灣家人,HP中毒,黑魔王迷妹
伏哈黨,TRHP或VH皆可
主HP,偶爾看心情寫點別的

噗浪:www.plurk.com/xiao1618
自介:www.wind216.weebly.com

德哈為雷點,小心勿踩求放過

© 瀟瀟
Powered by LOFTER

【HP】天堂的五場談話 02

02

 

他重重地摔在某個柔軟的地方。

「好痛……」他掙扎著坐起,目光所及皆是一片眼熟的金紅色。

對於這裡他再熟悉不過了,這是他待了九年的地方。

──Gryffindor寢室。

「嗨,我親愛的教子。」爽朗的聲音自一旁傳出,那個聲音讓他全身一震,轉頭望去,黑髮的英俊男人對他露出燦爛的笑。

「好久不見了。」


Harry張口,試圖跟以前一樣向他的教父打招呼,卻發現自己什麼聲音也發不出來,想說的話很多,但它們通通哽在喉頭,無法出聲。

他的生命中見證過許多死亡,然而最令他耿耿於懷的,他的教父、Sirius Black,絕對是其中一個。當初若不是他輕信了Voldemort製造的假象,如果他沒有剛愎自用地帶著其他同學闖入神祕事務司,眼前的人不會為了救他而死。

看著眼前充滿朝氣、比印象中年輕些的男人,他腦中浮現的卻是那個歷經滄桑的高大身影倒下、消失在帷幕之後的畫面。他忘不了當時心膽俱裂的悔恨以及痛楚,尤其他教父的死亡完全是他的魯莽所造成的。

過了好一會,他才聲音乾澀地回應,「嗨,Sirius。」

將他的反應收於眼裡,Sirius拍了拍身邊的空位,「來這邊坐,Harry。」

Harry依言坐到他旁邊,低著頭不發一語,如一個做錯事的孩子。

「怎麼這麼沒有精神?這不像你。」Sirius溫和地問。

Harry沒有馬上回答,而是將視線牢牢鎖定在自己的膝蓋,儘管那邊沒有任何東西。Sirius也不急躁,耐心靜待教子組織好思緒與言語。

「從前我總是在想如果能再見到你,我要跟你說什麼,可是當你真的出現在我面前,我反而不知道該怎麼開口了。」

半晌,Harry才悶悶地說,他的語速很慢,每說一個字都要思考許久,「是我害死了你,當初如果不是我衝動地跑去神祕事務司,你也不會被Bellatrix殺死。」

「所以呢?你覺得你對不起我?」Sirius安靜地問。

Harry毫不猶豫地點頭,他終於將眼神從膝蓋上移開,轉向身邊的教父,眼神痛苦,「是的,Sirius,我一直想跟你說對不起。」

「你是應該跟我說這句話。」Sirius緩慢地說,他坐起身子,表情嚴肅,「你知道的,不論是James、Lily、還是我,都不希望看到你不快樂,如果我的死讓你遲遲無法釋懷,要我如何安心呢?」

「可是,那確實是我的錯……」

「聽著,Harry,你最大的壞習慣就是什麼事情都往自己的肩上扛。」Sirius嘆息著說。

不過Harry會養成這樣的習慣,又何嘗不是他們這些成年人造成的?

「當時的你只是一個未滿十六歲的孩子,思慮不夠縝密不是你的錯。」

他問,「你還記得你五年級時的狀況嗎?」

Harry悶悶地點頭,那對他來說是不怎麼愉快的一年,以至於事情過去之後他很少回憶起那段經歷,「大致上還記得。」他勉強道。



1996年,不論是對於鳳凰社、霍格華茲,還是Sirius、Harry來說都是個多事之秋。

Voldemort復活歸來,魔法部拒絕去相信事實,只一味地否認,甚至派來Umbridge干擾學校的課程,嚴格控管任何不利於魔法部的言論,加上《預言家日報》偏頗不實的報導,讓他們在對抗Voldemort勢力的同時還得應付來自魔法部的妨礙以及各界的輿論。

作為那個親眼見證魔王歸來的人,Harry首當其衝地受到質疑,而在那樣的背景下,作為Harry教父的他卻因為自己的逃犯身分只能被關在Black宅、什麼也不能做而焦躁不安。

「那一年很不平靜,我們都太過浮躁了。」Sirius冷靜地評論,「你急於證明自己說的話是事實,而我則試圖抓住每一個能夠讓我逃出那座令人厭惡的房子的機會。」

「與此同時,我還犯了一個更嚴重的錯誤:在那樣危險的情況下,我居然還慫恿你冒險。」

「這不是你的錯。」Harry馬上反駁。

「這我的錯。」Sirius苦笑,看著教子與友人相似的臉龐,感嘆道,「我知道你已經聽到膩了,但你真的很像他,不論是外表還是性格。」

「你們太像了,這讓我不知不覺將希望James活過來的期望加諸在你身上,我鼓勵你去冒險、英勇無畏,如一個真正的Gryffindor、也像你的父親。」他緩慢地說。

「你懂了嗎?你說你的魯莽害死了我,但是你的魯莽中有一部分卻是我造成的,我的死亡不只是因為你,我自己也得負很大的責任。」


Harry看著他,好一會說不出話來,他從未想過將Sirius的死因歸咎到教父自己身上……畢竟,Sirius才是最大的犧牲者。

隔了一段時間,他艱難地開口,「……你只是在安慰我,對嗎?」

「你很清楚我說得沒錯,否則不會沉默那麼久才回答。」Sirius說,「事實上,Remus不只一次提醒我記住你是Harry而不是James,我卻總是刻意地忽略,認為他就是愛瞎操心,不願意去承認其實他說得對,不去承認……再怎麼相像,你們終究是不一樣的。」

