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26

26

在Grindelwald跟Dumbledore交手的同時,Tom及Harry兩人已經進入那扇半掩門扉後的房間。房裡光源十分微弱,匆忙間兩人也不及觀察自己的所在環境,只能緊貼著牆壁、屏住氣息,連Nagini與Fawkes都配合地沒發出任何聲音。

直到門外的腳步聲逐漸遠去,兩人這才如釋重負地喘口氣,轉身打量他們躲藏的房間。

在看清楚他們所處的環境後,Harry僵住了。

門後並非他們原先以為的小型空房,而是個中型圓室。雖然門口處空蕩蕩的,然而再往內注意便會看到房間的正中央放置了好幾個盛著不同顏色液體的巨型玻璃槽,旁邊則有好幾名戴著面具的人員來來往往。由於他們離那邊還有一段距離,加上光線灰暗,先前兩人並沒有發現這房間裡還有其他的人。

透過灰暗的火光,他看見十幾個半腐爛的人形被泡在那些透明玻璃槽內,身體呈現屍體般的死白,有的已經毫無反應,眼白處呈現潰爛,明顯已經死亡;有的則瞪大眼睛,無力地扭動著身體掙扎,相同的是他們臉上皆呈現一種極端痛苦的猙獰表情、以及身上那無法讓人忽視的巫師袍。

那些被浸泡在不明液體內的人,是巫師。

Harry忍不住看向Tom,他的眉頭緊皺,微抿著唇,顯然也注意到了這一層。



房間中心的幾名人員步履匆忙地穿梭在各個玻璃槽間,值得慶幸的是那些人正忙著在液體中加入更多東西、或對著它們使用黑魔法,還沒有人留意到站在門邊披著隱形斗篷的他們。

Harry無聲地深吸口氣,試圖平緩過度震驚的情緒,他不知道那些人在做什麼,但活體實驗不論對象是巫師還是麻瓜都讓他感到噁心。他知道自己與Tom現在都自身難保,因此只是輕輕扯了下Tom的袖口,示意他們該離開這個地方。

然而Tom並沒有馬上回應他。他眼神炯炯地盯著離他們最近的一名巫師手上的記錄表,片刻後,往那方向踏了一歩。

「Tom!」Harry用力拉住Tom的袖口,壓低音量警告,「我們必須離開!」

Tom轉過頭看著Harry,目光深沉得令Harry心驚,「我要知道他們在做什麼。」他冷靜地說。

「為什麼?」

Tom不再回答他的問題,只是堅持地往那個巫師的方向走去,腳步毫不遲疑。無法阻止他的Harry只好跟著一起靠過去,看Tom快速地瀏覽過人員手上那張他讀不懂的紙張。

期間Harry多次擔心兩人會被發現,他將魔杖緊緊抓在手上,只要一感覺不對便隨時準備甩出咒語防禦,幸運的是在Tom閱讀的過程中他們的闖入並沒有被房內的任何人察覺。

沒有花多少時間,Tom便看完了整頁的紙。得到想要知道的資訊,他拉著Harry的校袍,帶著他悄悄往門邊退去。

然而就在他們快要抵達出口時,外頭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腳步聲,接著門被粗魯地推開,四、五名巫師高舉魔杖擋住了門口。

原本房內的人紛紛停下手邊動作,疑惑地看著他們的動作。

「打擾諸位,但是有人試圖逃離基地,我們正在追捕他們。」為首的人說,正是先前被兩人石化在房裡的那名白袍巫師,他的臉色陰沉,「那兩人擁有隱形斗篷,我們得進行徹底搜查,不能放過任何一處。」

兩人緊緊貼著牆壁,看著那群人往房間的每個角落射出惡咒,每一次發出的爆炸聲都讓他們心跳加速,Harry往Tom的方向看了一眼,正好與他的目光相接。

Tom朝他再靠近了一點,Harry這才發現不知何時Tom原本拉著他衣袍的那隻手已經改為握住他的手心。

他朝對方眨眼,Tom嘴角勾起一個不明顯的笑容,簡單的動作讓他們登時理解了彼此的想法。

Tom抬起沒牽著Harry的那隻手,比了一個1字,再來是2……

比到3的瞬間,劈啪一聲,兩人在同一時間施展幻影移形。熟悉的壓力從四面八方而來,彷彿全身都被擠壓,幾乎不能呼吸。然而沒過多久那種感覺便消失了,一切恢復正常,Harry睜開眼睛,映入眼簾的是道厚重的石刻大門。

「這裡是?」

「基地的大廳門口。」Tom頓了頓,喘口氣後繼續說,「也是通往外界唯一的出口。」

Harry內心喀噔一聲,雖然在圓室時便隱約有所感覺,然而他沒想到自己的猜測居然是真的,並且Tom那麼簡單便將這件事說了出來。

──Tom早就知道出口在哪裡,卻刻意帶著他不斷繞路。

這麼做的目的,想必就是剛才他執意要看的那張紙。

「你早就知道出口在哪了。」Harry努力維持自己語氣中的平靜,「你是故意的。」

「沒錯。」Tom乾脆地承認。

「為什麼?」那張紙、或者是那間圓室的東西到底有什麼重要,足以讓Tom願意以身犯險?

