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天堂的五場談話 04

04

 

他在黑暗之中摸索,小心翼翼地找尋脫離黑暗的方法。

手觸碰到一張餐桌和旁邊的幾張椅子,桌面上放置著碗盤茶杯等餐具。這裡應該是一棟房屋的內部,他猜測,而這裡的主人顯然個性隨意,有鑑於他一路走來在地上踢到的不少小物件。

他在桌面上找到了燭臺以及一個應該是麻瓜打火機的東西,在心裡暗自慶幸自己還記得那東西的用法,而後他按下了開關。

轟地一聲,出乎他意料的,從打火機內部產生的不是火光,而是連串的小型煙火,Harry嚇了一跳,直覺將手中握著的物體往前甩去,往後倒退了好幾步,只見它在屋內劈啪炸開,爆出朵朵五顏六色的炫目花火。

與此同時,他感覺肩膀突然被人從背後用力拍下,Harry整個人跳起來,迅速回過身,正好對上一雙溫和的淡褐色眼睛。

那雙眼睛的主人有著一頭凌亂黑髮,那張與他幾乎如出一轍卻年輕許多的五官在火光照耀之下忽明忽暗。

「嘿,兒子。」他露出一抹惡作劇成功的頑皮笑容,「還喜歡我為你準備的見面驚喜嗎?」

隨著語聲落下,整個空間突然明亮起來,Harry總算看清楚兩人正站在一間小客廳內,地板上散落著許多小玩具以及惡作劇商品,牆角邊有張小小的嬰兒車,整體布局溫馨舒適,給予他一種安心感。

Harry不用思考都知道這裡是哪裡──高錐客山谷、他曾經的家。

在James Potter的印象中,它還保持著尚未遭受到破壞的模樣,地上散落的小玩具以及那張嬰兒車顯示這裡的時間停留在1981年,那個什麼都還沒有發生的時刻。



將四周匆匆掃過,Harry將目光轉回一直溫和注視著他的男人,房子的安寧氣氛與對方臉上自在的表情感染了他,他聳聳肩,回以一個極為相似的笑容,「一開始有點嚇到,但我得承認這真的挺不賴的。」

「我就知道你會喜歡,為了這個開場我可是費了不少苦心。」他的父親咧嘴笑了起來,「畢竟,這可是我們第一次有機會像這樣不受干擾地進行父子談話啊。」

含笑打量著Harry,半晌,James苦下臉來,「明明我才是父親,結果現在你都比我大了……」他不甘心地嘟噥著。


Harry看著他的父親。那是一張年輕的臉,約莫二十歲出頭,充滿年輕人的活力與幹勁,似乎隨時準備好去闖蕩、開拓未來的人生。歲月還來不及在那張面孔上留下痕跡,這是當然的,因為他的生命便是停止在那最為美好的一刻。

他勉強自己壓下心頭的苦澀,微笑,「無論如何,你是我父親。」

「那便別露出那種表情,太不Potter了。」James收起苦臉,拍拍他的肩膀,「我知道你在想什麼,Harry。」

「別替我難過,也不用覺得可惜……好吧,雖然我這麼年輕便英年早逝確實是梅林對帥哥的不公。」他瀟灑地撥撥頭髮,Harry感覺自己的眼角微微抽搐,「從好處想,至少我死得像個英雄,大家都知道我的名字。」

Harry挑眉,看著父親嘻皮笑臉地朝自己眨眼,「然後呢?」

「最重要的是,」James收起嘻笑的面孔,認真地看著Harry,語氣真誠且柔和,「你活下來了。」

聽到這句話,Harry發現自己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只能怔怔地看著面前比自己還要年輕的父親對自己露出慈愛的笑,儘管他才是年紀較大的那個,這樣的場景卻不會令人感到違和。

「Harry,你就是我們生命的延續。」

James走上前,輕撫他的頭髮,柔聲說出跟Sirius一模一樣的話。


Harry閉著眼睛,感受父親手指撫過他頭髮時的那種溫暖感覺,兩人暫時不再出聲,只是單純地享受這一刻的安詳氣氛。

隔了一會,James首先打破這份靜謐,「讓我猜猜你見過誰了,Lily?這是一定的。」他滿意地看到Harry點頭,「Sirius?哈,果然如我所料。再來應該是Dumbledore教授──什麼?沒有!我不相信,你應該會見到他的啊;那Remus呢?也不是?那還有誰啊……」

