想到這,他的憤懣總算平復了點。
  
「你在看什麼?」
  
他將目光轉向Tom手上的書,好奇地問。
  
「沒什麼,一點休閒書籍。」Tom答道,不避諱地將封面翻給他看,《三百種神秘的傳說生物》。
  
看到那個書名,Harry眼皮一跳,幾乎是一瞬間便理解Tom在找什麼。
  
他反射性地從桌面爬起。
  
「有任何問題嗎?」注意到他的反應,Tom疑惑地問。
  
「我只是在想……」Harry皺起眉頭,陷入掙扎,他能直接問Tom嗎?但是不問的話他該怎麼處理之後的事情?

半晌,他終於遲疑地開口。
  
「Tom,你是不是在尋找Slytherin的密室?」

Tom倏地闔上手中的書本。





他們離開圖書館走回Tom的寢室,現在是暑假,整個學校只有少數留校的教職員以及他們兩個學生,當兩人進入Slytherin公共休息室時,裡面空無一人,恢復原本大小的Nagini正舒服地躺在地毯上打盹,見到他們進來,她顯得有些吃驚。
  
【Tom,怎麼這麼快就回來了?不是要在圖書館找資料嗎?】她抬頭,這才注意到跟在Tom後面的Harry,【咦,Harry也來了。】

黃澄色的眼珠轉了一圈,而後她聰明地甩甩尾巴。
  
【我知道了,你們有話要說。】她看著不發一語的兩人,頭歪向一邊,【我需要迴避嗎?】
  
【不必。】Tom簡短地說。
  
Nagini嘶嘶幾聲,緩慢地爬到公共休息室的某個角落安靜地待著。
  
  
  
與Nagini對話完,Tom繞過室內擺放的眾多雕刻椅,習慣性地坐上休息室唯一的扶手沙發。
  
「那麼,你是怎麼知道我在尋找Slytherin的密室?」他雙手環胸,首先開口。
  
「那本書裡面有蛇怪的資料,我知道你就在看那個,對不對?」Harry挑了他對面的位置坐下,敏銳地注意到Tom選的座位為休息室正中央,並且是最大最舒適的位置。
  
剛入學的時候,Tom曾跟他說過,這樣的座位在Slytherin內一般只有學院領袖能坐,然而現在Tom卻十分自然地坐在上頭,這代表的意味不言可喻。
  
沒想到Tom比他原先預計的還要早便掌握了Slytherin學院……他心下暗驚。
  
「於是你直接得出了我正在尋找密室的結論?這太牽強了。」Tom挑眉,質疑他的說法,「你是怎麼知道我對密室有興趣的?再來,連我都不能肯定傳言裡密室的怪獸指的是蛇怪,你又如何能確定?」
  
他盯著Harry,目光逐漸犀利。
  
「最後,單從一本介紹神秘生物的書,就認定我在查關於蛇怪的資料,再依此判斷我在尋找密室……這麼精準的推論,與其說是判斷,倒不如說你打從一開始就知道密室的事情。」
  
「既然你早就知道,又何必再來跟我確認?」他緩慢地沉吟,凝視著Harry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說下去,「或者我該問,你想從我這邊套出什麼訊息?」
  
尖銳卻準確的質問讓Harry啞口無言,一時竟來想不出該怎麼回答。沒想到不過一個問題居然能引起Tom諸多懷疑,他簡直要討厭對方過於聰明的腦袋了。然而更令他無所適從的是他止不住愧疚的心態,Tom說得沒錯,他確實想從他的口中套出話來。
  
他微微張口,試圖說些什麼,然而卻想不到該怎麼解釋,腦袋似乎暫時停擺了,只能喪失反應力地看著Tom。
  
一小段沉默。
  
看著Harry的神色變化,Tom的心沉了下去,Harry的反應很明顯只有一種解釋:他說中了。
  
又是這樣。他想,感覺胸口一股怒氣湧現。
  
Harry總是一副什麼都看透的模樣,然而他什麼也不會說,只是看似毫無所覺地旁觀著他的動作,直到哪天他觸碰到他的底線才岀言試探。
  
沒錯,就是試探。
  
他強壓下那股不斷上竄的怒火,現在還不是時候,他得保持冷靜。
  
從以前他就知道Harry不同於一般孩子,他在孩童時就知道尋常小巫師不懂的知識,還有在德國戰鬥時那異於同齡人的靈活身手與反應,在在都顯示Harry是不同的。
  
他一直都知道Harry身上有許多秘密,他也已經不再堅持要對方親口告訴他──等他培養好自己的實力並發展出勢力,不愁找不到辦法挖出他的過去──然而他不能理解的是,為什麼Harry對他的態度總是帶著遲疑與戒備?
  
「你在防備我。」他打破沉默,語氣漸冰冷,「從以前到現在都是,我不知道我做了什麼,但是有時候你看著我的眼神就彷彿我是個罪人,或是我將來會成為犯罪份子,需要小心翼翼地堤防……究竟是什麼讓你如此恐懼?」
  
「我沒有在恐懼著什麼!」Harry像是受到刺激般跳了起來,大聲反駁,「你會說蛇語,Tom,那是Salazar Slytherin的特徵之一,你有很大的可能是他的傳人。」
  
他深吸口氣,大腦終於再度恢復運作,「以你的性格,一旦知道密室的存在便一定會想要找到它。而Slytherin的代表是蛇,因此所有的怪獸中最有可能的便是蛇怪,當然,我只是猜測。」
  
他快速地說,在句末加重語氣,強調最後兩個字。
  
Tom眼神銳利地盯著他,半晌,他瞇起眼睛。
  
「說謊。」他冷冷地說,「這段補救說得有點道理,可惜你先前的反應已經完全出賣你了。」
  
「我不……」Harry試圖抗辯,語聲微弱得幾乎含混在他嘴裡。然而他自己也清楚現在再說什麼也沒用了,Tom對他的信任已經瓦解。
  
除非他將事實告訴Tom……可以嗎?
  
