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特傳】Harry Potter and the Martian in Atlantis 番外

番外 霍格華茲.一段黑史


這是一段埋藏在歷史之中的往事。

那時,霍格華茲與Atlantis學院還是姊妹校,走廊上的盔甲隨時有可能突然從背後捅學生一槍,無殿三董事三不五時會前來喝茶聊天串門子,一切都很和平……


咳、只有表面上的和平。


「高錐客.葛來分多!」

憤怒的女聲響徹整個霍格華茲,聽到這聲吼叫,躺在草地上曬太陽午睡的紅髮青年瞬間跳起,正想開溜,背後一道陰惻惻的聲音便幽幽響起,「想躲去哪?」

苦著一張臉,青年僵硬地轉身,只見金色短髮的少女手叉著腰正怒氣沖沖地看著他。

「嗨,赫爾加,今天天氣真好啊……」他傻笑著裝死。

可惜對方沒有被這老掉牙的轉移方式呼嚨過去,「別給我轉移話題!」她說,「今天已經第十個了!」

「第十個什麼?」葛來分多一頭霧水。

「第十個學生被你的盔甲捅死!」赫爾加.赫夫帕夫怒吼,「你知道從早上到現在我跟羅伊娜忙到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就為了復活這些學生嗎?」

「呃……」葛來分多小聲地說,「我以為羅伊娜會很高興地測試她的最新實驗品。」

「是啊,她開心到廢寢忘食了。」翻了個白眼,赫夫帕夫沒好氣地說。


「呵,才十個人而已嘛,小赫加別生氣!」身穿和服的女子坐在樹上,嘻嘻哈哈地說,「今天是我們學校的新生訓練,目前為止已經有三分之二的人都變成屍體被送到保健室排隊了呢。」

