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近期掉入PM瞬遙坑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TRHP雙月刊 第一期投稿


《Open at the Close》 

 

大難不死的男孩消失了,連同他最要好的幾個朋友。

無論鳳凰會或是食死徒都無法掌握到他們的蹤跡,就彷彿人間蒸發一般。

最初,報章媒體用幾乎整個版面敘述這個事件,大加撻伐這如同背叛的行為,然而很快地,眾人的目光便被新的戰況所取代。

在戰爭激烈爆發的時刻,每天都出現新的死傷名單,幾名青少年的失蹤顯然比不上更為實際的資訊,儘管消失的男孩曾經是打敗黑魔王希望的象徵。

 

男孩的離去似乎對整個魔法界毫無影響,卻還是有那麼一點悄然改變了──人們終於發現,想要保護自己與家人,與其將希望寄託在虛無飄渺的預言或是救世主身上,還不如使用自己的魔杖。

一向只對家務咒語感興趣的家庭主婦開始練習昏擊咒與盔甲咒、難得有機會與好友連絡時討論的話題也從八卦家常改為遭遇攻擊時應當採取的措施;霍格華茲不分年級進行實戰教導,就連年齡未達入學年紀的孩童拿在手上的玩具,也從單純的遊戲性質轉為保護意義。

少了救世主的魔法界終於理解,在這個世界上,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

 

硝煙瀰漫,戰爭仍在持續。

而救世主的神話已漸被世人淡忘。

 

 

儘管曾代表希望的名字已許久不再被眾人提起,然而,有一個人從未忘記過他的存在。

「找到那個男孩了嗎?」

昏暗的會議室中,一名戴著面具的巫師倏地跪倒在地,對著坐在上位的王者顫抖地哀求,「仁慈的主人,請再給我一次機會……」

「Crucio!」聽也沒聽對方的祈求,細長灰白的手緩緩抬起,男人施咒的語聲慵懶,似是漫不經心,念的卻是殘忍無情的折磨咒語。

聽著僕人淒厲地慘叫,男人皺了皺眉,離他最近的另外兩位僕人登時會意地將痛苦嚎叫不止的人扔出會議室。

室內再度安靜下來,他卻依舊無法感到平靜。

 

焦躁,異常的焦躁。

這已經是第二十七個失敗者了,自男孩消失後,他派出的每一個僕人都無法尋到男孩的所在,甚至連半點線索都找不到。

男孩突如其來的失蹤不止影響了那些曾經盲目相信”救世主”能打倒黑魔王的群眾,也同樣讓立誓誅殺他的黑魔王難得的心浮氣躁,就連唾手可得的勝利都不再能讓他感到喜悅。

那男孩怎麼能消失、怎麼敢在沒有他允許的情況下擅自脫離他的掌握?

他瞇起腥紅的眼,倏然起身。

「我將親自去追捕那個男孩。」勾起一抹冷笑,他當著所有在場僕人的面宣布,語氣強硬,眼底閃著勢在必得的光。

不管波特身在何處,他都會將他找出來,並親手為男孩的生命畫上真正的句點。

男孩是他的,就算是死,他也只能死在他的手裡。

那個活下來的男孩──哈利・波特。

 

 

 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下一步又該怎麼走。腦袋一片混亂,每天只是漫無目的地喝下變身水,如同行屍走肉地遊走在不同的麻瓜街道。

他只是厭倦了,厭倦永無止盡的戰鬥、至親朋友的傷亡、還有所有人期盼希望的目光──梅林在上,這是戰爭,只靠他或是鳳凰會幾個人的力量是不可能贏的好嗎?

然而群眾從不理解這點,他們只肯像隻鴕鳥般地龜縮在自己屋內,僥倖地祈禱戰火不會蔓延到那邊、又或者自欺欺人地重複念著救世主總有一天能夠戰勝黑魔王的神話。

到了最後,連他自己都迷惑了,為什麼是他?就因為他小時候母親的犧牲讓他逃過一次索命咒?還是因為額頭上那道人盡皆知的傷疤?

他跟他的朋友到底是為誰而戰、在他們挺身而出時那些人又替他們做了些什麼?

這一切的一切,值得嗎?