他閉上眼睛,想要找回冷靜,眼前卻浮現出曾經的那些死去的人們。Cedric Diggory死前瞪大的眼睛、Sirius墜落帷幕後消失的場景、Dobby胸口插著匕首的畫面,以及殘破的霍格華茲與地上的許多屍體……無論過了多久,他都不會忘記。
  
他不能忘記。
  
「Tom,對不起,我真的沒有辦法……」他搖頭,痛苦地說,「我有我的苦衷。」
  
  
  
Tom面無表情地注視著他,他們之間又是一陣沉默。
  
「你讓我感到失望,Potter。」
  
隔了片刻,Tom壓抑的聲音響起,「你到底在防備我什麼?我們認識這麼久的時間,先前才共同經歷過一場戰鬥,然而你還是不能信任我。」
  
他看著Harry,嘆息道,「難道你不知道,我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嗎?」
  
Harry猛然睜開眼睛,呆滯地看著Tom,臉上神情難測。
  
又過了一小段時間,他這才微弱地開口。
  
「Tom,我相信你。」
  
他極緩極慢地說,「若有必要,我甚至能將自己的性命託付予你。」
  
「你認為這句話具有說服力嗎?」Tom反問,聲音有些沙啞。
  
「不管你相不相信,我是真的很希望能將那些事情告訴你……但是不行。」Harry疲憊地說,然而他的語聲仍舊堅定,「我沒辦法,對不起。」
  
Tom的眼神暗了下去,藏在袖中的手悄然緊握,「你認為自己還能隱瞞多久?」
  
他嘶聲問,幾乎無法再克制自己的怒氣。
  
「你認為我還能忍受多久?」他厲聲質問。
  
Harry只是無聲地望著他,最終別開了頭,長長地嘆口氣。
  
就在他為Harry終於妥協的時候,Harry回過頭來,平靜地開口。
  
「Tom,我們還是分道揚鑣吧。」
  
Tom站起身來,不能理解Harry的說法,「你這是什麼意思?」
  
「這是最好的選擇。」Harry堅定地說,似乎已經過深思熟慮,「如你所說,我有事情隱瞞,而你無法再忍受,況且這幾年來雖然你不提,但我還是大概知道你的野心,關於你未來想做的那些事……有些手段我不太可能會認同,不是嗎?」不論是陰屍、黑魔法、還是密室中的蛇怪。
  
重點是,他再也無法忍受自己這樣以朋友的身分在Tom身邊打探些什麼,甚至在必要時還得出手阻撓對方的行動,那樣相當於背叛朋友的愧疚令他深感痛苦,他寧可直接決裂。
  
Tom緊抿著唇,目光幾乎凶狠地盯著他,一語不發。
  
Harry聳聳肩,那雙綠眼睛凝視著Tom,再次重複,「這是最好的選擇。」
  
他記得曾經的Tom Riddle在五年級之後所做的那些事情,密室、魂器、殺害老Riddle一家……他不能肯定現在的Tom會不會踏上相同的道路,但密室的事已經基本確定,與其等到那時候突然出手讓Tom驚怒,不如現在先劃清界線。
  
「最好的選擇……是嗎?」Tom輕柔地覆述,室內的氣氛突然變得緊繃而凝重,「Harry Potter,你知道這意味著什麼嗎?」
  
「這意味著我們未來可能會站在不同的立場,甚至敵對。」Harry冷靜到近乎殘酷地回應,「我原先是希望至少能等到畢業後再來考慮這些,也許這幾年來你會有所改變,然而……」
  
「我的目標一向明確,不會因為誰而改變。」Tom冷冷地接話,「就跟你一樣。」
  
「是啊,我們都有各自堅持的東西。」Harry自嘲地笑了。
  
他轉身,準備離開Slytherin的公共休息室。
  
「無論如何,我之前是真心將你當成朋友的。」
  
Tom漠然看著Harry踏出Slytherin公共休息室,沒有理會Harry最後的這句喟嘆,儘管這或許是他們最後一次用朋友的身分對話。
  
直到休息室的石門關上,良久,他才低低出聲,「我知道。」
  
  
  
Harry離開後,Nagini慢悠悠地爬到他腳邊,見他遲遲沒有反應,牠忍不住用頭蹭了蹭他的膝蓋。
  
【Harry不再是我們的朋友了嗎?】
  
【我想是的。】
  
Nagini偏著頭,吐了吐蛇信,似乎是想問原因,然而最終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真可惜,我挺喜歡他的。】
  
【確實令人遺憾。】Tom說,【但也許Harry說得沒錯,這是最好的選擇。】
  
  
──為了更長遠的利益。


(待續)

這樣緩慢貼進度也到了五年級,與最新的進度只差兩章啦www

看在我用手機艱難地複製貓爪上的內容再貼上來的份上⋯⋯給點留言吧(X

貼完繼續工作去~

评论 ( 4 )
热度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