「扇?」赫夫帕夫驚喜地迎上,「妳可終於來了,上次答應我的食人魔草種子呢?」

「我怎麼可能忘記親愛的小赫加要的東西呢。」扇笑著從樹上丟下一袋種子,赫夫帕夫精準地接住,小心翼翼地放進口袋裡。

「不公平,食人魔草明明就比我放在走廊上的那些玩具危險多了!就連被羅伊娜的爆炸實驗波及到的死亡人數也比我這邊高得多!」葛來分多抗議。

「你對我的實驗有意見嗎?」不知何時出現的羅伊娜.雷文克勞溫柔地說,葛來分多倒退幾步,感到頭皮一陣發麻,「不,一點意見也沒有。」


「你們這裡還是一如以往的熱鬧。」不遠處的樹下,無殿的鏡正與史萊哲林院長下著巫師棋,全程目睹整段經過,她忍不住調侃。

「哪裡,還比不上貴校的轟轟烈烈。」薩拉札.史萊哲林面不改色地指揮棋子移動,「這次那些學生又是怎麼死的?被教室壓成肉餅?還是被雕像吃掉?」

「這些只佔了一半。」鏡聳肩,吃掉一隻黑棋,「另一半是放在校門口的活時鐘造成的。」

「活時鐘?」史萊哲林微微停頓,「上次羅伊娜送給扇的那個?」

「沒錯。」鏡笑了起來,「它很愛現,只要有人抬頭看它就會跳下來想讓對方看得更清楚,卻總是不小心砸死人。」

「很有趣。」他說,臉上表情不變。


『主人,我回來了。』一條巨蛇從禁林的入口緩緩爬到史萊哲林的身邊,史萊哲林點頭,依舊八風不動地盯著棋盤思考。

「哎呀,這不是蛇怪嗎?很稀有的!」扇靠過來,感興趣地打量著那條蛇怪。

『小心我的眼睛……』蛇怪嚇了一跳,正要閉眼以免自己的眼神闖禍,卻聽牠尊貴的主人涼涼地開口,『別擔心,海爾波。禍害遺千年,她沒那麼容易死的。』

「死面癱,你說什麼?」扇大叫著跳起來,「別以為我們聽不懂蛇語!我只是不會說而已!」

「是嗎?真令人訝異。」史萊哲林說,臉上表情卻一點波動都沒有,完全看不出吃驚的模樣。

「真是不可愛……」扇嘟噥著。


「薩拉札,赫爾加跟羅伊娜她們聯合起來欺負我!」葛來分多衝過來,委屈地向他埋怨,「差別待遇,不公平嗚嗚!」

史萊哲林繼續下棋,不理會葛來分多的申訴。


「誰讓你去跟薩拉札告狀的!」赫夫帕夫揪著他的耳朵,讓葛來分多呼痛連連。

「你果然對我的實驗很有意見是吧?」雷文克勞微笑著從長袍口袋取出一小瓶深紫色不明液體,「赫爾加,幫我抓住他。」

「沒問題。」赫夫帕夫用一手輕鬆制住葛來分多不停掙扎的雙手。

「妳這個怪力女!」葛來分多哀嚎,轉向此處唯一有辦法救他的人,「薩拉札,你忍心見死不救嗎?」

被點名的人連眼皮也不抬,「我身上隨時備有萬用解毒劑。」言下之意是你死不了不用擔心。

「放心,你們之前不是也跟各界簽訂契約了嗎?」扇在一旁風涼地說,「學校範圍內不會死掉的。」

「重點不是這個、唔……」話還沒說完,懶得與他廢話的雷文克勞直接拔開蓋子將瓶口塞到他嘴裡。

全場靜默了三秒。

「呃啊啊啊啊--」

三秒後,淒厲刺耳的慘叫聲傳遍了整個校園。


「將軍。」薩拉札愉快地說,絲毫沒受到某人殺豬般慘叫的干擾。

「又輸了,真是的。」鏡將棋子放到一旁,「願賭服輸,你可以要求我答應一件事。」

史萊哲林卻沒有立即接話,只沉默地抬頭望向天空,目光悠遠。


「我現在沒有特別想要的東西。」半晌,他開口,「不過未來倘若我的繼承人發生了什麼事、或是走上歧途,妳就看能不能拉他一把吧。」

「我知道了。」鏡理解地點頭,「你這次又看到了什麼?」她好奇地問。

史萊哲林不語,他站起身,走向臉朝下呈大字型癱死在草地上的紅髮青年,蹲下來仔細端詳。


「還沒死,生命力果然夠堅韌。」他說,接著發出嘶嘶的語句喚來自家寵物,『海爾波,把高錐客搬到我房間。』

『是,主人。』蛇怪動作熟練地將地上的人捲起,往城堡的方向慢悠悠地爬去。

「赫爾加、羅伊娜,下次別玩得太過火。」他淡淡地說,「照顧那傢伙很累。」

「好嘛,下次知道了。」赫夫帕夫聳聳肩。

「薩拉札都開口了,也只好這樣了。」雷文克勞不無遺憾地說。


「我想,我們也該告辭了。」鏡站起身,走到扇的旁邊,「我們把無殿跟學校的事情丟給傘自己跑過來,再不回去傘就真的要生氣了。」

「真可惜,人家還想再玩一下的說。」扇不滿地抱怨,然而依舊自動地從樹上跳下,「好吧,下次再見囉,我會再過來找你們玩的!」

「霍格華茲隨時歡迎你們的拜訪。」雷文克勞端莊有禮地微笑。

「下次可以幫我帶其他有趣的種子嗎?」赫夫帕夫期待地問。

扇拍拍胸鋪保證,「沒問題,那種東西要多少都行!」

「慢走不送。」史萊哲林說,語氣平淡無波。


這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

那時史萊哲林尚未離校,霍格華茲還是一間不會死人的學院,創校人們每天教學之餘便是打打鬧鬧,偶爾帶回來一些古怪危險的東西讓全校學生處於水深火熱之中。

史萊哲林出走後,由於少了四院之一的院長穩固結界,在某次雷文克勞的實驗意外不小心將結界破壞後,便再也修不回來了。

霍格華茲從此失去不會死人的契約。


於是在雷文克勞與赫夫帕夫的共同壓制下,葛來分多只好收起他那些高危險性的擺飾玩具以免霍格華茲的死亡率太高。

「就叫你不要走了,害我現在都不能拿這些玩具玩學生,可惡的薩拉札……」

一邊收拾,他一邊不甘心地碎碎念。

「哼,這就是你跟我吵架的下場。」在無殿作客的薩拉札看著水中倒影的霍格華茲實況轉播,冷笑一聲。

與此同時,雖然雷文克勞也必須終止她那些危險實驗、赫夫帕夫更不得不收起她可愛的盆栽們,但是--

「不公平!赫爾加還有一整座禁忌森林、羅伊娜則可以去她自己的別墅繼續實驗!」葛來分多悲愴地叫道。

「你有意見嗎?」雷文克勞溫柔地問。

「你以為是誰把薩拉札氣走的?害我得把我的盆栽們搬到禁忌森林放養,我還沒有跟你算帳呢!」赫夫帕夫揪著他的耳朵,使盡地扭啊扭。

「痛啊啊啊啊啊對不起我錯了薩拉札你快點回來啊--」

「還早得很呢。」遠處,薩拉札端起茶水,慢條斯理地飲了一口。

放下茶杯,他轉頭對身後無殿的三位主人笑了笑,緩緩開口。

「這裡真不錯,可以讓我多住一段時間嗎?」


看來,葛來分多的苦日子還要再持續好一段時間。



(完)



發現好像一直沒有發這篇的番外,番外就是千年前啦,還是創校人跟無殿三主的歡樂小故事XD

私設一個能看到未來的薩拉札,這也是為什麼正文中鏡會出手幫魔王大人的原因,就是個小小的私設這樣XD

最近新的一集特傳,令人激動地是學長終於醒了呢!!!!!!

從我入特傳坑到特傳畢業跳到HP坑再然後又過了這麼多年,十年了,學長終於醒了啊啊啊!!!有空要去把新的一集追一追!!!

偷偷看河道上的劇透,學長還是有著精靈族的溫柔的,至於後來為什麼變種成紅眼暴力大魔王......大概是因為被扇董事養(玩)大的吧XDDDDDDD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2 )
热度 ( 1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