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Death Spiral 21

21


在雙腳脫離地面的瞬間,Tom便知道自己被算計了。

門鑰匙!

他被帶著朝未知的方向飛去,冰冷的風尖銳地刮在臉上,讓他幾乎無法睜開雙眼。他將眼睛瞇成一條縫找尋可以作為線索的東西,卻只看見腳下一片墨藍色液體正緩慢地流動。

那是……海?那些人將他帶離英國了?他們的目的是什麼?

不及細想,他便被扯著重重地摔落到地面。顧不得疼痛,在摔到地上的瞬間Tom翻身爬起,手上一直緊握著的魔杖準確無誤地指著將他帶來的人,「Stupefy!」

抓著他手臂的力勁驟然消失,Tom厭惡地甩開被他擊昏的黑衣人,然而他還沒能使出下一道咒語,身後便傳來另一道低沉醇厚的陌生男音。

「Expelliarmus。」

紫杉木魔杖脫手而出,筆直落入從一開始便坐在上位好整以暇看著他們纏鬥的金髮男人手中。

「不錯的反應力。」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自唇邊綻開,金髮男人緩緩開口,Tom不知道自己該不該驚訝於那十分純正的英語。

「歡迎你的到來,Tom Riddle。」揮手讓一旁待命的部下將昏迷的人帶離,擁有英俊深刻五官的男人用他銳利的目光打量眼前的黑髮少年。雖然面帶微笑,那笑容卻只有玩味而沒有一絲溫度,「我是Gellert Grindelwald,我猜,你肯定已經知道我是誰了,鑑於那些寫在你文章裡的東西……」

他刻意拖長音調,並仔細觀察黑髮少年的表情。

沒有想像中該有的驚詫與慌亂,只有平靜沉著與濃濃的戒備,除了微皺的眉頭洩漏了他的真實情緒,難道他原本便猜到自己的身分?

Grindelwald有些意外,他會那麼說只是想製造點恐懼效果,可不是真的認為眼前甚至還沒成年的少年有本事在這麼短的時間內猜出自己的身分,然而對方的反應卻像是他早就意料到一樣,絲毫不顯得意外。

再回想他落地後反應迅速的昏迷咒……這個Tom Riddle,還真有點意思。

「不用那麼戒備地看著我,我沒有什麼惡意,只是想找你聊聊。」姿態隨意地將身體後傾靠到椅背上,Grindelwald居高臨下地看著自從魔杖被奪走後便一直沉默著的黑髮少年,「況且,若我真想對你不利,你再怎麼提防也是無用的。是聰明人,就該應該明白這個道理。」他懶洋洋地說。

聞言,Tom稍微放鬆了自己的面部表情,精神卻依舊緊繃著。他一語不發地盯著Grindelwald,知道在搞不清楚對方意圖前自己最好的方式便是保持沉默。

Grindelwald顯然也猜到他的想法,因此他很乾脆地開始那所謂的”閒聊”。

「既然你已經猜到我的身分,相信你也知道我找你的原因了?」

「報紙社論。」Tom語氣平淡地回答,他已經連想都懶得想了。

他心下暗惱,早知這會帶給他這麼大的麻煩,當初他一定選其他的方法處理。

「很好。」Grindelwald滿意地點頭,「讓我們直奔主題──我很好奇,你為什麼會做出那些言論?雖然我並不是霍格華茲的學生,但也知道那不該是一個正常的Slytherin學生所說的話。」

聽到對方提起Slytherin,Tom原本毫無波瀾的眼神微微一動。

是了,他是Slytherin的學生,更有可能是Slytherin的傳人,再怎麼樣他也不能做出任何可能有辱Slytherin的舉動。

這個念頭一出,Tom強打起精神,逼迫自己冷靜。他微微挺立背脊,語氣也帶上了Slytherin學生慣有的高傲,「我只相信眼前的事實以及自己的判斷──事實也證明,我是對的。」

「我也有很多疑問,尤其是這整件事情的主因。那篇文章充其量不過是個導火線,我不認為像我這麼普通的學生可以引起你這樣一個大人物的注意,所以,一定是其他的什麼引起了你的興趣。」

墨黑的眼睛緊盯著金髮男人,Tom稍微停頓後才繼續說下去。

「好比說──出來替我說話的Dumbledore教授。」

有那麼一瞬間,四周的空氣似乎停滯了。

半晌,Grindelwald突如其來地大笑,笑聲迴盪在空盪盪的大廳,空洞的有些詭異。

「十分精采的猜測,你總是一再讓我驚奇。」他說,眼神銳利地盯著Tom,「是什麼讓你產生這樣的推理?」

「在我投稿那篇社論前,我就已經找過Dumbledore教授。而他一開始並不打算幫助我。」

「直到你的文章刊登出來、你的身分曝光引起軒然大波之後,他這才不得已出來替你清場。」Grindelwald語氣肯定地接續。

Tom點頭,一切正如對方所說,也正是這樣的前後不一致,讓他有了這兩人之間肯定有些什麼的猜想。

「呵,多年不見,他還是跟以前一樣,總是喜歡逃避那些他不願面對的真相……」Grindelwald低聲笑著,Tom不確定自己是否聽錯,他居然覺得金髮男人的語氣中似乎帶著些許溫柔,就像是對著久違的情人呢喃低語。