是與戰爭有關……還是他只是單純基於自己的利益想得到那些資料?

「現在不是解釋的時機,Harry。」Tom快速地說,「我之前說過走廊有魔法偵測咒,一旦施咒就會被發現,所以再過不了多久那些人就會趕過來了。」

他抿抿唇,用力握緊魔杖,「Grindelwald很可能在裡面,他不是普通的巫師,你要小心。」

Harry不情願地承認他說得沒錯,現在的時機確實不對。他舉起自己的冬青木魔杖,繃緊身體準備。

然而他們還沒來得及開門,四周便出現一連串的劈啪聲,幾道黑影憑空出現,得知他們所在的巫師們將兩人團團包圍。

「Expelliarmus!Stupefy!Impedimento!Protego!」Harry快速地吐出一連串的咒語,有幾個人被他的咒語打中,不是手腳併攏石化便是往後撲倒,或是手中的魔杖脫手飛出。然而後面的人趕來的速度比他的施咒還要快,Harry低下頭,一束綠光驚險萬狀地擦過他的頭頂,打在他身後的門上,大門震了震,不為所動。

Tom的狀況也好不到哪去,他一邊快速擋住朝他射來的數道咒語,一邊往Harry的方向移動,直到他感覺自己的背靠上了Harry的背部。

他深吸口氣,「Incendio!」

紫杉木魔杖尖端冒出白煙,噴出熊熊焰火,將兩人與其他人隔離起來。包圍他們的巫師往後退了幾步,下意識地停下攻勢。

「繼續攻擊!抓住他們!」從後面傳來一道尖叫,「連兩個小鬼都捉不住,不覺得丟臉嗎?」

Harry朝聲音來源望去,正好對上白袍巫師凶狠的眼神。

他心裡一驚,「Tom!趴下!」

反應快速撲向Tom,將他壓在身下,兩人往地上栽倒,正好躲過迎面而來的一連串紅綠藍顏色各異的光線。那些沒有成功擊中的咒語打在石門上,多道攻擊的集中引起一陣小爆炸,頓時整個走廊硝煙瀰漫,衝擊波強烈得讓Harry感到背部一陣劇痛。

他聽到Tom的怒吼以及Nagini的尖叫,卻感覺自己意識越來越模糊,背上濕漉漉的,他慢了一拍才反應過來是自己的血在流出……

甩甩頭,他將左手放進嘴裡,狠狠咬下一口。手上的疼痛轉移了背部的激烈痛感,暈眩感也減少了些。

就在這時,Fawkes突然啼鳴一聲,振翅飛起,牠身上的縮小咒被解除,恢復了原本的大小。

突如其來的變化讓所有人呆愣了一下,最先反應過來的是Harry。從Fawkes的舉動理解了什麼,他爬起身用力撞開那扇已經被咒語破壞得差不多的門板。

打開的那瞬間,只見Grindelwald與Dumbledore各自維持著施咒的姿勢,表情微訝地看著用身體撞開門後跌倒在地的Harry、他身後的Tom,以及在空中盤桓的Fawkes跟後頭的同樣呆滯住的人。

大廳的內部,是徹底的焦黑。原先華麗典雅的廳室已被兩人的決鬥破壞殆盡,地上全是原先內頭物品的殘骸,只剩那道通往外界的大門,兀自佇立在一旁,幽幽燃燒著妖異的青藍火焰。






決鬥被突然打斷,不論是Grindelwald還是Dumbledore都出現片刻的怔愣,然而他們很快地反應過來。雖然最開始時不能理解Harry的出現,但在看到鳳凰Fawkes後,Dumbledore便大致猜到了前因後果。他輕揮魔杖,用無聲咒將倒在地上的Harry拉到他身後,並擋下Grindelwald的咒語。

沒有得到Grindelwald的許可,在門外圍成一圈的巫師們不敢進入大廳內,只能使用魔咒干擾Dumbledore與Tom的動作。Dumbledore大部分的注意力都放在Grindelwald身上,抵抗其餘巫師阻撓的任務便落到了Tom的身上。他冷靜地觀察著那些咒語打出的方向,判斷哪些需要抵擋、哪些不會打到他們身上,同時小心翼翼地移動步伐,往Dumbledore的方向靠近。

