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24

24

一踏出辦公室,他馬上邁開步伐往Gryffindor寢室的方向奔跑,走廊上幾個起得較早的學生紛紛疑惑地看著他。

不理會那些好奇的目光,Harry用自己最快的速度衝回寢室,在房間內一陣翻找──Tom失蹤的這幾個月他也不是什麼也沒做,暑假他沒有回到孤兒院,而是留在斜角巷打工一邊存錢一邊準備些基本的魔藥或道具。

將他覺得有可能派上用場的東西收進空間袋中,他繞過床邊走向Charlus那頭,「Charlus,隱形斗篷借我幾天!」

「自己拿就好……」顯然還沒清醒的Charlus咕噥地說,在床上翻了個身,繼續睡覺。

抽出壓在行李底層的隱形斗篷與其他物品一股腦地塞到空間袋中,Harry踏出Gryffindor塔,繞到廚房與家庭小精靈們拿了許多糧食,最後才趕到學校的天文塔上,一路的奔跑讓他不住地喘著氣。

天文塔是城堡中最高的建築,站在上頭可以輕易看到底下的校園景色以及來往的學生及教授。Harry瞇起眼睛,視線專注地盯著城堡大門口,霍格華茲內部無法幻影移行,Dumbledore教授要離開還是得先經過大門,而他想做點什麼也得等到那位似乎總是對學生們的動作無所不知的教授離開。

他坐到塔樓地上,平復因為奔跑引起的氣息不順,從袋中拿出從廚房取得的食物邊吃邊等待變形學教授的出現。Dumbledore教授不是會拖延的人,何況Tom的情況也實在拖不得,一旦他查出Grindelwald所在的可能地點,只要做好必須的準備教授便會出發。

以他對Dumbledore教授的了解,在先前已經有對德國方面做出一番調查的前提下,這段準備的過程應該用不到一天。

心不在焉地啃著手上的南瓜餅,Harry的大腦快速地運轉,許多念頭在腦中一閃而逝,卻什麼也抓不住。他甚至不知道自己現在能做些什麼,就連目前唯一能想到的主意本身都非常瘋狂,若是Ron和Hermione在的話一定會尖聲大叫他瘋了,但他就是有這麼一種強烈的感覺:去救Tom這件事一定得由他來做,非他不可。

終於,在他在天文塔上被那些雜亂無章的念頭煩到開始去數欄杆上有幾隻螞蟻時,那個穿著深紫色星月長袍的身影出現了。Harry跳起來,注視著現在還算年輕的Dumbledore一步步踏出校門。距離太過遙遠他無法看清變形學教授臉上的神情,然而他卻能感覺到那環繞在那身影旁邊的強大氣流與壓力。那樣的Dumbledore教授他曾經見過,五年級在神秘部門與Voldemort戰鬥時,他周身便是圍繞著那樣的強大氣息。

他看著Dumbledore站在校園門口,手上拿著魔杖,抬頭看著Hogwarts雄偉的城堡建築,而後他的身影悄無聲息地自門口消失。

Dumbledore的離開猶如一個信號,Harry抓起放置在腳邊的空間袋,腳步飛快地朝變形學教授的辦公室跑去。

一把推開辦公室的門,他將目光投向棲在門後枝上的鳳凰,深吸口氣,對著歪頭看著他的金紅色大鳥急切地開口。

「Fawkes,我需要你的幫忙。」



Harry知道自己現在的模樣一定很蠢,如果被他以前學校裡那些看不對眼的宿敵們看到肯定會被狠狠地嘲笑,他甚至可以想像Malfoy輕蔑的語氣──看吶,聖人Potter的腦子終於被撞壞了,居然在跟一隻鳥說話、還想求牠幫忙?