「──直到一切再也避無可避。」



Grindelwald低頭陷入沉思,Tom安靜地站著,他知道目前的主導權並不在他手上。

過了一會,從思緒中回復的Grindelwald這才抬起頭,臉上依舊是似笑非笑的表情,彷彿剛才的短暫停頓並不存在。

「我很欣賞你。你很聰明,判斷力驚人,同時擁有才華。」他微笑著說,「最重要的是,我從你的眼睛裡看出了野心──不要否認,你心裡清楚自己是個什麼樣的人──你擁有強烈的抱負與改變現狀的渴望,甚至還有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狠絕。」

Tom心裡一驚,沒想到自己的本質居然被一個剛見面的陌生人剖析地那麼清楚,這對一個一向懂得隱忍與偽裝的人來說簡直無法忍受。

他深吸一口氣,換個念頭安慰自己:在現在情勢未明的狀態下,他若真能保持自己的無害偽裝那才真是不可思議的事,況且現在在他面前的也不是普通人。

更正確地說,他們是同一類人。

「謝謝您的讚賞。」他乾巴巴地說。

「老實說,一開始我只是好奇一個普通的三年級學生是如何能看穿我的佈署,甚至還能得到的支持。」這裡的他不用說也知道是誰,「不過現在我發現,你確實不是一個普通的孩子……」

手支撐著下巴,金髮男人英俊的面容勾起一抹高深莫測的笑容。

「Tom Riddle,有沒有興趣加入我偉大的事業?」







漆黑無光的暗室中,Tom沉默地坐在地上,門外站著一名負責監視他的巫師。

他在思考,之前金髮男人的邀請與蠱惑話語不斷在他耳邊迴響。

『我調查過你,你從小在麻瓜孤兒院長大,日子過得並不好。』

『你不恨那些苛待你的麻瓜們?不怨那些是非不分的魔法部官員?』

『建立巫師對麻瓜的統治,聽來是不是很完美?巫師擁有麻瓜沒有的能力,是的,便是這能力賦予我們統治的權力──能者多勞,不是嗎?』

『我們為什麼要遵守那可笑的《保密法》,在麻瓜面前隱藏我們的強大力量?』

『我知道你對現狀的不滿,加入我,我能讓你徹底發揮你的才華,讓那些古板沒用的魔法部唯你是從,你所渴望的那些權力與力量便在你伸手所及之處,只要你點頭答應……』

不得不說,Grindelwald確實說中了他內心的渴望,他的理想也與對方不相謀合。

然而,他最後依然毫不猶豫地拒絕了。

『你說得沒錯,我是對現狀不滿,也厭惡那些無用的麻瓜。』儘管手無魔杖,沒有絲毫反抗能力,面前坐著的還是一個隨時有可能殺死自己的人,他依然微微昂起頭,語氣堅決地回覆,『然而,我再怎麼樣也不會背叛自己的祖國。』

就算他其實對自己的國家根本沒有什麼感情,驕傲的Slytherin也不會允許自己做出那樣引人唾棄的事。

更重要的是,他從來就沒有打算去做其他人的手下。

『我是打算改革,但我會靠自己做到這件事!』他高傲地說。

似乎完全沒料到他會拒絕,Grindelwald停頓一秒才繼續開口,語氣是與之前截然不同的冰冷。

『拒絕得那麼直接……難道就不怕我殺了你?』說話的同時,強大的魔壓也毫不掩飾地直逼Tom而來。

Tom的瞳孔瞬間收縮,他看得出對方眼中的殺意,也感覺得到對方身上傳來的強大壓力,他知道這個人是真的想殺了他。

然而他不能退縮,也不會退縮。

他甚至微笑了起來,那笑容帶著自信與高傲。

『你不會殺我。或者說,你不屑殺我。』



之後他就被大笑的Grindelwald關進這間暗室中,由之前被他用昏迷咒擊昏的巫師看守著。

他伸出手指,輕輕拍著Nagini的蛇身安撫,之前去霍格莫德時她嚷著要跟,他便將她縮小藏在腕間,結果在那場混亂中她也跟著自己一起被帶過來了,一直躲在他校服的衣袖間。