 

諸如此類的問題不斷地困擾著他,終於,他下定決定離開,試圖給予自己一個可以靜下心來思考的空間。

他將自己的決定告訴幾名與他最親近的戰友,然後,他們達成了共識,決議一起遠離那個他們已經無力也無心再待下去的戰場。

說到底,他們也不過只是幾名剛成年不久的少年,來自整個魔法界的壓力對他們來說實在太過沉重。

他知道黑魔王不會放棄追逐他,因此他找了個理由脫離了朋友們的隊伍,之後就獨自一人在麻瓜世界到處晃盪、而後等待。

等待由那個人親手施予的終結。

 

「我就知道你會來。」

當那雙熟悉的腥紅眼睛出現在他面前時,男孩忍不住笑了,那是他脫離戰場後的第一個笑容。

「沒有人能夠逃離佛地魔王的掌控。」王者般的男人朝他走來,一步步逼近,「尤其是你,男孩。」

低頭看著比自己還矮一個頭的男孩,男人不悅地察覺對方的眼裡絲毫沒露出半點驚訝或恐懼,他拿出魔杖輕抬起男孩的下顎,迫使他與自己對視。

「看來你對於我的到來毫不吃驚。」他說,語氣輕柔,「那麼,讓我來問問大名鼎鼎的救世主──為什麼離開?」

「我厭倦了,只是這樣而已。」紫杉木魔杖冰冷的觸感激起他一陣顫慄,然而男孩依舊毫不畏懼地直望回去。他冷靜地回答,語氣淡然卻又厭世。

男人敏銳地察覺出這點,他瞇起眼睛,目光銳利地盯著男孩。

「真是令我訝異,活下來的男孩,現在卻渴望著死亡?」

「死亡也沒什麼不好的。」男孩這麼回答,「至少,我沒感覺活著能讓我感到快樂。」

「所以,你要動手就快點──終結這一切。」

 

他注視著那雙儘管充滿厭世情緒卻依舊明亮的翠綠眼睛,現在他只需唸出一個咒語便可以讓那雙眼睛永遠地闔上。

是的,只要六個音節……

他們依舊維持著相互對望的姿態,沒有人先有動作。

過了良久,最後,男人終於做了決定,在男孩詫異的目光下,他緩慢地抽回魔杖。

「我改變心意了。」他說,語調依舊是那樣輕柔而冷酷,「你說得不錯,這世界確實令人厭煩……太無聊了。」

看著底下食死徒貪婪醜惡的面孔、看著那些魔法部官員汲汲營營於權勢的嘴臉、還有無知群眾們盲從僥倖的心理,這樣的魔法界,到底有什麼值得他關注的?

戰爭已快結束,勝利即將到來,現在只要他想,這個世界便唾手可得。

然而如果他突然不要了,那對他來說似乎也沒什麼損失。

結局只在他一念之間。

腦中突然浮現一個想法,他勾起笑容,朝還反應不過來的男孩伸手,蠱惑地邀請。

 

「男孩,願不願意與我一起拋棄世界?」

 

拋棄這個無聊又可笑的世界、遠離那些已經令他感到厭煩的人事物,在一旁冷眼旁觀,少了救世主與黑魔王的魔法界又會變成什麼模樣。

男孩尚未答覆,他呆愣地站著,似乎不能理解突如其來的轉折。

然而這沒有關係,男孩的答案永遠只能有一個。

 

黑魔王從不接受任何形式的拒絕。

 

 

(完)



之前TRHP雙月刊第一期的麻瓜投稿,能為魔王大人貢獻是我的榮幸www

圖片部分是最後月刊出來的樣子,加上魔王大人的評論,完整的月刊可以點上面的超連結www

然後我還是很想廚一下對不起讓我花癡一下噢噢噢噢噢魔王大人優雅的魔王大人霸氣的魔王大人悶騷的魔王大人--!!LORD不管怎麼樣都好帥啊啊啊不論是捉弄嘲諷哈利、叫我們麻瓜、還是打算給我們一個鑽心刺骨或是阿瓦達時(咦)都帥到掉渣啊啊啊,請讓我繼續追隨大人(幸福躺


總之因為這樣那樣雙月刊裡的謎屋裡的嚴肅水草就是我啦,至於為什麼要取這種奇怪的暱稱呢,人家不都說投稿要用暱稱偽裝自己咩,前面兩個字翻成英文再把最後三個中文字湊起來就知道答案啦嘿嘿(X

這就是一篇黑魔王拐帶哈利私奔的故事,前面拉哩拉雜寫了那麼多都不是重點(噗)裡面有些有用到阿無之前在噗浪上寫的東西,當初問過可以借用,在此註記並感謝阿無願意借我用www

好吧以上,感謝閱讀,留言歡迎www

评论
热度 ( 4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