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天堂的五場談話 05

05

 

Harry感覺全身暖洋洋的,陣陣微風吹拂,輕拍著他的臉龐。頭上傳來鳥語蟲鳴,鼻尖嗅到一股青草混合泥土的味道,背後靠著一個粗糙而堅實的枝幹,舒服得讓他想就這樣永遠待下去。

前方傳來窸窣的腳步聲,一步一步,自遠而近,最後在他面前停止。

「Harry。」

那道蒼老而睿智的聲音是如此耳熟。他想,緩緩睜開眼睛。

首先入眼的是能閃花人眼睛的銀白色鬍鬚,曾經的霍格華茲校長蹲下身,與靠坐在樹下的他平視,和藹地微笑。

「經過這麼久的時間,很高興能再度見到你,孩子。」

Harry看著他曾經的人生導師,眨眼。

Dumbledore依舊穿著一身湛藍色的長袍,戴著那副半月形眼鏡,鏡片後的眼眸不若以往的犀利,而透著平和與清明。

「好久不見了,校長。」

「啊,確實過了很長的一段時間。」Dumbledore笑著感嘆,「雖然與我原先預想的不太一樣,但你依舊用自己的方式過完了之後的人生。」

Harry知道,Dumbledore指的是他回到過去的選擇。

「您會覺得我很蠢嗎?」沉默半晌,他忍不住開口詢問,「我是不是做了一個錯誤的決定?」

Dumbledore歪著頭,反問,「你覺得呢?」

「我……」Harry張口,陷入猶豫,「我不知道。」他老實地承認。

老人理解地笑了,用一種鼓勵的眼神等待Harry繼續說下去。

「我以為我完成了我的使命──我是指、我打敗了Voldemort。」Harry快速地說,「之後我想做些什麼,不需要經過其他人同意吧?我並沒有影響任何人。」說到這裡時,他遲疑了一下,想起母親給他看過的片段,想起Petunia阿姨聲嘶力竭地尖叫咒罵,以及Ron與Hermione的眼淚。

「呃、好吧,也許我身邊的一些人會因此感到難過,但是……」

「但是,你覺得你不需要為此負責。」

Harry抿著唇,眼神閃爍,「……是的。」

話雖如此,他的語氣卻不太肯定。

「你聽起來對這答案並不自信。」Dumbledore說,坐到Harry旁邊的草地,「讓我猜猜,你一方面覺得自己有做決定的權利,另一方面卻又知道那樣的決定註定會傷到其他人。」

「你感覺矛盾,所以才會向我詢問自己是否做錯了,希望我能肯定你的選擇,不是嗎?」

Harry張大嘴巴,直覺想反駁什麼,最終卻還是點頭承認,「或許吧。」他迷茫地看著老人,「所以,您覺得我做錯了嗎?」

此時的他,似乎變回過去那個初到魔法界、什麼也不懂的男孩,侷促不安地等待長者的指引與宣判。

「你後悔了嗎?對於自己的舉動。」

Dumbledore溫和地反問,依舊沒有正面回答Harry的問題。

Harry低下頭來掙扎了一會,臉上表情數度變換。

「不。」半晌,他抬頭說,神情倔強,「我沒有後悔,永遠不。」

「那是我的人生、我的決定,也許我會對那些在意我的人感到抱歉,但是……」他微微停頓,而後繼續,「不管再來幾次,我依舊會做出同樣的選擇。」

 

Dumbledore只是微笑,從頭到尾都沒有打斷Harry的自語。

「看來,你自己已經給出答案了,不是嗎?」他柔和地說。

Harry呆怔地看著老人,久久無法言語。

「關於你的問題,我認為那並沒有標準答案,因為誰也不知道如果你當初做了另一個選擇,會發生什麼樣的事。」Dumbledore解釋,「只要你不後悔,那就是最好的選擇,正如你所說──那是你的人生,沒有人可以替你做決定。」