Harry感覺自己的身體在空中飄浮,儘管使用飄浮咒的人已經盡量保持穩定,然而移動時牽扯肌肉造成的劇痛仍然讓他幾乎不能保持清醒。看來這次受傷的面積很大,他胡亂地想著。以前在戰場上受傷時也很少有這種意識模糊的情形……

耳邊模糊地傳來魔法噴射出來的聲音,令他感到焦慮。他從來都不願躲在別人背後接受保護,尤其是Dumbledore教授。上一次他躲在隱形斗篷內,眼睜睜看著對方被索命咒的綠光擊中,墜落高塔之下,這次他絕對不想再重蹈覆轍。

他的精神年紀早就成年了,加上曾經的經歷,就算仍不足以打敗全盛時期的初代黑魔王,至少絕非全無用武之地。

Harry用力地咬住下唇,痛覺稍微刺激了他的神智,而後他雙手支地,試圖撐起身體,卻在下一秒因為背部傳來的劇痛而無力地倒回地上。

似乎是察覺到他的想法,Fawkes停下在空中盤桓的動作,降落到Harry的旁邊。Harry感覺背部劇痛處被一個毛茸茸的東西擱著,接著有什麼液體落入他還不斷淌著血的傷口。

「謝了,Fawkes。」他喃喃道,止不住臉上的笑意,「這是第二次了。」



隨著一滴滴珍珠白的鳳凰淚珠落下,他的視線逐漸變得清晰,疼痛感漸漸消失,意識也恢復了,Harry再次伸手支撐身體,這次,他成功地站了起來。

「還行嗎?」Tom一直待在他附近替他阻擋攻擊,見他起身,他低聲問,「你的臉色很糟糕。」

Harry的臉色仍因失血過多而異常蒼白,然而那雙翠綠色的眼睛卻比任何時候都還要明亮,「鳳凰的眼淚可以療傷。」

他抬手抹去沾在臉上的血跡,嘴邊揚起自信的弧度。

「不過是流一點血,對我而言根本不是問題。」

他跟Dumbledore在一起,身邊還有個有潛力成為下一任黑魔王的Tom,他自己也早已不再是當初那個什麼都不懂的半調子救世主了。在這樣的狀況下,有什麼能令他害怕的呢?

他是個Gryffindor,一個總能英勇無畏面對困境的戰士。



Harry舉起魔杖加入戰局,這次他再不保留實力,朗聲朝門邊唸出一連串咒語,隨著語音落下,一頭銀色的雄鹿自他的魔杖冒出,在門邊輕巧地跳躍奔馳著。銀色的薄霧跟著牠每個落地環繞整個空間,圍出一道銀色的屏障,將外頭的所有咒語抵擋在外。

「將護法咒轉換成實體屏障?真是個有趣的構想。」這樣獨特的魔法吸引了Grindelwald的注意,他暫時停下攻擊,瞇起眼睛饒有興趣地打量依舊平穩地舉著魔杖的Harry,「堅毅的眼神、強韌的精神、靈敏的反應力,還有幾乎不亞於成年巫師的魔力……想不到你們學校除了一個Tom Riddle,居然還藏著另外一個同樣出眾的學生啊。」

Dumbledore不著痕跡地挪動腳步,將兩名學生擋在他的身後,「Hogwarts的學生素質一向優秀。」他冷冷地說。

「或許是這樣吧,好比說你,Albus,確實是我所見過最有才華的人之一。」Grindelwald嗤笑一聲,「然而別跟我說你沒有注意到──那樣的特質,只有經歷過戰場、在生死邊緣徘徊過的人才能擁有。」

「我倒是好奇,什麼樣的教學能培育出一個戰士呢?」他好奇地看著Harry,「小朋友,你叫什麼名字?」

「Harry Potter。」Harry鎮定地答覆,不過是一個名字,只要有心想查便能得知,況且這樣一個普通的名字在這個時代也還沒有任何特殊意義,並不需要遮掩。

「哦,一個Potter。」Grindelwald緩慢地說,「不過我更好奇的是你的際遇……」他的目光繞過Dumbledore,與Harry的視線直面接觸。

Harry的腦袋突然出現被刺探般的鈍痛,他心下一凜,加強了原本就有的大腦封閉術防禦。

「住手。」Dumbledore揮動魔杖,岀手打斷了Grindelwald的窺探,他警戒地看著對方,「你管太多了。」

被阻撓的金髮男人不以為意地笑了笑,「小小年紀,大腦封閉術卻是十分熟練。」

「這也是Hogwarts的教學範疇嗎?」他問,語氣不懐好意。

「我們尊重學生們的隱私。」Dumbledore的聲音又冷了幾度。

Grindelwald聳聳肩,毫不在意他銳利的眼神,自顧自地說下去,「不過我不喜歡他的眼神,太光明磊落了。」他直截了當地對Harry做出評價,「他是個合格的戰士,但也僅止於此。」