他輕輕閉上眼睛,「我……只是太想念他了。」


Harry安靜地聽他訴說,他知道現在的Sirius只是需要個傾吐對象。

「他是最好的朋友。」他喃喃道,「我似乎沒有跟你提過,你父親是Marauders的靈魂人物。甚至可以說,沒有他就不會有Marauders的出現。」

他望向這間他所愛的Gryffindor寢室,將整個房間一一掃過,Remus的床總是整理得整齊乾淨,床邊擺上幾本方便他睡不著時可以閱讀的書;James的床邊則堆著亂七八糟的東西,牆上貼著他最愛的魁地奇球隊海報,至於Peter──他將視線轉移,那是他始終不願回想的記憶。

「你可以想像,一個被分到Gryffindor的Black、一個因為自己毛茸茸的小毛病而不敢與人深交的狼人,還有……」他頓了頓,似乎在斟酌自己的語言,「一個沒什麼主見的跟屁蟲。是James包容了我們,是他讓我們團結在一起。」

他看著Harry,眼中的破碎與悔恨讓Harry忍不住開口,「Sirius……」

「我總是在你身上找尋James的影子,卻忘了最初我們之所以投入這場戰爭,除卻正義與良知,最重要的是希望我們的孩子能夠遠離戰爭的陰影。」他痛苦地搖頭,「我辜負了James的期待……我不是個合格的教父。」

「沒有這回事!」Harry霍然站起身,瞪著他,大聲反駁,「你是世界上最棒的教父!」

Sirius苦笑著搖頭,他的目光落在Harry的右手背,上面那句『我不可以說謊』的疤痕儘管過去多年卻仍然依稀可辨。

他輕聲說,「我們讓你背負得太多了。」

命運從來就不是公平的,對眼前的這個孩子尤其殘酷。

承擔了整個魔法世界的命運,卻得面對來自四方的懷疑與不信任,儘管如此,他卻依舊挺身而出,毫不逃避地面對一切逆境。

這就是Harry Potter,James跟Lily的兒子、他的教子。

「如果說我的死亡有什麼意義,那便是讓你的心靈更加成長。」

Sirius注視著Harry的眼睛,發自內心地說,「你是我們的驕傲、我們生命的延續,Harry。」

他拍拍他教子的手,「我的死不是你的錯,我從來就沒怪過你。」

頓了頓,他微笑著接續。

「所以,你也應該試著原諒自己了。」


Harry感覺自己的視線逐漸模糊,直到臉上傳來一陣濕漉的感覺,這才發現自己哭了。他覺得心情有種說不出的放鬆,彷彿一塊長久以來壓在心上的石頭終於得以放下,他還是會為他教父的死感到難過悲傷,卻不再無法釋懷。

他擦了擦眼淚,「謝謝你,Sirius。」他說,卻發現眼前的景物並沒有因為擦拭眼淚的動作而變得清楚,反而是越漸模糊。

「時間到了。」他聽到他的教父這樣說,Sirius過來,給了他的教子一個擁抱,而後拍拍他的肩膀,「很高興能再看到你,Harry,好好保重。」

Harry感覺自己的意識越來越渙散,在陷入昏睡之前,他用盡力氣擠出最後一句話。

「我還是堅持你是世界上最棒的教父。」

「謝了。」他聽到Sirius笑了起來,這麼對他說。

「對我來說,你也是最好的教子。」

而後他陷入了黑暗。


(待續)


天狼星是HP中除了VH之外我最喜歡的角色,不過我總覺得自己沒有寫好這篇orz
想寫的東西很多,但最後呈現出來的結果有點差強人意。

寫的時候,我思考當哈利有時間靜下來跟死去的長輩們慢慢對話時,沒有消滅魔王的壓力、不需要討論那些戰事,他們會說些什麼?
接著我想起貌似哈利總認為是自己的衝動害死天狼星,這道傷在他心裡一直存在,因為戰爭他沒有時間去治療;然而,站在天狼星的角度,他一定不希望哈利對他的死耿耿於懷甚至自責一輩子,只是他已經死了,無法再去開導哈利,於是這裡就私心給他們一個好好對談的空間吧。

就我重翻第五集得到的結論是,天狼星的死是多因素造成的。哈利當然有責任,但不能單純責怪他。文中有表達一點點,其餘的就不多說了讓大家自行體會www

順帶一提,若說莉莉的主題是Family,那麼天狼星的就是Friendship,我個人認為他人生中最快樂的就是霍格華茲時四個朋友在一起的時光,所以我選了葛萊芬多寢室作為他的天堂。

第二篇發完了,大家來猜猜下個人是誰owo?

感謝閱讀,留言歡迎。

评论 ( 2 )
热度 ( 28 )