他站起身,拍拍身上的落葉,轉頭對Harry眨眼。

「陪我四處逛逛吧,我想你不會拒絕一個老人善意的請求?」



他們離開那棵大樹,沿著小徑隨意步行,Harry這才注意到這裡是個村莊,甚至他才剛從高空中俯視過這裡。

這裡是高錐客山谷。

「感覺心情很平靜,對嗎?」Dumbledore說,「在這裡,我們有無盡的時間,慢慢去回顧人生、思考以前沒有時間去細想的事情。」

「您都想了些什麼?」Harry問。

「啊,很多,畢竟我幸運地活得足夠長久。」Dumbledore輕笑,「我的家人、曾經的好友與學生們,當然,你所知道的那個人也是。」

Harry直覺地感覺那個人指的並不是Voldemort,而是另一個更早的……「Gellert Grindelwald?」

Dumbledore微微點頭,沒有多說什麼,Harry在他身邊走著,也不繼續詢問。歲月與經歷讓他學會了每個人都有些不願意透漏的事情。

 

過了一會,Dumbledore輕聲開口,「我見過Ariana了。」

Harry慢了半拍才反應過來,那個名字指的是他的妹妹。他有些詫異校長會願意與他分享自己的私事,然而他沒有開口。

Dumbledore校長只是想找個人傾訴,他所要做的只是靜靜地聆聽。

「她還是那樣天真地對我笑,好奇地拉著我的鬍子,不懂為什麼我突然間變得那麼蒼老了,也不知道我當年對她做了什麼──這是當然,她永遠都是那個懵懵懂懂的模樣、一個長不大的孩子。」

他面上泛起一抹苦澀的笑意,「我向她訴說我的歉意,但我知道這只是讓我自己心安而已,她的心智在幼年時就受到損害……說不定她根本什麼都不懂。」

「她有跟您說什麼嗎?」

Dumbledore沉默,接著,一滴眼淚猝不及防地自他眼角落下。

「她擁抱了我,然後對我說:哥哥,你要開心。」


『哥哥,你要開心。』

心智受損的少女不懂得太過艱深的詞語,也學不來委婉含蓄,她只會以最簡單的字句直接表達出自己的感受。她感覺到自己的哥哥在難過,雖然不懂為什麼,她只是單純希望自己的親人可以開心起來。

只是這麼簡單。


「您有一個好妹妹。」Harry發自內心地說,偏頭看著身邊的長者,「那麼,您放下了嗎?」

「剛開始很難,但看到她在天堂這麼快樂,我也能放下一半的心了。」Dumbledore抬頭,仰望上方晴朗無雲的天空,「至於我,她希望我開心,這是她的願望,所以我會學著放下。」

Harry微笑,很欣慰能見到這樣的Dumbledore,他還記得六年級在那個陰冷潮濕的山洞中,當年邁的校長飲下那可怕的毒物時,那痛苦的呻吟哀求,他知道,妹妹的死是老人心中永遠的痛。

「那您也見過Grindelwald了嗎?」他問。

Dumbledore的腳步一頓,而後若無其事地繼續行走,「不。」

他垂下眼睛,低聲說,「我不願意見他。」

「為什麼不?」Harry脫口而出,而後在那雙湛藍眼睛轉向他時懊惱自己的口不擇言,「我是說、如果您無法面對他,這不是代表您依舊沒辦法釋懷嗎?」他小心翼翼地說。

Dumbledore看著他,眼裡有著驚訝,「你真的成長了,Harry。」

他停頓一會,似乎是在思考Harry的話。

「你說得不錯。」

一陣沉默後,他低聲嘆息,「我遲早得面對他,這點我一直都知道……只是我總是無法下定決心……這太困難了。」

「我能明白。」Harry輕聲說,之前他父親與教父希望他放下心裡的自責與仇恨時,他也曾感到掙扎徬徨,雖然性質不同,說到底是一樣的。

「不過你剛剛的話提醒了我,繼續逃避的話,我永遠也沒辦法真的放下,也沒辦法實現Ariana的願望。」Dumbledore說,他的面上逐漸浮現一抹解脫般的笑容,「謝謝你,Harry。我想我之後會鼓起勇氣見他的。」