「在這樣一個動盪的時代,只會戰鬥是沒有用的。」



Harry平靜地站在Dumbledore後面,直到Grindelwald說完,這才開口回應,「多謝您的建言,Grindelwald先生。」

「小朋友,你是來找Riddle的吧,很不錯的友情,值得讚賞。」他毫無誠意地拍了幾下手,而後話鋒一轉,語氣也帶上了毫不掩飾的惡意,「但你確定現在站在你旁邊的那個人還是你所認識的Tom Riddle嗎?」

「夠了!」Dumbledore厲聲喝道,他怒目直視Grindelwald,「你還想做到什麼程度?」

被點名的Tom暗中握緊拳頭,下意識地往Harry看了一眼,他比誰都清楚對方的道德堅持,畢竟他們早已為此吵過不只一次了。

然而他依舊默不出聲,紙是包不住火的,他從來沒有將這幾個月的事情當成秘密隱瞞的意思,若Harry會因此與他決裂,那也只能說明他們之間的友誼也不過如此。

Grindelwald的挑撥還在繼續,「你的眼神很乾淨,這樣的你能夠忍受像他那樣手上鮮血無數的友人嗎?」



一陣長久的沉默,所有人都關注著Harry的答覆,Grindelwald雙手環胸,好整以暇地等待,Dumbledore眉頭深鎖,在戒備Grindelwald的動作之餘給予Harry擔憂的一眼,Tom則面無表情地看著Harry,薄唇微抿。

在眾人的注視下,Harry卻沒有什麼特殊的反應,他甚至笑了起來,儘管笑意並未到達眼底。

「我想,我比你更清楚Tom是什麼樣的人。」

他的聲音平靜得毫無起伏,語氣已是冷到冰點。

這個答案似乎讓Grindelwald有些失望,「我已經提醒過你了。」他搖著頭,不認同地說。

「希望當他心中的野獸吞沒他的理智時,你還能說出這樣的話。」 

「我不會受你影響的。」

自從對話開始後便一直沉默的Tom終於開口。 



「我等著看。」 Grindelwald瞇起眼睛,而後往旁邊退了一步,讓開他身後那道通往外界的出口,「我想遊戲也差不多該結束了,Albus,讓你那隻寵物送他們回去吧。」 他乾脆地說。

「至於你,我想我們還有些話需要再談談。」 

「我不認為我們之間還有什麼好談的。」

Dumbledore盯著他的眼睛,一字一字地說,接著語氣微微鬆動,「不過,學生們確實不應該在這裡多待一刻。」

在Grindelwald不出手的默許下,他替Tom及Harry加上好幾道針對地獄業火的防護,接著將門鑰匙遞給Harry,「等脫離傳送限制區域後就啟動這個門鑰匙,它會帶你們回學校。」他低聲說。

「教授,那您呢?」Harry有些著急,他怎麼能讓Dumbledore教授一個人面對那麼多黑巫師?

Dumbledore眨眨眼睛,這時的他又恢復成那個Harry所熟悉的變形學教授,「我會處理好這邊的問題,你不相信我嗎?」 

這句話讓Harry冷靜下來了,他看著面前中年的Dumbledore教授,對方年輕許多的臉龐突然跟未來白髮蒼蒼的老人重疊了。

現在站在他眼前的人是Dumbledore,那個未來會打敗Grindelwald、並成為Voldemort唯一懼怕的巫師的睿智長者。

「我當然相信您。」他輕聲說。 

Dumbledore笑了一聲,摸了摸鬍子,喚來他忠誠的夥伴,「Fawkes,帶他們上去。」 

在這段期間,Grindelwald沒有任何阻撓,僅是站在一旁冷笑著看著他們的離去。然而就在Fawkes帶著兩人穿越那道火焰門板的前一刻,他突然毫無預警地出手,在所有人都來不及反應前,接骨木魔杖朝著Harry發岀一道黑紫色的不詳咒語。

咒語準確地沒入Harry的身體,他還來不及說一句話,意識便陷入黑暗之中。

眼睜睜看著Harry周身被黑色的霧氣包圍,而他甚至不知道那究竟是什麼樣的黑魔法,Tom突然不知道自己如何反應。

鳳凰的鳴聲陡然拔高,一直安靜著的Nagini也傳出尖叫,在他的口袋裡不安分地扭動,Dumbledore驚怒之下揮動魔杖再不留情地發出毀滅性的咒語,金紅色的火焰挾帶著震耳欲聾的巨響直朝瘋狂大笑的金髮男人撲去。

在一陣混亂之中,他卻依舊清晰地聽到了Grindelwald猖狂的笑聲以及惡魔般的話語。



「想要成就大業,感情將會是最致命的弱點。」

「Tom Riddle,記住這句話。」



 (待續)


我終於記得更新了......

把他們丟回霍格華茲啦~

评论 ( 9 )
热度 ( 4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