然而這是他唯一能跟上Dumbledore並找到Tom的方式。除了透過Fawkes,否則就算他有辦法把自己弄到德國,他該上哪去找那個位置隱密的基地?鳳凰能感應到與牠相關之人的位置,還能承載非常沉重的物品,這是他唯一的機會。

這個念頭是先前他無意中與Fawkes對上視線後突然出現的,那時鳳凰漆黑色的眼睛不如平時般明亮清澈,反而像壟罩著霧氣般地朦朧,透著一股神祕感。被那樣的眼睛盯著,Harry總有種自己的一切皆被看透的錯覺。

就像現在一樣。

Harry怔怔地看著原本自以為熟悉現在卻只覺得陌生神祕的鳳凰,直到長袍口袋的異常引起他的注意。他慌忙地伸手進去查看,這才發現他的冬青木魔杖正發著淡淡的金紅色光芒,感覺溫暖而不燙手。

他將魔杖從口袋取出來,緊緊抓在手上。

『我一直想找個機會與你單獨談談。』

一個吟唱般的聲音陡然在他腦中響起,遙遠卻又清晰。那不是英語,當然也不可能是蛇語,然而Harry就是奇異地聽得懂。

他瞪視著Fawkes,嘴巴微微張開,他還是第一次知道原來Dumbledore的鳳凰是會說話的。

「……為什麼?因為我的魔杖是用你的尾羽做成的?」他問。

『這只是其中一個原因。』

「除此之外還有什麼……」Harry突然睜大眼睛,他想到一個十分渺茫的可能性,「你知道我是誰?」

『世人只知道鳳凰的眼淚可以治病、能載得動非常重的東西,但其實我們還有一個鮮為人知的能力:看透一個人的過去、現在、與未來。』Fawkes吟誦般的聲音在他腦中迴盪著。



『好久不見了,Harry Potter。』





當耳邊傳來陣陣怪異樂聲時,Tom一度以為是自己的錯覺,畢竟他已經在這個安靜到近乎死寂的地方待了好幾個月。然而在那樂聲變得越來越清晰後,他終於抬起頭來,將手伸入口袋取出魔杖。

Nagini也聽到了同樣的聲音,她爬到他旁邊,不斷扭動身體想找出那聲音的來源。

樂聲越來越高亢,聽在耳裡有種尖銳的刺痛感,Tom感到自己的心臟隨著那詭異的聲音跳動得越來越快,手中握著的魔杖也似乎越來越燙。他沒發現的是,紫杉木魔杖的尖端正悄悄地冒出一絲細到肉眼無法看到的光線,用極緩慢的速度往房間上空蔓延。

終於,在他覺得手中魔杖已經燙到他需要憑藉毅力才不將它放下的程度時,上方突然發出一陣劈啪聲,一團火焰在其中憑空爆開。

Nagini嚇了一跳,隨後直立起身子發出一陣無意義的嘶聲警戒著。Tom也不管魔杖越來越高的溫度將它握得更緊,毫不眨眼地盯著那團不明的火焰。

伴隨著燃燒的火焰,一隻天鵝般大的金紅色大鳥出現在房內。牠高聲鳴唱著,那詭異的樂聲便是牠發出來的。Tom認出那是Dumbledore的鳳凰,但依舊沒有放鬆戒備。

然而在他看見底下緊抓著鳳凰燦金色鳥爪、頭髮被風吹得堪比鳥窩、眼鏡也歪七扭八掛在臉上的Harry時,冷靜如他也不禁呆愣半秒。

「……Harry?」


將Harry丟到地板後,Fawkes收起翅膀安靜地停在桌上,眼睛緊閉著休憩,這段載人飛翔的路程給牠造成的負擔並不輕。

重重摔在房內的Harry喘著氣,一時間癱在地上爬不起來。跟著Fawkes是很快沒錯,然而那過程實在不怎麼舒服。一路上他被週遭的氣流吹得頭昏腦脹,幸好他事前有用繩子將自己與Fawkes的爪子綁在一起,要不然他真懷疑自己半途還有沒有力氣繼續抓著鳥爪。

