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天堂的五場談話 03

03

 

濃烈的魔藥味混合地窖潮濕的空氣縈繞在他的鼻間,冰涼的石板讓他的神智逐漸轉為清醒。Harry緩緩睜開眼睛,總是沉著臉的魔藥學教授正背對他熬煮藥劑,身上依舊是那襲似乎從未改變過的黑色衣袍。

他看著那道黑色背影,心下略感複雜。他想起在儲思盆中看到的回憶,當時他對於自己真實的使命感到太過震驚而無暇思考其他,然而在打敗Voldemort之後,當他終於有空閒去回想這一切,他不得不承認面前這個人就算再怎麼令人討厭,卻依舊值得尊敬。

SeverusSnape,一個總是將自己的心藏在深處的男人、一個冒險遊走在死亡邊緣的雙面間諜。或許除了那個當世紀最偉大的白巫師,再沒人能理解他早已冰封的內心,儘管是看過他記憶的Harry也不敢保證自己就能揣測全部。

他們花了六年時間彼此仇視,Harry可以毫不諱言地說Snape絕對是他最討厭的霍格華茲教授(Umbridge在他看來連稱為教授的資格都沒有)──偏執、陰沉,以折磨打擊Harry為樂,在學校中想盡辦法找他麻煩。

然而,卻也是這麼樣的一個人,沉默而隱晦地以自己的方式保護著Harry,終至付出生命。


只因他深深愛著自己的母親。

一段永不可能收到答覆的感情。


「停止你那愚蠢又無聊的同情,Potter。」低沉平板的聲音從前方傳來,帶著濃濃的嘲諷與不耐,「我把記憶交給你,可不是為了讓你向我展現你偉大的救世主情操。」

對方那令人熟悉的嘲諷語氣讓Harry好不容易培養出的些許感慨與敬意瞬間消失殆盡,他抿抿唇,冷硬地問,「為什麼我會在這裡?」

「誰知道呢?或許是為了讓你認知到自己的愚蠢。」Snape頭也不回地冷冷回覆。

Harry瞪視著他,如果眼神可以化為武器,那件黑袍一定已被他燒出好幾個洞來。事實證明,就算是同一陣營,霍格華茲的魔藥學教授依舊是個不討人喜歡的戰友。

「這裡是地窖?我以為你會更喜歡黑魔法防禦術教授辦公室。」他習慣性地反唇相譏,「或者是校長室?」

這句話讓Snape終於停下手邊的工作,他緩慢地轉身,漆黑的眼睛裡似燃燒著不明火光,「你認為我會喜歡校長室的位置?」他一字一頓地質問,「還是你覺得殺死前任校長後登上那個位置是一件值得炫耀的事?」平板的聲音透著隱忍的怒氣。

Harry這才意識到自己剛才的口不擇言十分傷人且不智……他怎麼會忘記了這件事?

「……我很抱歉。」他說,語氣有些鬆動。

Snape冷哼一聲,少見地沒有追究,他走到坩鍋旁邊的桌面,手法俐落地處理起他的魔藥材料。


「你是個值得欽佩的人。」

半晌,Harry緩慢地開口,「雖然我還是討厭你,但仍然不得不感……」

「你太看得起自己了,Potter。與你的父親一樣,傲慢、自大。」Snape冷冷地打斷他的話,「我所做的一切事情都只因為你的母親,與你無關。」

「從頭到尾只是Lily,只有她。」他強調。

「我知道。」

兩人陷入沉默,這時坩鍋裡的藥水發出一陣咕嚕聲,開始轉換顏色,Snape拿起剛處理好的材料,依照順序加入鍋中,沒有再理會Harry。

Harry在一旁看著他的動作,隱約察覺面前的魔藥學教授與記憶中有些落差。雖然習慣性的冷嘲熱諷少不了,卻沒有以前的怨毒仇恨,給人的感覺也不若以往的陰沉空洞,取而代之的是較為平靜的氛圍,彷彿看開了什麼一樣……他的腦中靈光突至,某個想法一閃而過。

「你見過她了,對嗎?」他問,語氣肯定。

他這才想到,既然他都會遇見好幾個人了,其他人也必然會在天堂遇見對他們來說擁有重大影響的幾個人。而對面前的這個男人來說,他的母親必定是人選之一。

「這麼簡單的事情,救世主居然花了那麼久的時間才想到?」Snape說,變相承認Harry的猜測。

他拿起魔杖,用魔法將坩鍋底下的火調小,放著讓它慢慢燉煮後,便開始收拾桌面上用剩的材料。

Harry遲疑了一下,而後默不作聲地上前幫忙收拾殘餘。


「人總是喜歡去追求那些不屬於自己的東西。」

隔了半晌,魔藥學教授的聲音再度響起,聲音不大卻清楚,「權勢、金錢、名氣、地位……或者是愛情。」

「我不會試圖為自己開脫,我就是個自私卑劣的人,從不在乎他人對我的看法,我做的所有事情只出自於自我滿足,不論是追隨黑魔王還是加入Dumbledore。」他看也沒看Harry,逕自說道,「我會保護你只是因為你是Lily的孩子,沒有更多了。」