Harry好笑地看著自己的父親抓頭苦思,本就凌亂的黑髮變得與主人的腦袋一樣糾結,「是Snape教授。」他帶著半惡作劇的心態公佈答案。

然而,與他原先的設想不同,聽到這個答案他的父親非但沒有嚇得跳起來,反而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語氣說,「我居然忘了──這麼說來,你也見過他了?」

這下換Harry吃驚了,「你的意思是?」

「你想得沒錯,我也見過Snape了。」露出有些複雜的表情,James苦著臉說,「然後做了我這輩子從沒想過的事──我向那傢伙道了謝。」

「等等,你們不是死對頭嗎?」Harry傻了。

James整張臉皺在一塊,顯得更加痛苦決絕,「是啊,到死前都是。嚴格說來我跟Lily的死他還得負一部分責任呢,但是……誰讓那個油膩膩的渾蛋代替我們保護了你呢。」

他望著自己的兒子,漸漸地,原本糾結的表情消失了,雖然還是有點鬱悶的模樣。

「算了,別提他了。」James手臂向前伸直,憑空變出兩根火閃電,「來場兩人的魁地奇比賽吧。」他將其中一把遞給Harry,衝著他眨眼。

「我知道你是個優秀的搜捕手。」

提到魁地奇,Harry咧嘴笑了,伸手接過James遞來的掃帚。

 


他們飛上天空,在後院的一株大樹上來回盤旋,再比賽誰先到達終點。兩人都是一流的魁地奇球手,控制掃帚的能力自是不在話下,他們在空中做出一個個高難度動作,向對方展現自己的飛行實力,兩人的頭髮被風吹得狂亂飛揚,相似的臉龐流露著純粹的快樂。

「真好。」James忽然停了下來,發出滿意的歎息,「在你出生後我一直夢想著這天,父子倆一起飛行什麼的。」

Harry手腕輕微施力,將掃帚停在他父親的旁邊,「我也覺得很開心。」

「我想,梅林還是挺眷顧我的,我這一生雖然不長,但大部分時光卻都過的順心如意。」James看著自己的兒子,臉上笑容燦爛,「我有最好的朋友,還能跟我愛的人結婚、有一個能引以為傲的兒子。」

他望著村裡的教堂尖端,頓了頓,緩慢地接續,「我唯一的遺憾,只是不能看著你長大。」

Harry安靜地聽著。

「現在想來,我真應該感激我生命中的每一個人,甚至包括Snape,還有Peter。」

「Peter?那個害死你們的人?」

Harry問,語氣沒有太大起伏,他知道他父親會這麼說必然有其道理,然而在提到那個名字時,碧綠的眼底仍舊忍不住閃過一抹厭惡。

直到現在,他依舊無法原諒那隻老鼠,Peter的背叛害死了他的父母,還讓Sirius在阿茲卡班被折磨了十餘年。

某方面來看或許他對Peter的恨意比對Voldemort還重,儘管後者才是一切的始作俑者。

「嗯,我也見過他了,他說他恨我們。」James垂眼,漫不經心地看著底下的景色,「他說我們總是忽略他的感受,開一些自以為幽默實際上對他卻只是傷害的玩笑,只把他當成跟班而不是朋友。」

「於是他就背叛了你們?」Harry不敢置信地說,感覺心裡充滿怒氣,「就因為這樣?!」

「別這樣,兒子,你不能放任仇恨在心裡滋長。」James凝視著他,「我也曾經厭惡過Snape、對Peter的背叛無法釋懷。前者讓我做了許多愚蠢不成熟的事情,後者則一直困擾著我,令我痛苦地煎熬著。」

他吁出一口氣,「後來我試圖擺脫這樣的負面情緒,我開始回想以前的種種,然後發現其實跟Peter在一起的時光,我還是快樂居多的。無論如何,他是個Marauder,我們一起違反校規、探索校園密道、製作出了活點地圖……雖然他的背叛害死了我跟你母親,但至少最後他的一念之仁卻選擇放過了你,用他自己的生命。」