「您一直都是個偉大的巫師。」Harry說,真心地替校長感到高興,「我由衷希望您最終能找到內心的平靜,這是您應得的。」

兩人安靜地走著,沒有人先出聲,只是感受高錐客山谷寧靜祥和的氛圍。Harry腦中浮光掠影般地閃過自己的一生,不受親戚待見的童年、進入魔法世界的驚喜、戰爭的無奈與身為救世主的壓力、最後是與那個人將近半世紀的敵對……

「我把預言還有之後發生的事情告訴他了。」他突兀地說,知道Dumbledore能理解他的意思。

「我知道那不應該,可是……」他抿著唇,「只要有一絲可能性也好,我希望能讓Harry Potter作為一個普通的男孩成長。儘管他與他的家庭依舊有可能在戰爭中犧牲,但至少不是以救世主的身分、也不用跟一個叫Tom Riddle的黑魔王糾纏不清。」

「我可以理解。」Dumbledore嘆息地看著他,Harry發現長者的眼中有著憐憫與些微的愧疚,「是我們給了你太多壓力。」

Harry別過頭,既沒承認卻也不否認這句話,他們都知道那是事實。

「但是,我得遺憾地告訴你,歷史的循環性是很難被打破的。」Dumbledore平靜地指出。

Harry的身體僵硬了。

「所以,一切都沒改變?」他喃喃道,「Voldemort還是要去殺那個嬰兒時期的我──怎麼可能?!」

他了解那個男人,他是如此瘋狂地追求力量與永生。那個人怎麼可能做出這種有如自毀的舉動?在他將後續的事通通告訴他的情況下?

「我不相信。」他乾巴巴地說,「他沒有理由這樣做,不是嗎?」

「這個問題,我想你還是親自去問他比較適合。」Dumbledore沉吟道,「我猜,你也許錯估了自己對他的影響力。」

Harry低頭不語,他跟Voldemort之間的關係有多複雜,他自己再清楚不過,但他從沒想過那個人會執著到這種地步。

看來,受到影響的並不只有他一個啊,他微微苦笑。

他心不在焉地走著,沒有再與Dumbledore說話,陷入自己思緒的他甚至沒注意他們身邊的景物正逐漸褪色並悄然變化。

「我想我們到了,終點站的入口。」不知過了多久,Dumbledore突然停步,目光停在不遠的前方,「是時候道別了。」他轉頭對Harry微笑。

Harry順著他的目光看去,發現他們不知何時居然到了王十字車站中,前方正是那道通往九又四分之三月台的牆壁。

他回過頭來,Dumbledore校長已經消失不見,整個車站中空蕩蕩的,只剩他一個人面對那道閃爍著微弱光輝的牆。

腦袋突然前所未有地清醒,心裡有個聲音告訴他,這是最後一站。

穿越那道牆,他將到達屬於他自己的天堂,在那裡等待他命中註定的那個人──那個自他一歲後便將兩人的命運緊緊綁在一起的人。

唇角微彎,他有些驚訝自己居然能這麼輕鬆地笑出來。心情徹底的放鬆,他緩步走向那道通往月台的牆壁。

深吸口氣,而後他毫不遲疑地向屬於自己的天堂邁出堅定的步伐。

 

+END+


天堂篇的最後一篇,最後出現的自然是校長XD
在這裡他們討論哈利的抉擇是否正確,但其實這問題並沒有所謂對與錯,因此校長是用提問的方式讓哈利自己去想清楚。
當然提到校長也不免俗地要說說他的妹妹與老情人,不過因為妹妹就爆字數了,只好讓老魔王匆匆略過,反正跟他比起來我更想寫親情向,智力受損的啞炮妹妹見到哥哥後的純真話語讓我心好痛嚶嚶QAQ

看原著中的描述,那場王十字車站對談時,校長對老魔王還是有那麼點遲疑與心結的,當時哈利猜測格林沃德不願透漏接骨木魔杖下落的原因是阻止LV破壞鄧不利多的墳墓,而校長選擇沉默以對。

於是在鼓勵完校長大人面對自己的心病與愛情後,哈利終於成功地過五關來到他自己的天堂啦www

下一篇要接的是很久以前就發上來的《The New Journey》,然後就是整個系列的完結了。

這次是真的完結了,這系列沒有別的壓箱底的文了,真的XD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4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