見來人是熟悉的人,Tom握著手中魔杖的力道微微放鬆──在鳳凰與Harry出現後,它的溫度逐漸恢復正常──但依舊筆直地指著躺在地上的人影,「我的寵物叫什麼名字?」

【我才不是寵物!太沒禮貌了!】

「Nagini,她是一條蛇。」在Nagini對”寵物”這個詞表達強烈不滿的抗議中,Harry終於從暈眩中恢復,掙扎著從地上爬起,「幫個忙,拉我一把。」

Tom放下魔杖,一直緊繃的神經在確認面前真是Harry後緩和下來。他上前將Harry拉起,「你怎麼會跟教授的鳳凰一起?Dumbledore教授呢?」

「我也搞不清楚。」Harry看著在桌上閉眼休息的Fawkes,「我本來是打算讓Fawkes帶我去找教授的。」

「那教授現在在哪裡?」

「不知道,查出你在這裡後他就離開學校了,也許現在正在跟Grindelwald談判也不一定。」Harry伸手把歪向一邊的眼鏡扶正,「好了,我怎麼來的不重要,現在應該處理更重要的事。」他嚴肅地說。

Harry是知道的,對於Dumbledore教授來說,保護Hogwarts的學生永遠是他的優先考量。學生與他自己,他永遠都是選擇前者。就算那時的他除了Hogwarts校長之外還同時擔任著鳳凰會首領的重任、就算他極力想保護的學生中有人正想方設法欲置他於死地,他還是會保護他們。

所以,只要Tom還在Grindelwald的手上做人質,談判主導權就不可能在Dumbledore教授手上,要讓Grindelwald放人,教授不是與對方決鬥便是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用自己來交換Tom。

他不能讓這件事發生。

「教授跟Grindelwald的談判結果會怎樣很難說,我們得想辦法逃出去!」Harry急急地說。

相比Harry的著急,Tom顯得鎮定地多,「怎麼出去?」

「來的時候Fawkes已經消耗太多力量了,這次我們得靠自己。」Harry取出他的空間袋,「我帶了一些可能會用到的東西,不過最有用的還是隱形斗篷。」

他將隱形斗篷從袋中拿出來,另外再掏出一條樣式簡單的十字項鍊拋給Tom,「我在上頭施了咒語,可以充當一次鐵甲咒。」

Tom一邊戴上項鍊一邊看著正在袋中翻找其它有用物品的Harry,忍不住發出質疑,「你就帶了這些東西?」

才這點準備就敢擅闖禁地救人,該說是太有勇氣還是魯莽衝動……果然是Gryffindor的作法。

「我還能做什麼?況且我原本的打算是先追上教授的。」從Tom的語氣和表情猜出他的想法,Harry沒好氣地說,「現在就兩條路,冒險出去或是在這裡乾坐祈禱Dumbledore教授與Grindelwald的談判勝利,你自己選。」

Tom正打算回答,眼神卻突地一冷。他迅速回身將魔杖指向門口,毫不遲疑地喊出咒語,「Crucio!」

「酷刑咒!」Harry變了臉色。

「貌似我們沒得選擇了。」沒有理會Harry的震驚,Tom低頭俯視著門邊倒下痙攣的白袍巫師,唇邊緩緩綻出一抹殘酷笑意,「這幾個月感謝你的照顧,不過也該結束了。」

「Avada Ke……」

「住手!」回過神來的Harry拍開尖端已隱微露出綠光的魔杖,大聲怒吼,「你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你正在謀殺一個人!」

「那又怎樣?」Tom嘲諷地笑,「你知道我這段時間過得是什麼樣的生活嗎?雖然還沒有真的動手殺過一個人,不過也相差無幾了,咒語的不同罷了。」

「你……」Harry正打算反駁,卻發現那名倒在地上的白袍巫師正悄悄將手伸進他的長袍口袋,「Stupefy!」

他快速地朝對方施了一個昏迷咒,接著再補上一個石化咒。

Tom冷眼看著Harry將被石化的白袍巫師拖到角落藏好,「現在不是爭吵這些的時候,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不是嗎?」

他將Nagini一把抓起放到口袋裡,淡淡地說。

知道他說得沒錯,當務之急確實是先離開這裡,Harry只能沉默地將隱形斗篷披在兩人身上。

「等成功逃出去後,我們需要談一談。」

踏出房門時,他低聲對Tom說道。

Tom沒有回答。



(待續)



這兩個月忙工作忙證照考試還有渣基三到爆炸,當我回過神來一個多月就這樣不見了,然後我也這麼久都忘記更新......ryy

明天要考外幣保單,來丟丟文纂點人品(不

评论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