他向Harry微笑,「對我來說,這樣就夠了。」


Harry望著那張寬容的笑臉,耳邊突然響起先前教父與他說過的話。

『沒有James便不會有Marauders的出現。是他包容了我們,是他讓我們團結在一起。』

那一瞬間,他明白為什麼Sirius以及Lupin都將面前的男人視為最好的朋友了,因為他有著一顆寬大包容的心。

「飛行很快樂對嗎?盡情感受自由的奔馳、聽著風的呼嘯,看著底下來來去去的景色,便會感覺自己的煩惱是多麼渺小。」

「一點也不錯。」Harry說,這正是他喜歡飛行的原因,他很高興自己的父親與他有著相同的看法。

「這便是我要告訴你的,孩子──是時候學會放下了。」

「……什麼?」Harry臉上的笑意消失了。

「你知道我的意思。」James安靜地看著他,「雖然對你來說已經是很多年前的事了,但你從來沒有真正放下過,不是嗎?」

他抿著唇,表情有些不知所措,「這並不容易。」

「我能理解,畢竟你經歷了那麼多。」James嘆息道,「然而你得知道,恨一個人並不會讓你顯得高尚,更無法讓你感覺比較好過。」

「該放下了,Harry。」


Harry感覺自己無法控制地顫抖,他忍不住閉上眼睛。James沒有再開口,只是用柔和的眼神注視著儘管已經成長,某方面卻依舊像個孩童般的兒子。

他看著Harry的面孔從一開始的迷茫掙扎逐漸轉變成解脫及平靜。不知過了多久,Harry終於睜開眼睛。

「我會努力學著放下的。」他說,聲音有些嘶啞。

「我相信你辦得到。」James鼓勵地拍著他的肩膀。

「因為你是我的孩子。」


Harry扯開一個笑容,正想說些什麼,眼角卻瞥見熟悉的金色小球自他們面前一閃而過,揮舞著小巧的翅膀在空中劃出一道閃耀弧線。

他知道他的父親同樣也看到了。

「我想,這告訴我們時間快到了。」James平靜地說,他的臉上揚起一抹恣意飛揚的笑容,「最後一場,來比誰先抓到金探子吧。」

Harry也笑了,「最適合我們的告別儀式,不是嗎?」

「沒錯。」

兩人對視一眼,默契十足地在同一時間朝那顆金色小點飛速衝去,在這樣的時刻,技巧什麼的都不再重要,他們的眼裡只有閃耀著光芒的金色小球,它現在正在接近地面的位置左右跳躍。

兩人都盡己所能地將身體壓低,幾乎要貼平在掃帚上。他們釋出自己所有的力量操控掃帚以最快的速度朝地面俯衝,地面越來越近,十呎、五呎、三呎……兩人同時將右手伸了出去。

經歷一番激烈的爭搶,Harry的手以毫釐之差握住了那顆不斷掙動的小球,與此同時,鋪天蓋地的暈眩感襲擊了他。

還來不及停下掃帚,甚至沒能聽到James那句「抓得漂亮」的讚美,他的意識再度陷入黑暗。


(待續)


歡樂的詹姆把拔篇,這篇的主題是Forgiveness

在我的設定裡,每個人都會遇見那幾個對自己重要的人,於是詹姆之前已經見過其他人了,其中包括教授與彼得。

私心設定比較寬容的詹姆,死後他可以放下對教授的厭惡,也在痛苦後選擇原諒背叛的友人,其實比起放不下的人,原諒也許更輕鬆。

是說寫一寫我突然發現詹姆死時才大概21 歲左右天啊比我當初寫這篇文時都還年輕,而文中的小哈已經年過半百了,於是決定設計個陽光開朗還有些調皮的詹姆,用爽朗的笑容教導歷經滄桑的哈利學會寬恕,學會放下仇恨。


大家都好沉默啊,是因為我太久沒發文跟大家不熟了,還是天堂篇沒有魔王大人沒興趣看這篇XDD

在這邊偷偷說,我最近真的有好好寫新坑的,目標1-2週一章,目前進度已經一萬字啦!如果能保持的話等今年哈利生日就開更(希望一切順利^^


還是感謝閱讀,留言歡迎唷w

评论 ( 4 )
热度 ( 3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