Harry定定地凝視著他,許久,他的嘴裡緩慢地吐出一個字。

「不。」

Snape停下動作,轉頭注視他,「你說什麼?」他危險地瞇起眼睛。

「不是這樣的。」Harry快速地說,「你不只救過我,還有Ron、Hermione……還有很多人。如果照你說的,你只因為對我母親的愧疚才加入鳳凰社、如果你只是想保住我的性命的話,你大可以不去管他們。」

「況且,你最後還是將記憶交給我了。」他斬釘截鐵地說,「你還是讓我知道我最終得讓Voldemort殺了我,那是我的使命。」

「那是──」

「那是因為你也看不下去了,你想結束那無意義的戰爭,想停止那些無辜者的死亡及犧牲。」Harry強硬地打斷Snape原本想說的反駁。

「而這些都與我母親無關。」

Snape的表情彷彿被迫吞了一整鍋的蛞蝓。

「別再說了。」他嘶啞著嗓子。

「你為什麼就是不肯承認?承認你的靈魂就如Dumbledore所說並非無藥可救、承認你其實還是有高尚的一面?」Harry提高了音調。

「因為我不認為那有什麼重要的!」Snape暴躁地說,被Harry挑起了怒氣,「我一生都在為自己的錯誤懊悔、付出代價,現在一切都結束了,我想要的只有平靜──難道你就不能閉嘴安靜直到離開時間到嗎?」

Harry頓了一會,似乎還想說些什麼,但最後卻僅是依言閉上嘴。

他深知魔藥學教授的固執。

「好吧,如果你堅持。」

又一陣漫長的沉默,Snape繼續處理他的魔藥,將熬煮好的藥劑裝於瓶內,Harry則坐在旁邊發呆。

恍然間,他憶起了那個破敗的尖叫屋棚,黑髮的男人倒在血泊中,用盡最後一絲力氣抽出自己的記憶交給他。

“Look at me.”

生命的最後一句話,在那個時間點,魔藥學教授看著的,究竟是誰的眼睛?


「看來你可以離開了。」

在Harry快要睡著時,Snape終於開口了,他指著角落不知何時出現的發光出口,逐客意味明顯。

Harry站起身,往出口方向邁出步伐。臨走前,他回頭再度望了一眼那道陰沉的黑色身影,終是忍不住開口。

「你說你總是在追求不屬於自己的東西,並為自己的錯誤付出代價,然而我認為,在這段過程之中,你最終找到了屬於自己的歸屬──你的天堂在霍格華茲地窖便是最好的證明。」

「你是個盡責的教授,雖然多數學生並不喜歡你,但你依舊在能力範圍內盡量保護了我們。」

他彎腰,對魔藥學教授恭敬地鞠躬。

「謝謝您,教授。」

Snape皺起眉,露出作噁的表情,「又一個Potter的感謝……」他低聲抱怨,「快走吧,別再來打擾我了。」

Harry聳聳肩,踏進了那道散發著光芒的門板,頓時,他感到一陣強大的吸力將他整個人拉扯進去,整個世界開始顛倒旋轉。

『Potter,你追求的又是什麼?哪邊又是你的歸屬?』

恍惚間,他聽到魔藥學教授對他這麼問道。

『打敗黑魔王的你,為什麼捨棄好不容易得來的平靜甚至是好幾十年的生命做出那樣的選擇?』

他還來不及去思考這問題,便失去了知覺。


(待續)


教授篇,我原本是想讓每個人都開導哈利某個他看不破的點,但是……我寫教授才發現我想不到教授能開導哈利什麼啊!而且他也不屑說吧(ry
最後怎麼好像變成哈利在開導教授了我真的不懂是怎麼回事(閉眼)
但我想,如果真的能再見到教授的話,哈利大概最想對他說的就是謝謝你,你是個可敬的人吧。
再多的以他們之間的惡劣關係我猜大概也說不出口了(?)

雖然教授剛開始協助鄧不利多一方是因為莉莉,但實際上,他到了最後已經脫離那個單純的初衷了,他的心中是有正義的,而非只是單純為了莉莉。在我看來,莉莉成了他的信仰、他支撐的動力,然而他已經有了自己的價值與判斷。如果他只是自私的想要莉莉的兒子活下來,那麼,他不會將記憶交給哈利。

這篇敬教授,一個雖然不是我的菜,但依舊值得尊敬的一個角色。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w

评论 ( 2 )
热度 ( 3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