牠很不安,卻沒有與他說話,那乖巧的女孩知道現在不是說話的時候。確實,他的處境夠糟了,不需要再暴露自己會說蛇語的事情引起更多不必要的關注。

Nagini冰冷的體溫讓他的腦袋冷靜了點,他自己都不曉得當時是怎麼回事,居然像個Gryffindor一樣直接將內心的想法說了出來,明目張膽地拒絕那個看起來喜怒不定的Grindelwald。

然而,他有他的驕傲,他不能容許自己的尊嚴被踐踏。Grindelwald的話語聽起來都是在替他著想,似乎都是為他好,然而作為一個同樣擅長言辭技巧的人,他很清楚那些不過只是披著甜美糖衣的騙局。

說得再好聽,也不過只是想利用他作為自己的踏腳石而已,一旦他答應,等待他的只有萬劫不復。

Tom在心裡冷笑。

冷靜下來的他試著揣測對方的下一步打算,倘若只是將他關到Dumbledore教授來倒還好,但他總覺得事情沒那麼簡單。

畢竟,如果是他,站在對方的立場,他一定會做點什麼事情來打擊那個膽敢不識好歹的人,他不會殺他,卻會想辦法讓他徹底體會何謂生不如死。

如果Grindelwald與他猜測的不錯,與自己是一類人的話……

就在他覺得自己快要抓到什麼靈感時,門被打開了,負責看管他的巫師將他帶領到另一間房門前,令Tom感到詫異同時也更加提高警覺的是,對方居然將他的紫杉木魔杖還給他了。

「你們要做什麼?」他瞇起眼睛,冷聲質問。

「主上說,將客人掠在一旁發呆並不是一個盡責的地主所為。」那個之前被他擊昏的人臉上掛著惡意的笑,語焉不詳地說。

Tom知道他對於被自己擊昏這件事懷恨在心,見到他的笑以後更加肯定門的另一邊一定沒什麼好事。

暗自抓牢手中的魔杖,他戒備地等待對方將門打開。

儘管已經做了心裡準備,當他看到裡面的情景還是不禁瞪大眼睛。

那是一個很大的空間,裡面有許多身著黑袍的巫師,他們面無表情地對著一群毫無反抗能力的麻瓜進行各式各樣的黑魔法人體實驗,每個黑袍巫師旁邊則搭配著一個白袍巫師,記錄被實驗者的所有反應。

一個個殘暴的黑魔法無情地施加到那些麻瓜俘虜的身上,他看到被地獄烈火燒得殘破不堪的猙獰少婦面容、四肢被惡咒侵蝕絲毫不剩只餘頭跟身體卻還不住扭動掙扎的軀體,還有全身皮膚潰爛猶如死屍般的活人版木乃伊。

那些實驗者不是被折磨的沒有力氣尖叫,便是被施加靜音咒,因此整個空間是徹底的寂靜,除了記錄者刷刷的寫字聲以及偶爾的低聲交談之外再無其他聲音。這樣的死寂配上被實驗者扭曲的面容與痙攣的肢體有種恐怖的詭異感。

Tom聽到自己的心跳,跳得很快,他自認自己算不上什麼好人,真到必要時他也不介意出手傷害其他人,然而眼前猶如人間煉獄的景象還是讓他忍不住感覺到噁心,不論那些人帶到這裡的用意為何,他都不想踏入這個空間。

然而他別無選擇,他身後的巫師正用魔杖指著他的背,他只能繼續往前走。

他盡量讓自己的視線直視前方,不去關注就在身邊的一幕幕慘無人到的折磨,依照對方指示一路走到某處角落。

「主上。」他背後的人語氣恭謹地說。

Grindelwald正在跟某組實驗者對話,他們用德語說了幾句Tom聽不懂的話,接著原本正在對某個十四歲麻瓜少女執行酷刑咒的黑袍點點頭,退到另一區尋找下一個實驗對象。

結束對話的他轉過身來,臉上依舊是那抹意味不明的笑容。

「啊,我高傲的小朋友。」他輕柔地說,「歡迎來到奧斯威辛集中實驗基地。」

用手指著那名倒在地上四肢抽蓄眼神絕望的女孩,金髮男人用難掩愉悅的語氣輕描淡寫地對他命令道。

「繼續剛才的酷刑咒,否則便由你來取代這個可憐女孩的位置。」



 (待續)



註:奧斯威辛集中營,二戰時納粹德國時期建立最主要的集中營和滅絕營。
既然都設定希特勒是格林沃德的手下了那麼跟手下要點戰俘拿來做黑魔法實驗我想也不是不行的對吧?畢竟他在學時不就是因為亂七八糟的魔法實驗而被開除的嗎?
所以,大家都知道Tom被帶去哪裡了(???


感謝閱讀,留言大歡迎www

评论 ( 2 )
热度 ( 4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